3、紫苏(2)
发布日期:2015-05-23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虚人感冒用参苏饮

  紫苏跟麻黄都能够解表散寒,治风寒感冒,它们有什么不同呢?
  什么时候用紫苏,什么时候用麻黄,小指月有些糊涂了,特别是学到这些药物功效相近的时候,他就有点矛盾,到底该用紫苏还是该用麻黄?
  这时爷爷便说,麻黄、紫苏都是辛温发散,麻黄发汗解表力量峻猛,紫苏发汗解表力量缓和,轻证可用紫苏,重证要用麻黄。
  小指月又问,如果用错了怎么样呢?

  爷爷严肃地说,祸不旋踵。轻证用麻黄,若体虚之人,必汗出不止,重证你用紫苏,风寒闭表厉害,你这紫苏上去,病重药轻,如隔靴挠痒也治不了。
  小指月马上会意。
  这时一个小女孩在她母亲的带领下,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
  小女孩的母亲说,这娃子感冒咳嗽都一个月了,还流鼻涕,怎么吃了那么多感冒药,稍微好点又重新感冒,反反复复,搞不好?
  小指月就先问了,怕不怕冷,出不出汗?

  但见那娃仔,穿着一件比较厚的衣服,而且还带着帽子,其实爷爷看在眼中,心中早有答案。
  小女孩的母亲说,都不敢吹风,也没什么汗,还经常头痛,胃口也没有,老是打不起精神,上学都耽搁了。
  爷爷摸完了脉,说,指月你看这是什么回事呢?
  小指月寻思了一下说,脉浮又有点弱,既有风寒表邪,又有中气不足,这可该怎么办?
  用补嘛,又会把邪给恋住,用发汗嘛,这么薄的底,肯定受不了。

  爷爷笑着说,如果用汗法可以治好,她前面吃那么多感冒药,早就好了。
  小孩子有什么生理特点呢?
  小指月这时马上想起来说,脾常不足,容易内伤实滞,外感风寒。
  爷爷又问,既然知道体虚脉弱,知道外有邪风脉浮,那该怎么办呢?
  小指月笑笑说,补气解表咯。
  爷爷接着说,那用什么方子呢?
  小指月想都没想,便说,参苏饮。

  爷孙相视而笑,一张以人参配苏叶为主的补气解表方,治疗气虚反复外感的病证,就写在了纸上。
  几天后小女孩高高兴兴地上学去了,把帽子也丢掉了,也不怕冷了,胃口也开了。
  反反复复折腾了她将近一个月的感冒,居然两剂参苏饮,就让她气足风散,诸症自愈。
  爷爷便跟小指月说,为什么前面医生用麻黄汤越发汗她越容易感冒呢?
  小指月便说,爷爷以前说过,当两军对战,一边兵力不足时,你打开城门,反而引邪入内,所以当体虚力弱时,一个小感冒你都不能用大发汗,一发不患邪之不去,而患邪之复来。

  况且毛孔一打开,就要消耗正气,本身正气不足,邪风就趁着毛孔钻进来,这就是麻黄汤用不好还会加重感冒的道理。
  小指月还有点不解地问,为何爷爷,在参苏饮里头,人参就放那么一丁点,爷爷点了点头,他知道细心的小指月一定会从中发现,这参苏饮的秘密,那就是人参剂量绝对不能大,即使病人体虚力弱,你稍微用小剂量,小剂量可以走上焦住元气,祛除邪气于肌表。

  爷爷早就准备好了,拿出了喻昌的《寓意草》,指了一段叫小指月读下去。
  小指月恭敬地捧过书本,便用那清脆的声音读了起来:
  伤寒病有宜用人参入药者,其辨不可不明。盖人受外感之邪,必先发汗以祛之。其发汗时,唯元气大旺者,外邪始乘药势而出。若元气素弱之人,药虽外行,气从中馁,轻者半出不出,留连为困;重者随元气缩入,发热无休。所以虚弱之体,必用人参三、五、七分,入表药中,少助元气,以为驱邪之主,使邪气得药,一涌而去,全非补养虚弱之意也。

  这一段一读完,不用爷爷解释,小指月立马明白了虚人感冒,用小剂量的人参配合治气神药苏叶,轻微地宣开一下肌表,这样风邪去,卫气得补益,身体自愈。这样就截断了缠缠绵绵感冒不止。
  小指月想不到这么矛盾的病证,把两个办法统在一起,就把病给治好了,他以前只想到体虚要么就补气,想不到一补,外邪就更加留恋不去。

  然后他又想,有外邪那就发汗逐邪,想不到用大剂量去发汗,反而把身体搞得更虚,邪气反而去而复来。
  想不到爷爷居然用这种小剂量的补气法,配上解表散寒,疏通气机非常平和的苏叶,两个一搭配,补气祛邪,小女孩一个月都好不了的感冒就彻底好了。
  可见感冒用药不当,也会拖得缠缠绵绵,用药得当,照样覆被而卧,随手取效。
 气滞加外寒怎么办?

  碰到简单的外感风寒可以一汗而解,碰到简单的内伤食滞,可以一气理顺,消食化积。
  可如果既有风寒感冒,又有胸脘痞闷,胃口不开,这该怎么办呢?
  像这种情况最常见于小娃子,一个妇人,带着她五岁的小娃子,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
  娃子都快一周没胃口了,又怕冷打喷嚏,当感冒治,反复治不好。
  老爷爷便问小指月说,为什么发汗解表,解不了风寒感冒呢?

  小指月笑笑说,食物要靠脾胃来运化,药物也要靠脾胃来运化,脾胃运化不了,虽然把风寒赶出去,但肌表气血上不来,一样会很快感冒回去。
  老爷爷点了点头说,《难经》曰,损其脾者,饮食不为肌肤。当脾胃有食积,吃进来的营养消化不去,脾胃是周身气血生化之源。它自己消化不了水谷,就没有多余的气血供给五脏六腑,四肢百脉,肌表毛孔。

  所以肌表毛孔必然会为之开合失常,小指月点了点头说,难怪一般解表散风寒的药,治不了他的感冒,老爷爷便说,这就不是麻黄所能了。
  应该找一味药既能够外散风寒,又能够理气和中,你想想用什么药呢?
  小指月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说,非紫苏莫属。
  老爷爷又说,那该用什么方呢?

  小指月又说:
  香苏散内草陈皮,外感风寒气滞宜。
  恶寒发热胸满闷,解表又能畅气机。
  小指月不仅把汤方说出来,还把方歌像脱口秀那样,很有节奏感地吟了出来。
  这样以香附配合紫苏,再加甘草、陈皮,组成四味药的香苏散,既能够通过苏叶表散外面的风寒之气,解开畏寒头痛无汗的症状,又能够通过苏叶配香附、陈皮来理气和中,解开胸脘痞闷,不思饮食的中焦瘀阻症状。

  所以这娃子吃两天药,就胃口开,怕冷消,胃口一好起来,整个人就或碰乱跳,笑逐颜开。
  小指月现在已经不单纯是在学用一个理法治一个病,老爷爷跟小指月说,疾病是复杂多变的,常常几个病因相互纠缠在一起,诊断如同理乱麻,用药如同解死结。
  你如果只看到风寒束表,用发汗药治不了,只看到胸腹气滞,用行气药也治不了,因为这都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见局部不见整体。

  你只有既看到外寒束表,又看到内伤食滞,通过外解风寒的苏叶,通过内行气机的香附陈皮,再以甘草这国老去调和,让他们内外合作不打架,共同为身体服务。所以表邪解则寒热除,气息畅则痞闷消。
  这小娃子便又恢复身心舒调,活蹦乱跳了。

上一篇:3、紫苏(1)
下一篇:4、生姜(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