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香薷(2)
发布日期:2015-06-09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湿毛巾与香薷治水肿

  在南方很多水肿脚气的患者,为什么呢?
  湿性趋下,南方雨湿多,地势低洼,所以人容易伤湿。
  所以爷爷常跟小指月说,如果在南方不懂得除湿之法的话,想治病是行不通的。

  所以有句俗话叫,手拿三把伞(散),一天走到晚。
  三把伞即银翘散、藿香正气散、五苓散。

  连续下了十余天的雨,到处天地看起来有些水泱泱,多日没见到火辣辣的太阳,小指月都嘟着小嘴说,人都快发霉了。
  看着那挂在窗口上湿漉漉的毛巾,小指月摇摇头。

  爷爷笑笑说,指月啊,你看毛巾是上半截重还是下半截重呢?
  指月摸摸脑袋,不知道爷爷又要考他什么,一时居然答不上来。

  爷爷接着又问,你看毛巾上半截干爽,还是下半截干爽呢?
  小指月再去摸摸毛巾,咦,怎么这毛巾,上半截都快干,下半截还这么沉湿漉漉的?
  爷爷笑笑问,那你能从中看出什么道理呢?

  小指月一拍脑袋说,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毛巾是上半截干爽,下半截还沉重,水湿是往下半截注,所以人体应该是水湿趋下。
  难怪爷爷摸到双脉沉濡,都要问病人是不是双腿走路非常沉,像拖泥带水一样,提都提不起来。

  很多病人都会很惊讶,因为自己都没有告诉老先生,怎么老先生一探脉就知道自己的感受呢?
  所以中医你得自己善于观物取象,善于体会医理,医理不是给你拿来谈玄说妙的,而是要用自身去践行之。

  这不一个妇人双腿都肿起来,爷爷叫她把脚放在竹椅上面,让小指月去按按他的叫,一按下去,这脚居然一个坑,好久才弹起来。
  小指月再一切脉,这脉又带点浮紧,就很奇怪,这该怎么办?

  脉浮紧,脚又水肿,治湿不利小便,非其治也。
  如果脉沉下去,可以因势利导,把小便利出去,可这脉浮起来,病人还有感冒的现象,畏寒,少汗,头痛,身重。

  这该怎么办呢?
  爷爷便笑笑说,上次不是跟你讲到麻黄提壶揭盖的道理吗?
  小指月一拍拍大脑说,我怎么现在才想到呢!

  然后老爷爷便叫指月写上香薷配白术。
  原来这就是《外台秘要》上的薷术丸。

  原来现在是夏暑之季,你想要发汗解表,又有能利水消肿,选香薷是最好。
  香薷有彻上彻下之功,治水甚捷。

  《本草正义》说:
  上能开泄腠理,宣肺气,达皮毛,以解在表之寒。
  下能通达三焦,疏膀胱,通小便,以导在里之水。

  用白术这补脾圣药,可以加强土能制水的作用,所以两味药一用上,这腿肿了好几天的妇人,很快就消退下去。
  她说,原本怕冷的,吃了这个药,出了点汗,然后每天排很多尿,肿胀的腿一天就比一天轻了,三剂药吃完,就完全不种了。

  小指月看到爷爷,用香薷,有时用5克8克,有时居然用30克50克,不解其故地问,为何?
  爷爷说,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所以用香薷发表,量不宜过大,且不宜久煎,取它轻舟速行之意。

  治下焦如权,非重不沉,用于治疗水肿脚气,小便不利,量宜稍大,而且可以浓煎,取它重剂直达病所,起沉疴,利膀胱。
  小指月明白了,原来药物的不同剂量变化,可以体现出它不同的功效来,中药真是太灵活了。

  小指月在他的小笔记本上写道:
  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用香薷发表,宜用轻剂。
  治下焦如权,非重不沉,用香薷利尿,需用重剂。
 
  香薷止血之功

  有两兄弟,父母早亡。
  做哥哥的勤劳节俭,家中只能有一个人去读书。
  哥哥便起早摸黑,赚取微末的收入,然后供弟弟去读书,怎知做弟弟的非但不知感恩,游手好闲,不求上进,反而跟小混混们到处玩乐。

  做哥哥的看在眼里,怒在心里,劈头便骂,操起竹杖来就要打。
  幸好被邻居们止住了,做弟弟的还死不悔改地说,你不是我父母,凭什么打我呢?
  哥哥一听,更是急怒攻心,这样做弟弟的照样外出玩乐,我行我素,不解做哥哥的苦心。

  几次三番后,终于把这做哥哥的气得舌头上都出血了,这时哥哥也知道自己劝不回来,先治治病再说。
  于是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老先生问小指月说,舌上出血,怎么治呢?
  小指月翻开肘后方说,这上面记载服用香薷汁,每日三次,可以治舌上忽出血如钻孔者。

  正好这几天采了大把的香薷,有好几天这哥哥舌头出血都止不住,这香薷汁一喝进去就止住了。
  香薷难道有止血的效果,这样小指月甚是不解。

  老先生随后,吟起《草药歌诀》来说:
  草木中空善治风,对枝对叶能医红。
  叶边有刺皆消肿,叶中有浆拔毒功。

  小指月马上想起这个自己背得再也熟悉不过的《草药歌诀》,今天爷爷居然也背出来,是不是要跟我讲里面的道理。
  于是提起精神留心听。
  只见老先生便开始解读这几句话。

  原来草木中空的善于祛风,中医认为很多蔓藤类药都有中空之象,善于游走,中空善通表里气,能够令表里气机疏通,气机流通,风邪自解。
  那些枝叶相对称生长的植物,其中香薷就算是善于医治出血,那种叶带刺的,比如穿破石,皂角刺,两面针,它就善于消肿止痛。

  因为这带刺的它就有这刺的药气在上面,善于开破。而所谓的痈肿,就是气血聚在局部,不得破出。
  那些叶里藏着浆汁的就善于拔毒消痈,所以对于蚊虫、蜂蝎咬伤,可以把这些带有浆汁的草木搓烂流出粘液来,敷在局部就有助于拔除毒痈。

  香薷就是典型的对枝对叶而生,所以知道它有治疗血出的效果,故对碰到鼻衄不止,或舌上出血,这些偏于在上的出血,因为香薷气清香,而善于生发,所以可以用。
  这做哥哥的舌上出血止住后,不断地摇头叹息,小指月看了后,大是疑惑,人家治好了病都高高兴兴,你怎么这样,治好了病,还愁眉不展。

  这哥哥听后,只好把家丑拿出来说。
  病不瞒医,这是一条规则,病人既然找到了医生,就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看到这做哥哥的愁眉不展,小指月也摇摇头,表示这个已经不是医生能治疗的范畴了。
  想不到爷爷笑笑说,好像早已成竹在胸,每次看到爷爷露出这种微笑,小指月就知道这里头肯定有招。

  爷爷在这做哥哥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小指月估计是爷爷在传锦囊妙计,也不好意思打听。
  过了几个月后,他们爷孙都忘了这件事了,突然有一天有两兄弟前来竹篱茅舍,不是来看病,而是来道谢的。

  不是谢爷爷治好他舌头出血,而是谢爷爷让他兄弟和好如初,究竟爷爷说了什么话呢,小指月想不透。
  原来这做哥哥一回家后,就在死去的父母牌位前,日夜哭诉,不吃不睡,说自己教导无方,自己没用,不配做哥哥。

  俗话说,长兄为父,既然不配做哥哥,就想到九泉之下向父母谢罪。
  一天两天三天都是这样,做哥哥的形容憔悴,颜色枯槁,做弟弟的大受感触,非常惭愧,悔不当初,从此改邪归正,努力读书,不再沾染坏习气,兄弟之间感情更加和睦。
上一篇:5、香薷(1)
下一篇:6、荆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