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得意的一点就是我当了多少年校长,学校里没有人认为我是校长。”
发布日期:2015-06-19来源:新浪博客作者:维吉尔录入:春雨
诚然,在北京大学这块土地上,曾经出现过多少享誉遐迩的教育家,如蔡元培、胡适之等。相形之下,丁石孙的名字在其中就不一定那么响亮了。然而,著名学者季羡林却认为在北京大学的历史上有两位校长值得铭记,一位是“北大之父”蔡元培,而另一位就是丁石孙。

丁石孙

原标题:“胸无大志”的大学校长

曾任北京大学校长的数学家丁石孙说过一句惊人之语:“我最得意的一点就是我当了多少年校长,学校里没有人认为我是校长。”

诚然,在北京大学这块土地上,曾经出现过多少享誉遐迩的教育家,如蔡元培、胡适之等。相形之下,丁石孙的名字在其中就不一定那么响亮了。然而,著名学者季羡林却认为在北京大学的历史上有两位校长值得铭记,一位是“北大之父”蔡元培,而另一位就是丁石孙。

看得出来,这个评价并不是虚伪的阿谀之词,而是真切的肺腑之言。那么,季羡林先生的这个评价究竟依据的是什么呢?是不是丁石孙在任期间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呢?

真要是说出丁石孙的几件“事迹”来,你也许就不以为然了。在丁石孙自己的讲述中,这些事迹包括改进学生食堂工作、建立校长与学生的对话机制,甚至还包括他帮助学生会举行第一次民主选举等——根本就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些吓煞人胆的宏伟功业。

最初接到北大校长的任命时,他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他对美国朋友说他要回北大“战斗”。这个“战斗”,按照他的解释,不仅是“一般的战斗”,而且是“前后左右上下都要战斗”。但人们后来看到的却是,丁石孙似乎并没有与谁“战斗”过。如果说他真的“战斗”过,就只能有一个解释:他在与那些违背了北大人文精神的不良学风“战斗”,而这种“战斗”的方式却是他特有的宽容与自由的人格气质。

这时,我们才明白,蔡元培在做校长时,已经为北大奠定了“兼容并包”和“学术自由”的独特气质。而丁石孙所继承的,正是北大这种自由而宽容的人文精神。

当有人问起为什么不做一位权威型校长时,他的回答是:当没有人怕他这个校长时,他就已经成功了。旁人听着都觉得奇怪:因为许多校长都惟恐别人不害怕他自己——那样,就没有人听他的话了。但丁石孙却认为他这样做,是摆正了自己的人生位置。

《道德经》上说:“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意思是最高境界的统治者,是人们都不知道他;其次的,是人们都喜欢他;再其次的,是人们都害怕他;而最低层次的统治者,是人们都咒骂他。在这里,丁石孙显然不属于“畏之”与“侮之”之流。表面上看,他保持低调,看似意在谦虚,摆正自己的位置,实则是在追求一种更为博大无私的精神境界。

丁石孙并没有与许多现代人一样,由于个人所谓的事业追求而打破原单位的宝贵传统,重新构建一个什么全新的“前卫”体系。他的做法有别于社会上那种“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人——那些人要么好大喜功,为了扬名立万,不惜调动一切力量,打乱原有一切合理布局,把自己的所谓功勋建立在他人不必要的劳作与痛苦之上;要么就是动用物质权利,任意胡为,欣赏别人对他们的屈从和畏惧。这样的领导,其政治方略一定是“恐怖主义”或“自我扩张主义”。但丁石孙毕竟是丁石孙。他爱北大,爱教师,更爱学生们。他治理北大的思想是“人文主义”,是对他人意志的尊重。

别人问他:“在任期间总得有个什么理想吧?”他淡淡地说道:“我觉得需要自由发展”。他认为不仅“个人需要自由发展,老师也需要自由发展,我觉得只有这样,并不需要管得太多。我觉得校长并没有高人一等的地位,你惟一的办法就是创造条件,让大家能够自由发展。”必须承认,在大学这个特殊的文化环境中,有思想的不只是校长,教师也有自己的思想,甚至学生的思想也不一定逊于师长。你不能一个人代替所有人去思想,去作为、去选择。

对北大校长这个职务的荣耀,丁石孙一直保持冷静,没有任何“不做出点成绩来,就会如何如何”或“抓住机遇”之类的浮躁想法。在他眼里,“中国的事情不是三把火解决的了,我说我只希望我这任校长能够让下一任校长稍微困难少一点。我认为我这个人干事情是非常具体的,我没有太多的,怎么说呢,我没有很大的理想。”

对此,可能许多人会有疑问:没有远大的理想的人,怎么能当北大的校长呢?

且慢!请不要望文生义——丁石孙岂是真的没有理想的斗筲之人?他所说的“很大的理想”是指那种假借公众事务之名,施行其一己之私的所谓理想,也就是让自己“名垂青史”的理想。无论什么性质的人为的奋斗目标,大多不切实际,甚至超越客观现实。其最后结局也可想而知了。

丁石孙很明白万事万物的创造,并非仅只取决于个人之力,乃是“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势成之”(《道德经》语)。因此,他的追求是顺“势”而为,以成其事。所以,他认为自己的优点就在于“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为我自己的事制定一个奋斗目标,我说我只是希望我每天把当前的事情做好。所以我有时候开玩笑说,我说我这个人是胸无大志的人。回过头来看,也许这是我一生的很大的优点。”他人或许一时看不到丁石孙做法的短期功效,但时间一久,就能够明明白白地看到这种人生态度的真实性与现实性了。

丁石孙没有改变“北大之父”蔡元培的既成方针,也没有强行超越客观现实之“势”。顺“势”,而不是斗“力”,或是逞“能”——这就是“默默无闻”的丁石孙的伟大之处。

(注:这几年,国内大学的许多校长颇遭“非议”,如以“高价收费”、“体制改革”招牌行个人之私等。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某些极个别大学的校长,其形象与作风,已经与黑社会老大没什么差别了.  

有人曾经著文,感慨“世间已无蔡元培”。依我之见,蔡元培总是有的。但在今天,不仅蔡元培还能不能当上大学校长,就连蔡元培还能不能在大学中立足都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了。)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