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荆芥(1)
发布日期:2015-06-25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6、荆芥

    产后血晕第一要药——荆芥

  不同情况下的伤风感冒,需要用到不同的风药,比如冬月用麻黄,夏月用香薷。
  不同的人也会用到不同的风药,好比如说,刚生完小孩的产妇,如果不小心招风受凉,引起头晕发热该怎么办呢?

  这时可不是一般的风药能够解除,必须要找一味能引药入血分,可以祛血中之风的药,那就是我们接下来要看的血中风药首荆芥。
  有个产妇,生完娃子后,才十多天,就觉得坐月子呆在卧室里太无聊了,于是想到外面走走。

  家里的老人跟他说,产后体虚要注意避风冷,把帽子也戴上。
  谁知这产妇却说,都什么年头了,那些都是旧封建留下来的传统。
  在一般医院里生完小孩没多久就可以上班工作,于是这产妇便不以为意。

  趁着清晨比较清凉,便到外面踏青散步,刚开始很开心,可被凉风吹久了,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头开始有点晕。甚至身上隐隐感到,阵阵发热,马上回到家里来,不过已经慢了。
  她不知道产后血海不足,百脉空虚,最容易伤风受冷,即使家里窗户要开,也不能开得太大,特别是对于体虚之人,更要严格地遵守坐月子的规矩,安安心心地养好身体。

  就像蚕茧一样,为什么要有一个保护茧壳在那里,你太早把它剪开来,不让它在里面好好休养一阵子,等它要破茧而出产卵时,必定会大受影响,因为过早着了风伤了冷,生长发育就会大受损害。
  这可怎么办,既不能出门看医生,那就只好把医生请到家里来,小指月跟爷爷到这家中时,发现产妇已经卧病在床,头晕发热,非常难受。

  小指月一摸,脉浮,重按,一派亏虚,这该怎么办?
  用发散的风药,就会拔肾气,让虚者更虚,用补益的药物,身体有风邪,还外感发热,根本补不进去,这时老先生说,女科里头有个血中气药,此物善于入血能够把风气拔出体外,是善于理血中风邪的风药。

  傅青主在他《傅青主女科》书中,最善于用此药,治疗女人血中风邪瘀滞,你说这是什么药呢?
  小指月立马反应过来说,难道是荆芥?
  老先生点点头说,是荆芥。

  荆芥分为荆芥跟荆芥穗,荆芥穗发汗之力更大于荆芥,而且能直达下焦,把妇人伤血过后招引的风气拔出来。
  小指月又说,怕不怕风药动血呢?
  老先生说,有是证用是药。

  本身妇人产后血虚,可以在煎汤时冲化点红糖进去,祛风养血两相宜。
  这样发散风邪不伤气,深入血分又不耗阴,治疗产后血晕发热最妙。
  果然这产妇刚吃完药后,本来头晕发热的,马上脑中一下子清醒过来,身上微微出点汗,但又没有湿透衣服,很是舒服。

  还不用服用第二剂,本来卧病在床的,就可以起来了,这时老先生说,坐月子要谨慎,防风第一。
  这产妇羞愧地低下头,她知道自己的偏执最后带来了麻烦。
  所以马上听从家里人说的,产后要少碰水,少吹风,要好好静养,少看电视,少玩手机。

  回到竹篱茅舍,老先生翻出了《本草思辨录》,指出那句话,小指月才恍然大悟,心想爷爷太厉害了,每用一次药都有古籍依据,都是出自古人的经验,看来我还是要多读古书,原来用荆芥治疗产后血晕发热,古人已经反复验证过了。

  随后小指月把《本草思辨录》上这句话抄录在小笔记本上:
  荆芥散血中之风,为产后血晕第一要药。
 
    治荨麻疹的金刚钻

  荨麻疹怎么办?
  周身肌表上下有风团,抓哪哪痒,一痒就能抓出一片红疹子来,严重的痒到烦躁失眠睡不着,非常难受。
  竹篱茅舍里头就有一个小伙子,荨麻疹已经有三年多了。

  这次发得太严重,因为吃了一次海鲜,搞得几年都睡不着觉,瘙痒难耐,老爷爷叫他脱下衣服来,小指月一看,从胸到手臂到后背,甚至到腿上,出来的红疹,堆成一片一片,像一朵一朵血红的云一样。
  他这小伙子都不敢往脸上抓了,再抓下去,整个脸看起来都要毁了,因为脸上都有两条抓痕。

  小伙子皱着眉头说,大夫,我怎么想哪里,哪里就痒呢,哪里痒就像抓哪里,不抓都不行,一抓就是一条一条的血痕。
  老先生便问小指月说,这是什么邪气在作怪呢?
  小指月想都没想就回答说,风邪!

  老先生又问,为什么呢?
  小指月说,风者善行而数变,就像打开一个窗户,风无孔不入,想钻哪就钻哪。
  老爷爷又问,像这种急慢性的风团,皮肤为什么会瘙痒呢?
  这个小指月就有点回答不上来了。

  爷爷便接着说,痒为泄风,你看去瘙一下,气血疏通,他就舒服,说明血气不太流畅。
  你想想有什么最快的办法,让他局部肌表血气流畅,风邪得到疏泄瘙痒熄灭呢?
  小指月想来想去,都是最起码要开汤药服用后看效果,这时老爷爷说,你去把那罐子里前几天打的荆芥穗粉末拿下来。

  老先生随后把粉末搞出一勺,把它敷在手臂上瘙痒的地方,帮他用手掌来回反复地搓,就像搓洗衣服一样,皮肤很快就觉得有点灼热,但随后这小伙子反而觉得有些清凉舒适。

  然后老先生叫小伙子依样画葫芦,搞些药粉子,在另外一边的手搓起来,搓到发热为止,然后又叫小指月帮这小伙子在背部搓上药粉子,因为背部小伙子自己搓不到,这样周身上下瘙痒的地方,都搓了好几次药粉子,搓到发热,热过后,皮肤表面就变得清凉干爽,非常舒适。

  本来边看病手都像猴子一样停不下来,忍不住抓耳搔腮,想不到一搓完这些药粉子,浑身舒适,瘙痒立止,前后完全是两个人。
  真是痒的时候坐立不安,痒一止后,气定神闲。
  老爷子问,小伙子怎么样啊?

  小伙子开心地说,老先生用的真是神药啊!我痒到睡不着,怎么现在一点都不痒了,这太神奇了。
  小指月看了也哈哈大笑,说,爷爷想不到你还有这招,今天我又学到一招了。

  原来荆芥穗,可以祛风散邪,治疗一切急慢性风团,荨麻疹瘙痒,原以为要放到汤里面煎,想不到直接用药粉子搓皮肤,效果来得更快。
  爷爷这时笑笑说,这只是一时治治标而已。

  小伙子担心地说,那我回去还发不发啊?
  老先生笑笑说,以后少吃海鲜鱼肉,饮食清淡点,身体就会好,别那么嘴馋,病从口入,乱七八糟的零食要少吃。

  这小伙子点了点头,然后老先生又叫小指月开上两味药,用一两的生地黄配上五钱的荆芥水煎服。
  老先生说,这个方子是治疗急慢性荨麻疹,肌肤瘙痒发红的特效方,回去吃上几剂,把病根也挖掉。

  小指月今天又受益匪浅,一个荆芥穗外搓方,一个荆芥配生地黄内服方,内外兼治,标本并行,其病立愈。
  小指月又问爷爷说,为什么要加生地黄一两呢?
  老先生笑笑说,治风要先治什么呢?

  小指月马上把他那医理顺口溜背了出来,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
  老爷爷随后便说,这就是了,生地黄最善于养阴凉血,荆芥穗善于疏通气血,驱散风邪。这样生地黄能够滋养阴血不足,荆芥穗能够疏泄风邪有余,这样有余得以疏泄,不足得以补益,所以疾病就痊愈得快。

  小指月高兴地把这个内外兼治,标本并行的招法记在笔记本上,将来治疗起荨麻疹之类的疾患,又多了一把金刚钻。
 
上一篇:5、香薷(2)
下一篇:6、荆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