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轶事(四)——罪名五花八门,管叫现在的人笑晕
发布日期:2015-07-19来源:老绥远韩氏新浪博客作者:老绥远韩氏录入:春雨
4、1976年9月9日,某出身不好的社员正在码麦垛,忽听毛伟人去世的消息传来,惊骇万分,脚下失稳,一头栽了下来。所幸麦垛塌散,身体并无大碍。有人举报说他闻讯伟大领袖逝世,高兴异常,因手舞足蹈导致失稳。他百口莫辩,被批斗的死去活来。

1、毛时代有一穷汉,寒冬时仅赤身穿一件空心破棉袄;天暖时破棉袄一脱打赤膊,全身仅剩一短裤。且因短裤破烂不堪,以致胯下那玩意时隐时现。有人看不过,便劝他说:“你那行头也该收拾一下了,裤子上的破洞缝几针不就遮住了吗?哪知其人竟说:”缝他作甚?只能看见点毛,老二又看不见!”结果以恶毒影射咒骂毛的罪名被人举报。幸亏其人出生贫苦,仅被批斗一晚,挨了几个耳光完事。

2、文革开大会前,都要先敬祝毛泽东万寿无疆,一工人去公厕解手,其时大会正好开始,台上台下“万寿无疆”吼声震天。他刚刚尿完,正晃着他的老二滴尿,“万寿无疆”仍余音绕梁。于是有积极者报告说此人想让他的老二万寿无疆。他因此被批斗数次,后因出身好才没倒大霉。

3、1976年9月9日下午,电台哀乐声骤起,毛伟人驾崩,全民俱哀。当日晚,某市人力三轮车夫刘师傅,收工后因没听广播不知道国丧之事,喝了三两烧酒,一时兴起在街上大唱样板戏。遂被路人扭住,以幸灾乐祸之罪名,游街示众后劳教三年!

4、1976年9月9日,某出身不好的社员正在码麦垛,忽听毛伟人去世的消息传来,惊骇万分,脚下失稳,一头栽了下来。所幸麦垛塌散,身体并无大碍。有人举报说他闻讯伟大领袖逝世,高兴异常,因手舞足蹈导致失稳。他百口莫辩,被批斗的死去活来。

5、1976年,毛伟人去世,举国哀悼。某公社一贫协主任向县里报告要自费赴京吊孝。为显示决心,打报告之前已经把自家的肉猪卖了以作路费。其遂被县里树为典型,又被省里推举为赴京吊孝代表之一,好不得意。结果乐极生悲,回来时从省里坐汽车直达镇里,眼看到家,还不幸出事:下车时有位乘客带着一根竹杆,把他的眼睛戮瞎了,后来整个眼珠被摘掉,安了一只玻璃球。当地人对此有说法:一个叫花子,还想给皇帝送葬,福气撑得住吗?

6、某单位有一个姓董的师傅,1976年因为参加了几个小时的毛泽东逝世追悼会,在回家的路上,肚子饿了,说了句:“回家要煮肉吃。”就被毛左举报,然后批斗公审,被判了一年徒刑。毛左们说:“毛主席死了,比死了亲爹亲娘还要紧,你本来应该悲痛万分,结果还想着煮肉吃,你也吃的下?一看就是个现行反革命,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关一年实在是便宜他了。”

7、文革时,山西农民牛小顺,为表自己的无限忠心,种小麦时别出心裁设计出“毛主席万岁”的五字造型,但事后发现既不能对这些麦苗施肥(那是给耄身上泼屎尿),也不能打药除虫(那是诬蔑耄有病),更不敢开镰收割(那是在耄头上动刀)!最后小麦烂在田里,牛小顺被打成“反革命”,在自家水缸里溺亡。

8、某村有一个青年刚结婚,社员问他老婆亲不亲?他随口应答“爹亲娘亲不如俺老婆亲。”当天晚上造反派开大会批斗他污蔑大救星是他的老婆,他想操伟大领袖。慌得他浑身长嘴也说清,因为那时只能说“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9、一位“走资派”在写检讨书时,因稿纸所限,无意中把“毛主席”三个字写到两行之中。

前一行末尾写了“毛主”,后一行开头写了“席”。红卫兵发现后,马上召开批判大会,声讨走资派“分裂”毛主席的罪行,并当众宣布:“毛主席这三个最神圣的大字,一律不准分行书写!”

10、某单位有个姓安的班长,此人平日爱说爱笑,喜欢讲些俏皮话逗大家笑。一天上工时,天色阴沉,黑云压顶。这位班长脱口便说“今天的红太阳也不知道钻哪里去啦!”不料被人打了小报告,说他是在影射攻击红太阳毛主席。第二天即被群专的人捆了送到牛棚里去了,关了半个多月,经反复甄别才算放出来,吃了什么苦只有他知道。

11、某厂有个姓薛的老工人、一天上厕所没纸,急冲冲地顺手就撕了张报纸,被人当场发现纸上有毛主席像(那时报低基本上都有毛的像),而抓获。虽然还没擦上屁股,也被小批大斗搞了很久。好在此人祖宗五代是响当当的贫民,本人又几乎是文盲,脑子也不是太够用,最后总算不了了之。

12、一个公社开会批判刘少奇,会上有一位老大娘发言说:“刘少奇真不是个东西,你一个月那么多钱还舍不得买件外衣,把人家马克思的外衣拿来披在自己身上。

13、某生产队癞子被任命为看山员——这可是一个既能管教人又轻松的好差事。是日,癞子胸挂毛像章肩挎宝书袋,腰别柴刀一路春风走马上任去巡山。上得山来,忽见一汉子自山腰挑着一担柴棒,咯吱咯吱沿路而下。见此,癞子精神一振迎头而上,拦着汉子,喝道:“你好大胆,这山上连草都割不得,你居然还砍了这一大担木棒,这等破坏山林的行为还了得!走走走,跟俺上公社去接受处理!”谁知那汉子放下柴担,竟不慌不忙地说道:“跟你去公社接受处理可以,但我们先学条毛主席语录后再走好吗?”说罢,汉子从宝书袋里取出毛语录本,癞子见此,亦忙将语录本从自己宝书袋中取出捧在手上。汉子随手翻上几页,高声道:“毛主席语录:中共中央,不准癞子看方!”癞子听罢大惊失色,险些瘫坐在地。良久,颓然道:“你走吧,俺管不了你……”。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