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知青下决心不让贫农当光棍 婚后6年死于虐待
发布日期:2015-07-22来源:转载录入:春雨
1974年2月8日,青岛下乡到诸城县的青岛女知青廖晓东因急性肝炎去世,年仅27岁。1974年12月共青团山东省委发出《向廖晓东同志学习走与工农结合的道路》。山东《大众日报》发表长篇通讯《火红的青春》,报导她的“先进事迹”,

1974年2月8日,青岛下乡到诸城县的青岛女知青廖晓东因急性肝炎去世,年仅27岁。1974年12月共青团山东省委发出《向廖晓东同志学习走与工农结合的道路》。山东《大众日报》发表长篇通讯《火红的青春》,报导她的“先进事迹”,诸城县团市委开展了“向廖晓东同志学习”活动,小学语文课本也将其选为教材。

1968年廖晓东来到了诸城,在一次忆苦思甜大会上,三辈贫农的村支委、民兵连长痛诉家史:“俺家三辈讨饭,三辈没媳妇,三辈孩子没有娘爷爷捡了俺爸爸,俺爸爸又捡了俺,俺这都三十多岁了至今还是光棍。……多亏毛主席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俺这才革命造反当上干部。”  

21岁的廖晓东被彻底震撼了,她当即表决心:坚决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走彻底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道路,为了不让贫下中农打光棍,她坚决要嫁给卢兆东。 

1969年五一节,一辆独轮车推着廖晓东的全部嫁妆:一个暗红色旧木箱和绑着红布的铁锨锄头,来到了“新房”——一盘土炕、一口铁锅、一个大缸和土坯“碗柜”为全部家当的三间草房。从此后,廖晓东脱离了知青组群体,成为一名地地道道的贫下中农“婆娘”。

婚后的廖晓东,每天天不亮就挽着袖口和裤腿子,穿着“呱嗒子”(用车轮胎钉的一种鞋,脚腕处用麻绳系着)上山下地、做饭、喂猪、挑水、洗衣。晚上参加忆苦思甜、念“语录”背“老三篇”、排演节目、唱革命歌曲,唱的最多的是:“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它好比大松树冬夏常青……”。
 

廖晓东谢绝了推荐她去上工农兵大学的机会,坚决不返城就工并写倡议书阻止当时刮起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返城风。

而她那好吃懒做几乎目不识丁的贫下中农丈夫,却封建思想极为严重,经常把她关在家里打得浑身青紫……。

1969年五一那天,廖晓东生下了第一个孩子。

1972年,她主动办起了村小学,带领学生边学习边劳动。1973年,廖晓东又生下第二个孩子。

高强度劳动,艰辛的生活,她终于病倒了。在冰冷的土炕上咬牙一天天强撑,直到实在撑不住了,村民把她送进了乡医院,27岁的廖晓东,在这里走完了6年的“与贫下中农彻底结合”之路。永别了4岁的儿子和6个月的小女儿,还有那重新沦为光棍的贫下中农丈夫。
 

诸城市委举行了隆重的追悼表彰大会,宣布追认廖晓东为共产党员。

…… 

老知青代表找到了廖晓东的丈夫和儿子,那位当了30多年光棍,幸运地被女知青舍身“相结合”的贫下中农,过了6年打老婆瘾之后继续当光棍至今,贫困潦倒,拒绝接受采访。

廖晓东的儿子卢守伟1984年被照顾农转非,1990年招工进陶瓷厂,早已下岗,目前在诸城龙王庙子村租赁了一间民房作为栖身之所,年仅30多岁就因患脑血栓行动不便。

谈起他的妈妈,卢守伟说:

“俺大大(当地对父亲的称呼)是个穷山沟里的庄户人,也没什么文化,封建的那一套很重,他们结婚后,俺妈很泼实(能干),有时候出去参加个会,帮村里的小孩学习学习,俺大大就生气,两个人就打仗,俺大大经常打俺妈,唉……!” 
 

一个读过高中的城市女孩,受政治运动感染而完全失去了自我,被政治信仰淹没、浸透,像一架灌满指令的机器人,并最终为此付出了自己的青春、生命,甚至空白着的女孩子情感。

同为老知青的诗人海歌为此作了一首诗: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

  每当听到这首哀怨的歌,

  我心中涌起无限悲伤

  一个喜欢唱月亮的姑娘,

  永远的留在异乡。

  她的墓碑前,

  摆放着同学们送来的鲜花,

  青青的草,

  已经在发芽、生长。

  潍河讲述起她的故事,

  悲苍的歌声在阔野里回荡!

摘自天涯论坛 一曲插队女知青嫁给农民光棍的“青春之歌”? 一文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