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当市长、39岁副厅,他为何“裸辞”回归生活?
发布日期:2015-08-11来源:微信公号今日悦读作者:微信公号今日悦读录入:春雨
我从政的时候,没觉得自己多么了不起,所以辞职后,少了那份虚华,我满身心的轻松踏实,我终于可以完全按自己的意愿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终于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按:他本淡泊仕途,却不到35岁就当了冷水江市的市长,39岁就成了副厅级干部,曾是娄底市委常委、秘书长、副市长,兼市经开区书记、主任,他叫李向群。2008年,他不仅辞去所有领导职务,而且连公务员身份、工资及社保等等都主动地彻底放弃了。他的急流勇退“裸身”辞官,在娄底乃至湖南省内朝野引起轩然大波,他也由此被称为传奇。而李向群说,我不是传奇,只是回归生活本身。李向群辞职后的境况如何,对官场、对生活、对人生,又有着何种特殊体会?请走进他的“丰满世界”。

一个人成不成功,要看你影响了多少人,给了多少人以帮助,得到了多少人的尊敬和认同。人生在世,当官不重要,赚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生活得有尊严,内心感到充实和幸福。

当繁华落尽,荣光不再,生命的脉络清晰呈现,要看自己是否守住了人的本分,是否为社会做了有价值的事。——题记

李向群让身份的高度彻底归零,南下创业,众多私企大佬向他伸出橄榄枝,他选择了在湖南还是一张白纸的刘祖长,只身一人到长沙开始了湖南湾田集团的创业之旅。这几年,他率领的湖南湾田集团旌旗所至,声名鹊起。然而,经商致富也不是他的追求。

他身材修长,有着这个年龄男人少有的挺拔和清爽,有着我们意料之外的谦和与率真。一般人能在官场和商场这两个跨度极大的领域,转换自如,做得风生水起,已经足以骄傲了。他已年满五十,却还在规划第三段人生……

面对他,犹如面对一部浩繁厚重的人生长卷。眼前的他波澜不惊,一派长者风度,曾经,他的内心经历过怎样的惊涛骇浪?在他的头脑里面,又蕴藏着怎样的思维和能量,让他可以如此颠覆常态、尽情挥洒自己的人生!

颠覆:辞官下海,净身出户,省内厅级干部第一人

记者:涟钢起步,到共青团娄底地委负责人,再到新化县委副书记,而后是冷水江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一直到娄底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副市长,您的仕途可谓顺风顺水。从湖南大学国际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到新加坡总统纳丹亲自颁发的管理经济学硕士学位,您一直是湖南省年轻后备干部重点培养对象。只需按部就班,前途不可限量,但您为什么选择了下海?

李向群:一是源于“自私”,当官意味着“责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意味着失去“自我”。责任驱使我要把每个岗位都干得比别人好一些,长此以往,心已累了;加之天生不太喜欢官场文化,总有不入流之感。

我是一个真性情的人,在官场保持本真是很难的,我追求按自己的理念去工作和生活,在官场也许永远都做不到,于是选择了逃避,不想承担那么多责任,失去那么多自由。

二是从内心里有些排斥特权。很久以来,很多官员习惯于在特权中生活,我在享受特权的同时,常常有良心之痛。母亲没读过多少书,却自小教会我做人的本分,不拿不该拿的东西,不欠不该欠的人情,母亲是唯一支持我下海的亲人,她认为我当平民后就不会欠人人情了。

三是人一辈子完全没必要一条路走到黑,多一份经历,就多一份生命的色彩,自己也有足够的信心去管好一家企业。

四是国家养的“官员”实在是太多了,也许什么人才都缺就不缺“当官”的,官场也确实有大量的人才闲置着,很多公务员终其一生,回头想来,“到底为这个社会做了什么?”恐怕很多人的答案都不会精彩。

2004年,当娄底市开发区完全起势后,我认为自己“启动开发区”的使命已完成起,我就向市主要领导提出辞职,因领导刻意挽留而没有实现。我自己定的期限是45岁以前必须成为“自由人”,于是在2008年快45岁的时候,以“辞去公职”的名义向省委辞职,当时蔡力峰书记提出向省委申请让我转正厅级提前退休下海,被我婉言谢绝,我想要下就彻底的下,带着公务员身份做与公务无关的事,于心何安?8月份省委正式批准我辞去公职,像我这样连工资、社保都主动不要的厅官,省里我也许是第一个吧。

记者:您在官场的主要经历有哪些?在官场20多年,您觉得自己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是什么?

李向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官场的另类,不跑不送不串门,仕途异乎寻常的顺利,也属奇葩。在涟钢团委的时候,被抽调参与组织团省委的大型活动,给人留下了能干、肯干、能写的好印象,于是,共青团娄底地委就把我给要了过去。

1992年,我正打算离开团委,共青团娄底地委民主投票选副书记,没有正式候选人,符合条件的对象有好多个,50多个人有40多个人投了我的票,组织很意外,我自己也很意外。我受命上任,不久就主持全面工作。这两年半时间是我仕途生涯很开心的一段时光,我们一班人开创了团地委一个新时代,“希望工程”“团办实体”“青年社会化服务体系”……多项工作在全省名列前茅,连续被评为全省“红旗团委”,团干、团组织之间的氛围高度融洽、友好,至今娄底团干们还津津乐道那一段岁月。

1995年底,我调任新化县委副书记,分管党群和工业经济工作,1996年夏天新化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洪水,我负责一线抢险指挥工作。从7月16日凌晨2点带机关干部上梅提护堤,到洪水漫过大堤3米淹没全城85%,到洪水退出去,当时的街道都变成了河道,七昼夜我没在床上睡觉,几乎是在指挥船上奔走于各抢险点。

其间7月16日凌晨4点时,亲自到下游巡堤发现了防洪堤穿孔,当即组织堤下群众疏散;组织化工仓库紧急转移梅堤边4.7吨剧毒氰化钠;动员连夜赶制300个木排接送被困群众;每天安排做2万个馒头分送给在屋顶上避难的市民……每天都要用掉几块手机电板。

作为救灾的主要指挥员,我第一次感到被那么多人需要,感到自己存在的价值。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洪灾中,新化居然没死一个人,被当时的常务副省长周伯华称为“奇迹”。一个星期没日没夜地指挥抗洪,本来就很瘦的我又瘦了8斤,半个月后回娄底家中,老婆见了就哭。

在当冷水江市长期间,恰逢宏观经济最低迷时期。冷水江几大主要工业产品锑、煤、铁等价格均处历史低位,库存严重,财政捉襟见肘,甚至连公务员工资都经常不能按时发放。尽管如此,市政府仍千方百计完成了城市防洪堤建设、城区主要道路改造、金毛公路硬化等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并全面启动了旧城改造。然而,即使这样,每次下乡视察,看到破旧的学校和卫生所,发现连老百姓最基本的求学就医需求都得不到保障,我内心都会充满深深的无力与无奈。

娄底市开发区是1992年批准成立的,但摆了10年,还是一幅蓝图、一块招牌,没有征回一寸土地,没有开工一个基建工程,没有落实一个招商项目,甚至没有一分钱启动资金,是名副其实的“四无开发区”。我在新加坡学成回来时,当时的市委书记张建功找我谈话本是要我主管工业经济工作的,后来当时的市委副书记兼开发区书记冯长庚同志向建功同志建议我去做开发区,说开发区叫李向群去做,如果他也不做起来,就不要做了。

当时开发区连个办公场所都是租的,人员都是抽调的,有点资历的人谁也不想去,但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安排,担任开发区书记兼主任,我想事在人为,做起来了就是给娄底一个贡献,做不起来我就下海。我第一个把人事关系转到开发区,成为了开发区在编的第一个成员。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感染了第一批开发区人,大家也纷纷把工作关系办到了开发区,开始了不计报酬、顽强拼搏的创业之旅。十几条道路同时开工,娄底城北数百台施工机械穿梭在山岭之间,一片热气腾腾的景象。

“以企业化管理的手段打造服务型团队,以诚信、厚德的理念赢得投资商的信任”,当时经开区人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团队形成了强大的气场,谁也想不到当时开发区的一群散兵游勇在全市大合唱比赛中夺得了第一名,文化局给我们排练合唱的老师说他从没遇到过这么纪律严明、士气高昂、凝聚力超强的团队。

需要说明的是,启动开发区是在财政没有投入一分钱的情况下完成的,开发区征的第一块地是投资商朋友借的,工业园用地是在没办用地手续状态下强行开工的。当时我签了11个工业项目招商合同,用地还是一片荒山野岭,为保证合同工期,我在无钱报批土地的情况下强行开工,当时大家都担心受处分,我说一切由我负责,你们处级帽子砍掉一节就剩下不多了,我是个厅级砍掉一节还剩一节。为了让土地合法使用,我请蔡力峰书记把省国土厅葛洪元厅长请到了开发区。

我对厅长说,厅长,今天请您来是当面向您负荆请罪,我暂时没钱办用地手续,资料早报上去了,就缺点钱交报批费,我之所以提前强行开工是兑现合同承诺,11个工业项目都是真的,合同都在这,违规用地您处分我,但还请您把临时用地手续做特殊情况给我办了。

葛厅长一路和我们在工地山岭上边走边看,到山顶时,厅长当面打了3个电话,“我现在在娄底开发区施工现场,他们是真心做工业项目,你们把他们的临时用地手续给办了,报批费用缓交……”那一刻,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几年下来,在政府没有直接投入的情况下,我们硬是把一片荒山野岭变成了一个崭新的现代化工业园,入园项目几十个,财政收入从几百万元跃上2亿元台阶。从全省启动最晚的开发区一跃成为省重点开发区。可以说,娄底城北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和一波接一波的招商活动成为当时娄底最美丽的风景。

我还先后兼任过一年的市委秘书长,两年副市长。在秘书长任上,据说是市委办系统组织的活动最多气氛最好的时段,当时还兼经开区书记,迎来送往接待应酬的秘书长工作我很不称职,几乎从来不陪书记视察工作,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开发区,后来在常委会上书面请辞秘书长职务;副市长分管财贸金融招商,两年间工作还算顺利,分管系统的兄弟们挺留恋的……

2008年,主持完开发区启动五周年纪念大会,我向四大家一把手提交辞呈,辞职书里我表达了我的感恩之情:“我一个官瘾不大的人,当官当得比别人都顺,一个想做事的人,总还能够找到做事的平台,一个想追求点内涵的人,总是能得到深造的机会,甚至还学到国外去了。所以我充满感恩,没有怨尤。感谢命运,感谢组织。

重建:看透、放下、自在,回归生活本质

记者:目前很多公务员处于人生的十字路口,有很多人很迷茫。从政那么些年,您是怎么看待公务员这个职业的?

李向群:1997年,在新化一次年度千人干部会议上,我就说过这个问题。当时正值国企改革高峰,大批被看作国家主人翁的国企职工失业下岗,我说主人翁都下岗了,靠主人翁养着的公务员们凭什么能高枕无忧?所以公务员应该有职业危机意识,国家管理远不需要这么多公务员。

另一方面,国家公务员并不好当,自由度会越来越小,责任会越来越大,特权也会慢慢消失。如果说当时这些话有些超前的话,那么习李新政下这种趋势已越来越明显了。

我们知道,权利的所有者是人民,公务员只是权利的使用者,总有一天是要还权于民的。但过去的几十年,我们完全扭曲了这层关系,公务员享受了很多不该享受的特权。

未来,公务员的角色定位将回归本位,靠纳税人(老百姓)供养的公务员将真正成为老百姓的“公仆”、“守夜人”,公务员的去特权化将成为越来越被人习惯的现实。另外,古往今来,现今公务员在国民中的比率是最高的,而交通、通讯、办公条件又是有史以来最便捷的,显然,管理一个国家、一个地区,远远不需要这么多人,“还权于民”的趋势根本不需要政府管老百姓这么多不该管的事。我认为,公务员职业是未来下岗风险最大的行业之一,真正的公务员应该是具有为社会为民众的奉献精神的人。

记者:很多人对身处其中的仕途有诸多不满和迷惘,但牢骚归牢骚,倦怠还倦怠,大多数人根本没有勇气破釜沉舟,习惯于按部就班,局促于小圈交际,纠结于蝇头小利,心灵麻木而不自觉,您是如何看待的?

李向群:确实,公务员队伍中有相当一批迷茫的人,尤其是近段时间。仕途是否是唯一的选择?还有没有其他路可走?很多人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也有很多人来跟我探讨这些问题。我向来认为,当官跟从商都没有错,完全在于个人价值观的选择,做官与从商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找到了幸福感,你是不是开心的。我认为人生的最高境界是“自在”二字,看透了才能放下,放下了才能自在。当你过得不开心时,你可以换一种活法。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