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当市长、39岁副厅,他为何“裸辞”回归生活?
发布日期:2015-08-11来源:微信公号今日悦读作者:微信公号今日悦读录入:春雨
我从政的时候,没觉得自己多么了不起,所以辞职后,少了那份虚华,我满身心的轻松踏实,我终于可以完全按自己的意愿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终于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记者: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古往今来,有几人能真正做到视名利如浮云?凡夫俗子,人生几十年,欲求多多,要超尘脱俗谈何容易?您当时决定放弃这一切,肯定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吧?

李向群:也许因为官瘾不大,所以我并不看重这一切。我的困惑主要来自亲友,我担心亲人不理解,我怕辜负同事和部下的信任。提交辞呈那天,我哥哥本来在去长沙的路上,不知怎么知道我辞职了,急忙返回,到我办公室边哭边质问我:“为什么要辞职下海?不明不白的别人还以为你犯大错误了,你辞官会给家里造成多大的压力?别人又会怎么看我们?家里不图你什么,但我们需要尊严与颜面……”这是我第一次见他哭。

想想也是,我从政期间,帮很多人解决过困难,但却从未帮家里人做点什么,甚至直系亲戚中下岗职工我都没有安排过。在冷水江搞旧城改造,本该热情欢迎五湖四海的人来投资,我妹夫告诉我他们老板要来投资,被我厉声喝退……现在想来,我还觉得内疚,做得有点过分。

但是,我想父亲在天之灵应该会支持我这样做,我受父亲的影响很大,一生奉他为学习楷模。父亲是传统知识分子,当邵东县教育局局长多年,在任期间,邵东的升学率一直名列前茅。但他在五十多岁时辞了局长,回归为普通老师,站讲台乐此不疲。62岁时,老人家得了肺癌,生命最后两年还写了20多篇论文发表在省级以上刊物上,做学术可说是孜孜不倦。生命最后的两个月,他要求回老家,拒绝打针吃药,觉得“既然是不治之症,就没必要浪费国家的钱”。

那时我刚刚上任娄底团委副书记,也正好在湖南大学读研上课,考完试后回家看他,他神志清醒:“你才当副书记哪有时间陪我,你爷爷去世时,我也不在身边,你赶紧回去!”刚好团委有事,我就回团委了,但我至今都还记得离开时躺在病床上的父亲那不舍的眼神。当晚收到电报:“病危,速回!”然而当我回到老家时,他已经没有知觉了。如果我孝心再浓一点,我就不会在那个时刻离开他了,这是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

传道解惑,和年轻人在一起,是父亲所喜欢的;我辞官下海,像他一样不违本性,去做有意义的事,我想,我们的内心都是充实、幸福的。

记者:原来您辞官是有“根本”的。许多官员退休后有很大的失落感,曾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今门前冷落车马稀,很多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能适应。人生大起大落,尽管是自己的选择,但您真的没有失落感吗?

李向群:没有,确实没有。虽然当时辞官下海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但也能理解,社会丑陋现象太多,即使是动机纯正、行为高尚的事情,也会被曲解猜疑。辞官下海后,我一个人悄悄南下广东,没有走贵宾通道,在广州和员工一起在街边吃大排档……从那时起,我身上开始带零钱,自己开支,自己交过路费,自己数饭钱……我感到了久违的踏实。

在一个很小的叫“帮一帮”的公司当总经理,公司就是一间教室那么大,我这个总经理占一个“格子”,和50个员工一起工作。在这里,我干了整整四个月,工作、生活条件这么大的反差我都没有失落感,这几个月的南下创业经历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心理承受力,面对未来,我更有信心了。

我从政的时候,没觉得自己多么了不起,所以辞职后,少了那份虚华,我满身心的轻松踏实,我终于可以完全按自己的意愿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终于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记者:原来您进入湾田集团之前还有这么一段插曲。其实当时有很多人猜测,一定是鼎鼎大名的湾田集团早已向你伸出了橄榄枝,看中你炙手可热的官场背景,才许以优厚待遇的,您怎样看?

李向群:我并没有想好退路再辞职,但我坚信我不会失业。事实上,我辞职后,确实有很多公司不断向我发出热情邀请,但我最开始选择了南下,一来朋友在那边创业,想帮他一把,二来我想跳出湖南,让自己清静一段时间,以避开每天层出不穷的询问跟质疑。

我发现,在一个没人认识我的环境里,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面对一个陌生的群体,我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但在熟悉的环境里,总会面对异样的目光、惋惜、疑惑与不解。那段时间很美好,我能超脱地思考,沉淀今后的人生。

2008年10月,我从广东回来。此前我与湾田集团董事长刘祖长先生仅一面之交。当时的湾田煤业集团已经成为贵州民营煤业的老大,在贵州、云南等地都有着实力雄厚的产业基础。之所以选择湾田,一来因为湾田在湖南几乎没有任何投资,跟我的职业生涯也没任何利益瓜葛,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最新最美的图案;二是湾田的规模能够为自己提供一个足够大的平台;三是刘祖长先生大智大勇大德的个人品格。我与刘祖长先生喝了个茶,一个小时便定调筹办湖南湾田集团。

五年半过去了,目前,湖南湾田集团旗下拥有5家房地产开发公司、1家商业管理公司、3家物业管理公司、1家电商公司,在长沙、娄底、邵阳、湘潭等地启动地产项目投资,总投资近40亿元。2012年,湾田地产跻身湖南地产品牌15强,长沙的湾田?国际成为目前全省最大的专业市场集群。

官场与商场,有着截然不同的运作规则和文化,我之所以很快就融入了商场,大概因为我的朋友三教九流,其中有很多商人,因此自己一直跟商场有着紧密的联系,从政时我主管的工作也让我长期与企业打交道,加上自身兴趣与所学专业也是经济管理类,所以踏入商场并没有感觉不适应。官当得好与不好,评价体系是含糊的,而商场不一样,评价体系是清晰的,成败论英雄。

记者:您的自我成长能力,您的创新思维,您的积淀与气度……这一切都决定了您的格局不会小。您在湖南湾田集团成立五周年座谈会这样对员工说:“我希望,在湾田你所收获的不仅仅是一份工作与工资,而是一份生于此、长于此的梦想与事业。在此我仍然想分享一下一直以来激励我自己、我也一直用来激励大家的被我反复提起的一句话:做一个让人喜欢的人,做一个不可或缺的人,不仅仅追求让更多人接受自己喜欢自己,更要追求自身价值的无穷大,让自己成为社会、公司、妻子、丈夫、父母、子女心目中的不可或缺,让自己在面对他们时,能勇敢说出——我是你的英雄。”我可以将这段话理解为您的人生追求吗?

李向群:我始终认为,一个人成不成功,要看你影响了多少人,给了多少人以帮助,得到了多少人的尊敬和认同。人生在世,当官不重要,赚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生活得有尊严,内心感到充实和幸福。当繁华落尽,荣光不再,生命的脉络清晰呈现,要看自己是否守住了人的本分,是否为社会做了有价值的事。

芸芸众生总是把不重要的事当作重要的事,把重要的事情当成不重要的事。现实生活中很多人走入了一种误区。这个世上到底什么是值得追求的?其实很多人都没想清楚,只是在生命的圈子里踱来踱去,不知所往。在我看来,一个人只要解决了基本的生存条件,地位和金钱就不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享受生活赋予人心的幸福与快乐,以及赋予生命灵魂本身的丰满。

人不能没有欲望,欲望是社会发展的动力,但欲望太多绝对不是好事,我向来认为人的欲望指数跟幸福指数成反比,之所以活得很纠结,是因为欲望太多,我希望大家能够回到生活的本真。当然,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活法,人生绝没有统一的模式,路也没有好与不好,完全在于自身的感觉,少有人走的路往往遍布绝美的风景,符合内心的路才是最好的路。很多人不能按自己喜好来选择人生,那是因为他们被很多世俗的东西束缚,患得患失。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权,你选择了什么,就是什么,别找借口。唯有干干净净舍弃,才能完完全全拥有。

当然,也有人会说,活得好的人是命好,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上天只会厚待真诚付出的人,这就是所谓的善恶终有报。我认为人不管是从政还是从商,都应该走正道走大道,这样才能久远也才有尊严。

记者:那您认为您取得现在的成就的要素是什么?

李向群:我觉得是为人的真诚,我的真诚建立在“我相信”三个字上,我相信与人为善,相信善有善报,相信“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相信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自己好,更相信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美好。这是我骨子里的东西。

以心换心,真诚相待。

下海这么久,我从未被世界冷落过,很多的朋友都还在身边,走到哪里都有朋友相助,包括湾田项目所到之处,都得到了当地政府的信任与支持。可以说,我最值得骄傲的是朋友多,朋友多对于一个人太重要了,一个人可以有缺点,但必须真诚、真实,惯于戴面具的人是不会有真心朋友的。

当然,相信世界美好,相信人心本善,掏心掏肺,也难免被人利用,我也曾受过这样的伤害,确实有人利用过我的弱点,但这不足挂齿,也不用多做揣测,得到的总会比失去的多得多。正因此,更多人相信我,更多人给我机会给我帮助。我那时做开发区,一口气拿下那么多项目,也是基于相信,商家相信我能把事情做起来,相信我会对他们负责,相信我的真诚。

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最缺的就是“相信”二字,总是在防着人家,但想想,只要你提供正能量,也许就能激发别人的正能量,这个社会就和谐了。所以,即使整个社会都在放大丑陋,并对美好的东西视而不见,但我仍真诚地相信世界的美好,内心安然。

记者:您如何看待未来中国的国势?

李向群:改革开放的这三十多年,国家凝聚发展能量,各项经济指标都跻身世界前列,经济社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未来,随着政治、经济体制系统化改革的推进,以及一系列涵盖政府、军队、企业、教育、科技界的系统改革措施的出台,中国将保持强势发展,国家地位还将进一步提升,改革释放出的红利还会逐步显现。我相信只要改革到位了,定能激发国民的创造才能,加上中国人与生俱来的为追求幸福奋斗终生的民族根性以及光宗耀祖、出人头地的文化性格,相信再过十年左右,中国将成为第一经济强国,世界经济中心将从西方逐步转到东亚,我们也将分享到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赐予民族、国民的自豪感和幸福感。

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同时,我感到我们还有很深的忧患。这忧患来源于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们有三个方面的差距,即环境质量与环境保护意识的差距、政府运行效率的差距、国民文明素质的差距。环境质量改善不了,国民文明素质与政府效率提升不了,物质生活再发达,也不能成为受人尊敬的现代强国。

记者:你上次说到人生规划,你说你的人生分三段,官场,商场,那么你的第三段会与什么有关呢?

李向群:官场,占用我的生命周期太长了一点,在商场,我想不会呆得太久,也许某一天,我会去做一些更符合自己内心的事情,对社会更有价值的事情,比如,把产业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相结合……像古人那样回归简单、自然、纯明,回归生活的本真。

来源:《品悦》杂志,有删改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