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防风(1)
发布日期:2015-08-26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7、防风

  荆防散治四时外感

  闲着无事,爷孙俩有时会在一起猜谜。
  今天老爷爷说,小指月,考考你。
  小指月马上凝神静气,说,老爷爷,请赐招。

  老爷爷说,五月底,六月初,家人买纸糊窗户,丈夫出门三年整,寄来书信一字无。这里头有哪几味中药呢?
  小指月,拍拍脑袋说,五月底,六月初,那是半夏。
  家人买纸糊窗户,那是破故纸。
  丈夫出门三年整,那是当归。
  寄来书信一字无,那是白芷。

  爷爷笑笑说,错了一个。
  小指月一愣,不可能啊,这里面每个都恰到好处。
  爷爷笑着说,家人买纸糊窗户,那是为了干什么呢?
  小指月笑笑说,那是为了不让风吹进来,是为了防风啊。

  爷爷笑笑说,既然为了防风,那你怎么没想到呢?
  小指月笑笑说,看来又栽跟斗了,就是防风。
  爷爷笑笑说,防风,顾名思义,就善于防范邪风干扰肌表。
  这时竹篱茅舍门口外面响起了声音。

  看来爷爷想要继续讲下去的兴头又得终止了,小指月早就习惯了,每每讲到兴头处,总会有病人前来求诊,不过也好,没病人时长知识,有病人时长临床技能,爷爷常说半日读书半日临床,学医之乐莫过于此。
  这病人看上去有三十来岁,戴了一个头巾,一坐在诊台钱,大夫我头痛好几天了,一吹风就头痛得厉害,鼻涕忍不住得流。

  小指月便问,你流鼻涕是清白的,还是黄稠的?
  这病人说,很清稀,像水那样。
  小指月马上在小脑袋中跳出,《黄帝内经》曰,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
  闭塞头疼身疼怕风,明显有风寒束表存在。

  爷爷摸完脉后寻思了一下说,指月你说这该怎么办?
  小指月说,用麻黄汤发发汗吧?
  爷爷听后摇摇头说,现在夏暑,腠理疏松,不耐大汗,这脉浮中还带点弱,所犯风寒之邪并不太重,就用荆防散吧。

  小指月马上写上荆芥、防风两味药,原来这就是疏散在表轻微风邪的最佳拍档。
  爷爷常说,荆芥防风一配,就像窗户糊上一层纸,邪风就进不来了,别小看这两味药,轻微力道不大,就像纸片虽然薄,一手就捅破,但你糊在窗上,风就吹不进来。
  所以这两味药,就像在人体外面布上一重金钟罩。

  病人都觉得太快了,说,我这感冒都十来天了,就两味药那么一点,能治好吗?
  老爷爷笑笑说,船重了,反而走得慢,船小轻如一叶纸片,反而能飞速前行。治疗无形的风邪,要用轻舟已过万重山之法,用重了,反而不益于走表。
  你看外面的鸟雀,羽毛多么轻啊,它才能飞得起来,你给它羽毛浇了水,粘上重物,它就掉下来了。

  这病人听后,终于明白了,道,有道理,有道理!
  小指月在旁边偷偷地笑,每次临床都发现爷爷都有奇奇妙妙地说法,让病人豁然开朗,安心服药。
  如果病人一团不解,他都不能自信地服药,这肯定会影响到疗效。

  所以爷爷常跟小指月说,中医来自于民间,还要回归于民间,你要用老百姓能听得懂的语言来跟他普及中医知识,那他就能很快接受中医,认可中医,受益于中医,感悟于中医。
  果然,这荆防散一下去,当天喝完药,头巾就可以取掉了,身上微微出阵汗,鼻塞也通了,头痛也没了,身体怕风,酸痛之感也都消失了,真是诸症当先解表,表解一身轻啊!

  然后小指月就在小笔记本上记下爷爷这次讲的:
  如果四时感冒,畏风怕冷,汗出不畅,全身疼痛的,像这种外感表证,用麻黄、桂枝等辛温发散重剂,又嫌它力量太猛,用银花、连翘这些辛凉发散轻剂,又嫌它偏寒。
  用荆芥、防风这荆防散,这辛温发散发表轻剂里头的最佳搭档,平和而有效,荆芥发汗散寒之力较强,防风祛风之力更甚。两者一配合,汗孔开,风邪寒气迅速出离体表,周身轻松,上下通调,病痛自愈。 

  七分饱与玉屏风散

  防风能够防止外面的风邪内入,也可以通过巧妙搭配,可以防止里面的津液外泄,真是一物而二用,双向调节啊!
  小指月就琢磨不透,这个能够祛风发汗的药,是如何治疗津液外泄的自汗呢?

  有个自汗半边多的小娃子在他母亲的带领下,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
  这小娃子让人看一眼就很难忘,原来他偏色晄白,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虚胖。
  爷爷还没搭脉,便问,这娃子是不是晚上容易踢被子?

  那母亲惊讶地点点头说,是啊!
  爷爷又问,这娃子平时是不是很容易感冒,着凉?而且不爱吃东西?
  那母亲更是惊讶地道,是啊,是啊,老先生您怎么知道?
  小指月也望向爷爷,爷爷断病向来都有依据,为什么临证还没搭脉,就能断出这娃子身体的一些不足?

  爷爷知道小指月的疑惑,便跟他说,这很简单,我们中医诊断,不是搭了脉才开始,在病人踏进门来的那一瞬间就开始看病了,他的神态动作,言行举止都可以反映他的脏腑盈虚,经络通滞,气血状态。

  小指月这才知道,原来爷爷自从病人一进门的时候,甚至连敲门那一刻起,都已经开始看病了。
  比如敲门特别重的,气有余便是火,比如敲门很轻的,气不足便为寒,容易胆怯,比如走路拖泥带水的,往往气虚湿陷,讲话没精打采的,大都中气不足……

  这时爷爷说,小孩子脾常不足,脾主四肢,主肌肉,虚胖的娃子脾虚,脾虚的娃子四时容易伤风感冒,小指月想到《黄帝内经》上说,四季脾旺不受邪。
  这时他对爷爷的诊断,马上就融汇贯通,化为己有,心中一乐,便想我以后也学会这一招了,且看爷爷如何用药。

  这娃子的母亲说,我这娃子很容易感冒,而且白天你看这汗水都收不住,拼命往外出。
  老先生说,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这孩子还是脾胃虚,腠理不密,小指月你说说,为什么脾虚的娃子腠理就像千疮百孔一样,容易招风呢?

  小指月笑笑说,我这几天重新复习《难经》想通了,《难经》上说,损其脾者,饮食不为肌肤。
  这是说当小孩子脾胃受伤后,吃饭的营养,就不能充分地化为气血,肌肤腠理,得不到气血的供养,就会漏洞百出,邪风容易进来,津液也固密不住,容易往外跑。

  老爷爷听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那用什么药呢?
  小指月马上在纸上写,防风、黄芪、白术,这三味药组成的玉屏风散。
  这母亲看了后,皱了一下眉,说,大夫,这药我娃子以前也吃过。

  看来久病成良医,你不解除她心中疑惑,她就不想再用这药了。
  老爷爷笑着说,方药容易开,病人疑团难解。
  于是难解归难解,还得解释清楚。

  爷爷便说,你孩子以前吃玉屏风散,有没有用姜汁来调服呢?
  做母亲的摇了摇头。
  老爷爷然后说,玉屏风散要发挥最好的作用,妙在以姜为引,这个方子是金元四大家的朱丹溪所创,黄芪可以补气固表,强大卫气,小指月你说说,卫气起什么作用呢?

  小指月便背起《黄帝内经》关于卫气的条文:
  卫气者,所以温分肉,充皮肤,肥腠理、司开阖者也。
  卫气充,则分肉解利,皮肤调柔,腠理致密矣!

  老爷爷点点头说,卫气是我们人体皮肤的屏障,就像国家的长城,具有防卫功能,可以保护身体,不受外邪侵袭,它在人体外面布上一重金钟罩。
  黄芪就是专补卫气,能把千疮百孔的金钟罩,修复得密不透风,邪风攻不进来。

  人体这层金钟罩之气一破,人体就容易反复感冒,被邪风干扰。
  所以这娃子长期喂养过度,导致中焦脾脉缓弱,因为营卫之气都出于中焦,小孩子脾胃一伤,肌表卫气马上不足,容易气虚感冒。

  你这娃子以后只能喂养到七分饱,那么这个病不用药,也会慢慢好。
  做母亲的说,我以前都是把最好吃的给娃子,有几次都吃到吐了,都希望他快点长高。
  老爷爷笑笑说,肥料过多伤庄稼根苗,饮食过度把娃子肠胃伤了。

  你别小看反复感冒跟自汗不止,这都跟娃子平时脾胃的保养分不开啊!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老爷爷接着又说,小孩子的保养都应该遵循七分饱胜调脾剂这句话。

  若要小儿安,三分饥与寒。
  饮食自倍,肠胃乃伤。

  肠胃一伤,邪风很快就进到身体里来。
  所以小孩百病,应该以守住肠胃为治疗捷径。
  然后老先生又交代她如何用生姜水来送服玉屏风散,再配合饮食七分饱,一个月后,娃子不再虚胖了,自汗也消失,自从吃了玉屏风散后,经常感冒的现象,都没有了。

  小指月高兴地在小笔记本上写道:
  玉屏风散乃为固表止汗之良方。
  玉屏风散有防风、黄芪,就像在肌表布一重金钟罩之气,再配上白术能补脾虚,治疗小孩子脾常不足,外感风寒,气虚自汗。

  用姜汁来送服,目的是通过生姜来加强发汗,把寒气往外排,然后通过玉屏风散再把千疮百孔的金钟罩卫气修复起来。可以说是先把风寒赶出去,再把长城修筑起来。
  同时医嘱也很重要,没有七分饱的喂养观念,吃再多药也白搭。
  这就是为何很多人用玉屏风散,效果不调理想,爷爷用往往能够用出理想效果的道理。 

  中气下陷泄不止

  有个农夫平时喜欢吃生冷瓜果,这个夏季天天都吃。
  终于有一天,吃完后腹泻十余次,真是好汉敌不过三泡屎,十余次的腹泻,让他肛门都脱垂下来,整个人一下子蔫了,卧倒在床,连坐起来都觉得没有力气,往日那强壮大汗的形象不见了,真是病来如山倒啊!

  家里到处请医生,又是通因通用,用苦寒泻下法,又是收敛止泻,用炭类收涩药。
  搞了十多天,越搞身体越没劲。
  现在喝点粥水都拉肚子。

  于是他们不得不到竹篱茅舍把爷孙俩请下来,总不能够把病人担到山上去吧。
  小指月用力地沉取脉象,摇摇头说,爷爷这脉怎么这么难摸?
  爷爷笑着说,像泄气的皮球,都补不起来了,这球还能弹吗,当然弹不了了。

  家人听了大惊失色,以为无药可救,着急地说,老郎中,你就出出主意吧,这整个家还要靠娃子他爹支撑着呢?这梁柱可不能倒啊!
  老爷爷点了点头说,是不能倒,他长期饮食生冷瓜果,生冷伤脾阳,脾主湿,脾阳一伤,清气不升,湿陷下焦,所以肠胃湿泻不止,应该升阳除湿。

  小指月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黄帝内经》说,清气在下,则生飧泻。湿盛则濡泄,应该把清气给升起来,把下陷的脉势提起来。
  老爷爷又问,那用什么汤方最能够直接把下陷脉势提起来呢?

  小指月笑笑说,中气不足,脏腑下垂,清气不升,用补中益气汤。
  老爷爷点了点头说,还要加进一味防风,这样清阳能出上窍,清浊不相干扰,中气得补,泄泻可除。

  一剂下去,泄泻止,胃口开,三剂下去,就能下地活动,又可以干起活来了。
  小指月便在竹篱茅舍问爷爷说,为什么前面那么多张处方都治不好他的病呢?
  老爷爷笑笑说,不是病难治,而是药难以对证。

  不是药难以对证,而是书读得少。
  有病不能治,皆因少读书。

  吴鞠通取补中益气汤加防风,升清阳以止泻。
  孙一奎治泻取苍术防风汤,亦以防风能升脾阳而止泻。
  小指月听后恍然大悟说,原来爷爷不是随意加进防风的,早就胸有成竹,补气把下陷脉势往上提,再用防风升清阳,使清浊分,泄注止。

  然后小指月就在小笔记本上写道:
  脉势下陷泄不止,升阳除湿效果良。
  补中益气加防风,古籍里头有妙方。

上一篇:6、荆芥(2)
下一篇:7、防风(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