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防风(2)
发布日期:2015-08-26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防风配枳壳治中风肠痹

  爷孙俩又背着小药蒌采药去了,路上碰到一个农夫。
  农夫隔远就喊道,老先生,请慢走!
  爷孙俩停了下来,只见那农夫一路小跑过来,气喘吁吁。
  小指月便说道,大叔,别着急有话好说。

  那农夫深呼吸了几口,才说,老先生,我家老人半个月前中风,卧病在床,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大便,胃口也不开,那些医生说,这屎屙不下来,堵都会堵死,所以给老人家吃了好多润肠丸,大肠都没有动静,会不会里面肠子也中风瘫痪了呢?
  老爷爷二话不说,用竹杖指着前方,示意这农夫在前面带路,去瞧瞧。

  在昏暗的小卧室里,一个老人家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子,卧躺在那里,不断地呻吟着。
  满堂的亲人没有一个感受不到那种痛苦,也跟着叹起气来,大家都想着这应该救不过来了,请了那么多医生,不如准备后事吧。

  小指月早就见惯了这种场景,他想起《大医精诚》上说的:
  夫一人向隅,满堂不乐。
  如果一人卧病在床,脸朝着墙角,痛苦呻吟,整个家都没有欢笑了,都吃不下饭。
  所以说疾病不单是病人自己在受,整个家庭都在受,如果医生能把病疾治好,治的不单是病人,更是整个家庭啊!

  小指月把完脉后,疑惑地说,奇怪,这中风后,怎么脉象还这么有劲,好像有股气想冲出来,又冲不出来?
  爷爷先问了一下,这几天大小便怎么样?

  家里人说,小便只能排一点点,都没吃什么东西,当然排不出了。大便嘛,自从中风后,都没有拉过屎。
  爷爷便说,指月,急则治其标,现在什么最急呢?

  小指月寻思了一下说,《黄帝内经》曰,小大不利,当治其标。没有什么比大小便不通更急的了。
  这家人接着又说,为什么吃了这么多润肠的药,大便还没下来呢?
  小指月把药单拿过来看,都是火麻仁、当归、白芍、杏仁、郁李仁、松子仁等滋阴养血润肠的。

  老爷爷寻思了一下说,这脉气郁闭,先要调他气机,清浊不分,阻在那里,连屁都放不出一个来,连食物都运化不了,这些滋润之药,也难以取效啊!
  于是老爷子一反常规,开了防风、枳壳、甘草三味药。
  叫病人家人立马去抓药来打粉,用米饮每次送服两钱。

  这家人下午就把药弄好,一吃完,肚子显示转气,咕噜咕噜响,然后放臭屁,卧床的老爷子,还没来得及说要拉屎,那大便就像箭一样冲了出来,拉得满裤满床都是。
  真奇怪,这一泡屎拉下来后,胃口也开,晚上喝了稀粥一碗,就沉沉地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居然可以讲话,没有再呻吟痛苦了,神志也清醒了,就是还不能下床走路。

  再调了几天后,居然可以拄着拐杖走几步了。
  家里人本来都准备后事的,这老爷子命不该绝,在死亡的边缘里头捡回来一条命,又活了好几年。
  小指月很奇怪地问,爷爷为什么没有用一味泻下的药,也没有用润肠的药,把他大便疏理通畅了呢?

  大凡治病,先调其气,次疗诸疾。
  这是《此事难知》里头的重要观点,你不要只看到他中风便秘,要看到他脉气郁闭,上下不得,清浊不分。

  所以这时用防风升清阳,枳壳降浊阴,甘草为和中之国老。
  这样清浊分,升降恢复正常,气机能转起来,马上就打屁排便了。
  然后爷爷又把《简便单方》拿了出来给小指月看。

  小指月一敲,马上拍拍大脑,笑笑说,有病不能治,皆因少读书。爷爷治病都是书中来的道理啊!
  只见那《简便单方》上记载:

  消风顺气,治老人大肠涩秘,用防风、枳壳各一两,炒过,再配合甘草半两,打成粉末,用白汤每次调服两钱。
  小指月又读了好几部古籍,发现防风配枳实(壳)能通便,这可是一组黄金搭档。升降脾胃气机非常好的妙对。

  于是他在小笔记本上写下:
  《太平圣惠方》搜风顺气丸用防风升脾之清气,配枳壳、大黄以宽肠顺气,治中风而引起的风秘、气秘,使清阳升而浊阴降。

  同病异治——病同机不同

  有两个带下的妇人,都是苦不堪言。
  爷爷给一个用上单味防风丸,另一个则用上单味黄芩丸。
  结果两个都治好了。

  小指月就不解地问,为何同样是带下不止,还伴随漏下,用药差别这么大?
  爷爷跟他说,两个人的脉势你摸了没有啊?
  小指月慢慢回想起来说,一个脉势亢盛,跳得比较快,一个脉势缓弱,力量不够。

  爷爷这时笑着说,问题就出现在这里,那个脉势亢盛跳得快的,带下黄稠,血色偏赤,而另一个脉势缓弱,力量不够的,带下清冷,血色清稀。
  你看她们两个同样是带下崩漏病,是不是完全不同啊?

  小指月点点头说,难道这就是爷爷常说的同病异治?
  老爷爷又点点头说,黄芩泄肺火,所以六脉亢盛,崩中漏下黄赤,肺火一收,降本流末,其病自愈。

  防风能升提气机,所以脉象濡缓偏弱,乃脾虚湿陷,清阳不升,所以湿漏下焦,故带下清冷稀白,这时以风药升阳,唯风可以胜湿,阳可以制阴。
  这样地气上而为云,那地下自然干爽了。

  小指月听后豁然开朗,如醍醐灌顶,就一味药,完全相反,却治好一样的病,原来它们病机是相反的。
  随后爷爷把《本经逢原》翻给小指月看,小指月把小笔记本记下:

  治妇人风如胞门,崩中不止,漏下潮湿,独圣散用一味防风,风能令水干,面糊酒调为丸服。然唯血色清稀,而脉浮弦者为宜。
  如血色浓赤,脉来数者,此上焦有热,用一味黄芩丸主之,不可混也。 

  风药润剂与咳门第一神方

  众风药皆偏于辛散,唯独防风多了份甘润。
  故防风乃风药中润剂。

  小指月对风药中润剂不是很理解,便问爷爷。
  爷爷笑笑说,你去嚼一嚼就知道了。
  小指月马上从药柜里拿下防风,还有其他的风药,比如羌活、柴胡,发现防风嚼在嘴里有股甘甜味,果然有滋润的感觉,而柴胡、羌活类的风药,嚼起来却干瘪瘪的。

  我明白了,这一尝就知道。带有滋润的风药,这就是防风啊!
  难怪古籍上说,一般风药容易伤津,所以不可过用,而防风为风药之润剂,没有那么干燥,却不用担心伤津之弊。

  小指月又问,为何爷爷喜欢用防风呢?
  爷爷说,你看刮一场风,没有点些牛毛细雨来,那就是纯粹地刚风,如果是代谢牛毛细雨来,这就是柔软的风,柔软的风,连风带雨,滋润大地,可以苏醒五脏六腑,制造一股生发之气,就像春风又绿江南岸一样。

  小指月马上会意说,难怪爷爷那么喜欢用防风,非独用防风祛风也,更用防风来给身体,制造一股生发之气,使身体有生生之机。
  爷爷点点头,他对小指月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反应,甚是满意,确实这防风非同小可,它在很多名方里头,看似没什么特殊的位置,但往往少不了它。

  就像春风春雨,看似容易为人们忽视,如果没有春风春雨,那柳条何以能绿,燕子何以归来,青蛙何以跳出。
  小指月拿着荆防败毒散,问爷爷说,爷爷,你说这荆防败毒散是咳门第一神方,很多别人治不好的咳嗽,你都用这个治好了,这是什么道理?

  老先生笑笑说,荆防败毒散,原本是益气解表的方子,喻嘉言用它来治疗外邪陷里而成痢疾,通过疏散表邪,畅通里滞,令清阳出上窍,泻痢自止,他称这种治法为逆流挽舟,对于各种大便不成形,湿浊下注引起的泻痢,我们用之效如桴鼓。
  但我们更用它来治疗肺气不宣引起的咳嗽。

  小指月把荆防败毒散一背,便跟爷爷说,这里面都是一派风药为主,不是像紫苑、百部、冬花之类止咳的药,如何能成为咳门第一神方呢?
  爷爷喜欢指月善于刨根问底的精神,因为学问学问,你想学好就得善于层层往深处问。
  然后爷爷便引用《黄帝内经》说,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

  小指月还有些不明白,爷爷笑笑说,真传一句话,说到这点子上来了,还想不明白吗?
  你到外面去观观天吧!
  小指月求知欲很旺盛,他不知道为何爷爷总是说到关键的时候,就叫自己去琢磨,不直接把答案公布出来,有时琢磨个好几天,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

  今天小指月只好撅着小嘴,到外面上观天了。
  一走到竹篱茅舍外面,他看到天气正好有些阴沉,有点烦闷,好像要小雨一样。
  然后往天空一瞧,云层挺厚的,还有点乌云。

  他边想边琢磨,什么叫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呢?
  爷爷这句话里头肯定有玄机,讲到风,又讲到云,又讲到苍天,是什么道理?
  小指月边踱步,边沉思,这时一阵微风吹过来,心中一派舒畅,小指月再抬头往天空一看,发现天上的乌云渐渐被风吹散,原本有些昏暗,想下雨的,突然拨开乌云,而见晴天。

  小指月接着又想,为什么会晴空万里呢?原来乌云被拨走了。
  那是谁拨走了乌云呢?是风!没错是风!
  指月一拍大脑,高兴地跳起来。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他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这一想通,比爷爷给他多少糖果都来得高兴。

  爷爷在竹篱茅舍里头呷着他的清茶,隔老远都听到小指月欢快的叫声,便微微一笑,他知道小指月已经想通了。
  他知道蛹已经咬破茧的包裹,钻出来,能够自由地飞翔了。

  爷爷一直都在教指月一种思维,老人家认为,掌握一种感悟天地之道的思维,远远比你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更重要。
  所以他欣慰地舒了一口气,深邃的眼神好像透过屋外,望向了小指月,望向了远远的蓝天白云。

  小指月在他小笔记本上赶紧记下了这次的感悟之旅:
  荆防败毒散乃咳门第一神方。
  里面纯粹用一派风药,通宣理肺,治疗的咳嗽是属于肺气郁闭的。
  肺气郁闭就像乌云遮天,肺主天气,这时风药进来就像清风荐爽,把乌云吹开,重见蓝天,恢复肺气通宣不为浊阴所郁闭的生理特性。
  所以大气一转,病邪乃散,肺气一畅,咳嗽乃去。

 @无以为祭不祭 263楼 2014-06-06 13:41:00
  指月樓主,我有一事請教,我兒子每年身上都要出毒氣,從生下來開始,其後七八年不僅頭上起毒氣,醫生說是溢脂性皮炎,俗稱辣子,但是也沒大碍,醫院開的藥也能給治沒,但不能斷根,這兩三年,頭上倒是少多了,但身上漸多了,總的來說,一年要發兩次,這不這兩天又有了,我用野菊花根,枸杞樹根燒水洗澡,也能漸漸好,我就想不明白,他是身體里那個臟腑不排毒嗎?你給說說發病原理唄,先謝謝
  -----------------------------
  什么叫毒气?什么叫脂溢性皮炎?为什么叫辣子?
  这些看似复杂的疾病,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脏毒往皮肤肌表出,往外越。
  所以两个问题要理顺。
  一个是为什么有脏毒,另一个是脏毒应该往哪里去。
  小孩子后天的脏毒主要来源于食物跟空气,也就是消化系统跟呼吸系统负担过重。
  当消化不良时,或饮食过饱,这些营养非但不能被身体彻底炼化吸收,反而会变成湿毒而泛溢肌表。
  这叫浊阴不降。
  脏毒应该往哪去,中医认为脏邪应该还腑,交给六腑胱肠来排出体外,才是正道。
  就像你加洗手盆有一天发现怎么洗锅水倒下去都往外溢,你再仔细检查,发现大量菜叶渣滓在下面堵住了,一旦把这些菜叶渣滓清开,所有外溢的浊毒,洗锅水纷纷都从中间那条管子收下去,然后从下面撤出体外。
  所以脏毒重,往外溢的娃子,要少荤多素,而且要七分饱。
  这才是保护肠胃通降功能的正道。

上一篇:7、防风(1)
下一篇:8、羌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