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白芷(2)
发布日期:2015-08-31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蛇药丸与白芷

  春夏之交,药草茂盛,山中无闲草,到处都是药,爷孙俩经常背着药篓子,穿着草鞋,戴上斗笠,拄着竹杖,全副武装进入深山。
  小指月除了跟爷爷临床,听爷爷讲故事外,最喜欢的莫过于深入山间采药,但爷爷每次都没有把小指月带到最深的山林中去。
  小指月经常心痒痒的,因为很多奇花异草,必在深山幽谷之中,人比较少能够走到的。
  为何这样说呢?
  小指月早就背过《古文观止》,世之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草药亦复如是!

  小指月每次请求爷爷再走远点,再走深入一点去,爷爷总是笑笑说,深山老林猛虎多,你小娃子不怕吗?

  小指月听后,想起大老虎不禁心有余悸,他曾经在动物园里头见过老虎,看那庞然大物,想到山里头也有,于是只好不太情愿地听从爷爷的话。
  爷爷跟他说,等你长大了,把武艺练好,每天可不要偷懒不站桩哦。

  功夫脚力练好,我们再一起深入大山采药。
  这时小指月才露出了笑脸,毕竟将来有机会到深山老林去探秘。
  今天小指月跟随在爷爷后面,进入山谷里头采药。

  才走到一半路程,突然听到一声声的救命。
  爷孙俩听到声音后,就立马加快步伐,往声音传出的地方小跑过去。

  小指月在后面使劲地追,他发现怎么爷爷跑起来那么轻快,自己气喘吁吁,都没有听到爷爷在前面喘气,更奇怪的是爷爷平时都显得有些老态龙钟,从不走快,还叫我要走慢一点,我以为爷爷走不快,怎么现在我想追都追不上。

  等小指月追上爷爷时,发现爷爷正在看一个倒地的伤者,这伤者满面黑气,手臂粗肿,只听得旁边惊慌失措的妇人,带着哀求地哭声说,快救救我的男人,快救救我的男人……

  老爷爷边按脉边问,怎么回事?
  这妇人大汗淋漓,又焦急,有点表达不利说,被一条黑蛇咬了……
  不用多说,一句话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后面小指月气喘吁吁地把药篓子拿下来,老先生说,小指月,蛇药丸取下来。
  爷爷吩咐小指月就地取点山沟水,然后把药丸融化,并灌进这农夫嘴中。
  爷爷说,胸口还有热,脉搏清晰,应该还能救回来。

  药灌完后,只听得这农夫呛咳了几下,肚腹中咕噜咕噜作响,然后又大呕了一番。
  那妇人一看到这情况,更是大惊失色,以为没救了,又要哭起来。
  老爷爷示意她安静地等待,不多时,这农夫居然眼睛睁开,神志慢慢清醒,而且肿胀的手臂原本暗黑色的,居然有些转红,等一会儿可以自己坐起来了。

  这妇人看了后悲喜交加,不知怎么感谢才是。
  老先生便说,以后耕田种地要小心,这片天地比较多蛇,耕种时要先用竹杖打草,蛇才会溜走,不要鲁莽地下地,草比较浓密的地方要割开来。

  然后小指月又把剩下的药丸送给这对夫妇,让他们回去再服一次,可以把余毒给清掉。
  回来竹篱茅舍后,小指月一路上都在寻思,老爷爷问,指月你想什么呢?
  小指月说,我今天终于看到这白芷蛇药丸的厉害了,以前以为白芷治头痛美容最厉害,想不到这白芷解蛇毒救人命才是真正厉害的。

  爷爷笑了笑说,你去把《名医类案》翻下来看看,就知道这白芷不是凡药。
  临川有人以弄蛇货药为业,一日为蝮所啮,即时殒绝。
  一臂忽大如股,少顷,遍身皮胀作黑黄色,遂死。

  有道人方旁观,言曰:此人死矣,我有一药能疗,但恐毒气益深,或不可治,诸召能相与证明,方敢为出力。
  众咸竦踊观之,乃求钱二十文以往,才食顷,奔而至,命新汲水,解裹中调一升,以杖抉伤者口灌之。

  药尽,觉腑中搰搰然,黄水自其口出,臭秽逆人,四肢应手消缩,良久复如故,其人已能起,与未伤时无异。遍拜见者,且郑重谢道人。
  道人曰:此药甚易办,吾不惜传诸人,乃香白芷一物也。

  法当以麦冬汤调服,适事急不暇,姑以水代之。吾今活一人,可行矣,拂袖而去。
  郭邵州得其方,尝有鄱阳一卒,夜直更台,为蛇齿腹,明旦赤肿欲裂,以此饮之,即愈。
  ……

  小指月又在寻思,为何白芷可以解除这毒蛇的咬伤,为何爷爷说,很多蛇药片里头都少不了白芷?
  爷爷从来不把答案全都告诉小指月,要他自己去参,所以爷爷只留了一句话,解毒离不开阳明。

  小指月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一点眉目,不知道对与否,便在小笔记上记道:
  阳明经乃全身藏污纳垢最大的系统,五脏六腑浊毒都要通过阳明胃肠来排降,阳明胃肠通降,则百毒皆降。白芷善入阳明胃肠经,禀阳明经之盛气,既能够化污浊为洁净,也可以帮助胃肠排浊。

  所以凡阴浊之邪,清袭肌肉血脉者,都可以赖阳明胃肠来受纳排泄,就像垃圾埋在土壤里,随后都会被土壤消化掉,而白芷就可以加强胃肠土壤的功能。
  白芷跟其他药物不同之处,它还能消肿排脓止痛,这正是一般入阳明胃肠经之药所难以企及的。而蛇咬伤,无非就是脓毒肿痛,危及生命。

  随后小指月又抄录了几个白芷的验方:
  《卫生易简方》曰,治肿毒热痛,醋调白芷末敷之。
  《冰湖集简方》曰,治刀剑伤疮,白芷嚼烂涂之。
  《经验方》曰,治痈疽赤肿,白芷、大黄等分,打粉米饮送服。

  小指月笑笑说,这些道理我全明白了,连蛇毒肿疮,都可以用白芷,何况这些普通的痈疮呢?
  难怪爷爷说,懂得治疗蛇毒的人,就善于治疗一切无名肿毒,痈疽疮疡,原来这里头都是相通的。都用到这白芷善于助阳明胃肠主肌肉,助肌肉推陈出新,助身体去消肿排脓,可以把蛇伤脓毒看成疮疡来治,也可以把疮疡看成蛇脓毒来医。

  小指月一理通兼百理融,他为自己能够相通这个道理而暗喜,因为他自己终于弄明白,为何爷爷治疗最顽固的皮肤病溃烂一用上蛇药丸就能见效的道理。

  消肿止痛的对照试验

  当想通这个排脓止痛的道理后,小指月马上心头痒痒的,想要临证试效,基本上每次山中采药回来,或手或脚都会被各类藤木的刺给刮伤,一般出血结疤后,没有十天半个月都难以彻底长好,这次也是一样,从采药回来小指月两条小脚上都被藤刺刮出血了,虽然不是很重,但随后也有点小小肿痛。

  一般像这种小小外伤,爷爷根本不会理会,因为药架上大把金疮药,随便敷上点,过几天也会好。
  这次小指月一乐,我就来个临床对照实验,一条腿的伤口处比较厉害的就用醋调上白芷的粉末敷在患处,每天换一两次药。

  另一边肿痛得不太厉害的,却不用这药,结果三天后,肿痛得厉害的那一边好得快,肿消痛止,局部的疤痕都淡化,很难看得见,再敷几天,居然不明显了,而另外一边没上药的,还有点肿痛,而且疤痕明显,这时洗干净来再上药,也有效果。

  于是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上记录,入山采药,左腿被藤刺伤到后,局部红肿疼痛明显,将白芷研成细粉,以醋调敷患处,每日换药两次,三天后肿消痛止,连疤痕都不留,足以证明白芷能消肿止痛,长肌肤退疤色。

  乳头皲裂的外用方

  初尝白芷,外用的神奇后,小指月心中更是猎喜,好像挖到了中药世界里的一座宝藏一样。
  这部想啥来啥,研究什么药,就碰上什么样的病人。

  一个乳母,乳头皲裂,肿痛难忍,给小孩继续吃奶不行,不给小孩吃也不行,这可怎么办,赶紧找老先生来了。
  老先生问,小指月你可有何招?

  小指月笑笑说,我想白芷应该是一个妙招。
  老爷爷笑笑说,怎么说呢?

  我自己试验过白芷,能够消肿排脓,促进伤口的愈合。古籍上又说白芷能够治刀剑金疮蛇伤痈疽,局部肿痛。
  这正好对应上来。

  老爷爷笑笑说,好就照你说的去办吧!
  小指月就用单方白芷,一半叫乳母煎汤外服,把这汤渣再配点白芷粉,搞点乳汁,调敷患处,想不到用两次后,就不痛了。

  三天后皮肤皲裂收口,小娃子又可以吸奶了。
  这次小指月更是乐呵呵,说,我终于懂得用白芷了,内服可以祛风燥湿止带,而外用同样有这作用,真是内服之药,即是外用之药,原理都是一样的啊!

  然后小指月再次在小笔记本上记下,《本草汇言》曰:
  白芷,上行头目,下抵肠胃,中达肢体,遍通肌肤以至毛窍,而利泄邪气。

  如头风头痛,目眩目昏;
  如四肢麻痛,脚弱痿痹;
  如疮溃糜烂,排脓长肉;
  如两目作障,痛痒赤涩;
  如女人血闭,阴肿漏带;
  如小儿痘疮,行浆作痒;
  白芷皆能治之。
  第性味辛散,如头痛、麻痹、眼目、漏带、痈疡诸症,不因于风湿寒邪,而因于阴虚气弱及阴虚火炽者,俱禁用之。

上一篇:9、白芷(1)
下一篇:10、细辛(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