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临终来见我
发布日期:2015-09-07来源:九华山圆通寺新浪博客录入:春雨
到了男友家,立刻就被那种悲戚的氛围感染了,昏昏沉沉地来到遗相前,虔诚地点燃了三支香。可就在抬头的那一瞬那,我浑身的血液凝固了,这遗像上的老人,不正是昨天夜里到花店里来的老太太吗?惊诧无比地退回到男友身边,颤声问他:“阿姨,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2004年,我在表姐的花店里帮忙打理业务。12月20日,一个异常寒冷的夜晚,街上行人稀少,花店更是门庭冷落,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9点,离打烊还有一小时。我蜷缩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突然,挂在门檐上的风铃响了,店里走进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太太,我赶紧打起精神,微笑着迎了上去。  

老太太一进了店门就直勾勾地盯着我,灰白暗淡的眼神难掩一脸的病容,我心里暗自纳闷,这么冷的夜,这位病怏怏的老人怎么会到花店来?但进门就是客,我没有多想,伸出手搀扶住了她。老太太的手很粗糙,也许刚刚经受了寒风的摧残,那只树皮一样的手冰冷僵硬,忙将手中的暖手器递到了老太太的手里,老太太感激地对我点了点头,我将她扶到沙发上,给她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开水,老太太喝了两口后,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生气。  

她转过头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不自在地问:“阿姨这么晚到这里来是要买花吗?”老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姑娘你怎么称呼啊?”我说:“叫我陈香吧。”老太太一听,苍白的脸上立刻绽开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她捂着手中的暖手袋笑呵呵地说:“儿子答应我明天把女朋友带回来让我见见,我寻思着家里要有点鲜花才有生气,忍不住就过来看看,只是不知道,我应该买什么花好呢?”我情不自禁地笑了,真是位风风火火的老太太,媳妇明天才上门呢,她就那么急不可待地做准备了,真是盼媳心切啊。我说:“买百合花吧,蕴意好,典雅大方,最迎合新媳妇初入门的温馨氛围了。”老人认可地点着头,眼神却在我身上不停地睃巡着。  

真奇怪啊,她为什么老看我呢?我在老人判研的眼神下如坐针毡,似乎过了许久,她才又开口:“嗯,百合好啊!现在太晚了,明天早上我再来取吧,谢谢你。”我微笑着递过店里的名片:“您如果需要鲜花打个电话过来,我们会送上门的,这么冷的天,阿姨尽量少出门吧,要保重身体啊。”老人眉开眼笑地拉着我的手说:“真是个懂事的闺女,真讨人喜欢啊。”我红着脸将她送出了门外,看着她蹒跚的身影在视线里越来越模糊,心头忽然涌起一丝怪异无比的感觉。  

不记得是怎么关的店门,也不记得什么时候睡着了,第二天天没亮我就被电话声吵醒了。电话是男友打来的,他哽咽地告诉我,他的母亲,我未来的婆婆,在昨天夜里过世了。我的心被重重揪了一把,眼泪“哗”地就落了下来。我没见过这位老人,但对她却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敬畏,因为她是他的母亲啊。本打算到了春节就正式拜访她,可她却如此突然地离开人世。我悲伤地想,她生前自己没能尽一份孝心,那就去为她送行吧。没再犹豫,我踏上了前往男友家乡的火车。  

到了男友家,立刻就被那种悲戚的氛围感染了,昏昏沉沉地来到遗相前,虔诚地点燃了三支香。可就在抬头的那一瞬那,我浑身的血液凝固了,这遗像上的老人,不正是昨天夜里到花店里来的老太太吗?惊诧无比地退回到男友身边,颤声问他:“阿姨,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昨天夜里10点。”男友悲伤地回答。我咬住唇,抑制着心中的不安,小心翼翼地问:“那昨晚9点,阿姨在哪里?”男友有些不满地看了我一眼,我知道自己不该问这种白痴问题,但心头越来越强烈的疑惑,让我急切想通过他的回答来否认某种猜测,男友说:“妈妈下午6点心脏病突发,后来一直在医院里,10点的时候就过世了。”我砰砰乱跳的心这才平静下来,我的想法太离谱了,这里距离花店有300多公里,老人垂危的时候怎么可能出现在花店里,也许,那是一位长得有些相似的老人罢了。  

可男友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我如坠冰窖浑身发冷。他说:“妈妈弥留之际一直挂念我的终身大事,我告诉了她你的存在,并答应她第二天就叫你过来,没想到,她竟熬不过那一夜。她临终时就一直念叨你的名字,闭眼前还说了一番胡话,说什么‘见过陈香了,是个懂事的闺女,为我暖手,还给我倒水,这样我就放心了’,唉,妈妈一定是太想见你了,以至于产生了幻觉,我真是对不起她,为什么不早些带你回来见她啊……”  

男友在一旁不停地懊悔自责着,可我却一句也听不清了,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仿佛陷入了一个迷惑重重的怪圈里,恐惧疑惑惘然轮番吞噬着我,男友母亲述说的那个情形,不正是昨夜我与那位老人的真实写照吗?可那位老人是她吗?那个时候,她应该在病床上啊,但昨夜的那一幕却那么清晰在脑海里浮现,难道,我与老人产生了同样的幻觉?  

我总觉得那不是幻觉,但又无从解释那一夜的相遇。过后我跟男友提起,他认为我是因为内疚产生的臆想。我说不是的,我真的见过你的妈妈。他便笑着揉着我的头说:“好好好,真的真的!既然丑媳妇已经得到了婆婆的认可,那你什么时候过门啊?”  

没有人相信我所说的,因为那确实没有说服力,但那一幕是那么真实地存在于我的记忆里。后来看了许多关于灵异方面的书,我给自己的解释是:一定是有一种意识性的东西,不以肉体作为载体,而且以一种我们无法解释或神秘的形式出现。我未来的婆婆一定是在弥留之际,通过某种超自然力量的牵引,与我在异度的空间相遇相识。不管那是魂魄的相遇还是幻觉的共鸣,我都相信,那是一桩在爱的磁场下产生的灵异事件,因为,我们共同用心爱着一个人,也许正是如此,才有了这样一次神奇的邂逅吧。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