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植荣:养老金“大斗进小斗出”怎会亏空?
发布日期:2015-09-07作者:刘植荣录入:春雨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等提出的研究报告称:“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3万亿。”中国银行研究员廖淑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到2033年养老金缺口将达到68.2万亿元。” 本文就分析中国的养老金缺口是否真的存在。


  提出延迟退休的人还有个借口,那就是中国的养老金出现了缺口,通过延迟退休可以让劳动者多交几年养老保险,少领几年养老金,这样多进少出就把 缺口堵上了。正如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2012年9月26日在发展平台经济与促进区域合作高峰论坛上所说:“比如养老金交30年,就可以获得养老金了。那今后30年不行,可能要交35年。现在60岁退休了,将来可能63岁退休。”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等提出的研究报告称:“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3万亿。”中国银行研究员廖淑萍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到2033年养老金缺口将达到68.2万亿元。”

  本文就分析中国的养老金缺口是否真的存在。

“收支结余”无悬念

   由于无法得到养老保险基金完整的审计报告,我们只有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以下简称“人社部”)每年发布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 了解养老保险金的收支情况,但该报告数据质量极差,不少数据甚至不能自圆其说。例如,《2009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从业人员为77995万人,可在2010年的公报中却抹去了该数据,在2011年的公报中该数据又露面,却改为76420万人。从业人口由77995万减少到 76420万,而公报却称每年的就业工作都取得了可喜的成果,2010年城镇新增就业人员1168万人,2011年城镇新增就业人员1221万人。对比前后数据就不难发现,其中确实存在“猫腻”了。

  笔者推断,统计部门可能是为了让数据“好看”些,就对每年统计的新增就业人口数据里注入一些“水分”。后来发现,这样一直向数据里“注水”,就会使从业人口超出全国总人口,于是,就玩了一个“瞒天过海”之术,让某一年的从业人口数据断裂,然后,从下一年开始,再从一个较小的数据逐年加起,继续向数据里“注水”,结果依然是“就业工作成绩喜人”。有关数据显示,2011年,养老保险征缴收入13956亿元,缴费职工21565万人,平均每个职工缴养老保险6472元。同年,有6826万离退休人员领取养老金12765亿元,平均每人领取 18701元,收支结余1191亿元。

  由此可知,抚养率(供养一个领养老金的人所需交养老保险的人数)为18701÷6472=2.9。也就是说,抚养率为2.9就能做到收支平衡,大于2.9则有结余,小于2.9就会出现亏空。

   从能获得数据的1992年至今,我国的抚养率一直高于2.9。但在2004年以前,由于养老保险制度处于建立初期的调整阶段,很多退休老职工缴养老保险的年限短,确实出现过几年亏空,但由于每年政府对养老基金进行财政补贴,每年的总收入仍大于养老金的总支出。从2004年开始,养老金本身的收支一直有结余,2004年结余83亿元,2011年结余1191亿元,平均每年结余增幅为46.3%。

  2002年有11128万企业职工参加养 老保险,到2011年,参加养老保险的人数增加到21565万人,平均每年增幅为7.6%。这期间,领取养老金的离退休人员从3608万人增加到6826 万人,平均每年增幅为7.3%。如果未来缴养老保险的人数增幅一直高于领养老金的人数增幅,就意味着养老金每年都能做到收支结余。

“大斗进,小斗出”怎会亏空

    我国养老保险缴费率在世界属于偏高的国家,是工资总额的28%,其中包括用人单位承担20%,个人承担8%。而美国养老保险缴费率仅为工资总额的10.4%,其中个人承担4.2%,用人单位承担6.2%。我国养老保险的缴费率是美国的2.7倍。

   我们再看看养老金的替代率。2011年,全国城镇退休人员平均领取养老金18701元。据人社部发布的《2011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 报》,2011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2452元,同比增长14.3%;2011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24556 元,同比增长18.3%。

  人社部只给出2011年全国城镇就业人员为35914万人这一数据,却没有给出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人数和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人数。我们只有参考国家统计局编写的《2011年中国统计年鉴》中的数据。

   2010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员总数为34687万人,私营企业就业人员为6071万人,个体就业人员为4467万人,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合计为10538 万人,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为24149万人。这样,我们可以算出全国城镇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为36978元。我们按2011年城镇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比2010年增长15%计算,则2011年的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42525元。依此可算出,2011年的养老金替代率为44%。而欧美国家的养老金替代率大多在60%左右,有的高达80%。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我们的养老金是“大斗进,小斗出”,也就是说,缴的养老保险多,领的养老金少。照此下去,在人口年龄结构没有大的变化的情况下,我们的养老保险基金结余只会越来越多。

“养老基金缺口”子虚乌有

   我们把16-60岁有劳动能力正在工作或希望工作的人口叫经济活动人口,也就是就业人口与失业人口之和。有的初中毕业就业,有的高中毕业就业,有的大学或研究生毕业就业。我们把开始就业的平均年龄设定为20岁,这样,19岁的人替代59岁的人就业,18岁的人替代58岁的人就业,依此类推,零岁的人替代 40岁的人就业。如果前一队列替代人口数一直大于后一队列被替代人口数,就意味着新增缴养老保险的人数大于新增领养老金的人数,这样就做到每年养老金本身的收支结余。

  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8-19岁的人口为9870万人,48-59岁的人口为9234万人,前一队列人数大于后一队列人数,这说明,到2022年每年新增就业人数都会大于新增退休人数。换句话说,在2022年前,每年养老金都能做到收支结余。

   同时,0-7岁的人口为4920万人,40-47岁的人口为10170万人,平均每年替代缺口为(10170万-4920万)÷8=656万人。但是, 城镇化让大量农业劳动力转移到城镇,2009年城镇人口为64512万人,到2010年增加到66978万人。201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79‰ ,2010年农村迁移到城镇的人口为2157万人,而这些人多数是经济活动人口,即使13年后城镇化速度放缓,每年从农村转移到城镇的劳动力仍能弥补城镇 劳动力空缺。所以,从2023年到2030年的抚养率会一直大于2.9,并不会出现“养老金缺口”。

  2010年零岁和1岁婴幼儿死亡率分别是3.82‰和1.11‰,2-34岁人口死亡率均未超过1‰,但从35岁开始死亡率快速上升,到75岁升至41.51‰。年龄别死亡率的这种变化规律会使缴养老保险的人数增幅加大,使领养老保险的人数增幅减小。所以,如果把死亡率考虑进去,抚养率大于2.9的年限至少会延长至2033年。

   2011年,养老金累计结存19497亿元,即使这笔钱不进行其他投资,只是存银行,按3.5%的利率计算,到2033年账户余额为41558亿元。如果按2011年的标准,政府每年财政补贴养老基金2272亿元,到2033年财政补贴本息累积额为73451亿元。这样,2033年养老基金账户累计结存额为115009亿元。

  通过论证我们得出结论:“到2013年养老金的缺口18.3万亿”、“到2033年养老金缺口将达到68.2万亿元”的观点纯属无稽之谈。相反,按目前养老制度及人口要素外推,到2033年,养老基金账户会有11万亿元的结余。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