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苍耳子(1)
发布日期:2015-10-08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12、苍耳子

督阳不升与鼻子不通

南方多雨湿,所以冒雨淋水,又招风受凉而得风寒痹症的患者不少。

有位老头,早年经常冒雨干活。

人家叫他要避避,他说没事,回家洗个澡就好了。

这样多年过后,他就开始头痛,鼻塞,腰背酸痛,膝盖也痛,连眼睛都昏暗,耳朵也开始鸣。

这老爷子才引起重视,不敢冒雨干活,可木已成舟,病已铸成,可经常一天气变化,这些老毛病就复发,这让他郁闷不已。

有句话说,老来疾病都是壮时招的,衰后余孽都是盛时造的。

所以人在意气风发的青壮年,应该谨慎行事,而不是一意孤行,常言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很多老年人经历过风霜,尝过世间病痛的滋味,看问题也比较深刻长远。

他们经常叫年轻人刚出完大汗,千万不要洗冷水澡,被雨淋湿后,要及时换干衣服,这些极小的习惯,对于健康的影响却是相当大的。

君不闻细节决定成败。

你生活中的小小习惯,正决定着你现在乃至将来的大健康。

这老头拄着拐杖,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

他向爷孙俩诉苦说,这年头头痛腰痛,四肢也不利索疼痛,偶尔还抽筋,鼻也塞,眼也花,耳朵也嗡嗡作响。

这一大堆症状,小指月边记边想对策,而老先生在旁边,抽着旱烟,若无其事,闻而未闻。

老爷子看到这种情况,他以为这爷孙俩,好像没有听清楚,于是又从头到尾复述一遍。

这时爷爷说,小指月这个病该如何用药呢?

小指月说,我看这病,既有风寒束表,也有气血不足,还以后经脉不通,甚至还带点肝气郁滞,应该祛风湿,补气血,通经络,调气机。

老爷爷笑笑说,你看他左路脉象怎么样?

小指月说,左路脉象郁滞,有点升不上来。

老爷爷问,左路脉管什么呢?

小指月说,左路寸关尺管心肝肾。

老爷爷问,那还管什么呢?

小指月遥遥头,有点想不起来。

老爷子说,还管督脉。

督脉乃人体阳气之总督也!

五脏六腑阳气升不上来,都要靠这条督脉,督脉能上通巅顶,外开毛巧鼻孔,督阳不升,则头这诸阳之会,必定会因为阳气不够而头痛目暗,耳鸣鼻塞,周身痹痛。

你能想到用哪一味药,能够一药而走督脉,解决这诸多病症吗?

小指月想了想,还是没能想出来,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过爷爷跟他说走督脉的药物。

这时爷爷说,

病症如同一窝蜂,抓住网子莫放松。

蜂王入到蜂箱内,周天蜜蜂尽归宗。

这竹篱茅舍外面就养有几箱蜜蜂,小指月也知道抓住蜂王,所有蜜蜂都会围绕着团团转。

所以治病抓主证很重要,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用药能够抓主证,就像打击犯罪团伙的主脑一样,其他余孽同伙自然不攻自破。

小指月接着说,那爷爷这一团症状的蜂王是什么呢?

老爷爷笑笑说,蜂王就是年老体衰,督阳不升,风寒闭表,阻塞清窍。

小指月说,那该怎么用药?

老爷爷说,一味苍耳子作粥疗。

小指月一听,马上打开《神农本草经》,发现苍耳子主头寒痛,风湿周痹,四肢拘挛痛。

这里头讲的不正是这老爷子苦恼的种种痹痛,从头到脚从身体到四肢吗?

爷爷真是太厉害了,一味药就把这复杂的病象通通理顺,然后叫这老头回去,用苍耳子跟粳米混在一起煮粥吃,如果嫌麻烦,可以把苍耳子打粉来煎汤送服。

这老爷子按照这种办法,吃了半个多月,鼻子通开了,头不痛了,浑身的痹痛大大减轻,连手脚有些屈伸不利的,也好了。最重要的平时目暗耳鸣的症状也减轻了,眼睛没那么花了。服完这药粥后,明显都感到这脑瓜子一下子清醒不少。

《本草纲目》曰,苍耳子善通顶门连脑。

像这样不花什么钱,却把自己多年的顽疾治好的简验便廉小偏方,这老头得到后,便广为宣传,因为在农村实在太多这些风寒湿痹症的患者了,只要督脉阳气不升,导致整条腰背颈,乃至于头脑诸窍阳气不透达的各种病症,皆可以用一味苍耳子主之,这正是苍耳子走督脉,升阳气,发泄风湿的最好注脚。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上写道:

《本草备要》曰,苍耳子善发散风湿,上通脑顶,下行足膝,外达皮肤,治头痛目暗,齿痛鼻渊。

何廉臣曰,脑风头痛闭塞,必用苍耳子,苍耳子能使清阳之气上升巅顶。

《圣惠方》曰,苍耳子粥,能治目暗耳鸣,或直接用苍耳子作散煎服亦效。

苍耳子善走督脉,督阳升,则周身之阳气,皆能出上窍,把风寒赶出去。

老道医的心传

小指月遍览众典籍,都没有发现哪个地方记载有苍耳子走督脉的说法。

便问爷爷,这种说法从何而来?

爷爷听了后,陷入深深的回忆说,这还得从几十年前的一件事情说起。

关于苍耳子走督脉是一位老道医传给我的。

小指月一震,老道医,从来没有听爷爷讲过啊?

爷爷说,这位老道医性格孤僻,住深山老林,如果人们没有最难治的病,都不敢轻易去找他。

小指月说,为什么呢?会治病的先生应该人见人喜啊?

老爷爷说,这老道医常年跟麻风病的病人在一起,帮他们治病,解除痛苦。

小指月说,麻风病这可是一种可怕的传染病啊,生病的人最后面目全非,痛苦而死。

老先生接着又说,这老道医善于用一味苍耳子治疗各类疑难杂病,随证加药变化,如有神助。

当时我亲自跟踪了几例镇上的最疑难怪病,众名医皆束手,我便领他们入山去找老道医。

老道医每天都专注于炼药,攻克麻风病,对这些常见的疑难怪病,看都不看,这些病人千求万跪,老道医却要赶他们下山,他们都不愿意下山,最后实在是真诚感动了他。

这几例病他都用苍耳子治好的。

小指月疑惑地问,都用苍耳子治好,是什么疑难怪病呢?

老先生说,第一例是头风十年,屡治不效。

老道医用苍耳子、天麻、白菊花,一剂知,三剂愈。

小指月一拍手说,妙,苍耳子,按老道医说的走督脉,能把清阳发上头脑,使风寒湿痹痛随汗而解,天麻菊花,能平肝熄风,使眩晕头痛,从前面肝胆而降,这样督升任降,真是巧妙用方啊!

爷爷又说,第二例病人是个妇人,生完小孩后,周身瘙痒,几年都好不了。

这妇人从来不敢碰酒,一碰酒就痒得更厉害,你想想这老道医给这妇人用什么方呢?

小指月想了想,当然想不出来。

老先生笑笑说,相反相激,就是用酒为药引,把她多年的顽固风疹身痒给祛除了。

小指月跟更有兴趣地问,怎么用酒呢?

老爷爷接着说,这老道医用苍耳子的花叶还有种子等量打粉,每次用酒送服,数日身痒息,以后偶有复痒,用这种办法,很快治好。

小指月意犹未尽说,还有呢?

老先生吸了一口旱烟说,还有第三例,最顽固的恶毒疔疮,十多年了,反反复复,百药乏效。

这老道医居然只用苍耳子一味,单刀直入,把恶毒疔疮,连根拔除。

小指月急着问,怎么单味苍耳子能把恶毒疔疮拔出呢?

老先生接着说,用苍耳子炒过后打粉,并用黄酒冲服,然后外面用鸡蛋清涂抹疔疮,这样内外一起用力,疔疮连根拔起,不复发作。

小指月说,还有呢?

老先生笑笑说,还有好几个以后再慢慢跟你讲。

小指月意犹未尽地问,难道这样就完了吗?

老先生接着说,还没有,当时我亲眼看到效果这么好,于是跑到山里,想拜老道医为师,虚心求教。

想不到老道医说,他从不收弟子。

叫我收起这份心,赶快下山去吧!

我当时就想,他刚开始不是说吗,不治病,但最后病人一直坚持在那里等,他也不得不治病,天底下没有真诚感动不了的事情,如果你感动不了,说明你真诚还没有做到位。

于是我就在门外一直等老道医的回复,一天两天三天,老道医理都没理,还拿扫帚赶我下山去,说我影响他钻研医理药物。

第四天我还是没走,天下起大雨,淋了我一身,那时我又饿又冷,真的很想下山去了,当时老道医走出门外来,跟我说,小伙子你回去后好好研究苍耳子吧,去想想苍耳子为什么走督脉,研究下如何通过调督脉而治诸病,将来或许在医道上有点成就。

说完后老道医飘然而去,我想可能这个师徒缘分就到此为止吧,因此也只好慢慢下山去了。

小指月恍然大悟说,原来苍耳子走督脉,是出自老道医之口啊,原来爷爷治疑难杂病从督脉论治的思想,也是从这里参悟出来的啊!

老爷爷笑笑说,人体脑顶清阳只要充足,三花能聚顶,即使得了病,也不至于太重,所以后来我也翻阅了道藏,阅读了很多道医的典籍,发现真正道医的心传,都离不开这一句话,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这也是为何这老道医用了苍耳子走督脉,还要用酒发阳气的道理,你以后再慢慢临床实践,还要用身体去内证,或许能够挖掘出更多道医的宝库。

本来这番话我想到你长大后再跟你慢慢讲的,但今天既然问到了,也就先给你说说吧!

中国传统的医术之所以自汉唐以来,不断走下坡路,那是因为大家都重视偏方效验,而忽视医理钻研,更忽视了医道的体证,真的医道不是用口说的,而是用身体去行证出来的。

那些巅峰的道医们,比如孙思邈、陶弘景、华佗、葛洪,没有一个不是医道双修,事理圆融,知行合一的。

他们既重视自身内在的修炼,也重视外在药物的使用,两方面都不可废一。

这样医学攀登起来,就会不断前进,不断高升。

所以你想要走一条传统的中医之路,除了把道德跟技术并在一起,同修共练外,再无其他。

故曰:道非术不行,术非道不远。

爷爷随后又说道,指月啊,以后不要只钻进医书古籍堆中,要多去体会人间的道德,世事洞明皆医理,人情练达即药物。

指月半懂不懂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在小笔记本上记道:

医道最后要借医术来修道修德,道医是要借道德来行医用术,体证医学。

《本草汇言》曰,治诸风眩晕,或头脑攻痛,苍耳子三两,天麻、白菊花各三钱。

《圣惠方》曰,治妇人风瘙瘾疹,身痒不止,苍耳花、叶、子等分,捣细微末,以酒送服。

《经验广集》曰,治疔疮恶毒,苍耳子五钱,微炒为末,黄酒冲服,并用鸡子清涂患处,疔根拔除。

上一篇:11、藁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