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鹅不食草(1)
发布日期:2016-01-01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15、鹅不食草

   不化一分钱治好鼻息肉

   有个妇人,因为家中老公做生意,亏了本,家里负债累累。
  便天天郁闷,没精打采。
  天天都惦记着那一大笔债账,久而久之,居然闭塞不通,头晕脑胀,到医院一检查,鼻子息肉很大,这可该怎么办,动个手术也要一笔钱啊,但又不得不治病,她第一时间想到了竹篱茅舍。

  这妇人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跟老先生诉苦,说自己鼻子不通气,长息肉,又头晕脑胀,而且又没钱看病吃药,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不花钱又治好病的呢?
  爷孙俩相视而笑,在乡村里治好,那不是高手,真正要不怎么花钱,又能治好病的那才是高手,才能真正体现中医的精髓——简验便廉。
  老先生问,小指月啊,你看为什么她鼻子会长息肉?
  小指月摸完脉后说,肺开窍于鼻啊!

  老先生又问,肺怎么了?
  小指月笑笑说,《黄帝内经》曰,诸气膹郁,皆属于肺。
  肺气闭郁久了,鼻子就会塞而不通气,所以经常郁闷的人,要么得鼻炎,要么就鼻子长息肉,总之鼻子通气就不太好。
  老先生笑笑说,有没有一味药,既能打开肺窍,落下鼻息肉,还能够不花一分钱就能得到的呢?

  小指月笑笑说,爷爷这就是我们这段日子经常到外面采的鹅不食草。
  老先生说,为什么叫鹅不食草呢?
  小指月说,这味药辛温,归肺肝经,它那股辛散的冲鼻味,别说鹅闻了要绕道而行,就算是人闻久了,都避而远之。

  但正因为这股独特的味道,可以把一切闭郁的肝肺气机打通。
  老先生便说,你认不认得鹅不食草啊?
  这妇人听后说,这个怎么不认识,到处田边山脚都是。
  老先生就说,那就好了,你的病可以不费分文就治好了。

  这妇人听后说,真的吗?
  老先生说,但你要配合好。
  妇人说,我怎么配合呢?
  老先生说,莫再担忧你丈夫商场上得失之事,到时一得到抑郁症,别说鹅不食草搞不定,就算花再多钱也治不过来。
  这妇人听后点了点头。

  然后她回去就在路旁采到鹅不食草,把鹅不食草捣烂,塞鼻孔内,经过几天的外敷法治疗,鼻息肉居然萎缩脱落掉了,鼻子恢复了往日的通畅。
  小指月马上在小笔记本上记道:

  胆胃鹅不食草捣烂,塞鼻孔内,可以治疗鼻炎鼻不通气,鼻息肉。
  《本草纲目》曰,鹅不食草上达头脑,而治顶痛目病,通鼻气而落息肉,内达肺经而治痰喘鼻炎,散疮肿,通入肝经,而能除翳明目,治胬肉攀睛。

 

  愁!愁!愁!目内生翳膜

  有个老阿婆,她大女儿卖伞,二女儿卖扇。
  两个女儿其实生意也不错,衣食也无忧。
  而这老阿婆虽然虽然没有什么生活上的烦恼,但却天天有操不完的心,担不完的忧,老是独坐在那里唉声叹气,一愁莫展。
  这样久而久之,居然双眼昏黄,目内长翳膜。

  这可该咋搞呢?
  听说老年人严重长翳膜是要动手术的啊,虽然这手术是个小问题,但老人家听到要在眼睛上动,就吓得心惊胆战,吃睡不安,可不动又不行啊!
  那该怎么办呢?
  老阿婆就在她两个女儿的带领下,就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找中医瞧瞧。
  老先生摸完脉后,看她肝气郁结地那么厉害,便问,两个女儿这么孝顺,你又担忧纠结什么呢?
  老阿婆愁眉不展地说,两个女娃子,都很孝顺,我没什么好担忧的,如果担忧的话,就是记挂她们的生意。

  两个女儿没想到母亲还经常担心自己,自己却很少想到母亲,真应了俗话所说的,母亲想儿女就像长江水,儿女门想母亲就像杯中水。
  老先生接着说,指月啊,你想为什么老是操心操太多心,会眼生翳障呢?
  小指月说,肝开窍于目,肝郁日久,眼目必为之屏蔽,年轻人郁闷容易近视,老年人郁闷眼目就容易长翳膜。
  所以十个眼目长翳膜的老人家,有八九个都心情很郁闷。
  老阿婆苦恼地说,我这个能动手术吗?
  老先生笑笑说,动手术能拿掉你眼中的翳膜,能拿掉你胸中的忧郁吗?
  大家都想听听老阿婆胸中究竟有什么忧郁。

  老阿婆疼爱地看着她两个女儿,又叹了叹气说,哎,说来也挺让人烦的,大女儿卖伞,小女儿卖扇,下雨时我就担心小女儿扇卖不出去,晴天时我就担心大女儿伞卖不出去,总之,每天起来我就看天,下雨时我就担忧小女儿,晴天我就担忧大女儿。
  老先生听了后哈哈大笑,这笑声爽朗得很。
  周围的人都不知道老先生笑什么,老先生接着说,你为什么不懂得反过来想呢?
  下雨时,你就高兴大女儿,她伞卖得多好,出太阳时,就高兴小女儿,她扇卖得多好,这样天天打开门,一看到天就高高兴兴,没有哪天不快乐的,这样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这时老阿婆哈哈一笑说,我真是糊涂了,有天天快乐日子不过,老是钻这牛角尖,今天得到老先生的开示,心中真是宽慰不少啊!

  那这个严重长翳膜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了,说,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只要心中的忧虑解开,严重翳膜很快就会脱落下来。
  于是叫她们回去搞新鲜的鹅不食草捣烂,搅出汁来,分成两份,一份加点冰片来点眼睛,一份直接用这鹅不食草来塞鼻中,双管齐下。
  这样眼目中干涩而痒,昏花而暗的症状就一天天地减轻,最后眼中翳膜自落,恢复了往日的清明。
  这时老爷爷马上吟出一首诗来:

  自身有病自心知,生病还得心自医。
  心若静时身亦静,心生还是病生时。

  小指月也笑了笑,也吟道:
  愁!愁!愁!目内生翳膜。
  今日不解忧,他日病痛多。

  随后小指月在下笔记本中记道:
  《本草拾遗》曰:去目翳,用鹅不食草,捣烂塞鼻中,翳膜自落。
  《广西民间常用草药》曰:用鹅不食草捣烂取汁,煮沸后澄清下来,加进一点冰片调匀,点眼睛,可治疗胬肉攀睛。
  《本草纲目》中曰:用鹅不食草治眼生翳膜,大抵如开锅盖法,常欲使邪毒不闭,令有出路,凡目中诸病,皆可用之,点眼配上塞鼻,可以聚其力,效果更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