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美女教师监考中去世,学生冷血无知让国人震惊
发布日期:2016-01-19来源:微信录入:春雨
据报道,吴老师被称作学校最美音乐老师。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已经读初中的同学,竟然能在目睹吴老师最后挣扎呻吟中平静地做完题,是考试太投入了,太认真了,还是他们太过无知,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看不出其中危险。

2016年1月14日,是江苏泰州统考的日子,可是,这一天对于泰州教育系统来说,则是一个黑色的星期四。靖江市外国语学校城南分校五十多岁的王校长在上午学生统考结束后几分钟,回到办公室突发疾病,送往医院未及救治,当天去世。而在泰兴济川中学,一名三十六岁的吴姓女教师在监考中死去,等到交卷结束,才被人发现。据报道,吴老师被称作学校最美音乐老师。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已经读初中的同学,竟然能在目睹吴老师最后挣扎呻吟中平静地做完题,是考试太投入了,太认真了,还是他们太过无知,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看不出其中危险。突发性疾病,往往有一个急救时间,有些生命,原是可以挽回的。

一位考生家长得知女儿反馈的信息,在微信朋友圈中不由地发出了这样的慨叹:

“昨天中午放学回来,女儿谈到监考老师死了!那表情,那语气,没有一点点的怜惜!女儿会为了家里一只狗狗死了痛苦,会为了看到蒸螃蟹,觉得螃蟹可怜而拒绝再食螃蟹!!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就会怕小朋友冷主动关门,帮老师做事,老师直接夸孩子善良!今天面对自己的老师离去竟然这样麻木!痛心!!教育完了孩子我也在想,为什么呢???仔细问了孩子整个考试过程,其实老师在发病到死亡还是有很大一段可以急救的时间的,互相之间也有窃窃私语,但是孩子们只是以为老师睡觉了,那么大的呻吟声孩子们也觉得恐怖,但是还以为是老师打呼噜,这个常识的缺陷真的很可惜,几十个孩子没有一个去叫其他班级的老师过来看一下,还是认真考试,并且在广播里叫收卷的时候,看到老师没有反应,孩子们一个个主动交卷出教室了,我问了几个孩子,她们交卷的时候看到老师是睁着眼睛,嘴角有白色泡沫的,可是还是没有孩子觉得异常!!!!完全错过了可以抢救的时间,这么年轻的老师就离开了,真的惋惜!也真的为教育的失败惋惜,孩子们学会了考试、交卷,却完全没有了生活基本的常识!!!今天的教育体制真的该醒悟了!!拼命的看中分数,教出了一班生活中的小傻瓜!!!!!”

这位家长面对女儿被教育摧残而发出的慨叹,不能不说击中了中国教育问题的要害。江苏泰兴是应试教育最有名的地方之一,就差喊出“一切为了分数”的口号了。应试教育,将学生过早地训练成了缺乏基本常识和生活技能的做题机器。到最后,当教师需要学生救命时,却发现学生正埋头做题,为了多得几分,而全然忽略你的存在。交卷时,看着你口吐白沫挣扎,竟然无动于衷。我们不能奢望每个学生人人都拥有丰富的生活常识,但一个班,总得有那么几个机敏、能干一些的学生吧。

想想我上学的那个年代,虽然达不到崔永元所说的更早年代的“素质教育”,但学生的天真、野性、活力还在。特别是成绩较差的同学,往往越有人情味。说来也怪,我虽然一直学习成绩不错,但我小学时代的同学朋友,都不是成绩特别好的同学,反而是些倒数第几名的人。他们在老师和同学心目中是拖后腿的人,是差生,但他们往往具有侠义精神,他们年龄身高都比甚于我,我就想象着在我遇到危险时,他们能拔刀相助。而且,和他们交往,有一种摆脱书本课堂的感觉,如同生活在一个没有学业、可以尽情游玩的世界。那些成绩很好的人,则做事小心,和他们交往很费心思。为了名次的起落,大家暗中较劲;为了不让别人超过自己,把优质的参考资料藏起来,等等。

我有一个很好的同学,是班里著名的迟到生,成绩不好,不知道为啥,他隔三差五就迟到,然后被老师狠打手心。然而,他却像大哥一样和我做朋友。小学的时候,放了暑假,常会走很远的路去他家玩,有时他上学路过我家,就会来等我。我生平第一次从野河里钓鱼,就是在他家门口。他装好鱼饵,我拿着鱼竿。过了一会儿,我还不明就里的时候,他突然走过来,说“快”,我手一提,果然,一条大鱼上钩了,第一次钓到鱼,那真是十分兴奋。有一个同学,个子极高,坐最后一排,也是成绩倒数。但他和我们几个有很好的交往。星期日的时候,他邀请我们去做客。穿过几条从未走过的乡间小路,我们基本凭直觉,摸到了他家。虽然是小学生,他已经敢宰杀活的黄鳝,然后做成美餐,招待我们,那天他父母不在家,我们在他家美餐了一顿。那欢乐的情景,迄今犹在眼前。

四年级还是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全班去宜兴春游(现在为了安全,因噎废食,春游也不让搞了),一个成绩很差的同学,大方地送我一整瓶柠檬汽水,对我说:“来,你一瓶,我一瓶。 ”过了一会儿,他还说:“你太瘦了,喝汽水可以变胖。要多喝。”我当时就想,平时他学习差,沉默寡言,看似不免自卑,我也没有和他说多少话,但他却能这么慷慨地对我。这让我感动,乃至终身难忘。

初中时候,关键时刻帮助我的,还是班里成绩奇差的同学。有一次全班去市区搞活动,去的时候,一个成绩很差的女生,用自行车热情地带我去,返回途中没有车了,另一个成绩差的女生,骑着自行车把我送回家。我想:这个时候,那些班里的前几名,那些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三好生,标兵,怎么都不见了踪影?

为何会是这样的情况,我现在才明白,成绩差的同学有一个优点,就是他们被应试教育摧残的程度轻,成绩越差,往往天性保存得越好。他们由于各种原因,抵制了应试教育对人的规训,反而能理解人情,理解生活。他们不去为一分而争,不去为了当班干而令人不适地“积极表现”,他们甚至不太在乎老师的批评、辱骂。用老师的话来说,他们皮厚,憨。但他们的生活,也往往更有几分乐趣。他们的生存能力,无疑比那些考高分的要强得多。他们的为人,也往往更值得人们信赖。

回到这个监考死亡事件上来。我想,如果这个班里,多几个我上学时身边那样的差生,这位老师就有及时获救的希望。那样的差生,考试东张西望,自然会第一时间发现老师的异常;他们胆子大,说话声音也比优等生大好多倍,定会第一时间站起来呼救:不好了,老师在哭!老师犯病了!他们会不顾考场纪律,不在乎成绩,第一时间冲出去喊隔壁老师帮忙,甚至有的同学还会直接想办法,背老师去学校医务室。我的那些中小学差生同学,体格庞大、力气大,背一个音乐女老师完全做得到。他们保存着人在原始的状况下,救助同伴的本能和冲动。他们经常捕鱼抓鸟逮蛇,对动物生命有感性的认识。

可惜的是,现在的中小学,还容得下这样的野学生吗?他们的头脑中,只有习题,分分分,真的成了他们的命根。他们的课余时间,被耗费在各种补习班里。你不补,人家补,最后没办法,不想补也得补。更有没有师德的老师,课堂上只讲六七成,然后暗示想提高就需要家长拿钱补课,借此谋利。原本含苞待放的少年儿童,就这样被摧残成了残花败柳。亲戚家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同学和我说:我和杰克逊一样,没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我说:别瞎说,你那么小,衣食无忧,哪有什么不快乐。其实,现在的小孩,要真快乐起来,还真不那么容易。

应试教育,让学生脱离了生活,让他们脱离了“现实感”。一些地方学校,装模作样地搞一些效法“陶行知”的教改,然而,由于不敢对中高考这样的指挥棒发起实质性的挑战,不过是用过去的名号,掩盖应试教育的残酷。应试教育不是说不要考试,而是说不应将考高分当成教育的目标。可是,看看我们的教育呢?中小学生写遗书跳楼,这样的事情,过去是闻所未闻的。校园恶性暴力事件频现,轮流殴打、虐待自己同学,学生拿刀课堂上砍死教师,投毒杀同宿舍的同学,这样的事情,在我们过去的农村学校里,也是不会发生的。只有个别人在校外打架惹事的情况,他们不对自己的同学下手,不对自己的老师下手。这叫做“盗亦有道”吧。

应试教育并不能让每个人都实现拿高分的目标,却成功地让所有的学生(不论成绩好坏)都丧失了基本的常识,用那位家长的话来说,变成了“小傻瓜”。因为,常识来自于生活,来自于与人的交往。而常识和一个人的良知、公共责任,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应试教育让人没有时间来接触丰富的生活,它毒害了学生,最后也害了教师,以致泰州市一场中小学统考,考场上一天倒下两位中青年教师。这些学生,竟然以为死亡是“睡觉”,最后恐怖的呻吟和呼叫是“打呼噜”。

让小学生把核心价值观背得滚瓜烂熟,和让学生多一点点对生命的认知,多一点点生活常识,哪个更重要?“正能量”的陈词滥调,可以粉饰太平,在关键时刻,却显示出它的虚伪来。因为死神不读“正能量”作品。如今,一名年纪轻轻的监考老师用生命给出了答案。可是我们的教育部门,为何不能多关心一下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呢?他们的眼睛,只盯着领导满意不满意,只想着自己升官发财,只顾着上线率录取率等政绩,只想着参加各种无聊的创优评选,只顾着安排迎接领导检查,这也难怪,因为他们的饭碗不是教师和学生给的,相反,教师和学生还要反过来求着他们才有工作才有学上!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是该醒醒了!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