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实录:那十年我们如何考试?
发布日期:2016-01-25来源:新浪博客作者:王晓明录入:春雨
那个时候,文化考试考得好,很可能不是一种幸运,反倒是一种罪过,一种错误,甚至一种耻辱。1966年夏天我小学毕业,因成绩好考上了当时的重点中学浙江省衢州二中,入校不久正好遇上了“文革”爆发,仅仅三个月后便被集体退回了原毕业的小学。理由是我们这一届学生是文化考试选拔的,成绩太好,全是些“修正主义苗子”,

“考、考、考,学生的命,老师的宝。”每当看到今天的学生教师、包括家长们因为考试而不堪其忧,甚至还常常闹出人命时,我便会常常止不住地苦笑,心想中国人做事总是那么极端,不是“三十年河东,”就是“三十年河西”,就在四十余年前的“十年文革”期间,当我们这辈人青春年少之时,所经历的文化考试,却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副模样。

那个时候,文化考试考得好,很可能不是一种幸运,反倒是一种罪过,一种错误,甚至一种耻辱。1966年夏天我小学毕业,因成绩好考上了当时的重点中学浙江省衢州二中,入校不久正好遇上了“文革”爆发,仅仅三个月后便被集体退回了原毕业的小学。理由是我们这一届学生是文化考试选拔的,成绩太好,全是些“修正主义苗子”,必须先回小学参加“文化革命”,经过革命实践检验后再按政治标准重新选拔入学。相反,那时考得差的反而倒会否极泰来时来运转,辽宁知青张铁生高考时交了张白卷,不但没被扫地出门,反而因此成了声振全国的“白卷英雄”,轰轰烈烈地上了大学当上干部,还坐“直升飞机”当上了中央委员。据说在后来“四人帮”内定的组阁名单中,此公竟然被圈定为堂堂的国家教育部长!想来真是匪夷所思。

“白卷英雄”张铁生 

在小学又经过两年写大字报,揪斗老师“革命造反”的大风大浪,我仍然很幸运,因为参加的那一派群众组织在武斗中大获全胜,因此1968年我又二度成为了衢州二中初一的学生,又开始接触文化考试了。不过那一年的文化考试恐怕是空前绝后,今天说来没人会相信,今后历史上也很难再现:记得进校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一进教室就触目惊心,只见黑板上用大字写着一段据说是伟人的教导:“抄一遍也是好的。”班主任老师挟着考卷走进教室,把考卷匆匆分发完毕便马上悄悄溜走了,待得时间长了,恐怕会引起“小将”们反感,到时又会多吃些苦头。
 
猫怕老鼠,老鼠们自然就上房子掀瓦了。只见教室里一片喧闹,平时学习成绩好的几个同学身边围满了人,他写一笔,大家跟着“照葫芦画瓢”也写一笔。最后的考试成绩自然是可想而知,全都在90分以上。只是有一点,全班同学答对的基本一样,答错的也都差不多。
 
1971年9月“林彪事件”爆发,全国各行各业渐渐地有些恢复正常,老师们的腰杆子又有些硬起来,敢于直着嗓子对我们这些已经不再吃香的“革命小将”们指指点点吆喝批评了,各式各样的文化考试也随之多起来,学生们的日子开始感觉不那么好过了。那时我已在浙江省金华二中上高中,一天物理考试,许多同学都愁得眉头打结,抓耳挠腮地不知该怎么度过这难关。就在这时大家眼前一亮,犹如乌云密布的天空突然放晴一样高兴起来,因为大家发现,今天的监考人居然不是向来严厉的任课教师或班主任,而是“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高师傅。
 
说起这高师傅慈眉善目,苦大仇深,作风正派,不象有的工宣队员那么霸道,唯一欠缺的就是他文化程度不高,除了几天扫盲班从小就没读过什么书,更别说是监考了。他老人家大概也不知道监考是怎么回事,搬来张藤椅往讲台上一放,发完考卷便跷起二郎腿顾自抽烟喝茶去了。这下子教室里暗流涌动,同学们一个个挤眉弄眼,互相悄悄地交流答案,递小纸条,不时还会有几架纸迭的小飞机飞起来,穿越半个教室。有时动静大了点,他老人家有所察觉站起来,教室里顿时又会恢复宁静,同学们看上去一个个都在凝神静思,等他老人家满意地坐了回去,下面就又开始互相交头接耳传抄了。
 
第二天考试成绩一公布,全班同学皆大欢喜,个个都是好成绩,不过正所谓“瞒得了小鬼骗不过阎王”,不一会儿,就见物理老师板着一张苦瓜脸孔匆匆赶来,宣布说:“昨天物理考试作弊的,全都到我这儿来主动坦白,可以原谅作及格处理,不主动坦白的,我会给他个不及格!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些什么货色!”老师说完就回办公室守株待兔去了,教室里却是好一阵肃静,同学们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一会,就见有好几个同学相约着去老师那儿“主动坦白”去了。因为老师不是高师傅,大家平日的学习成绩全在他手心里捏着,“小葱拌豆腐――一清二楚”,瞒得过谁,也别想瞒过这天天为你批改作业的任课老师。
 
高中毕业后我应征入伍,在部队当了一名文化兵,由于工作关系,在那儿我又目睹了几次当时的大学入学考试。那时高中毕业生不能直接上大学,必须去工厂农村或部队“锻炼”。然后从工农兵中按照所谓“个人报名,组织推荐,群众评议”的办法选拔。政审通过后,也适当地搞些文化测试。这儿不说“组织推荐”的种种猫腻,只说说文化考试我所眼见的怪事:我们部队的文化测试地点就在我的办公室隔壁,便有做不出题目的考生借口上厕所溜出来,经过我门口时偷偷地问上几道题目,再回去接着考。这常常使我感到又羡慕又怨恨,羡慕的是他们便有这样的好机遇,作不出题目来还可以去上大学。怨恨的是虽然自已比他们更会作题,却无缘参加招生考试。
 
岁月沧桑,时移事易,记录这样几段“文革”中文化考试亲身经历的趣事,只为了聊以备忘,要大家千万记住,在中国历史上,竟然还有过这么一段荒诞不经的年月,荒诞不经的考试。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