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瞎子神算:一算一个准
发布日期:2016-02-09来源:浙易新浪博客作者:浙易录入:春雨
后来见到过很多位盲派算命艺人,行话叫暗金,但是都没有那么神,本以为盲派绝技早已失传了呢,直到后来访到连师父,才真正的见识了传说中的盲派算法。那是一个道友讲述的,她说是经X县连瞎子算出和谈了几年的男友要分手,并且是在某月某日,就这天分开,

连师父的神奇算命故事

最早是在母亲讲述的经历中,知道并好奇盲派的算法的。我母亲跟我讲了她早年请西北门瞎老太太算命的事,很神奇。说是西北门那里下土路几里地有个瞎老太,房子像地窖一样,半截埋在土地里,房子外边都是灌木丛,房子里住着一个双目失明的瞎老太太,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生下来就瞎的老人,从小家里为了使她能养活自己,就请了盲派高人,住在家里,心传口授的教导了她这套算命绝技,当时是七几年,她算命就收五块钱了,那是相当贵的。

给我母亲算的家庭诸方面情况如同亲见,别的记不得了,就有两句记得很清楚,并且因此和瞎老太发生了争执,她按口诀说,人家栽树你乘凉,人家生孩你当娘,当时我母亲还未谈恋爱呢,听到这个能不恼么,当时就吵了起来,不欢而散,但是后来,我都上到高中了,因为婶子英年早逝,而叔家孩子多,养不起,就这样一个堂妹就过继给了俺家,堂妹来时就上小学,进门就改口喊娘,还真是人家栽树她乘凉了,母亲当时就惊叹,瞎老太算的果然准啊!

还有一件就是,瞎老太说我姥姥得不了我母亲的济,她说,紧一阵慢一阵,走到跟前不吭气,紧一绷慢一绷,走到跟前不吭声,后来我姥姥去世时,我母亲看守了一天一夜,轮到她吃饭,刚出门没多久,就接到电话说我姥姥不行了,赶紧赶过去,走到跟前,姥姥就咽气了!

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在听我母亲讲述后,第二天我就拉着一位朋友,赴西北门寻访瞎老太了,可是人家家人说,瞎老太去世多少年了,早就没人问起过了,她的算法没传下来,原因是没有失明的后人,唉!可惜啊!

后来见到过很多位盲派算命艺人,行话叫暗金,但是都没有那么神,本以为盲派绝技早已失传了呢,直到后来访到连师父,才真正的见识了传说中的盲派算法。那是一个道友讲述的,她说是经X县连瞎子算出和谈了几年的男友要分手,并且是在某月某日,就这天分开,她见识过连瞎子的算命手段,向来是弹无虚发,所以很恐慌,就请连瞎子破解破解,但是人家连瞎子说了,死规矩,不能破,命里定死的事,谁也破不掉,所以这个女的就去寺院寻求帮助,寺院里的尼师给她讲了半天因缘果报,劝她放下,随缘,就是劝不住,什么都明白就是放不下,正巧遇见了一位修密的佛友,那佛友当时也是好心啊!就给施了个法,用法后据她说,俩人关系确实很好,比以往更好,自己也觉得没事的,可是到了连瞎子算定的日期,就是那一月那一天,突然他男友就像中魔一样,在大街上因为一点小事和人家打架,失手捅伤了人家,当时就被抓了起来,判了三年有期徒刑,那女的哭着想等着,可是她家里老人不愿意啊!就给介绍了一个对象,人家挺老实也挺体贴,就这么地结婚了,后来前男友出狱,她孩子都出生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命运突变,还是没有跑掉,人都是这样,总想着自己要怎样怎样,认为什么都好似紧紧抓在自己手里,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抓不住,一切事物就是因缘假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无常啊无常!

我听了这个讲述,就觉得这个连瞎子很神,打听了确切地址,抽空我就搭车访去了。连师父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住在一个小康楼里,房子很大也很漂亮,明窗净几的很干净,我去时那屋子里多的数不清的人,连师父算命要三十六块钱一个男命,四十八块钱一个女命,他说是女命麻烦事,我想也可能女人比较啰嗦吧!

连师父就坐在一个很大的椅子上,软靠背软扶手,他倚靠在椅子背上,很放松的状态也很潇洒,穿的很得体,蓝色中山装,戴黑色眼镜,我在后边排着队,就发现总是有一个年轻女孩,帮助排号维持秩序,跟服务员似的,连师父算一个男命大概二十分钟,算一个女命半小时,略一思索张口就说,那是一斧子砍个橛子,跟快刀斩乱麻似的。

挨到前边时候,我就大约的听准了几个命例,一个中年妇女算命,连师父听了生辰,掐了大约三分钟,就说出了四柱干支,然后就报出了大运,第一句就是总结了这个命造的一生,跟一生感言似的,他说那个女的,你是个大夫命,最低也得是个赤脚医生,那女的很惊奇的就应承,是是是!我是大夫!连师父接着说,女命以婚姻为准,你是离婚命,两回不到头, X年头婚,这个属猴,姓氏带水,X年离婚,那女的,脸红了,说,不错,就是这样的,前夫属猴,姓冯,哎呀妈呀!太准了!连师父毫无反应就说,二婚X年,这个属蛇,姓氏带土,还没说完,那女的差点就蹦起来了,说,哎呀妈呀!真神了,现在这个丈夫就是属蛇的,姓王,师父给看看能到头么?对于打断话,连师父显然很不高兴,很生硬的话语就说,告诉你了二婚不到头,X年就离了……后来独身直至老死,那女人惊得一愣一愣的,她一脸惊愕的说,我和现在老公挺好的啊!怎么会呢?连师父面无表情,好,好就不离了吗?多少如胶似漆最后反目成仇啊……又给她算了别的事,那女人听着也就走了神……

给另一个胖胖的男人算的也很奇,连师父说,你这是个铁匠命,但是命里有财,断你得是个大铁匠……那男人笑了,呵呵!差不多,我是开铸造厂的……一句话大家都惊叹了,连师父算他的其他情况都很准,那男人不住的点头,后来给他算婚姻,连师父说,你本事不小啊!碗里有,锅里也有,三妻四妾不错啊!这句话一出,那男人就脸红了,低声说,也算是吧!自从有钱后咱不缺这个……众人都笑,连师父还是面无表情,你啊!最后就是丧命于此,接着就给他算出了死期和病灾,连师父的算法应验率最高,照他的计算,眼前这个胖男人寿限并不长,并且是重病死的,那男人蔫了……

排队轮到我了,我奉上卦礼,就坐在连师父对面一个椅子上,连师父说,报生辰,我就把年月日时给他一说,连师父手上开始掐算,嘴里喃喃自语,就报出了我的八字,我一听确实对,报了四柱报大运,哪年闰几月一清二楚,然后他第一句话就判定这个八字的一生总结,连师父说,这个八字是个僧道命,不是僧就是道,我就问,是为僧好呢?还是为道好?连师父说,看你八字火盛,火盛而身心禅定,还是得为僧,胖和尚瘦道士,你将来心宽体胖,胖和尚不操心……

我当时已经经过摸骨神相免费算命老师给摸骨了,再经连师父一算八字,没想到劈头就是这一句,我是相当惊叹,连师父接着又给我算了其他的事情,后来验证都很准,包括我的工作,经商,家庭变故,每年的事情,丧父之年和我父亲走时的情况,都很准确,尤其说我父亲去世的事,很神奇,连师父当时就说,这个八字X年丧父,父不得济,临走赶不上,命里无债,父走的快,伺候不着,孝子贤孙出殡漫天雪花银……

虽然我极力的开导父亲信仰修行,但是他总是似信非信,并且有时杀生,后来我父亲就是在那年突然急病去世了,天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父亲去世前后就几个小时,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老人生养咱们一场不易,正是床前尽孝,而父亲却是走的那么急,以至于没能让我伺候一天,心痛啊心痛!早上五点多,父亲就吵着说饿,因为在医院,天还没亮呢,哪有东西吃,可父亲就是非要吃东西,好像饿得挺厉害,当时医生说只是轻微的,没事,加上邻病床的几个老太说我,我就出去买吃的去了,正巧一家包子铺刚开始,我就说,多给你钱,赶快给我做点,但是我心里就跟猫爪似的,翻来覆去的难受,拿着包子走到楼下,心里忽然一难受,咯噔一下!我心说坏了!马上就跑,走到跟前我父亲已经咽气了,想起连师父的预言,我感到万念俱灰,沉思了大半年后,下决心要修道探寻生命真谛。

对于高师父和连师父都预言我要为僧,但后来我在二十九岁时却成为了道士,这其中还有些渊源,连师父算我的流年,每年的经历几乎是定死的,回头看看,基本不差,包括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相处时间长短,都是很言简意赅的精准,有些事情当时不太很信,也听不进去,因为自己按照当时的感觉,不会是那样,可是时过境迁,到了那个点上就出来了,有时我想起连师父的预言,觉得这些年就跟拍戏似的,始终有一种剧情感,并且感到压抑挣扎,对于连师父说的和一些人的缘分性质和时间长短,直至如今虽然已经应验了一部分,可还是想着能够凭一些方法来改变。

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出究竟修炼有没有成效,记得一位师父曾讲,修行有没有功效,遇见连瞎子这样的好算家,一算一个准,那你还是白搭……此话实在啊!往世所造的业力,形成了今日的命运际遇,想改造没那么容易,并且是,想学好冤孽找,在佛家就要破四相,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在道家就要达到复归于无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样才能我命由我不由天!

连师父不苟言笑,甚至很少能见到他笑,总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用他的话说,没啥可笑的也没啥可哭的……虽然他不爱闲谈,但我还是在那一段,经常的买点他爱吃的东西,为了和他能探讨几句,每次总是在傍晚没人时我才去,晚上住在小旅社里,虽然如此,但是连师父还是不多谈,所以他的话我记得很清楚,但是当时我觉得不可理解,如今想起来,才觉得相当的有味。

每天帮他维持秩序的那个年轻女孩,原来是连师父的同居情人,连师父一生结婚两次,都是丧偶,连送了两房妻子丧葬,连师父说起这些很平静,就跟他算别人的事一样,每个老婆都是按照他的预言时间方式走的,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并且事先准备,所以连师父说他没哭过,因为不需要。

这个年轻女孩跟着连,引来了四邻八舍的非议,但是连师父自己不在意,他说这是命里的一个小星,她自己懒不想干活,看我这有点钱,就主动跟我,命里注定的跟我有这些缘分,你们别急,你看吧!到X年X月不用我赶,自己就跑了……后来听说果然是那个时间应验了,那女孩突然卷着连的钱消失了,众人说报警,连师父说,报啥警啊!定死的事,这妮子跟一个属狗的孩子跑南边去了,我命里欠她一万五千块钱,加上她平时帮忙,所以她拿走了两万,也是个苦命孩子,跟那个人不地道,拐出去就能给卖喽!娼命,没法啊!连师父依然是那样平静,就好像是议论着茶余饭后。

我有时问连师父,为啥不能破呢?连师父说,说破那都是糊弄人的,真能算准,那就是铁了,破了那就是算不准,没有两来事,命这个东西就是种地,你种了茄子能长出辣椒吗?老天爷和阎王爷记录了生死薄,谁能改,你比玉皇还当家啊!我又问僧道算不准的事,连师父说,算过很多和尚道士的命,只有一个不准,别的全部跟平常人一样,不能穿了那身衣裳就是什么了,脱了衣裳还是一个X样!

光头未必是和尚,有可能是秃子,长发未必是道士,有可能是疯子!只有一个老和尚,我没算准,因为我算他X年死,他在早三年开始辟谷打坐,后来多活了十年,把我刺激的一年多没算命,后来琢磨透了,人命就是三个基本,禄马羊,禄就是收入,是该你享用的东西,禄尽人就死了,你呼吸的空气都呼吸完了,就得死,寿尽禄不尽,该你享用的还没用完,成植物人还得继续消耗,耗不完不能死,那老和尚就是因为辟谷,禄总也不尽,打坐不动也不消耗,所以延长了寿,不能改变时间的长度,却能改变时间的宽度,所以别的我不信,佛门说的惜福,我信!

连师父在他自己的预言时间和方式中,经历了几个月的病痛,安静的走了,医生说他的病换成别人,疼痛会受不了的,而连师父没有很痛苦的样子,除了稍微皱眉忍耐,没有大嚎大叫,他能够坦然面对一切苦乐,他在和命运之间画了一个等号,完美演绎了一个盲派算师的角色,在这个由众业所感的大剧本里,连师父是个本色演员!

一切事物都是业力因缘假合而成,而本身是虚幻不实的梦境,所以得之何喜?失之何悲?只是一场电影而已,古德说,水月道场,梦中佛事,身心世界皆是幻城,勿执着勿妄想,努力修行吧!功夫不负有心人,相信终有云开月现的那一天!

本文转载自浙易的博客,原文链接地址为: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c642750100qjvn.html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