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桑叶(2)
发布日期:2016-03-28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一味桑叶止盗汗

竹篱茅舍来了一位僧人,这僧人正是寺庙里的禅堂法师,专门参禅讲法,辩才无碍。

但不知为何近两年,经常出虚汗,老先生摸完脉后说,老法师,你这身体倒没什么,就是少阴心脉亢盛过度用了心意识啊!

僧人点了点头说,先生所言极是,老衲半辈子参禅悟道,阅读古代典籍无数,对于各类禅门语录如数家珍,但为何老是在向上一指之时,苦参不透。

原来这老法师虽然在众学僧之前,博学多才,说法无碍,但说的仅仅只是佛学知识,而不是真正自己的心得,讲的是前人的智慧,而不是经过自己心中流露出来的见地,所以甚是苦闷,所以久而久之,心中便狂乱不止。

老先生一摸脉象就知道了,这是过用了心意识。

便说,指月啊,你看为什么心肝火旺,就容易汗出呢?

小指月说,心在液为汗,心主神志,神志上越太厉害,就会逼汗外出,神静则汗收。

老先生又问,那为何肝火旺,也会逼汗出呢?

小指月说,肝主谋虑,谋虑过度,肝热鼎沸。木热则流脂,唯有见肝热而不汗出者。

这老法师听后大吃一惊,说,老先生调教的弟子,居然如此出众,一语指中老衲要害,老衲便是思虑谋虑太多,内有生死之事,不能了脱,外有寺院俗物纠缠,不能解放。

老先生哈哈一笑说,雁过寒潭不留影,风来疏竹不留声。法师者,于法自在也,终日俗物纠缠,终日逍遥法外。

老禅师听后若有所悟说,老衲虽然一生阅读经典无数,但想不到老先生早已非凡。老先生每天看病教弟子,亦当费心思不少,居然如此超脱,不滞于物,真是羞煞老僧,惭愧我一出家僧人。

老先生说,不敢!不敢!出家者,在形式上是出房宅之家,入山林道场,在实质上却是出烦恼之家入清静道心。

这老僧点了点头说,我时常以经典教诲弟子,想不到我所能说的,我并不能行啊!

老先生又说,佛法大义,非关文字,经典指月,舟楫而已。

老僧听后感慨地说,老先生请继续说下去。

这时房子里有一只蜜蜂,不断地嗡嗡作响,这蜜蜂飞来飞去都撞在窗纸上,隔着透明的窗纸外面可以看到大好的阳光,但这蜜蜂以区区微小之力,就算是撞它千百回也撞不破窗纸。

老先生出神地观察那蜜蜂,问老法师说,法师啊,你看蜜蜂为什么出不去呢?

老法师笑笑说,这很简单啊,一层窗纸挡在那里,它当然撞不出去了,如果它肯绕个弯,从这个大门口,空空无物所拦之处,振翅一飞就出去了。

老先生听后点点头,占了一首诗说:

空门不肯出,投窗亦天痴。

百年钻故纸,何日出头时。

这老僧听后,脑袋如同被东西炸开来一样,豁然开朗,以前种种执着偏见,想从钻研故纸典籍里头,领悟佛法大义的心一下子就放开了,感觉到此时此刻连呼吸的空气也无比清新,一下子神色清爽,叹未曾有如此状态。

于是老法师肃然起立,双手合十,深深地向老先生弯下腰。

阿弥陀佛!老先生才是人天法师,为我拔除障道藩篱,扫清阻路瓦石啊!

老先生说,不敢不敢,然后在给这老僧开了一味桑叶,叫这僧人拿回去焙干,研成粉末,用米饮送服。

这僧人如法炮制,喝了几天后,晚上烦热盗汗的症状就如烟消云散,而且心中从来都没有如此安宁过。

小指月说,为什么桑叶止虚汗如神呢?

老爷爷笑笑说,因为他放下了心中的执着。

小指月笑笑说,爷爷,你经常不是说医者要执着于医道,禅者要执着于佛法吗,你不是说做一行要执着于一行,要痴迷于一行吗?

老爷爷笑笑说,没错,我是这样说过,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医痴者术必精,法痴者思必巧。

小指月说,这样痴迷执着不是很好吗?

老爷爷说,指月这痴迷执着,只是一时的,不是究竟彻底。执着刚开始是一种进步,但到一定程度,执着也是一种阻力,如同过河乘舟,舟楫是一种帮助,但过了河后,还背着舟楫那就是一种负担。

小指月说,我就想不明白了,爷爷说不要执着于邪恶,不要养成不良的生活习惯,为什么连正义的东西都不要执着呢?

老先生哈哈大笑说:

邪来烦恼至,正来烦恼除,

邪正俱打却,是名真清净。

无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

邪正皆是念,何须有执着。

小指月还是听到半懂不懂,但他还是小笔记本上写道:

《本草崇原》:《夷坚志》云:严州山寺有一游僧,形体羸瘦,饮食甚少,每夜就枕,遍身汗出,迨旦衣皆湿透,如此二十年无药能疗,期待尽耳。

监寺僧曰:吾有药绝验,为汝治之,三日宿疾顿愈。其方单用桑叶一味,乘露采摘,焙干碾末,每用二钱,空腹温米饮调服。

或值桑落时,干者亦堪用,但力不如新采者,桑叶是止盗汗之药,非发汗药。《本经》盖谓桑叶主治能除寒热,并除出汗也。恐人误读作发汗解。故表而明之。

《医学心悟》曰,思虑过度,以致心孔独有汗出者,桑叶经霜第二番叶,带霜采阴干,或焙为末,米饮调服。

上一篇:20、桑叶(1)
下一篇:20、桑叶(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