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黄连(1)
发布日期:2016-08-22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41、黄连

黄连直折心火上炎

  有位老人,年过花甲,平时很少得病,身体强壮,年岁虽老,干的活一点都不少于年轻人,而且干起农活来,从容不迫,平时根本很少生病吃药。
  突然有一天他觉得有些头晕,眼中看东西都是各类奇奇怪怪的蜜蜂蝴蝶花朵,真是无奇不有,形状万千。
  他便请了一个医生来看,这医生说年老体虚,血虚不能养目,于是就给他开了归脾汤。
  这老爷子吃了十剂归脾汤,反而睡觉质量更差,心更烦,看到更多的蜜蜂蝴蝶花朵,家里人都认为这老人是不是得了癫狂,被鬼怪遮住了双眼。
  于是又请另外一个医生,这医生给他用上礞石滚痰丸,因为怪病多痰,而这老人家平时就少抽烟喝酒,根本很少痰,结果这五剂礞石滚痰丸吃完,病仍然没有好。

  正好小指月跟爷爷采药路过,他家人看到有采药郎中,求医心切,多一个人多一种想法。
  于是就请爷孙俩进去看,老先生说,你眼睛看到什么吗?
  这老人愤愤地说,天天都是这些蜜蜂蝴蝶,烦死我了。
  老先生又问,那你晚上做梦吗?
  这老人家说,做啊。
  老先生又问,梦到什么呢?
  这老人家说,梦到都是到处起火灾,我就去救火。
  老先生说,指月啊,你看这是什么证呢?
  小指月说,这老人家少阴脉也这么亢盛,既不是血虚,也不是痰热,而是心火盛。梦为心头所现心火炽盛,才会梦境里出现一派火曰炎上之象。

  老先生说,那该用什么药呢?
  小指月说,用黄连。
  小指月就写上黄连10克,
  老先生点点头说,10克黄连太少,病重药轻,用单味黄连30克,直折心火炽盛。
  结果这老人家一剂黄连汤,就心不烦,眼不花了。
  两剂下去,严重各种奇奇怪怪的现象都消失了,从此再无视物方面的问题。

  小指月便说,爷爷,为什么这种奇怪的病症你用黄连来治心呢?
  老爷爷说,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
  各类神志方面的幻觉,要懂得从心论治,如果神虚,就会梦鬼,梦到过世老人,这时可以通过桂枝汤强心而愈,如果神亢盛,就会暴躁,声音高亢,一派心火炎上之象,所以会梦到火烧,这时就要用黄连来清降心经之火。

  小指月听后点点头,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长江医话》曰:李公老人,家住流江,务农为业。年近花甲,犹有此容,从不问于医事。
  一日突觉头晕目眩,眼前发花,无奇不有,形状万千。
  延医入诊,服用归脾汤十剂无效,且心烦失眠,自语不休,说,蜂乎!蝶乎!入吾手足,粘吾心肺。
  家人以为其癫,又请医生用礞石滚痰汤五剂,病不愈,便再请医生治。
  这医生说,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火炽盛,扰乱心阳,视力就会迷惑,直用黄连30克,水浸频服,药到病除,单味而愈。
  迄今患者年近古稀,视力尤佳,读书看报如常。

口舌生疮漱口方

  有个患者经常口臭心烦,最近公司加班,连连熬夜,口疮溃疡发作,连饭都吃不下。
  但这病人却从来没怎么吃过中药,看过中医,这回实在没办法,用了各类西药,治口中疮痛,还是没止住。
  老先生说,你既然不想喝中药,怕这中药又苦又黑不好看,可以不用喝中药来治你的病。
  这病人听了后,既惊喜又惊奇,惊喜是可以治好病,惊奇是不用喝中药,那我来这里找中医干什么呢?
  小指月在旁边笑笑说,就用黄连煎酒,拿来漱口不用吞下去。
  这病人说,原来如此,我也用了一些西药,消毒水来漱口,都没有漱好,老先生说,那就试试用中药吧。

  指月啊,为什么用黄连呢?
  小指月说,诸痛痒疮皆属于心,而心又开窍于舌,所以口舌生疮,但见心火上炎者,用黄连煎酒,漱口即愈。加酒煎的目的是,使药气持续作用于上焦。
  这病人回去就用这小招法,果然漱第一天创痛大减,漱第二天就不痛了,居然胃口也开了,知道饥饿,想吃饭,原来胃以降为和,用黄连来漱口,可以被身体吸进去小剂量的黄连汤水。
  这黄连小剂量用可以健胃,增强食欲,但如果过量服用,反而会苦寒败胃,导致消化不良。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黄帝内经》曰:诸痛痒疮,皆属于心。
  《肘后方》曰:治口舌生疮,黄连煎酒,时含呷之。
  傅青主曰:口舌生疮,大都是心火郁热,舌为心之苗窍,故先见症。故用菖连饮,黄连6克,菖蒲3克,水煎服,往往一剂而愈。此方功在黄连,亦在菖蒲。菖蒲引心经之药,黄连善清心经之火,此所以奏功如响也。
  李东垣曰:诸痛痒疮,皆属于心。凡诸疮宜用黄连、当归为君,甘草、黄芩为佐。
  《名医类案》曰:孔华峰治一人患痔疮,浓血淋漓,用黄连去毛,打成细粉,用蜜调,空心服用二三钱,立效。

黄连止消渴

  有个公务员,没有到十二点都不睡觉,已经养成习惯了。他经常口渴,饮水不解,而且小便后来流出白色液体,很浓稠。
  他找到医生,医生说,你这个是阴虚火旺,肾中亏损所致,应该服用补肾药,滋阴药。
  便开六味地黄丸,结果吃了十多天都没有好转,口中照样燥渴,小便照样有白浊。
  他便找来竹篱茅舍。
  老先生说,你这是消渴病。
  这公务员也懂得一些医理说,为什么我又渴,又尿出白色的浓稠液体呢?
  老先生说,这很简单,《儒门事亲》曰:火在上者,善渴,火在中者,消谷善饥,火在下者,不渴而溲百液。
  小指月说,这尿白液怎么属于火在下呢?不是白主寒吗?
  老先生说,白主寒没有错,但如果是浓稠的白液,就说明身体有热,如果是清稀的白带痰饮或者小便,那就属于寒湿。

  小指月点点头说,原来如此,除了辨颜色后,还要辨浓稠清稀度。
  老先生又说,就像白粥,你还没煮的时候,一派清稀无火,属于寒,而你一旦煮久后,一派热气腾腾,水分被蒸发掉,剩下粘稠的粥液,虽然一片色白,但已经是热气腾腾,而且煮得越久越粘腻,这粥水越烫热,越是搅不动,所以热病的患者,小便量少难排涩痛。
  小指月又说,那这为什么会消渴,会一派火热来炼熬下焦津液呢?
  老先生说,很简单,熬夜伤的是肾,长期熬夜,加班加点,过用心脑,便会让心火亢盛,炼液成粘稠,如果把身体的津液比喻成粥水,那你的心就是周身粥水的一把火。
  这身体白天已经用心不止,晚上应该休休心,息息火,如果还熬夜加班,添柴加火,那身体津液很快就被炼得粘稠,所以熬夜的人,血液的粘稠度普遍都偏高,血管也容易硬化。
  这公务员听了后,点了点头,原来这些正说到了他心里头去。

  随后老先生便给他用酒蒸黄连丸,叫他服用这个,连服七天,消渴心烦解除,尿也变清稀了,没那么混浊。
  这样火降水行,自然渴止,尿浊愈。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名医别录》曰,黄连止消渴。
  《近效方》曰,治消渴能饮水,小便甜,有如脂麸片,日夜六、七十起:冬瓜一枚,黄连十两。上截冬瓜头去穰,入黄连末,火中煨之,候黄连熟,布绞取汁。一服一大盏,日再服,但服两三枚瓜,以差为度。
  《黄帝内经》曰,诸水液浑浊,皆属于热。
  《古今医案按》曰,南安太守张汝弼。曾患渴疾白浊。久服补肾药不效。遇一道人。俾服酒蒸黄连丸以川连一斤。煮酒浸一宿。甑上累蒸至黑。晒干为末。蜜丸桐子大。日午临卧。酒吞三十丸。遂全瘳。

同病异治话痢疾

  老爷爷说,学中医就像先吃黄连后吃蜜。
  小指月说,这叫先苦后甜。
  老先生又说,黄连是以苦而闻名天下的,是中药四大苦药之一。
  小指月说,还有苦参、龙胆草、黄柏呢!
  有个读书人,他虽然不是学医的,也喜欢猎奇,看一些医籍来防病保健。
  有一次他得了严重的痢疾,拉肚子七八天,便打吊瓶还边拉,屡治不效。
  他就在叹,不知是世上苦无良医,还是我这病确实太重。

  于是他便翻阅医籍,发现黄连乃治痢疾之上药。
  而治痢名方香连丸,葛根芩连汤,芍药汤,白头翁汤,木香导滞丸,这一系列的治痢方中,没有不含有黄连的。
  甚至刘完素说,古方皆以黄连治痢之最,治痢皆以之为君。
  他便自己想尝药,尝药就要从最简单的开始,他便挑选最少的药味,最简单的组成,看到这香连丸是治湿热痢的良方,就只有木香跟黄连两味药,便马上到药房里去配。
  想不到一剂吃下去,肚子就舒服,没有再拉了,第二剂吃下去,居然完全好了。
  一个多月都没有再复发过,他高兴得不得了,好像那么多医生都治不了的病,他居然翻阅药书,靠按图索骥之法,治好自己病。
  他就也很有成就感,真不知道是凑巧,还是确实名方有疗效。

  第二年同样是秋天,他吃了一次海鲜,又犯痢疾,连拉了三天,人都快拉没气了,他就想起去年的经验,便依法炮制,刻舟求剑,再去药房配香连丸,想不到不吃还好,一吃肚子痛得更厉害,拉得更厉害。
  他就郁闷,怎么前后都是拉肚子,去年吃就管用,今年吃就不管用,是药房里面配错药了吗?
  于是又换了家药房,而且是最好的药房,配好了香连丸,他再次服用,还是那样子,一吃病情反而加重。
  他就真的不敢再吃了。

  于是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他就向老先生既诉病苦,又诉这用药疑惑之苦。
  老先生一看,这读书人舌苔白腻,双脉濡弱,少气懒言,神疲乏力,都是一派寒湿泻痢,怎么用治湿热泻痢的香连丸,真是八竿子都打不着。
  按图索骥,刻舟求剑,真是误人不浅。
  这读书人说,那我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指月啊,脾虚寒湿泻痢,当用何方?
  小指月说,就用理中丸。
  这读书人便去买了中成药理中丸,吃上两丸,肚子暖洋洋的,就不拉了,再吃上两丸,居然病就好了,一盒药都没吃完,痢疾就消失了,没有再发作。

  他心中的疑惑还没有解开,便又跑竹篱茅舍来。
  小指月说,怎么,这拉肚子还没有好吗?
  这读书人说,不是不是的,我拉肚子早好了,这次不是来治病的,而是来请教的。
  小指月笑笑说,有什么不解,尽管说出来。
  这读书人说,我还是搞不清楚,为何香连丸治好去年的拉肚子,治不好我今年的拉肚子,而理中丸却治好了我今年的拉肚子。
  小指月说,这香连丸确实是治痢的神方,但它对治的是湿热痢,你去年拉肚子是不是拉得又臭甚至带血呢?
  这读书人点点头。

  小指月说,你的舌头如果自己照镜子的话,应该是舌红苔黄腻的,用香连丸是用行气导浊之法。
  黄连能苦降,木香能辛散。
  大凡治湿热之痢,最宜辛开苦降,木香味辛能行能散能顺气,就扫帚一样,能把湿浊往下扫,善于开通郁结。
  而黄连苦寒,苦能燥湿,寒能胜热,能够把痢疾毒热消解下来。
  这样香连丸治痢,一个木香调气,一个黄连败浊毒,行气导浊,通因通用,所以痢疾后重可除。
  《兵部手集方》曰,香连丸治下痢:宣黄连、青木香,同捣筛,白蜜丸,如梧子。空腹饮下二、三十丸,日再。其久冷人,即用煨熟大蒜作丸。婴孺用之亦效。

  这读书人听后点了点头,又说,那为什么今年给我理中丸呢?
  小指月说,理中者理中焦脾胃也,你今年舌苔白腻,明显脾阳气虚,脉象又濡弱,这阳气不足,湿浊便下陷,所以你拉肚子,没有去年那么臭秽,都是一派清湿,乃气阳不化。
  这读书人点点头。
  小指月又说,理中丸温镇脾阳,脾中清阳一升,湿泻自除。
  所以今年是寒湿泻,去年是湿热泻,因为病机不同,寒热有别,所以用药迥异。
  读书人听后豁然开朗说,感谢小郎中拨开我心头疑惑,看来治病还是医生的事,没有一定医学修好,不能胡乱试药啊!

  随后这读书人还特别作了一首《服药有悟》的诗:
  前秋抱腹疾,香连一服佳。
  今秋腹疾同,香连乃为灾。
  方知内患殊,不可一例该。
  天机本活泼,刻舟求剑乖。
  ……  

水升火降交泰丸

  有个卖电器的业务员,经常跑业务要到处推销,他的业绩已经相当不错了,每个月都可以拿到几千块的提成,加上基本工资,都有万把块收入,生活过得算是有滋有味,唯一的缺憾,就是经常发口腔溃疡,晚上睡不着觉。
  他听说什么药泻火好,都买来吃,刚开始疮火确实很快推下去,可泄久过后,发现手脚冰凉,非但口腔之火下不了,反而变成慢性的口腔溃疡,反复难愈,而且晚上大脑清醒得难以入睡,偶尔睡着觉了,也是梦见跟别人打架争斗。
  因此睡眠质量大为减退。
  这样严重影响到生活跟工作,他才到处寻医问药,从最简单的安神药,泄火药,吃到西药的安定,安眠药。
  发现都只能小睡片刻,不能真正沉睡,一到晚上反而大脑更兴奋。
  这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摸了摸脉,又叫小指月摸他的脚。
  指月说,爷爷这年轻人的脚怎么比老人的还凉。
  这业务员说,是啊,大夫,我以前脚都是热的,睡得很好,就是这几年来失眠口疮溃疡后,脚就开始凉,连腰也有些凉了。
  老先生摸完脉后说,你脉虚数,虚是阳虚,数是有浮热,心脉为盛。
  你这不是失眠搞到脚凉的,而是凉药泻火药吃太多了。
  这业务员点点头说,是啊,大夫,我现在还经常在吃凉茶,但不吃这上火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一息阳气一息命,一息寒气一息病。
  这人若没了阳火,等同于朽木,祝味菊在他写的《伤寒质难》中说道:“久服寒凉者,如饮鸩蜜,只知其甘,不知其害,亘古以来,死者如麻,茫茫浩劫,良可痛也。”

  这业务员听了后,那我该怎么办呢?
  热的东西吃了上火,凉的东西吃了又败胃手脚凉腰冷腿沉。
  老先生说,你这是上热下寒,水火不济。
  这业务员第一次听到上热下寒的说法,而且听起来很符合自己的病症。
  便问,什么是上热下寒呢?
  小指月便说,这个我知道。
  上面热是心烦失眠,口腔溃疡,脑子想问题,静不下来,下面寒是腰酸冷,腿沉,手脚冰凉。
  这业务员说,那为什么我会上热下寒呢?

  老先生说,人体就是一团水火之气在转,水升火降,相互调和,身体就平安,这叫水火既济。
  如果思虑过度,所欲不遂,火就往胸部头面上冲,就造成一派热象,这火不能够下来暖腰膝,阳不入阴,不单睡眠不好,下面腰膝很容易就凉冷。
  就像南北极为何冰冷,太阳的火很少能到那里,赤道为什么温热,物种繁多,阳火到那里足够。
  这业务员说,那我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
  心无水则孤火上逆,肾无火则寒水下凝。
  故心静则火自降,欲少则水自生。

  这业务员听后点点头说,老先生你这话可说到了我的心坎上,我这几年没有不是在拼命的,这心从来没有安静过。
  老先生说,心为什么不能够安静呢?
  这业务员说,我想要把业绩再做上去。
  老先生笑笑说,如果你赢了天下,却失了身体,你愿意吗?
  这业务员听了后,大受触动说,老先生我知道我问题出现在哪了。
  连最厉害的安眠药都安不了我的睡眠,看来我不是药不行,而是我的欲望奢求太厉害了,我得自己调节调节。
  老先生看后点点头说,指月啊,用哪个方子帮他协调水火,令心肾交泰,寒热对流呢?
  小指月说,就用交泰丸。

  这业务员吃完交泰丸后,心烦失眠慢慢减少了,晚上也没有梦到打架,最奇怪的是口疮溃疡,火辣辣的热,居然像是从天而降,脚底本来凉冷的,竟然暖和起来,是什么让我上面的热火移下来温暖脚底腰肾呢?
  为什么太阳之火能够温暖大地呢?
  这业务员想通过后,哈哈一笑说,药物帮助了我,但老先生的话更启发了我。
  只要我不浮躁,欲望减少,气自己都降下来,明显感到四肢暖和不少。
  难怪俗话说,把心放在脚下,可以治疗百病,其实这就是一个降本流末,令上面心脏阳热之火能够往腰脚下面暖,就像太阳能够普照大地,所以四肢暖和,因为脾主四肢,身体健康。

  小指月说,爷爷,我知道什么叫中医了。
  爷爷说,你说来听听啊。
  小指月说,中医调的人体,其实就是在调天地。
  爷爷示意指月再说下去。
  小指月又说,天地自然循环,就是天火太阳之热下降,地上的海水往上蒸腾的过程。
  这在《黄帝内经》叫做,天气下为雨,地气上为云。
  所以对应到人体应该心火下降,手脚暖,肾水蒸腾,心胸头脑清凉。

  老先生听了后点点头说,肾水蒸腾,心火下降,人体自有周天循环,自有圆运动。
  天人合一,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人是大自然的产物,大自然如何升降,是为正常,人体就当如何升降,则为不病。
  如果哪一天太阳都不往下照了,那地球都结冰,万物不能生发。
  如果哪一天人体心脏的阳火,不能往下行了,那腰肾的寒湿都温化不了,蒸腾不了,也就手脚冰凉,腿脚沉重,行走不利。
  所以天地不可一日无升降,人体不可一时无水火交济啊!
  小指月笑了笑说,爷爷,我知道交泰丸的道理了,交泰丸不仅治失眠啊,一切心肾不交,水火不济,上热下寒,寒热不对流的各种奇难怪病,都可以灵活加减变化交泰丸,里头黄连能让热火下降,肉桂能让寒水蒸腾,两味药一寒一热,令寒热对流,升降循环,所以回复正常。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韩懋曰,黄连与肉桂同行,能使心肾交于顷刻。
  《四科简效方》曰,交泰丸治心肾不交,怔忡无寐:川黄连五钱,肉桂心五分。研细,白蜜丸。空心淡盐汤下。
  《本草纲目》曰,黄连治目及痢为要药,古方治痢香连丸,用黄连、木香;姜连散,用干姜、黄连;变通丸,用黄连、茱萸;姜黄散,用黄连、生姜;治消渴,用酒蒸黄连;治伏暑,用酒煮黄连;治下血,用黄连、大蒜;治肝火,用黄连、茱萸;治口疮,用黄连、细辛,治失眠,用黄连、肉桂;皆是一冷一热,一阴一阳,寒因热用,热因寒用,主辅相佐,阴阳相济,最得制方之妙,所以有成功而无偏胜之害也。  

上一篇:40、黄芩
下一篇:41、黄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