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黄连(2)
发布日期:2016-08-23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滞下如金丸

  每次婚礼喜事都有人吃伤肠胃,导致拉稀泻痢。
  有个娃子她母亲带他参加一个婚礼宴席,这娃子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好吃的菜。
  又有蛋糕,还有可乐,又有最喜欢的烧鸭腿,还有葡萄。
  这就像孙悟空进到王母娘的蟠桃宴会上,看到什么就吃什么。
  谁知物极必反,乐极生苦,这纵口腹之欲,虽然满足了三寸不烂之舌,但肠胃却消受不起。
  如果脏腑会说话的话,必定会把这嘴巴骂得狗血喷头。

  这娃子刚吃完宴席,就喊肚子痛,然后就开始拉肚子。
  刚把裤子穿好,又想拉,反复拉了十几次,还拉不干净。
  这母亲连忙带娃子敲开了竹篱茅舍的门,老先生看了后,笑笑说,小娃子,下次还敢不敢贪吃啊!
  这娃子苦着脸说,我不吃了,我不吃了。
  老先生说,这疾病是身体在自救,你得听得懂疾病的信号,读得懂身体的需要。那以后就不会反复踢脚指头,在暴饮暴食这里头拉肚子栽跟斗。
  这样不用老先生多说,这娃子就已经上了一课——饮食自倍,肠胃乃伤。

  这该怎么办呢?
  食物停滞,胃肠以通降为和,要选一味药能够降胃败肠毒的,能够把浊毒拉出去,又能够治疗痢疾腹痛。
  小指月说,痢无止法,通因通用,黄连苦降,能够通降整条消化道,从口腔一直败毒到肛门。
  老先生说,没错,就用治痢药方,滞下如金丸。
  小指月就写上单味黄连。
  原来这滞下如金丸,就是由单味黄连组成,每次服用四钱,小孩子减半。

  小指月就说,爷爷这黄连带有苦寒之性,一次服用剂量这么大,会不会伤到胃肠呢?
  老先生说,有病则病受,我们同时还要根据痢疾的人,进行不同的煎汤送服。
  比如胃弱的,用点人参、陈皮,保护脾胃,煎汤送服。
  腹痛厉害的,用点白芍、甘草,缓急止痛,煎汤送服。
  后重厉害的,肛门滞下难耐,用点木香、槟榔,调气则后重自除,用这调气药煎汤送服。
  如果大便有脓血的,用点当归、白芍来煎汤送服,行血则便脓自愈。
  如果大便臭秽食积严重的,应该通因通用,就用点大黄、莱菔子煎汤送服,消肠道里的食滞。
  ……

  小指月听后点点头说,爷爷,原来这里头还有这么多灵活变化的搭配啊!
  老先生接着又说,不单如此,廖仲醇他治痢疾,黄连用量极大,他的滞下如金丸(痢疾一病,古名滞下),每次用独味黄连,吞服四钱,如果不是量大,那肠道的败浊,瘀滞就不能通泻而下。
  但他也知道量大驾驭不当,反而会伤到人体,所以廖仲醇对黄连的炮制极为重视。
  先用姜汁浸泡,然后再用土炒九次,最后还研成细粉,再用姜汁水泛为丸。
  最后经过反复炮制,黄连治痢之功不减,而苦寒伤胃之弊,却可以得以消除。
  所以为什么说,这单味黄连,炮制运用得好,治疗痢疾,那就像金子那么宝贵。
  小指月点点头说,难怪现在大药厂很喜欢开发黄连,生产的黄连素片,帮助不少湿热痢疾,腹痛泻痢的患者。
  这也是单方一味气煞名医的金刚钻啊!

连为病目之仙药

  有个病人眼中肿痛有好几天了,医生说这是虹膜睫状体炎,吃了很多消炎药,两天了都没有好转的迹象,他便来到竹篱茅舍,找中医瞧瞧。
  他问,老先生,为什么说我眼睛是炎症,用消炎药还不好?
  老先生说,兵无向导不达贼境,药无引使不至病所。
  消炎解毒药虽好,但未必能持续作用到上焦去。
  小指月说,爷爷我想到了,黄连乃病目之仙药,滞下之神草,专主热气目痛,治赤炎暴发,所以可以用单味黄连,内服或用来外面洗眼。
  老先生说,单方虽好,正如猛将,若无兵卒相佐,治起病来,对起战来,毕竟孤军奋战,难以迅速取胜。

  小指月说,那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你用黄连,再加点麻黄。
  能使药力,迅速作用于眼目肌表,辛开苦降,炎症速消。
  然后指月便写道:
  黄连15克,麻黄10克。煎汤内服。
  只开了一剂,这病人惊讶地说,怎么只是一剂药,医院一跟我开都是三五天的方。
  老先生又笑笑说,再给他包点当归、芍药,你回去吃完这药,若好不彻底,再把这两味药放进去煎,用这汤水趁热来洗眼。
  这样内外兼治,其效必速。
  果然,正如老先生所说,一剂内服方下去,眼睛就轻松好了六七成,再加这外洗方,眼睛就没事了。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纯用黄连泻火解毒,虽能消炎,但却有寒凉过度之嫌。而且未必能迅速上眼,稍加点麻黄,能使黄连消炎解毒之作用,持续停留在上焦肌表眼目。
  所以用黄连配点麻黄治疗眼睛虹膜睫状体炎,一般消炎药不理想时,用这种思路效果显著。
  《僧深集方》曰,黄连煎治眼赤痛,除热:黄连半两,大枣一枚(切)。上二陈,以水五合,煎取一合,去滓,展锦取如麻子注目,日十夜再。
  《顾松园医镜》曰,一人患翳障青逾年,用黄连一两,羊肝一具,煮烂丸服,不数月而复明。
  《本草图经》中记载,刘禹锡云∶有崔承元者,因官治一死罪囚出活之,囚后数年以病自致死。一旦崔为内障所苦,丧明,逾年后,半夜叹息,独坐时,闻阶除间悉悉之声,崔问为谁?曰∶是昔所蒙活者囚,今故报恩至此,遂以此方告讫而没。崔依此合服,不数月,眼复明,因传此方于世。
  又今医家洗眼汤,以当归、芍药、黄连等分停,细切,以雪水或甜水煎浓汁,乘热洗,冷即再温洗,甚益眼目。但是风毒、赤目、花翳等,皆可用之。其说云∶凡眼目之病,皆以血脉凝滞使然,故以行血药合黄连治之。血得热即行,故乘热洗之,用者无不神效。

苏连饮治呕恶不止

  有个患者,他平时很少坐车,这次出去城市探访亲戚,坐车回来后,一路晕车,即使回到家了还呕恶不止,饭食难下。
  睡了一夜后,第二天起来看到食物还不想吃,稍微吃点就呕吐出来。
  家里人用点生姜姜汤给她吃,因为姜乃止呕之圣药。
  发现稍微有好转,但还是昼夜呕恶不止。
  于是到竹篱茅舍来。

  老先生一摸脉,发现寸关二脉都上冲得厉害,便说,指月啊,这个呕逆上冲属于什么证呢?
  小指月说,属于火证。
  老爷爷问,何以见得呢?
  小指月说,火曰炎上,他这脉象一直往上冲,一派当降不降之象。还有《黄帝内经》病机十九条说,诸逆冲上,皆属于火。
  老先生又说,那该如何降其火呢?
  小指月说,心主火,用黄连可以降心胃之火。
  老先生又说,还得再加点点苏叶。

  小指月说,为什么呢?
  老爷爷说,就像黄连配麻黄,乃治目之妙对,黄连配木香乃治痢之神品,黄连配苏叶乃止呕之要药。
  你看为什么要用点苏叶呢?
  小指月说,第一苏叶本身有下气宽中以止呕的作用,善于治疗感冒,兼有咳嗽胸闷不舒,或呕吐不止。
  它上能通鼻塞以清头目,中能开胸膈以醒脾胃。
  老先生又说,还有呢?
  小指月说,这病人脉象往上冲,还带有点浮,浮为病在表。
  老先生说,为什么他病在表呢?
  小指月说,她前几天坐了整天的长途车,而且在里面都是冻空调,所以她身体一方面有表闭,另一方面还有里气上逆不降。
  我看爷爷用苏叶以宣表以畅气机,用黄连清理以降逆气。

  老先生听后,点点头,便给她开了2克的黄连,再配上几片苏叶,还不到1克,不单病人愣了,小指月更愣了。
  还是小指月先说,这么小的剂量,还不够一把抓,能降逆止呕吗?
  老先生笑笑说,治上焦如羽,非轻不举,像这种呕恶不止,还不能用大剂量。
  你看打气筒从上面轻轻打下来,那气就下去了,这黄连配苏叶有辛开苦降之功,使肺气能宣,胃气能降,那胸满呕恶之感自除。
  这病人回去后就用这两味药稍稍煎汤,缓缓饮下,边饮呕恶就边止,喝完后胸开意解,便想吃饭不再呕恶了。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薛生白《湿热病篇》曰,呕恶不止,用黄连0.9~1.2克,苏叶0.6~0.9克,两味煎汤,呷下即止。

寒热一调,顽病可消

  有个老胃病的患者,他到医院检查,说胃部有幽门螺杆菌感染,并且说这幽门螺杆菌是造成各类慢性胃炎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为什么用消炎药好好停停,难道这病菌是耐药了吗,还是药物剂量不够了呢?
  他甚至吃了大量清热解毒的药,因为很多医生都认为,胃炎嘛,就是炎症毒火,幽门螺杆菌也是造成炎症的凶手,应该把它们当做毒热来清解。
  最后这病人吃到口中泛酸泛清水都不敢再吃药了,但不吃药又麻烦,胃部痛得难受,一吃药又没胃口,手脚也凉。
  搞得现在进退两难,他便上竹篱茅舍来,想听听老先生的意见。

  老先生叫他伸出舌头来,发现舌尖红,苔白腻。
  小指月就有些费解说,爷爷,这白腻为痰,舌尖红为热,这寒热怎么能并存呢?
  在他身体不是寒火两重天吗?
  这病人听到寒火两重天,马上说,这小大夫,你说得对,我现在不敢吃凉的,不管是凉茶凉药,一吃凉的就没胃口,口上泛清水,也不敢吃热的了,一吃热的,就上火烦躁,你说我这是什么症状呢?
  小指月说,这是寒热不调,中焦升降失司。
  这病人有点听不懂,他又拿出检查报告单说,你看我这幽门螺杆菌,指数这么高,怎么把它降下来,为什么吃了这么多消炎药都消不了。

  这时老先生便拿起桌子下面一块木头,说,你看这个木头,以前都长满了木耳,以及各类病菌,都快被腐朽了,但为什么现在好好的,我没有给这木头打上任何除草剂跟灭菌药啊!
  这病人笑笑说,这还不简单,你把它放在这居室里,比较干爽,病菌在这上面就繁殖不了了。
  老先生点点头说,对就这样,让他胃肠干爽起来,令那些所谓的幽门螺杆菌没法生存下去,自然就举家搬迁了。
  于是老先生就开了干姜跟黄连两味药,而且干姜用量大于黄连。
  这病人一看有黄连,便说,大夫啊,我吃不了黄连,一吃我这味就更难受了。

  老先生笑笑说,你试试吃我这药,看难不难受?
  你这舌尖红没有黄连降不下火,但舌苔白腻,如果过用黄连便有伤中之弊,这时如果不是配上干姜,这中焦寒湿如何能化散开。
  这病人听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我是喜欢吃点姜,吃姜会有点舒服,我就试试先吃一剂吧,吃不好我再上来。
  本来老先生都想给他一开五剂的,想不到这病人因为反复吃药,没有吃对证,都吃怕了,他宁愿多跑几次,也不想再吃坏身子,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吃。
  第二天这病人高高兴兴地回来,小指月一看,便说,难道你吃完药,不舒服吗?
  这病人笑笑说,没有啊,我这次吃的药很舒服,晚上也没有胃痛醒来,睡醒后也没有泛清水,而且这两顿胃口还挺开的,所以想再开点药。
  然后小指月给他开了含有干姜跟黄连的半夏泻心汤。
  因为久病多虚,需要半夏泻心汤里头,人参、大枣、甘草来补益脾虚,脾胃内壮,像这些外邪病菌才不可干扰,这里头更有干姜,令脾宜升则健,还有黄连,令胃宜降则和,这样脾升胃降。病人胀满感消失,口中泛清水心中烦热也消失。
  这病人后来吃了十剂的半夏泻心汤,再去检查,发现幽门螺杆菌不知跑哪了。

  他哈哈一笑,便去问医院里的医生。
  医院的医生也拿这处方看看,看来看去都说,这处方没有一味白花蛇舌草之类消炎解毒杀幽门螺杆菌的啊,怎么能治好慢性胃炎呢?会不会误打误撞?
  小指月也这么想,便问爷爷。
  老爷爷笑笑说,这病菌首先是邪气,治邪气有时不一定要攻邪,你通过内壮,强大正气就行,就像国家强大了,有谁来干扰你的边疆,欺负你呢?
  又有谁敢在国内作乱呢?
  即使偶有作乱,也很快被平息下去,而半夏泻心汤里头,有人参、大枣、甘草补中益气,培补正气,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这一组药是药中良相。
  有黄连、黄芩凉降,令整条消化道胃肠浊阴下降。
  有半夏、干姜辛开,能够令清阳上升,温中健脾。
  这一组药是药中良将。
  这样正气充足,又浊降清升,上下大气一转,局部的炎症,很快就消散。

  小指月又说,爷爷,我还是不能理解,这幽门螺杆菌究竟跑到哪里去了,这里头没有哪一味药刻意去杀菌的,为何病菌都跑了。
  老先生笑笑说,你可以把治蛔虫的思想移用到治身体各种病菌来。
  你看治蛔虫有什么大原则呢?
  小指月说,蛔虫得到酸的就安安静静,得到辛味的就伏住不动,得到苦味的就立马望风而逃往下走,唯独它们喜欢甘味的甜甜好吃。
  所以乌梅丸煎出来的味道,既酸辣又苦,一下去蛔虫望风而逃,赶紧都举家搬迁了。
  老先生听了后笑笑说,那你看治幽门螺杆菌,是不是也这道理。

  治脾胃病,到后来很多都是寒热失调升降失司,脾虚气滞,所以半夏泻心汤里头,寒热并用,升降同调,其中干姜配黄连是用药之关键。
  干姜辛辣令虫儿不敢妄动,黄连苦降令虫儿迅速逃下,如果病人热势偏重的,如心中烦躁,胃中上逆泛酸,舌尖红,你就黄连用量大于干姜,如果寒凉厉害的,比如舌苔白腻,口中泛清水,手脚凉,你干姜用量就大于黄连。
  这样寒温并调,往往令身体的各类病菌虫儿无所适从,你改善了身体的环境,虫儿就很难再生存下去了。
  所以这半夏泻心汤里头,黄连跟干姜这组对药是眼目,是灵魂,你如果善于在这两味药里头调剂量,那么大部分胃病你都可以调得很好。
  你别小看黄连跟干姜是两味药,其实这两味药就代表两大法,我们用黄连跟干姜不是调它幽门螺杆菌,也不是调它胃病,而是调它寒热,调它升降。
  这样寒热一调,幽门螺杆菌自然减少,升降一调,老胃病也很快得消。
  这就像善于抓住汽车的方向盘一样,懂得踩油门跟踩刹车,这样你就能够开得得心应手。
  小指月边听边做笔记,终于把脾胃病里头的一些疑惑解开了,也明白为何爷爷经常用半夏泻心汤治疗各类脾胃病,灵活化裁寒热互调,取得理想的功效。

治水火烫伤

  小指月在早上烧开水时,小手指又不小心被热水烫到了,他就想到《中医杂志》上记载,治水火烫伤用黄连打的粉,调点茶油,涂抹之,即愈。
  他就依法炮制,反正药柜里黄连粉大把,搞点茶油一调,敷上去,这本来很痛的伤烫处,居然一下清凉下来,而且第二天,就没什么感觉了。
  小指月问,爷爷,黄连治水火烫伤是什么机理呢?
  老先生笑笑说,第一诸痛痒疮,皆属于心。黄连能清心经之热火。
  小指月又问,那第二呢?
  老爷爷说,诸热瞀瘛,皆属于火。黄连可以清心经之热火,热火降,则烧痛轻。
  小指月听后恍然大悟,他觉得爷爷好厉害,总是知道古籍用什么药来治什么病,更知道为什么能治疗这病。
  这种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思维,小指月一直都在学。
  爷爷说,知其然,你只走了一半的路子,知其所以然,你才能够在医道上走完全程。

上一篇:41、黄连(1)
下一篇:42、黄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