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秦皮
发布日期:2016-09-26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44、秦皮

秦皮外洗治疗红眼病

  最近又流行红眼病,治红眼病有很多招子,今天来了个小孩子,三岁多也患了红眼病。
  白睛红赤,突然暴发有两天了,两只眼睛都有很多眼屎,都快粘在一起了,周围邻居也有好几个都得了红眼病。
  这父母便问,大夫,为什么这流行红眼病,有人得有人不得呢?
  老先生说,这红眼病又叫天行赤眼,因为外感一种疫疠之邪所致。
  这父母又说,为什么我们娃子得了,我们却不得呢?
  老先生说,这娃子平时肺胃肝肠有积热,这样外内合邪,交攻于眼,所以暴发赤目。
  如果脏腑里头积热少的话,空有外面的导火线,没有炸药也很难引发。
  这父母听后点点头。
  老先生说,要防止以后娃子少得些流感或疫疠之邪,就要让娃子吃清淡一点。
  肠腑里头没有积热,疾病就很难犯上作乱。
  然后小指月便教他们用单味秦皮一两来煎成浓汤洗眼。
  他们把秦皮带回去,按照小指月说的方法使用,洗两天就好了。
  老先生说,如果娃子能喝药的话更快。
  小指月说,像这样内服什么汤药呢?
  老先生说,汤药非常多,用龙胆泻肝汤有效,黄连、当归也有效。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近效方》曰,治赤眼及眼睛上疮:秦皮一大两。以清水一大升于白瓷碗中浸,春夏一食久以上,看碧色出,即以箸头缠绵,点下碧汁,仰卧点所患眼中,仍先从大眦中满跟着,微痛不畏,量久三、五度饭间,即侧卧沥却热汁,每日十度以上着,不过两日瘥。忌酢、萝卜
  《外台秘要》曰,目生翳膜,或红赤肿痛,用秦皮一两煎水洗眼,温洗为佳。


高国成经验

  秦皮治疗天行赤目采用秦皮一味,制成眼药水并以秦皮药液熏洗患眼,收到良好疗效。方法:秦皮250g,加清水500ml,分煎两次,将两次药液混合再熬成250ml,用滤纸过滤排出残渣,灌注空眼药瓶内,每支10ml滴眼。
  饶某,男,成人,1973年7月初诊。两目白睛红赤,眼珠、头额刺痛,迎风流泪,眼眵稠黏,口苦而干,小便黄短,纳差,睡眠不安,舌苔黄,脉弦数。脉症合参,诊为天行赤目。由风热上扰,风火上攻于目所致,疏方以秦皮眼药水1支滴眼,辅以秦皮汤外洗而愈。[湖北中医杂志,1985(3):4.]

一味秦皮止热痢

  孩子最常见的疾病,不外乎就是感冒或者拉肚子。
  所以一个儿科医生,一方面是要善于治手太阴肺经的病,另一方面要善于治足太阴脾经的病,治二太的病,如果都能了然于胸,那常见小儿疾病的调理就思过半矣。
  所以小孩子很常见的就是着凉感冒,或者吃错东西导致肚子痛,因为小孩子肌肤娇嫩跟脾常不足,虽然容易病,也容易好,因为小孩子没有像大人那样,那么多的七情缠身,焦虑烦恼。
  一个娃子因为吃了蛋糕炸鸡腿后,又喝了点饮料,肚子就胀,随后拉了七八次,肚子还是不舒服,甚至肛门都有点往下脱,还热辣辣地痛。

  老爷爷说,指月啊,有没有一味药,既能清热燥湿,清楚肠道里的湿热,又可以带有收涩作用,不要让它腹泻得太厉害。
  小指月就在想说,爷爷,秦皮既能清热燥湿,又能收涩止痢,正符合这饮食积滞导致腹泻臭秽的。难怪白头翁汤治热痢下重里头就用到秦皮,我知道是什么道理了。
  老先生说,没错就用一味秦皮三钱,煎水服用。
  这娃子的父母说,这药太苦,孩子吃不下怎么办?
  老先生说,可以加点糖。
  小指月说,是不是所有难喝的中药都可以加糖呢?
  老先生说,不是的,要看情况,像这种腹痛腹泻,加点糖去,一方面是为了让这汤水更好喝,另一方面还有治疗作用呢。

  小指月说,糖也能治病?
  老爷爷说,当然能了,糖是什么味呢?
  小指月说,糖是甘味啊。
  老爷爷说,甘味有什么用呢?
  小指月说,甘能缓急,能止痛啊,就像芍药甘草汤重用炙甘草,能够缓急止痛,而且甘草还用蜜糖炙过,剂量要大。
  老爷爷又说,那这腹痛腹泻是不是既急又痛啊?
  小指月笑着说,我明白了爷爷。
  果然这家里人带上两小把的秦皮,用手一抓都抓住了,只给娃子煎了一半,喝后肚子就不拉了,也不痛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病从口入,小孩子切忌暴饮暴食,因为小孩脾常不足,内伤脾胃,百病丛生。
  《黑龙江常用中草药手册》曰,治肠炎腹泻用秦皮三钱,水煎加糖服用。
  《汤液本草》曰,秦皮主热痢下重。
  《伤寒论》曰,白头翁汤治热痢下重者:白头翁二两,黄柏三两,黄连三两,秦皮三两。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不愈,更服一升。
  《本草纲目》曰,秦皮治目病,取其平木也,治下痢,取其收涩也。

治病的钥匙

  有一农家平时性急,脾气大,血压也高,有一次跟好友在外面吃了顿海鲜,又大醉一番。
  回家后皮肤就瘙痒,甚至开始溃烂,流出黄水,通身疼痛,他害怕极了。
  便急忙找来竹篱茅舍。
  老先生一摸脉,脉势弦数。
  小指月说,爷爷这么厉害的皮肤病不容易治啊。
  老先生说,浑身上下都有点溃烂,皮肤出黄水,看似难,可世间的道理总是难易相成,找不到钥匙,壮汉也破门不入,若找到钥匙,孺童亦可开锁进入。
  你要找到这个病的机关所在!

  小指月第一次听到,治病还有机关钥匙的。
  老先生说,《阴符经》曰,动其机,万化安。
  找到身体的疾病机关,瞄准治疗,身体很快就安然无恙。
  这田家汉子着急地说,大夫,快给我下药,我恨不得把这身体的烂病治掉。
  老爷爷不急不缓地说,指月,你听到什么?
  小指月说,我没有听到什么啊。
  爷爷说,我听到了肝的声音。
  小指月一笑说,我明白了,爷爷,肝苦急,这病人脉弦,性子一向着急,是肝火大,但皮肤又溃烂湿疮,湿热应该也重,所以脉才数。

  老先生说,皮肤跟哪个脏腑相通应。
  小指月说,肺主皮毛,肺又与大肠相表里,所以大肠实热毒浊重,也会借皮肤来泻热自救。
  老先生说,按道理,大肠中的湿热毒浊,应该下泻的,怎么发到皮肤来呢?
  小指月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老先生说,如果没有肝木过急忙。生发过亢,肠道的湿毒怎么会外发到肌表来呢?
  小指月一听马上开窍了,笑着说,对对,爷爷,我想通了,很多性急的人,皮肤的湿浊湿疹,都发得厉害,如果性不着急起火不往上攻,那身体的湿浊自动都会往胱肠下面排,看来还是着急的坏脾气,把肠道里的浊毒搅上来啊!
  老先生说,既然你已经想到这里了,那你看看有没有一味药,既可以达皮表,又可以把弦数的肝脉,着急的脾气往下收,还可以把肠道里多余的湿热毒浊往下排呢?

  小指月想了很久都想不出来,这时老先生说,秦皮!
  小指月哈哈一笑说,我明白了,秦皮是树皮,以皮走皮,它又苦寒归肝胆经,能够让弦数的肝脉向下收,最后它还善于清除肠道湿热败浊,使肝胆毒浊从胱肠下窍排出。
  这样秦皮就从皮肤到肝胆,再到肠子,这一整条都能降本流末,使浊阴出下窍了。
  这农家带着疑惑地眼神把单味秦皮带回家去煮水喝,当茶饮,还真奇怪,第一天喝了,皮肤痒痛流湿水就减轻一半,喝到第三天居然结疤好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中记道:
  《名医类案》曰,钱塘西溪,曾有一田家急病癞,通身溃烂,号呼欲绝,西溪寺僧识之曰:此天蛇毒尔,非癞也,取木皮煮饮一斗许,令其恣饮,初日疾减半,两三日顿愈,其木乃今之秦皮也。

上一篇:43、龙胆草
下一篇:45、苦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