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穿心莲
发布日期:2016-11-28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50、穿心莲

草医郎中的两个绝招

  在缺医少药的时代,有个民间草医郎中,善于用两种药治大部分常见疑难病,一种是补中益气汤治疗虚证乏力,一种是穿心莲片或者用草药穿心莲治疗从头到脚的实热炎症。
  这草医郎中已经退休了,小指月在爷爷的指引下,便前往拜访。
  小指月说,老前辈,我爷爷说你善用补中益气汤,还有穿心莲,治疗各类疑难病,这是什么道理呢?
  老草医哈哈一笑说,老夫不敢说擅长治疗,只是民间缺医少药,很多病也是碰巧治好。
  小指月说,爷爷说你有真本事,不可能老碰巧治好疾病,要治好那么多疾病,若说靠运气的话,真比中彩票还难。
  这老草医听后,又是哈哈一笑说,虽然老夫一辈子用的药物品种不多,但治疗疾病的品种却不少,还是有一点点心得的。
  小指月说,愿闻其详。
  老草医说,身体疾病千变万化,再复杂的病理不过阴阳而已,阴阳不过升降,补中益气汤能升提周身之气,穿心莲能从头顶降到脚底,降泻一身浊火上炎。
  所以临床上只需辨明虚实寒热,有力无力便可以随手治之。
  小指月听完后觉得这繁杂的医道,怎么一下子在老先生口中变得这么简单,老先生笑笑说,就像你开车一样,那么复杂的车你要开来开去,向左向右,不就是一个方向盘上上下下而已吧!

  小指月说,我最近研习穿心莲,老前辈是如何看待穿心莲的。
  这草医郎中说,我粗略统计一下,几十年前我用穿心莲治疗的病重就有上百种,其实还远远不止。
  小指月一愣,一味草药治上百种疾病?这种话如果出自平常之人,大家都会认为那是广告,但出自一个有丰富临床经验的老前辈口中,那就有足够的分量。
  老先生说,我们就从头说到脚吧。
  治疗水火烫伤,你用什么呢?
  小指月说,招法很多啊,用生姜捣烂敷,用芦荟捣烂敷,或者用黄连打粉调敷患处,方法各种各样,我都试过,都有效果。
  老草医笑着说,没错,手中有什么武器就用什么,我采用最多穿心莲,所以用穿心莲打成粉,调点茶油敷在上面,一般的水火烫伤很快就好了。
  有个娃子烫伤得最厉害,半边脸都被烫坏了,当时上哪去找消炎药呢?
  我就用这新鲜的穿心莲煎成汤帮他擦患处,一直用了十多天,伤口就好了。
  小指月马上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一味穿心莲治水火烫伤。

从头到脚话穿心莲 

  随后老草医又说道,整个头面部不管是中耳炎,鼻窦炎,腮腺炎,眼结膜炎,牙周炎,牙痛,鼻子肿痛,只要脉有力偏数的,都可以用一味穿心莲,最好用刚采来的新鲜草药,五钱到一两,直接煎汤,一喝就见效。
  小指月说,那扁桃体炎,口腔溃疡,管不管用啊?
  草医郎中说,当然管用。
  小指月说,如果不容易采到新鲜的穿心莲怎么办?
  老草医说,那就用干品打粉,每次就用蜂蜜调服一两钱,也很快好,要不就直接买中成药穿心莲片,单味穿心莲制成的,效果也不错。
  小指月说,头面的所有炎症都可以治,只要脉势亢盛有力,属于诸逆冲上,皆属于火的,都可以用热者清之的大法,我明白了。
  这时老前辈说,其实头面孔窍的炎症是源于脏腑里积热,脏腑若没有积热,头面是不会有炎火的,正如锅下没有积薪柴草,那锅上就不会一派热火鼎沸。
  小指月说,那老前辈如何利用穿心莲来清脏腑积热呢?
  草医郎中说,口苦咽干,肝胆有热,穿心莲加柴胡特效。

  小指月马上记在笔记本上。
  老前辈又说,肺热亢盛,吐出来的气都是热的,穿心莲再抓把桑叶,水煎服,特效,如果是大叶性肺炎,把穿心莲加到千金苇茎汤里头去,效果更快。
  小指月的笔更快速地把这宝贵的经验录下来。
  老草医看小指月这么好学,不单用嘴巴问,耳朵听,还用手记,便感慨地说,如果我娃子像你这么勤奋就好了,那么我这一辈子的经验就不会带到土里去。
  这时草医郎中叹了口气,然后又说,以前很多急性肝炎黄疸的,大人小孩满身都发黄,用穿心莲加茵陈、栀子,很快就把黄疸退了,如果大便不通,就要加大黄。
  小指月边点头边记下,这指月速记的功夫一点都不亚于采访的记者啊,因为爷爷从小到大就耳提面命告诉小指月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的道理,所以小指月虽然书读得多,但笔记做得更多。
  这时草医郎中又说,肝阳上亢,烦躁失眠,血压高,脑充血,满脸都发红,直接用穿心莲叶子,五到七片泡茶,几天就降下来,如果小便还黄赤的,就再加几片车前草的叶子,效果更快。
  小指月又点点头,这真是降本流末,导热从水道出来降压的思路啊!
  对于实证血压高,不愧是一个号的民间方。
  老草医又说,急性胃肠炎,用单味穿心莲,三到五钱煎水,一天就好了。
  小指月问,像痢疾也有效吗?
  老先生说,痢疾也有效,但要是湿热痢,脉有力的,如果脉无力的,排的都是清水,那就不用穿心莲。

  小指月对这草医,再次刮目相看,表面上看他是个采草药的郎中,但实际上这思维完全上到了辩证医生的高度。
  草医郎中又说,急性膀胱炎,尿道炎,盆腔炎,宫颈炎,不管它下面炎症有多厉害,只要是尿黄赤,就用新鲜的穿心莲,十到十五片捣烂,加点蜜,开水一次冲服就好了大半,再服一两次就断根。
  如果是脉象无力,属于虚的,就要靠健脾除湿,不能一味地清热,小指月听后点点头。
  草医郎中又说,这穿心莲更有一绝,治疗毒蛇咬伤。
  小指月说,难道穿心莲也是一味蛇药?
  草医郎中笑笑说,而且还是正宗的治毒蛇咬伤的妙药,它跟七叶一枝花不相上下。
  一般的蛇虫咬伤,你就直接随手采来新鲜穿心莲捣烂,我们以前还经常抽旱烟,把旱烟筒里的烟油调到这捣烂的穿心莲上面,敷上去肿痛就很快消了。
  为了防止蛇毒功心,还要另外搞三到五钱的穿心莲叶子,直接用水煎汤,服用即可。
  小指月边记边说,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用这穿心莲来清心解毒消肿止痛,不仅治疗蛇虫咬伤,更治疗各种无名肿痛,疼痛难忍,真是绝妙的思路啊!
  ……

  老草医说得源源不断,小指月听得意犹未尽,一个喜欢传授,一个喜欢学习,这样一教一学,这个下午,草医郎中基本把他压箱的经验,几十年的宝贵心得都倾囊倒出来。
  小指月再次拜谢老前辈,才恋恋不舍地回去了。
  爷爷问小指月说,这次拜访老草医有啥体会啊?
  小指月说,我体会到了,用一味药可以独领风骚的境界。
  老爷爷说,不要轻视每一味药,十八般武器,样样都行,只要功夫到,耍啥像啥。你想要江湖走,可以带刀,可以配剑,甚至可以赤手空拳,学的时候可以博学,用的时候要精纯,就像庖丁解牛,一把刀可以恢恢乎游刃而有余,如入无间之地,如此应无所住,便由技而近乎道矣!
  小指月说,爷爷是教我要透过药草来去领悟人体阴阳升降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