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大青叶、板蓝根、青黛
发布日期:2016-12-08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51、大青叶、板蓝根、青黛

大青叶治阳明热毒斑

  小指月说为什么会发斑疹?
  老爷爷说,斑为阳明热毒,疹为太阴风热。
  这个娃子发烧后居然皮肤发斑,父母看了后都有点担心。
  老先生说,只要心胃之热退下来,斑就退下来,于是用《医学心悟》的犀角大青汤,利用水牛角来代替犀角,用这大青叶配合水牛角,清心胃热毒,凉血消斑,一剂知二剂愈,娃子吃完药后,顿觉周身清凉舒适,红斑消退。
  小指月说,爷爷,为什么同样大青叶跟板蓝根,一个是叶子,一个是根部,叶子就善于凉血消斑,根部就善于解脏腑里的热毒,比如肝炎、咽炎?
  老爷爷说,枝叶多发散,根茎善下达。
  你看这板蓝根的叶子,它就像之物的上焦肌表一样,吸纳空气蒸发水分都靠它。
  对于的正是人体的肌表,所以肌表热毒发斑,便用大青叶。
  而板蓝根又不同,它是根部,虽然跟大青叶同出一源,都能清热解毒,但更偏重于清解咱脏腑里面的热毒,治疗身体里面的咽痛红肿。

  小指月听后点点头,然后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本草正》曰,大青叶治瘟疫热毒发斑,风热斑疹。
  《本草纲目》曰,大青,能解心胃热毒,不特治伤寒也。
  朱肱《活人书》曰,治伤寒发赤斑烦痛,有犀角大青汤、大青四物汤。
  李象先《指掌赋》云:阳毒则狂斑烦乱,以大青、升麻,可回困笃。
  《本经逢原》曰,大青,泻肝胆之实火,正以祛心胃之邪热,所以小儿疳热、丹毒为要药。
  《医学心悟》曰,犀角大青汤清热解毒,凉血化斑。治伤寒,斑出巳盛,心烦大热,错语呻吟不得眠,或咽痛不利。方药为:犀角屑(水牛角代)、大青叶、玄参、甘草、升麻、黄连黄芩、黄柏、黑山栀各4.5克。口大渴,加石膏;虚者,加人参。

抽油烟机的作用

  有个病人感冒后咽喉肿痛,显示流清鼻涕,后来鼻涕都变黄了。
  他就自觉这是热毒性感冒,便买来板蓝根冲剂,加倍服用,咽痛稍稍好些,但却不能完全根治。
  他就奇怪,人家都说板蓝根冲剂治疗热毒咽炎特效,怎么我吃了都快一大包了,还没治好,还是咽喉肿痛,是中成药力量不够,还是现在都是人工种植的药,没有野生药草那股劲。
  他便敲开竹篱茅舍的门,问老先生。
  老先生说,你用板蓝根只用对了一半,板蓝根最善于清热解毒,解咽喉部肿毒,这没有错,但这种咽喉肿毒,是脏腑热毒外发引起的效果好。
  这病人便问,那我这咽喉肿痛,是不是脏腑热毒外发呢?
  老先生说,你这稍微要复杂一点,一方面脏腑里有热毒,另一方面吹了点空调,受了点凉,毛孔闭住,咽喉气郁,郁则火热,所以你刚开始感冒时流清鼻涕,到现在脉还是浮中带数,还有外邪束表。
  他说,那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你用板蓝根再加点羌活进去,试试看。
  这病人按照这种办法,取板蓝根一两,羌活五钱,就两味药煎汤,喝两天,咽肿就好了,头也清爽,呼吸也顺畅。

  小指月说,爷爷,为什么明明是受了风寒,吹了空调,还会咽肿咽痛呢?
  老先生说,风寒束表,里气不通,气郁化火,火行炎上,所以咽喉肿痛。
  小指月还有些费解,老先生便说,你看厨房里抽油烟机如果不打开,你在里面炒菜,空气郁滞,内外不对流,你马上周身烦热,面红耳赤。
  小指月一拍大脑说,爷爷我知道,这羌活是风药,是开窗户,是火郁发之,把束表的郁结打开,令里外气机对流,然后板蓝根才把热毒清降下去。
  这羌活就像抽烟烟机,板蓝根就像家里的风扇,这样外疏内清,身体就凉爽,咽喉一派肿毒热火,就清凉了。
  老先生笑笑说,没错,是外疏内清,现在人们很多只知道清热解毒,不知道解开表闭,就像只知道把窗户关了开空调,这样越冻心就越烦躁。
  你只有到大自然中去,跟自然气机沟通,那才是最清爽健康的。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江苏验方草药选编》曰,治流行性感冒,咽痛,扁桃体发炎,用板蓝根一两,羌活五钱,煎汤,一日两次服,连服二三日,愈。

青黛

李防御治嗽得官

  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冰,水为之而寒于水。
  以前小指月没学药之前,领会不到这句话,后来才知道青原来就是青黛,它是由板蓝根的叶子提炼出来的。
  它可以做燃料色素,也是一味难得的中药,它是浓缩的精华,提炼的结晶。
  所以这青黛清泻肝火的力量最强,它除了跟板蓝根、大青叶有一样的清热解毒作用外,更具备有清肝泻火的功能,还可以凉肝定惊,治疗小儿肝热风动。
  今天爷爷要跟小指月讲两个典故。
  其中一个就有关于青黛的。

  爷爷说,欧阳修暴痢几绝,乞药于牛医;李防御治嗽得官,传方于下走。
  小指月说,爷爷我知道爷爷那句话,它是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有一次得了水泻,朝廷里国医都治不了,他的妇人居然从沿街卖药郎中那里买了一剂药来,一吃就好了,这剂药里头就只有车前子一味。
  老爷爷说,为什么用车前子呢?
  小指月说,这是前后分消之法,通过利小便,可以实大便。
  老爷爷点点头后说,第二个典故也很经典,也是出自于民间游医之首,治好了疑难杂病。
  小指月正集中精神地听,爷爷说,在宋徽宗的时代,有个妃子病咳嗽通宵难睡,咳到厉害时,面浮肿如盘,宋徽宗很宠爱这个妃子,便叫御医李防御去治疗,说如果三天治不好,就要治他的罪。
  李防御感到自己没有把握,跟妻子哭泣道别,突然听到门外有卖药郎中的叫卖声,咳嗽药,一文钱一贴,吃了包管得睡!
  李防御一听,立即买了药,先给自己服用,证明没有毒,然后给妃子一服,居然夜寐得安,不再咳嗽,大清早起来,脸面浮肿也消了。
  李防御因此也得到了重赏,后来他便向草医郎中打听此药的成分,原来这药不过是最简单便宜的青黛跟海蛤粉而已。
  真是单方一味,气煞名医啊!

  小指月说,为什么这两味这么简单的药,便治好了顽固的咳嗽。
  老爷爷说,我推测此妃子必定是肝郁化火,木火刑金导致肺脉亢盛,气降不下,所以咳嗽心烦,睡卧难安,气火上冲,导致面肿如盘。
  用青黛便直接清肝泻火,把弦数的肝脉平下去,海蛤粉可以咸寒可以降金生水,把亢盛的肺脉降下去。
  所以只要肝郁化火,肺热上亢,胸胁疼痛,甚至咳吐痰血,都可以放胆用之黛蛤散,往往一剂知二剂愈。
  小指月听后点点头说,原来治咳嗽还要多从五脏考虑,有时是肝火犯肺,有时是脾湿上泛,都要伏其所主而先其所因,治病必求于本,才能够真正治好疾病。
  老爷爷说,不贵儒医,下问铃医,这才是真正医者的精神。不要轻视民间游医,很多民间丰富宝贵的经验,都靠他们得以流传。而且民间走医始终都遵循简验便廉的利民行医之法,如果背离了此道,就不是真正的民间走方医。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走方医有三字诀:一曰贱,药物不取贵也;二曰验,以下咽即能去病;三曰便,能够就地取材。能守此三字者,便是走医中杰出者。
  赵学敏曰,昔欧阳子暴利几绝,乞药于牛医。李防御治嗽得官,传方于下走,谁谓小道不有可观者欤?亦视其人之善用斯术否也。

上一篇:50、穿心莲
下一篇:52、贯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