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蒲公英
发布日期:2016-12-08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53、蒲公英

乳痈要药蒲公英

  有不少妇人乳房中长各类包块,或者乳腺炎,都是在给娃子断奶的时候落下的。
  为什么呢?
  因为奶水应该继续排泄舒畅开来的,一下子断了,瘀积在局部,就容易长成各类结节,所以很多妇人在回乳过程中,都感到婴儿刚停止吮吸乳汁后,乳房就会胀满甚至疼痛好几天,严重的还会红肿热痛。
  这个刚回乳的乳妇,由于平时乳汁较多,这次一旦停止哺乳,乳汁淤积在局部,便开始胀痛发红。
  老先生说,《新修本草》曰,蒲公英主妇人乳痈肿。单味蒲公英,乃治疗乳痈特效也,为何呢?
  小指月说,《本草求真》曰,蒲公英能入阳明胃,厥阴肝,乳头乃肝经所过,乳房乃胃经所过,故蒲公英能凉其血毒,又能解其热痈,故乳痈乳岩,首重蒲公英。
  爷爷说,没错,人们一般只知道蒲公英入胃,清热解毒,不知道蒲公英禀春天少阳生发之气,还善于入肝胆,消肿散结,疏郁通乳。
  所以肝寒而郁者用桂枝,肝热而郁者用蒲公英。
  小指月说,难怪朱丹溪说,蒲公英散滞气,达肝郁,以前我只以为它是清热解毒药,没料到它还能疏肝利胆。
  老爷爷说,所以单味蒲公英,就相当于丹栀逍遥散,疏肝又清热,治疗肝郁化火化热,极效。
  小指月说,爷爷,我明白了,这不管是乳痈还是各类疔疮,只要局部红肿热痛,凸起来的,都可以看成是一个热包,看成是肝气郁结又化火化热的表现,你如果纯用清热之品,不能散其结,若纯用疏肝之品,不能清其热,唯独蒲公英既能清热,又能疏肝,所以是乳痈妙药,更是各类热毒疔疮的要药。
  然后爷爷便教这妇人,回去用100克新鲜的蒲公英,直接就到野外去采,连根带叶,洗干净,捣烂,用上半斤的米酒,煮沸,然后喝其汤水,剩下的渣便敷在乳房痈痛处。
  然后盖着被子在床上睡一个小时,再用葱白煎汤喝上一碗,能够使身体微微出汗,气血流通。
  这妇人回去,依法照做,只搞了一次,乳方肿热疼痛便消了。

  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外科正宗》治乳便用方:
  治乳蒲公英常说 同酒煎来乘热啜
  再加葱汤催汗泄 消肿犹如汤泼雪
  治乳痈初起肿痛未成脓者。
  用蒲公英春秋间开黄花似菊,取连根蒂叶二两捣烂,用好酒半斤同煎数沸,存渣敷肿上,用酒热服,盖睡一时许,再用连须葱白汤一茶钟催之,得微汗而散。此方乡村偏僻无药之处,所用极妙,亦且简便。
  清代徐灵胎盛赞此方为治乳痈之妙方,尤其是农村贫苦患者,一般一二剂即肿退热解痛除,大家千万不要因为药物简单,价格低廉而忽视之啊!
  《本草衍义补遗》曰,治乳痈:蒲公英(洗净细锉),忍冬藤同煎浓汤,入少酒佐之,服罢,随手欲睡,是其功也。
  内蒙古《中草药新医疗法资料选编》曰,治急性乳腺炎:蒲公英二两,香附一两。每日一剂,煎服二次。
  《梅师集验方》曰,治产后不自乳儿,蓄积乳汁,结作痈:蒲公英捣敷肿上,日三、四度易之。 

养胃五点

  一个老胃病的患者,胃脘痛有好几年了,这次痛到受不了,到医院一检查,胃镜结果是胃粘膜充血水肿,属于糜烂性胃溃疡。
  即使明知道这结果,吃了不少味药,也没有把胃病根治了。
  他找来竹篱茅舍,并且带来了他的检查结果。
  老先生说,你以前都吃了些什么药呢?
  他说了一大堆。
  各类胃痛的药,他都吃遍了,而中药里头,保和丸,半夏泻心汤,温胆汤,平胃散,这些他都吃过,搞得现在胃中一吃饱就难受。
  老先生说,那你就不要吃饱,胃病的保养要注意五点。
  他说哪五点呢?
  老先生说,一少点,二淡点,三熟点,四暖点,五慢点
  他说,这几点我以前没有一点做到的,不吃饱我不会放下筷子,清清淡淡的下不了饭,煮太烂了,不够香,太热了,也吃不下,吃慢了,耐不住性子。
  老先生说,就是这样你把你的胃给折腾坏了,这五点是胃的使用手册,你如果不懂得这使用手册,就像你不懂得电视电脑汽车的使用手册一样,你去用肯定佷容易用坏。

  这人听了点点头。
  随后老先生给他开了黄芪建中汤加一味蒲公英30克。
  小指月说,爷爷,怎么用黄芪建中汤治疗胃溃疡呢?
  老先生说,建中者健脾胃中州也。脾胃主肌肉,不单主这看得见的手脚身体肌肉,更加主你看不见的脏腑里头的肌肉,你脏腑像胃溃疡,局部溃烂,就像皮肤长个疮一样,为什么老收不了口,肉长不好呢?
  小指月说,脾胃不好咯,损其脾者,饮食不为肌肤,这是《难经》的教诲,当脾胃损伤后,肌肤生长功能就会减退,这是脾主肌肉功能受伤的结果。
  老先生说,所以治胃不治胃,要治脾。他这胃病多年,导致脾虚中气亏损,所以才老修复不好,所以用黄芪建中汤,健运中州,长肌肉,修复局部溃烂。
  小指月说,为什么还要加进30克蒲公英?
  老先生笑笑说,蒲公英最善治胃脘痛,只要胃脘部郁热,这蒲公英都可解之,你看这检查结果,呈现局部充血水肿溃烂,就是一派局部郁热之象。
  小指月说,我就不理解这黄芪建中汤是温的啊,跟局部郁热的病机不久相反了?
  老先生笑笑说,问得好,你看,他舌淡苔薄白,脉势下陷,整体是气虚力不足的,而局部又是溃烂冲血热肿,所以我们用黄芪建中汤,恢复其整体气血功能,再加点蒲公英,一恢复其局部郁热的病灶。
  这样看似温凉杂合,实则重视整体,也不忘局部。
  小指月听后说,我明白了爷爷,靠黄芪建中汤能够治疗痈疽久败疮,通过健脾,把胃部溃烂之处,尽快长好,以治其本,再用蒲公英来疏散胃部局部充血水肿溃烂,以治其标,这样整体辩证,加上局部照顾,标本并治,其效必速。
  果然这病人服用过后,胃脘部疼痛之感,很快消除了。
  而且在接下来的日子很少复发。
  或许是老先生汤方神效,但老先生却说,胃病三分治,七分养,这汤药只尽到三分功力,病人注意到养胃五点,最后才能真正把胃治好。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岭南采药录》曰,炙脆存性,酒送服,疗胃脘痛。
  章次公先生治疗各类慢性胃溃疡,但见脾虚体弱有小建中汤证者,都用小建中汤加进蒲公英30克,疗效甚佳,此配伍看似温凉混杂,实乃张老先生既重视整体,又针对局部胃粘膜充血水肿之病灶,而选用辩证跟辨病相结合,指标跟治本相统一,而组合成的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