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红藤
发布日期:2017-01-20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60、红藤

红藤 

肠痈要药红藤

  有个慢性阑尾炎的患者,右下腹经常有隐痛,他自己看到药书上说,一味败酱草之治肠痈的要药,便不分寒热,采新鲜的败酱草来煎汤吃。
  腹痛虽然缓解了,但隐隐还有一些胀满,再吃还是胀满绵绵,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便问老先生,老先生说,毕竟败酱草,属于寒凉之品,你这慢性阑尾炎,不比急性的,急性热毒壅甚,用败酱草清热排脓,导浊下行是有效果。
  一旦转为绵绵胀痛闷痛的慢性阑尾炎后,大都体质偏虚气血无力,正虚难以运药。
  所以药物虽好,也未必能够进到身体那么得心应手地走动。
  这病人说,那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你可以加上另一味肠痈要药——红藤。
  这病人说,不都是治肠痈的要药吗?它们有什么区别吗?
  老先生说,这红藤跟败酱草最大不同,在于它善于活血,能入血分,把深部脓肿,或者慢性疮脓疏通开,这点是一般清热解毒药所不能及的。
  你这腹中那团瘀滞,如果只用清热,不用行气活血,未必能够把浊热清刷干净。
  就像只用水去冲洗碗,没用刷子去来回刮刷,这碗中垢积未必能彻底除去。
  这病人还挺有悟性的,他说,老先生的比喻我有点明白,你是说这败酱草仅仅只是冲刷肠道管内的表面瘀滞,它还留伏有一些深部的脓浊,这时这红藤就像钢刷一样,善于走筋窜骨,进入血分,把深部瘀滞打通刮刷排下来。
  老先生点点头说,你可以这么理解,这病人听后高兴地回去,在败酱草的基础上,加二两的红藤,用水煎服,想不到连服三剂后,不单疼痛没了,连胀满隐隐不适感也消除,大肠清空得像新房子一样,非常舒适。
  小指月说,爷爷这红藤,又叫大血藤,太厉害了。
  老爷爷笑笑说,你看它除了排肠浊外,它是一条长长的藤,像不像肠管、血管?它能够活血化瘀,甚至消肿止痛,这可是一般清热解毒药,远远所不能及的啊,你各类阑尾炎腹痛,有脓血在里面,既有瘀血,也有热毒,还有大便不畅。
  你清热药未必能通大便,活血化瘀,你活血化瘀药一般很少能清热解毒,又能通便的,你通便的药,一般又没有活血化瘀的作用,而这活血化瘀,清热解毒,通便排浊,三大功能,居然同时集在红藤身上,所以这红藤不可不谓治肠痈的要药。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浙江民间常用草药》曰,治肠胃炎腹痛:大血藤三至五钱,水煎服。
  《浙江民间常用草药》又曰,治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红藤二两,紫花地丁一两,或败酱草一两。水煎服。
  《景岳全书》曰,肠痈,生于小肚角,微肿而小腹隐痛不止者是,若毒气不散,渐大,内攻而溃,则成大患:红藤一两许,以好酒二碗,煎一碗,午前一服,醉,卧之。午后用紫花地丁一两许,亦如前煎服,服后痛必渐止为效。
  然后以当归五钱,蝉退、僵蚕各二钱,天龙(蜈蚣)、大黄各一钱,石礍蚆五钱(此草药),老蜘蛛二个(捉放新瓦上,以酒钟盖定,外用火煅干存性),共为末,每空心用酒调送一钱许,日逐渐服自消。


红藤

加强六腑排浊功能的红藤

  有个民间伤科专家,到他那里用手法复位接骨治好的骨伤不计其数,确实有些车祸后太严重的粉碎性骨折,没办法只有送到医院做手术。
  如果是平常的骨折,几下手法就复位,然后代谢药酒回去,外敷内服,再注意休息,很快就好了。
  他的药酒都是一种,加重视此药酒为不传之秘。
  今天爷爷说,指月啊,你想不想知道这伤科药酒的不传之秘?
  小指月说,当然想了,有什么药酒有这么好的效果。
  老爷爷说,如果道破说穿了,那就分文不值。
  小指月说,是什么呢?
  老爷爷说,就是直接用黄酒来浸泡红藤,专治疗各类跌打损伤瘀肿,甚至还可以治疗各类风湿痹症。
  小指月有些不解地说,爷爷,只听闻红藤治肠痈是最妙的,怎么这红藤还可以治跌打损伤瘀滞,而且效果还这么好,不敢想象?
  老爷爷说,刚开始我也猜不到,后来有一次我帮他一个家人治好顽固性脑瘤头痛,用的就是大剂量的土茯苓,当我把这个经验告诉他时,他就坦诚相待,把他加重历代伤科的不传之秘红藤药酒告诉了我。
  小指月说,原来爷爷是这么得到这个秘方啊!
  老先生说,其实说是秘方,如果不把里面的道理讲破,告诉你你也用不好,把里面的道理讲破,你即使不知道这个秘方,也能够组配出跟这个秘方有得一拼的跌打损伤药酒方。
  小指月说,这里头有什么机关啊,我想不破。

  老爷爷笑笑说,指月你听好,你把最顽固的跌打损伤,当成肠痈来看待。我就说到这里,你回去好好参吧。
  小指月还没听清楚爷爷说什么,爷爷就说完了,什么跌打损伤当作肠痈来看,要把这跌打损伤当成阑尾炎那样来治,这是什么思路呢?天马行空,好像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类疾病啊!
  小指月马上到书房里去,思考着肠痈的机理,他先要把这肠痈的机制搞清楚。
  所以就查阅了张仲景治疗肠痈的名方,大黄牡丹皮汤。
  里面虽然只有五味药,大黄、芒硝、桃仁、丹皮、冬瓜仁,里面居然分为三大理法。
  第一是冬瓜仁能够清解热毒,这肠痈局部都发热,肯定有一派毒热在那里,你如果不用点清热解毒的药,不可能把这局部的炎肿给消下去,这点是肯定的。
  第二是桃仁跟牡丹皮,这两味药是活血化瘀的,这肠痈说穿了,就是气血凝聚在局部不通。痈这壅也,就像交通壅塞一样,它不壅塞时,车辆顺行,一点也不烦热,一旦交通壅塞,局部马上化热,所以大家都知道交通堵塞急躁烦热。
  所以治疗烦热,你只是在车子里头开空调,饮冰水,不把交通壅塞理顺,你照样烦热不已,就像你治疗肠道气血凝聚壅塞发热,只是用冬瓜仁或败酱草之类的药,清其热毒,而不用一些活血化瘀之品,打通局部气滞血瘀,这肿热就会源源不断生出来。所以治肠痈,你不用些活血化瘀,疏通经脉之品,就不可能把这壅堵之象解开。
  第三这大黄、芒硝,就是=承气汤的思路,专门通肠排浊的,热清了,局部瘀肿化散开来了,剩下这些病理产物,就应该交给肠道,提高肠道排泄的功能,像清扫房间垃圾一样,把这些浊阴排出下窍去,所以治肠痈少不了给邪以出路的通下之品。

  小指月想到这里,好像有些眉头了,他突然对红藤倍生敬仰,感到这味药太伟大了。
  你看它这三方面都同时符合,都把肠痈的病因病机治理思路都容纳进去了,一味红藤堪称是天然的大黄牡丹汤。
  因为它既能清热解毒,还可以活血化瘀止痛,更可以通肠排浊,真是难得的肠痈妙品。
  可爷爷为什么会说,把最顽固的跌打瘀肿当成肠痈来看呢?
  这时小指月又开始分析骨伤瘀肿了。
  他在想这骨伤,首先局部肿成一个包,乌青乌青的,用手摸上去,热乎乎的,这局部发热你得把它清凉下来啊。
  其次这骨伤局部瘀肿,就是气滞血瘀之象,所以不通则痛,才那么疼痛难受你不把局部瘀肿,打通疏理开,这疼痛怎么能减轻,这瘀肿怎么能消散,这身体怎么能恢复?
  再次这些瘀肿病理产物,不可能通过手术完全刮除,还得靠身体内化吸收,再通过血液运行,借助肠道来排出体外。
  所以跌打损伤的汤方里头,都需要通肠泻浊之品。

  这样一想,小指月豁然开朗,微微一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这时小指月不仅明白这一味红藤酒治跌打损伤,甚至治阑尾炎的真正机理,他一下子居然洞悉了所有古代治伤科的名方。
  比如复元活血汤里头无非就是清热解毒,活血化瘀,跟通肠降浊。所用的药物不过就是在这几大法里头变化而已。
  然后小指月笑笑说,跌打损伤,局部瘀肿,就是阑尾炎,局部瘀肿。
  它们疾病完全不同,一内伤一外伤,但病理机制治法思路却在源头上相同,都必须遵循气血在脏腑辩证,都要让热毒降下来,气血疏通,加强六腑排浊的功能,所以一味红藤都能够管住。
  《黄帝内经》说,智者察同,愚者察异。我好想更明白这句话了。
  如果谁听到这句话,跌打损伤就是肠痈阑尾炎,那他一定会大笑说这句话的人肯定是个傻瓜。
  这种话连小孩子都知道是错的,为什么你一个经多世事,学识丰富还是专业医者的人,会说出这句话来呢?这里头的道理只有明心者能体会到。
  爷爷见小指月说出这样的话来,便笑笑说,医者意也,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以后千万别跟人家说是爷爷教你这样讲的哦,爷爷可从来没教你这样说过。
  这时爷孙俩相视再次哈哈大笑。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上记道:
  《本草图经》曰,红藤攻血,治血块。
  《简易草药》曰,红藤治筋骨疼痛,追风,健腰膝,壮阳事。
  《湖南农村常用中草药手册》曰,治风湿筋骨疼痛,经闭腰痛:大血藤六钱至一两。水煎服。
  《湖南农村常用中草药手册》曰,治跌打损伤:大血藤,骨碎补各适量共捣烂,敷伤处。

上一篇:59、金荞麦
下一篇:61、败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