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青果
发布日期:2017-01-31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63、青果

青龙白虎汤

  有个农夫咽喉肿痛,又非常干渴,老先生说,用什么汤方,既能够把津水送上肺咽去生津止渴,又可以把肺咽的肿毒浊火降到大肠来排泄而去。
  小指月说,能够生津止渴,一定是酸甘之品。
  又能够治咽痛的,我看非青果莫属!
  青果就是可以当果实吃的青橄榄,也是一味中药材。
  老爷爷点点说,青果,酸甘平,新鲜的尝过后,口中生津,热毒减轻,但它向下降浊火的力量不够,得再加一味色白,能够降肺经燥热归大肠之品,最好是平常瓜果蔬菜,这样容易得到,也不需花钱。
  小指月说我想到了,就是新鲜的白萝卜,平时咳喘咽痛的病人,多吃点新鲜的白萝卜,咽喉肺中气就会下去,大便更通畅,这一味新鲜白萝卜,就是降肺炎浊火归大肠的妙品。
  老先生笑笑说,好就用这个青果白萝卜汤,生津以降浊火,治咽喉。
  小指月笑笑说,爷爷我们干脆把它叫做青龙白虎汤,青果是青龙,白萝卜是白虎。
  这么平常的蔬菜果实之品,这病人还有些怀疑,不过不花钱的试试又何妨,就用这两样煎水一喝,咽喉干燥,变成满口生津,咽喉肿痛,大便不太通的,也通通畅通好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王氏医案》曰,青龙白虎汤治时行风火咽痛,喉间红肿,用鲜青果,鲜莱菔(即鲜萝卜),水煎服。此方能消经络留滞之痰,解膏粱鱼面之毒,杜春季喉恙。
  此予自制方也。橄榄色青,清足厥阴内寄之火风,而靖其上腾之焰;莱菔(萝卜)色白,化手太阴外来之燥热,而肃其下行之气,合而为剂,消经络留滞之痰,解膏粱鱼面之毒,用以代茶,则龙驯虎伏,脏腑清和,岂但喉病之可免耶!且二味处处皆有,人人可服,物异功优,任久无弊,实能弥未形之患,勿以平淡而忽诸。  

不用手也能采到青橄榄

  正逢秋季,爷孙俩又到外面采药,到处青橄榄都成熟,很多果农都在采集青橄榄。
  爷孙俩发现有几个人围在一棵橄榄树前面,这棵橄榄树又高又大,根本不是普通人上得去,而且橄榄树的纸条比较脆,你即使上去后也不方便采摘,一不小心树干折断,不死也重伤。
  所以每年采集橄榄时,大家都甚为忧愁,不采嘛又浪费,采又危险,这么多的橄榄丢了太可惜。
  这果农跟大伙儿说,你们谁能够帮我把这棵橄榄树的橄榄采集下来,我把一半橄榄都分给他。
  大家都摇摇头,望洋兴叹,望着这棵又高又大的橄榄树而无奈。
  老先生笑笑说,让我来吧。
  这果农跟众人看到爷孙俩过来,便劝说,老爷子看你年事已高,可别为了这点橄榄而把身体也赔掉啊!
  小指月也觉得奇怪,爷爷从来没有爬过树,他怎么采橄榄呢?
  难不成爷爷会呼风唤雨,隔空摄物?
  这种只有在小说里读到的情节,怎么可能在现实中出现呢?
  这果农说,你凭什么能采到橄榄呢?
  老先生说,我不凭手,也不凭脚,也不凭身体。
  众人都愣了,那你怎么叫橄榄掉下来,这橄榄又不是你的手脚。
  老先生说,我凭的是智慧,凭的是大脑。
  众人听后大笑,只听闻用手采橄榄的,没听过用大脑可以采橄榄。
  所以大家都不以为然。
  老先生笑笑说,你们在这地下都铺满袋子,明天等着来捡橄榄吧!
  大伙儿看老先生认真的样子,也没有多说,都想拭目以待。
  第二天大家都带着好奇心来到橄榄树前,没有不啧啧称奇的,满树的橄榄都掉下来,起码也有千把斤。
  这棵从来没有人能够采得完的橄榄,想不到今年居然被采得这么彻底。
  这果农为了兑现自己的诺言,高兴地说,老先生算你厉害,这里一半几百斤的橄榄,你尽管拿去。
  老先生笑笑地摇了摇手说,老人家用不了这么多,我们背一点回去做药就行了。
  然后爷孙俩就慢慢消失在众人对爷孙俩的议论之中,大家对竹篱茅舍的老先生不禁升起了几分敬佩,还感到几分神秘。
  小指月笑笑说,爷爷,昨天你叫我回去,又用木钉子钉那橄榄树,又往那橄榄树的皮内塞些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今天橄榄掉得这么干净。
  老爷爷笑笑说,你要用中医生长收藏的理论去解释就明白了。
  小指月一拍大脑说,爷爷你不提醒我还不知道,你一提醒我就明白了。
  老爷爷说,那你说来听听。
  小指月说,现在是深秋了,气都慢慢地往下收,一旦到冬天,气就彻底往地下封藏,树木到了冬天没有不落叶飘零的。
  而春天属酸,夏天属苦,长夏属甘,秋天属辛,冬天属咸。
  爷爷用咸味提前造了一个冬天的场,这样盐入树内,行动静收藏之令,果实便纷纷掉落。
  老爷爷点点头手,没错,可还有一点,为什么要用木钉子去钉呢?
  小指月就有点想不明白了。
  老爷爷笑笑说,你看为什么我们碰到很多骨折的病人,他们骨伤后,两三个月修复期间,都会不同程度地掉头发,这下面的腿骨伤了,怎么会引起上面头发掉落,还有很多动手术的病人,甚至放化疗的,他们的头发都会掉光光,你能想通这道理吗?
  小指月一拍大脑说,爷爷,我又明白了,人体下面骨伤后,气血都往下走,要去自救去修复伤口创口,发为血之余,你没有多余气血往上供,它自然纷纷脱落,动手术放化疗的道理也是一样。
  爷爷叫我用木钉子去钉,其实这一钉,就把橄榄树的气都往下引,这气一往下引,上面就没有多余的气了,气能够主摄物,能够统摄,能够统摄有形的橄榄,一旦这有形的橄榄失去气的统摄,便纷纷掉落下来了。
  我们可以把这橄榄树的精华青果看成橄榄的头发,这就理解了。
  爷孙俩相视哈哈大笑。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岭表录异》曰,青果树,有野生者,子繁树竣。不可梯缘,但刻其根下方寸许,纳盐于其中,一夕,子皆自落。
  《纲目》曰,青果,此果虽然,其色亦青,故俗呼青果。青果树高,将熟时,以木钉钉之,或纳盐少许于皮内,其实一夕自落,亦物理之妙也。其子生食甚佳,密渍盐藏皆可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