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地锦草、委陵菜、翻白草
发布日期:2017-02-05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69、地锦草、委陵菜、翻白草

地锦草

会流白色乳汁的地锦草

  小指月跟爷爷正在田边采地锦草,这地锦草铺得满地都是,真的像铺在地上的锦一样。
  小指月拗断一根地锦草,就流出很多白色乳汁来,真是太奇怪了,草药里头能流白色乳汁的还真不多。
  爷爷说,这地锦草因为能流白色乳汁,所以民间又叫它奶汁草。
  小指月说,那奶汁草是不是可以通乳啊?
  爷爷说,产后乳汁不通,就用这地锦草去炖猪蹄,就很快能下乳。
  小指月说,既然可以通乳,那么就应该可以流通血脉?
  爷爷说,是啊,跌打损伤,痈疽疔疮,都可以用到它。
  小指月又看这地锦草,长得极其低矮,像是铺在地上一样,一般长得比较低的草,大都有清利湿热的本事,如果没有这本事,它很容易就被低洼的湿气所腐蚀。
  爷爷说,对啊,所以地锦草常用于治疗湿热黄疸,或者湿热肠炎拉肚子,或者尿道炎。
  小指月说,这地锦草也是痢疾的良药啊!
  老爷爷说,可不是一把的良药,《嘉佑本草》说,地锦草主流通血脉,亦可用治气。你看既能调气,又能和血,还可以清热解毒的药物,这不是跟痢疾的治法思路(行气则后重自愈,调血则便脓自除)不谋而合吗?真是天生治痢良药啊!
  小指月听后点点头,就这一番谈医论药,边采药,便从药物的生长环境跟特点里头,就把药物大致的功用学活了。
  难怪爷爷常跟指月说,古代的医生一定是一个采药师,只有身临其境,放归到大自然去学习药草,才能够很快地学到真正的本草。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经验方》曰,治脏毒赤白:地锦草采得后,洗,暴干,为末,米饮服一钱。
  《乾坤生意》曰,治血痢不止:地锦草晒研,每服二钱,空心米饮下。
  《福建中草药》曰,治胃肠炎:鲜地锦草一至二两。水煎服。
  《刘长春经验方》曰,治小便血淋:血风草(地锦草),井水擂服。
  《世医得效方》曰,治金疮出血不止:血见愁(地锦草)草研烂涂之。
  《江西民间草药》曰,治湿热黄疸:地锦全草五、六钱。水煎服。
  《江西民间草药》曰,治奶汁不通:地锦草七钱。用公猪前蹄一只炖汤,以汤煎药,去渣,对甜酒二两,温服。

委陵菜

天青地白与龙牙虎爪的委陵菜

  爷爷说,指月啊,今天带你去看天青地白,龙牙虎爪。
  小指月说,爷爷,什么天青地白,龙牙虎爪啊,我倒是从没有听过有这么威武的药名呢?
  这时在一片大草地里头,爷爷指着那坡看似不太惹人注目的草药。
  小指月说,爷爷,这不是委陵菜吗?
  爷爷说,你再仔细看它叶子。
  小指月凑前去,把叶子翻上翻下看,说,奇怪这叶子,怎么上面是青绿的,下面却是白的?
  爷爷说,这不是天青地白吗?
  小指月说,那是不是可以升清降浊啊?是不是可以治肠道泻痢清浊升降失调啊?
  爷爷又说,你再看它叶子的特点。
  小指月摸着这些呈现针形,甚至惜像锯齿一样的叶子,便说,这叶子像尖牙。
  老爷爷说,这不是龙牙虎爪吗?
  小指月说,原来这样,这叶边尖锐,应该有开破作用,可以消肿。
  爷爷说,所以单味委陵菜,可以治疔疮肿毒。
  小指月说带着像毛针一样的绒毛,应该能透,所以痢疾腹痛可以用。
  老爷爷又说,你想知道它是什么味道的吗,尝一尝吧!
  小指月放在嘴里一尝,这味药微微带点苦,又有微微的一点辣。
  《救荒本草》曰,委陵菜味苦味辣。
  爷爷点点头说,苦能够降浊阴,泻湿热,微微带点辣,可以加强行散的效果。
  小指月说,那它治疗风湿痹症就理所当然了,辣通气血,苦降湿浊,所以气血不通湿热壅阻,筋骨疼痛,应该可以用它。
  爷爷说,为什么叫龙牙虎爪,这里头如果不是微微带点辣,它又如何体现它善于行散走窜的通经骨止痹痛之力呢?
  小指月豁然开朗,经过爷爷这么一讲,这药物形象跟功效,还有味道,完全牢记于心,天青地白善于升清降浊治痢疾,龙牙虎爪能够有一股威猛之气,善于开通经脉,把浊毒排出来,所以可以用于痈肿疮毒,风湿痹症,它的味苦跟微辣,微辣能够行散升清,味苦能降浊排毒,但总的而言,苦味是胜于微辣的,所以这委陵菜解热毒之功,要胜过它祛风湿之力,所以治痢疾肠炎排第一,治风湿经骨疼痛排第二。
  这样不需要再去多背诵,小指月已经牢牢地抓住委陵菜的功效特点了,这就是爷爷经常教小指月要善于取象悟药,到自然去观察药物形态,品尝药物味道的道理。因为这样你可以真正跟自然界百草零距离接触,可以无障碍地读懂它们。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1、治痢疾:天青地白根五钱。煎水服,一日三、四次,服二、三日。
  2、治久痢不止:天青地白、白木槿花各五钱,煎水吃。
  3、治赤痢腹痛:天青地白细末五分。开水吞服,饭前服用。
  4、治风湿麻木瘫痪,筋骨久痛:天青地白、大风藤、五香血藤、兔耳风各半斤,泡酒连续服用,每日早晚各服一两。
  5、治风瘫:天青地白(鲜)一斤。泡酒二斤,每次服一、二两。第二次用量同样。另加何首乌一两(痛加指甲花根二两)。
  6、治疔疮初起:天青地白根一两。煎水服。
  7、刀伤止血生肌:天青地白叶(干)研末外擞;或鲜根捣烂外敷。
  8、治癫痫:天青地白根(去心)一两,白矾三钱。加酒浸泡,温热内服,连发连服,服后再服白矾粉一钱。(选方出《贵阳民间药草》)

翻白草

药理背后是人体之理

  爷爷说,很多地方把委陵菜当做翻白草来用,它们功效其实很相似。
  小指月说,我尝过翻白草,味道更甜一些,没有那么苦,更平和。
  爷爷说,所以翻白草通利肠胃,还能带点小小补益,推陈浊的时候,还能生新。
  故《福建民间草药》说,翻白草祛瘀生新,散郁止血。
  小指月说,所以单用翻白草一到二两,浓煎汤,就可以直接治各类湿热痢疾便脓血。
  爷爷说,没错,《草木便方》中说翻白草善清利肠胃,治赤白久痢成疳,这翻白草治疗痢疾肠炎的机理,还是通因通用。
  小指月又说,爷爷,为什么湖南药物志中,单用翻白草煮水,冰糖调服,就可以治疗肺热痰喘,我看这翻白草都只是归胃肠经,没有看它明显归肺经啊?
  老爷爷笑笑说,马齿苋也只是归肝肠经,为什么也可以治肺部痰壅,在《本草经疏》中说,马齿苋能散肺家之热,这是什么道理?
  小指月想了下说,我明白了爷爷,这肺于大肠相表里,大肠的传导变化,跟肺的肃降是相关同步的。所以马齿苋治大肠,助排浊,并有助于肺中痰壅的肃降,而翻白草应该也是这个道理,它在清除肠道赤白浊热的同时,肺部的浊阴也能很快下移,并且通过肠道推陈排出体外,所以肺部就能获得新鲜的气血。
  老爷爷听了后,点点头说,没错,所以对于常规的痰壅阻肺,单味翻白草煎汤就是特效药,甚至可以跟猪肺通煮。
  老爷爷总是善于借助药物去发掘学习人体之理,只有把人体之理搞顺了,后面的药理,才能够很快理顺。所以小指月虽然在学习每一味草药,但这里头更考验他的中医基础理论,如果基础理论不够扎实,你知道功效,你也不知其所以然,所以难免死记硬背,却不受用。而一旦基础理论扎实,你不单知道功效,还能够推出功效,甚至立马就活用这味药草,读懂古方古籍。

  所以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南京地区常用中草药》曰,治细菌性痢疾,阿米巴痢疾:鲜翻白草干全草或根一至二两,浓煎,一日分二至三次服。
  《湖南药物志》曰,治咳嗽:翻白草根。煮猪肺食。治痰喘:翻白草全草。煮冰糖服。
  《江西民间草药验方》曰,治创伤出血:新翻白草叶。揉碎敷伤处。
  《本草纲目》曰,治疔毒初起,不拘已或未成:韶白草十科,酒煎服。治浑身疥癣:翻白草。每用一握,煎水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