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什么人可以“封神”?什么人不可以“封神”?
发布日期:2013-11-05来源:无知博士新浪博客作者:无知博士录入:春雨

10、什么人可以“封神”?什么人不可以“封神”?

董德博士的记忆打开了,商末周初“封神演义”的历史感觉犹新,仿如昨日。

在经历了千艰万险,尤其是克服了撒旦和申公豹设置的重重磨难之后,姜太公和周武王终于在牧野大战中战胜纣王,灭掉商朝,建立周朝。

更具有根本的意义的是:从天上下来的众神在这个朝代更替的战争过程中,每个神的心性都得到了真实的表现和严格的考验,姜太公和元始天尊等更高的道、神、佛于是能根据各天神的表现而从新确定他们的位置,从新“封神”。

董德博士看到,最后姜太公给商纣王、申公豹等都封了神,他不禁在内心问道:“为什么他们也能封神?”

姜太公此时从“历史影片”中“跳”了出来,与刘伯温站在一起。他回答说:

“你问的好。这正是人不容易理解的。因为在宇宙的低层次存在着相生相克的理,有好人就有坏人,有佛就有魔,在一定层次中,正面的神与负面的神是同时存在的,都是宇宙的需要,就是这样存在的。”

董德博士又问:“可是象申公豹那样,完全是起破坏作用的,最后也能封神,这确实很难接受啊!”

姜太公说:“真正的神、真正的道是没有敌人的,虽然申公豹以我为敌人,可是在我的心目中,根本没把他当作敌人。所以最后封神时,我完全是依照宇宙的法则,依照封神的标准,看他的心性符合哪个位置,就封他为什么神。”

董德博士又问:“据我现在所了解的,在宇宙的最后阶段,在人类历史的最后时期,救世主要在全宇宙范围内净化生命、更新宇宙,那时要面临一场更加严酷的正邪大战,那么,在最终的正邪大战中起反面作用的人,最后也能被救世主封为神吗?”

姜太公说:“救世主曾明确谕示过我:在最后的正邪大战中起负面作用的人和神,因为它们反对的是宇宙最高的法,反对的是宇宙正法本身,所以是绝对不能封神的,而且还要被打入无间地狱,永无休止的偿还它们的罪恶。这是最后宇宙大更新中的封神与本次封神的最大区别。所以,本次封神虽然是一个预演,但是,对于负面的神、起破坏作用的神和人来说,绝对不能拿本次封神作为将来的榜样!”

董德博士问:“可是那些起负面作用的人也是上面的神委派他这样做的吧?象妲己,她本是女娲娘娘派去迷惑纣王的,最后为什么要处斩她呢?”

姜太公回答说:“你这问题问的深刻。可能许多人只留意到我最后处斩妲己,却没留意我给她定的罪名是什么。处斩妲己的罪名,并不是因为她迷惑纣王,而是因为她超出了女娲的授权,通奸淫乱、滥杀无辜。也就是说,她是拿着鸡毛当令箭,趁着这样的机会大干坏事,满足自己的私欲,起到的负面作用已远远超出了迷惑,破坏力极大,也就是有罪了。在最后的正邪大战中,那些起负面作用的人和神,心性将更加败坏,私心私欲将更重,他们的结局也就肯定比妲己更惨。如果他们中确有本性尚存的,也一定能中途醒悟过来,不再起破坏作用,而顺从于救世主的安排,这样他也就会得到一个好的结局,还可能会被封神。”

董德博士说:“这个问题我终于明白了。还有一个问题,你封神时为什么没封自己呢?有人说最后你没地方可去,只好蹲在屋梁上,所以屋梁、窗台等处往往写着‘姜太公在此’的字样。”

姜太公说:“元始天尊(老子)向我讲明了宇宙天地的秩序: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我所封的神,是属于‘天’这一层的神,而‘道’是更高一层的神。我师从元始天尊,修的是道,成的也是道,也就是真人。所以我不需要封自己。至于民间在屋梁等处写上我的名字,只是利用我的名来祛邪罢了,并不等于我就在那个地方。”

董德博士豁然开朗:“哦,原来如此。看来人站在人的境界是永远也理解不了神的事情。”

姜太公说:“是啊。人是理解不了神的。就我来说,这次完成了天尊交付的使命,我本以为修道到此圆满了。可是这也只是修行中的一个阶段成果而已,我还要继续修道,天尊已向我明确谕示;到历史的最后阶段,救世主要在世间开展宇宙拯救和人类净化之时,我还要到人间,参与最后的正邪大战,协助救世主完成宇宙自创生以来最辉煌的大事。那是全宇宙最后的真正大封神,当然那是由救世主主持的,我等只是协助起正面作用。”

董德博士悟道:“这样看来,在人世间轮回转生,当周武王也好,当军师也好,这些都不是一个生命的真正意义,生命的真正意义在于,在宇宙最后的正邪大战中,如何能守住自己的本性和良心,经得起最后的‘良心’称量,能够协助救世主在宇宙更新中起到正面作用。”

姜太公和刘伯温都说:“是啊,那时,全宇宙的神都会关注这场正邪大战的。”

董德博士又问姜太公:“听说您给人类留下了一部大预言——《乾坤万年歌》,为什么叫万年歌呢?从封神演义时算起,人类历史还有一万年吗?”

姜太公说:“《乾坤万年歌》是从风后氏(伏羲)算起的,所以《乾坤万年歌》开头就写了——‘风后女娲石上坐’。只不过作为预言,着重讲以后的事,所以在周朝以前的事就一笔带过了。《乾坤万年歌》预言的是人类历史最后的三千年。”

刘伯温说道:“我们三人能在此相遇,也是缘份。虽然我们在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不同,其实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还有最后的使命要完成。人类五千年大戏,我们继续回放吧,董德先生可籍此进一步打开记忆,并且了解历史真相。看明历史真相,更懂当下使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