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半边莲、白花蛇舌草、山慈菇
发布日期:2017-02-17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70、半边莲、白花蛇舌草、山慈菇

半边莲

不怕蛇的半边莲

  有人识得半边莲,夜半可以伴蛇眠。
  识得千里光,全家能治疮。
  家有地榆皮,不怕烧脱皮;
  家有地榆炭,不怕皮烧烂。
  识得八角莲,可与蛇共眠。
  身藏杠板归,吓得蛇倒退。
  屋有七叶一枝花,毒蛇不进家。
  不怕全身痛得凶,吃了元胡就要松。
  家有刘寄奴,不怕刀砍头。
  穿山甲,王不留,妇人吃了乳长流。
  打得满地爬,快寻祖师麻。
  铁脚威灵仙,砂糖加醋煎,一口咽入喉,鲠骨软如绵。
  诸花皆升,旋复独降。
  一味丹参,功同四物。
  宁得一把五加,金玉再多不拿,补肾祛风除湿,强身保健最佳。
  知母贝母款冬花,止咳化痰一把抓。
  若要睡眠好,常服灵芝草。
  经常吃山楂,降脂减肥又降压。
  若要皮肤好,煮粥加红枣。
  血虚夜不眠,米粥煨桂圆。
  ......
  ......
  小指月背着朗朗上口的药草俗谚,他想起爷爷在他小的时候,经常在他耳边唱诵的就是这些俗谚,所以第一次接触中医中药知识,都是从这些俗谚开始的。
  那一次夏天特别多蛇,小指月一次到外面玩,踩到草里,就被一条蛇咬到了。
  他还不知道,只知道哇哇大哭,不知道是怕那长长的东西,还是因为疼痛得难以忍受,这时爷爷出现了。
  不慌不忙的爷爷,看到旁边有半边莲,随手就采一把,揉烂成泥状,就像鸡蛋那么大。
  敷在那伤口上,并且笑笑说,小指月,小指月,志气大,什么困难都不怕。
  小指月边哭边说,爷爷,我被蛇咬到了。
  爷爷说,识得半边莲,不怕伴蛇眠。蛇它咬你,我有解药,你看这脚是不是好些了。
  不知道是不是爷爷的安慰,还是草药的效果,脚上没那么疼痛可怕了,结果几天就好了。
  以后小指月不单碰到蛇咬伤,或者蜜蜂叮到,还是蝎子蜈蚣蛰伤,他都不怕了,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解毒的药。
  不怕问题大,就怕没办法!

  后来爷爷又教指月用半枝莲治疔疮乳腺炎,扁桃体发炎,甚至各类无名肿毒,小指月奇怪地说,爷爷这一味半边莲,怎么有如此多的作用,有这么大的本事?
  爷爷说,你看连蛇虫这些毒物咬伤都可以帮你治好,何况是一般的无名肿毒呢?
  后来小指月学了中医基础后,才知道蛇咬伤是一团疮毒,各类无名肿毒疔疮,也是一团气血凝滞的产物,只要都是阳热型的,都可以用一味半边莲解之。
  甚至后来爷爷还把半边莲清热解毒消肿的功用广泛运用到各类热毒癌症的治疗之中。
  爷爷说,只要脾胃不虚寒,不是阴疮的,这半枝莲都可以放胆使用。唯独手脚平时容易冰凉怕冷的人,要少服。这条注意不单适应于半边莲,一切清热解毒药都适宜。

  所以小指月的笔记本上记道:
  治毒蛇咬伤:一半边莲浸烧酒搽之。(《岭南草药志》)二鲜半边莲一、二两,捣烂绞汁,加甜酒一两调服,服后盖被入睡,以便出微汗。毒重的-天服两次。并用捣烂的鲜半边莲敷于伤口周围。(《江西民间草药验方》)
  治疔疮,一切阳性肿毒:鲜半边莲适量,加食盐数粒同捣烂,敷患处,有黄水渗出,渐愈。(《江西民间草药验方》)
  治乳腺炎:鲜半边莲适量,捣烂敷患处。(《福建中草药》)
  治无名肿毒:半边莲叶捣烂加酒敷患处。(《岭南草药志》)
  治喉蛾:鲜半边莲如鸡蛋大一团,放在瓷碗内,加好烧酒三两,同擂极烂,绞取药汁,分三次口含,每次含约一、二十分钟吐出。

就缺一把金刚钻

  有个盆腔炎的妇人,也有尿道炎,宫颈炎,经常尿短赤,腹中痛,她自己一出现这种情况,就买消炎药吃,好像炎症没有起来,但肚子还是不舒服,总觉得有团东西阻在那里。
  后来她听人家说,可以用白花蛇舌草清热解毒利尿,治疗各类盆腔炎、附件炎、尿道炎,便每次搞新鲜的草药二两来煎汤喝。
  喝了五天后,明显感到肚子那团不适减轻了一半,但另外一半都消不去。
  于是它便来问老先生,老先生说,用白花蛇舌草没有错,你尿黄赤脉数,可以解毒清热利水。
  小指月便说,爷爷,这白花蛇舌草跟半边莲,可以说是相通的,都是蛇毒要药,都是各类炎症肿毒的妙品,为什么这么好的药,吃下去还不能把这炎肿消了呢?
  老先生笑笑说,平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小指月有些听不懂,老先生便又说,像白花蛇舌草或半边莲,对于一般的炎肿,比如咽炎、食道炎、胃炎、肠炎、阑尾炎、乳腺炎、盆腔炎、附件炎、尿道炎,它们很快能够把上越的肺热,降到下面胱肠,然后通过利水排便,撤出体外。
  小指月说,那为什么这例病人的严重撤不出体外呢?
  老先生笑笑说,这就是用药的技巧,要知其常,更要达其变。
  你用常规的思路,治疗平常的盆腔炎附件炎可以这样,可如果它这盆腔炎,附件炎有所变化,你用药就要稍作变化。
  小指月说,有什么变化呢?
  老先生说,她这盆腔炎、附件炎都有一定时间了,而且吃了不少消炎药,大量消炎药下去,是把炎症压住了,但只是压住而已,并没有清除。
  中医治疗炎肿不是要去压住它们,而是要把它们清出体外,不然的话你越是压,它局部炎肿越是刚硬难化,就像秋冬天天气越凉,那水管就会被冻得越硬,甚至结成冰疙瘩。
  小指月说,那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对于炎火,用白花蛇舌草或半边莲是有效,但对于硬结包肿,就要用点金刚钻。
  像这些长期久治难愈的炎症,其实他们在身体已经形成一些包肿,你看为什么疮痈初起就肿硬,用解毒的金银花还嫌不够,还得用一些破刺的金刚钻,如皂角刺,穿破石,或两面针。
  小指月说,爷爷,我明白了,仙方活命饮就是清热加破刺。叶边有刺皆消肿,没有这些带刺的药,肿硬消破不开,就像没有金刚钻钻不进去一样,钻不进去,清热解毒之药,在炎肿的门外徘徊,也只能无奈地摇头。
  爷爷说,对,你不清热,炎火下不去,你不破刺,这药不能进到炎肿里头去发挥作用。
  小指月说,我知道了爷爷,在白花蛇舌草基础上加点两面针或者穿破石或者皂角刺,不就行了。
  老先生笑笑说,这就是金刚钻,这就是一点梅花,这就是画龙点睛。
  随后这妇人再吃这汤药,腹中那股胀满感就像瓦解冰消一样,不复存在。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中药大辞典》曰,治疗盆腔炎、附件炎:用白花蛇舌草1.5两,配以入地金牛(两面针)3钱,或再加穿破石3钱,水煎服,每日1剂。77例患者治疗后,4例无效,余均痊愈。
  《福建中草药》治痢疾、尿道炎:白花蛇舌草一两。水煎服。
  治黄疸:白花蛇舌草一至二两。取汁和蜂蜜服。
  广东《中草药处方选编》治急性阑尾炎:白花蛇舌草二至四两,羊蹄草一至二两,两面针根三钱。水煎服。
  《闽南民间草药》治小儿惊热,不能入睡:鲜蛇舌癀(白花蛇舌草)打汁一汤匙服。
  《闽南民间草药》治疮肿热痛:鲜蛇舌癀洗净,捣烂敷之,干即更换。
  《福建中草药》治毒蛇咬伤:鲜白花蛇舌草一至二两。捣烂绞汁或水煎服,渣敷伤口。


白花蛇舌草

学活白花蛇舌草

  爷爷跟小指月说,白花蛇舌草能够主一切岩肿、疫毒、热毒、郁热、食积。
  小指月说,那是不是单用一味白花蛇舌草就行了?
  老先生说,张仲景没有这样教我们的,他都是辨某某病脉证并治,这里面已经教我们先要辨病脉证,再来确立治法,遣方用药,这叫未议药先议病。
  小指月说,我明白了,爷爷的意思是首先白花蛇舌草是甘凉的,能清热解毒,利湿通淋,所以在脉势上,一般要带有数热之象,病症是一般要具有水热互结的特点,这样再去用它。
  老爷爷又说,还要看疾病的特点,比如热毒咽炎,你可以配热毒咽炎三药,山豆根、马勃、射干。又比如肺部痈热,你也可以加肺痈要药,鱼腥草、金荞麦。

  从肺往下我们来慢慢说。
  小指月接着说,肺下面有肝胆啊。
  老爷爷说,肝胆有郁热,比如胆囊炎、胆囊壁毛糙,甚至胆结石,你就可以加三金:金钱草、鸡内金、海金沙。可以帮助肝胆排浊,缓解胁肋炎热胀痛。
  小指月又说,肺下面还有心,心主火,所以心容易炎热上火,导致口腔溃疡,小便尿赤失眠烦躁。
  老爷爷说,这时你就可以在竹叶、木通、生地、甘草的导赤散里头加白花蛇舌草,可以加强炎热从水道下排。
  小指月又说,肺下来是胃肠。
  老先生说,没错,所以急性胃肠道炎症,选白花蛇舌草的很多,因为这白花蛇舌草就专入胃肠,像你可以配合最平和的蒲公英、败酱草、马齿苋,就可以很快地把胃肠道的浊热排出体外。

  小指月说,如果是阑尾方面的炎症呢?
  老爷爷说,肠痈的妙药你就要想到了,像红藤都是少不了的。
  小指月又说,肠子可以排浊渣,膀胱可以排浊水,如果水液过于浑浊,是因为有热,诸水液浑浊,皆属于热,这些水热就会造成各类急性尿道炎膀胱炎前列腺炎。
  老爷爷说,所以你可以配合萆薢、薏仁、车前子,清热利湿排小便,分清泌浊消炎热。
  小指月又说,如果是盆腔炎、附件炎,妇科常见炎症包块?
  老先生便说,这需要一些开破之品,才能够消肿破结,你就可以配穿破石、皂角刺,甚至鬼针草,只有这些带点针锋麦芒般刺角的药草,它就带有一股锐利开破的性格。能够辅助白花蛇舌草把炎肿包结刺开来,排出体外。
  小指月又说,如果是常见的乳腺增生,急性乳腺炎呢?
  爷爷说,那这简单,你把乳痈的要药漏芦或蒲公英加上去就管住了,如果顽固硬结不通,你还可以加王不留行、穿山甲。
  凡是炎肿,久用清热解毒药,效果不理想的,是因为一方面正气不足,一方面寒凉过度,导致经脉不通不展,就像秋冬天的河流流不动一样,所以垃圾腐败物冲不走,这时就要适当加点补气通经络之品,比如黄芪、丝瓜络、穿破石等,这样清热消炎效果就很快提高了。

  小指月又说,如果是筋骨肢节热痹肿痛呢?
  老爷爷说,那很简单,你找一味药,既能祛风湿,又能通经络,还可以解热毒的药不就行了。
  小指月说,我想一想,这应该肯定一味藤类药,治风湿怎么能少得了藤类之品呢?非藤类不足一通经达络,但藤类药大都偏温通,对于风湿热来说,要找一些藤类药又能清热解毒了,我想到了,爷爷,是金银花的藤,又叫忍冬藤。
  爷爷点点头说,你如果用好白花蛇舌草,还可以在很多肿瘤包快里头大显身手,但不是单凭一味白花蛇舌草,必须灵活配伍,必定肿瘤包块不是单纯热毒,它还有痰结瘀血气滞等。
  所以常配山慈菇、黄药子等之甲状腺肿瘤。配川断、薏仁治宫颈癌。不过这都要因人因病而论,这里跟你讲的从头到脚,加减活用白花蛇舌草,都不过是一个帮助你发散思维的模板,临证治病,绝不会按你这个模板来的。

  小指月一下子从头到脚把白花蛇舌草的各种加减变化思路理顺,于是高兴得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何绍奇经验总结:最先用白花蛇舌草治癌症的人,是马来西亚一位华裔中学教师。他在20世纪50年代即用当地产的白花蛇舌草治疗数例癌症取得成功,这消息出现在1960年10月31日香港《文汇报》上。以勤求博采著称的叶橘泉先生看到这则报道后,即详加考订,确定白花蛇舌草即华南民间草药“蛇舌癀”,也就是日本人称做“二月葎”或“二叶葎”的,他把上述内容以及那则报道都写进他的《本草推陈续编》(江苏人民出版社,1963)。
  我1993年在马来西亚森美兰州芙蓉城工作时,发现该市郊区颇多白花蛇舌草。更令人惊喜的是,有位叫梁美的患者朋友告诉我,那位中学教师他认识,80多岁了,尚健在。他还约我一起去拜访那位老人,可惜因为当时我在泰安堂坐堂行医,身不由己而作罢。
  白花蛇舌草治疗急性阑尾炎有特效,但用量要大,常用量90g,单用或配合其他药使用均可。曾治颐和园邮局职工廉玉,怀孕期间患急性阑尾炎,我就单用白花蛇舌草90g,令其水煎服,连用几天,很快见效,血象也恢复到正常。在大马居銮市治一陈姓老华侨,用了两、三天即获痊愈。叶橘泉先生认为,如用鲜草绞汁,效果更佳。
  近年来,我用白花蛇舌草治疗疮疡、脓肿、肺部感染、肠炎,效果也不错。大马泰安堂有自制的白花蛇舌草冲剂,治疗疮疡、粉刺,效果甚好,后来我仿此而用白花蛇舌草30g、生甘草3g作茶泡剂,1日1服,连用20天为1疗程,颇有效,且其价甚廉,无毒副作用。
  1996年我在阿姆斯特丹就给到荷兰参加国际象棋比赛的谢军开过这张方子。此方如加桑白皮、山楂、丹参、黄芩、野菊花、决明子等作茶泡剂,疗效更好。

               
山慈菇

耳鼻喉科医生的疑惑

  有位耳鼻喉科医生,他自己脖子长了瘰疬包块,先用消炎药,抗生素,瘰疬包块虽然没有继续长大,但还是坚硬难消。
  他便向老先生请教,老先生说,瘰疬包块,非独火毒,还有痰肿,一般的抗生素消炎药,可以解决火毒的问题,但这些痰肿便不容易消散。
  她问,那该怎么办呢?
  老先生说,要找古籍,寻一味既可以解其热毒,还可以化其痰肿,更能够消散郁结的,这样毒解痰化,郁结消,这瘰疬包块,才有可能消散掉。
  然后这喉科医生便查阅各家本草,发现《本草拾遗》曰,山慈菇疗痈肿疮漏,瘰疬结核等,醋磨敷之。
  又看中药书上记载山慈菇,可以清热解毒,又以它微带辛味,能消痈散结,把痰结破解开,便觉得找对药了。
  然后它便找到含有山慈菇的中成药玉枢丹,然后内服加上外敷。
  这样居然脖子的上的淋巴结包块软了,也消了一大半,但为何还有一小半消不去呢?
  他又带着疑惑来问老先生。
  老先生笑笑说,这山慈菇力量猛峻,可以消除痰积化热,但为何很多依法炮制去对治,发现效果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这喉科医生也有此疑惑。
  老先生便说,山慈菇这药物力量虽峻,但它不能旁行,只是像电梯一样直下,所以此物没有宣通经络,旁达细小络脉之功,更不能持久地作用于上焦。
  所以你必须配伍一些旁达肢体脉络之品辅佐之,才能把浊阴清下去。

  小指月在旁边点点头说,原来这样,难怪爷爷用山慈菇治疗痈结包块瘰疬时,常配合丝瓜络来通行脉络。
  如果把山慈菇比喻成电梯下降,那丝瓜络这些善于横行细小经络的药物,就相当于把各个楼层的垃圾通通收到电梯来。
  这样横行加上下达,那么楼房各处的垃圾败浊物就能通通被清走。
  爷爷点点头说,纯用丝瓜络横行痰浊,降不下去,纯用山慈菇直下,不能旁行,力量虽峻,但很多拐弯抹角,细处的痰瘀不能被剔出来排走。
  这回喉科医生恍然大悟说,原来如此,中药里头还有这般巧妙,我读这么多书都没有读到这点啊!
  难怪以前我屡用山慈菇治喉中瘰疬包块,总是治好七八成,还有两三成难以根除,就像钻木钻到七八分,就有两三分透不破,不是药力透不破,而是对医道的领悟还不够透。
  这样他回去便选用一些横行肢络之品,如桑枝、威灵仙、丝瓜络,加在山慈菇里头再用,这脖子周围的残浊垢积,一并便被搜刮剔去,非常舒适,从此他在治疗各类疑难怪病,痰浊壅热的肿结包块的造诣,又提高了不少,临床疗效直线上升,这都源于心中的那点疑惑被化解开了。

  爷爷接着说,临证不能治,皆因少读书。临床之余,一定要多花心思去读书,反复地阅读参究古籍,反复地临床实践,才能够在医道路上大步向前走开来。而不会被一般疑难怪病这些绊脚石阻住。
  这喉科医生非常感慨地拜谢老先生说,老先生,你让我看到了学医的出路,疑难杂病,不是障道的,而是来成就我们的。问题出现总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看似迟迟久思不得其解的绊脚石,一朝突破迈过去,却成为你上进的垫脚石。

  你以为古籍记载的东西自己实践了,效果不太理想,不是因为古人没有说好,更多时候是因为我们没有把这些东西灵活运用好。
  所以很多老先生往往在别人难以治好的疾患里头,就在那些已经用过的汤方里头随手加减变化一两味药,便取得更好的疗效。
  不是方子不行,药物不灵,而是因为我们灵活变通的功夫还不够。
  不是因为中医不能很好地治病,而是因为我们传承发扬得还不够。

  然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本草新编》曰,山慈姑,玉枢丹中为君,可治怪病。大约怪病多起于痰,山慈姑正消痰之药,治痰而怪病自除也。或疑山慈姑非消痰之药,乃散毒之药也。不知毒之未成者为痰,而痰之已结者为毒,是痰与毒,正未可二视也。
  《本草正义》曰,山慈姑之名,始见于《嘉佑本草》,然陈藏器《拾遗》已有之,则名金灯,即其花也。能散坚消结,化痰解毒,其力颇峻,故诸家以为有小毒,并不以为内服之药。
  至王谬《百一选方》,乃有太乙紫金丹,亦名玉枢丹,即今通行之紫金锭也,外证可敷,内证可服,其效最捷。则以合大戟、千金子霜、麝香,皆通利迅疾之品,所以行驶极速,取效眉睫。而病重者连服之,则必利下,是以攻逐恶物为专职,药力之猛烈可知。

  此皆用以荡涤肠胃,驱除积垢,以减邪毒凭陵之势,亦非能通行百脉,消除皮里膜外之坚积也。且气味俱淡,以质为用。
  所以古来未入煎剂,近人有用入煎方,以为消积攻坚之法,如瘰疬痞积之类皆喜用之,而不能取效者,则以此物体坚质重,独棵无枝,止能直下,而不能旁行,其力虽峻,而无宣络通经之性,何能行于肢体脉络。且瘰疬结核,病在上部,而此物又专于下趋,更无气味熏蒸而上,又属背道而驰,何能中病。
  肠胃之病,如食积气滞,胸脘不舒,服玉枢丹少许,则顷刻即效。此中微义,亦可深长思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