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拿香的手?念经的口
发布日期:2013-11-05来源:神州智慧网作者:陈女士录入:春雨

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肚子很大,而且越来越大,跟一般女孩子怀孕,几乎完全一样。日本大夫坚持要动手术,拿掉“肉瘤”。但这个会长大的硬块,也有大夫说是肝肿大,或脾肿大。

爸爸因为从事抗日活动,被当时统治台湾的日本政府抓去坐政治牢,家里只剩和外婆相依为命的可怜妈妈。到底这个手术能开吗?这么小的孩子,真能动大手术吗?

外婆和妈妈,到处求神问卜,祈求神明做主,告诉她。后来,我开了刀,因为大夫说:“开或许会活,不开则一定死”。外婆和妈妈只好认了,因为当时那般紧急,已别无选择了。

我自出生没多久,便严重缺血缺氧,所以,一直长大,一直在生病。大夫告诉外婆和妈妈说:“这么虚弱的孩子是铁定养不活的,即使硬撑,也不可能长大成人,又纵使能长大成人,也是没用的药罐子,一个废人罢了。”

外婆和妈妈还有爸爸都为我吃长斋,并且虔诚皈依佛门,每日烧香念经。

我到了小学四年级,不知为什么,整整躺在床上一年,全身一点体力也没有。

外婆和妈妈每天扶着我下床,教我学习三跪九叩,教我打起精神拿香,教我念经念咒。可是,我一直动不动就高烧到胡言乱语,两手不听使唤。

外婆和妈妈轮流守在病床。

外婆习惯喃喃有词地念些小段经文,加持一些短短咒语,为我祈求神明的庇佑呵护。或许,又烧又烫的体温,使头脑热昏了。我很令老师失望,竟然都已十一岁了,连基本一、二、三,都教不会。

外婆安慰妈妈说:“这孩子能活就好,其它就随缘了。”外婆相信我只要能保持一双干干净净能拿香的手,和一张干干净净能念经的口,这一生就可以平安了,其它懂不懂都没关系。

我早晚静静躺着,似懂非懂地听外婆缓缓解说什么是拿香的手,什么是念经的口。

外婆说:“拿香的手,要干干净净,不偷不窃外,还要不杀生、不伤害任何有生命的东西、不攀折花草树木、不打人、不拍桌子、不做对不起父母的事或坏事。

又说:“念经的口,要千干净净,不说脏话和谎话,也不说气话和骂人的话,不挑拨是非,不欺不骗,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只真不假。”

我每天听,每天昏沉中,一字一句地尽量吸收,这样反反复复,直到外婆九十二岁逝世为止。但这些千叮咛、又万叮咛的庭训,直到我今年六十二岁了,仍在我耳朵里萦回不断。

我因为身体太弱,一直到大学毕业,在家里都由外婆陪我睡,每次外婆都十分不放心地紧紧搂抱着我,怕我半夜突然断了气。

外婆临终告诉妈妈说:“这孩子一定会活下去,因为这孩子有一双拿香的干净手,和一张念经的干净口。”

其实,从小到大,我的病都没改善,也没什么进步,除了输血、吃药、打针,还是输血、吃药、打针。

我高二升高三时,因缺血缺氧而无法发育,导致身体失常,又病了一年多。

在我三十六岁时,我因延误输血,而昏迷长达十一个月,成了植物人。

到了四十四岁,我整年高烧不退,找不出理由,前后病了十多个月才下床。

五十四岁到五十八岁间,开了一刀又一刀,以医院为家。

六十一岁因缺血缺氧,引起下肢严重溃烂和坏死,一样开了一刀、一刀又一刀,治疗十六个月,到今天出院回家,仍然下半身瘫痪,无法自己行走。

以上就是所谓的海洋性贫血成绩单。

医生说:“这样的身体真值得您活吗?”

大家都不相信我能在这样的生生死死中,苟延残喘地活到今天这个年纪,而且还成家立业,儿女成群。

外婆说:“每个人都有天生的任务和使命,也都有他降生世间的特殊理由,谁也不能取代他的角色,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勇敢地活下去。”

很多人问我撑持到六十二岁的秘诀,我说:“一双干干净净够格拿香的手,和一张干干净净够格念经的口,如是而已!”

您相信吗?真的,就只有这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