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赤芍
发布日期:2017-03-19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77、赤芍

瘀热在里用赤芍——开门逐贼

  治黄必治血,血行黄易却。
  为什么治疗肝炎黄疸要加活血的药呢?
  小指月有些不解,有个急性肝炎的病人,身上出现黄疸,面黄身黄,小便黄。
  老先生说,为什么会发黄呢?
  小指月说,瘀热在里,身必发黄。
  老先生又说,那用什么汤呢?
  小指月又说,脉弦数,体热,用茵陈蒿汤。
  老先生说,茵陈蒿汤治阳热发黄,极有效验,但这发黄还有瘀血阻滞在里面,还需要加上一味善入肝胆,以活血化瘀与凉血之品。
  小指月说,那就用赤芍药。
  老先生说,为何呢?
  小指月说,《本草纲目》说,赤芍药散邪,能行血中之滞,《药品化义》中说赤芍药专泻肝火,盖肝藏血,因此清热凉血。
  老先生点点头。
  小指月把赤芍药写到20克,老先生说,普通清热凉血20克足矣,但肝炎黄疸非重用赤芍药活血凉血不可。
  小指月说,那用多少克呢?
  老先生说,起码用60克,方能疏利肝胆,令瘀去热退,黄疸消散。
  小指月点点头后把赤芍药加到60克,这样这病人吃完三剂药,排尿很顺畅,身上发黄都消退了一半,效不更方,又吃了五剂,大小便通利,周身色黄跟肝区胀满之症尽消。
  小指月说,爷爷为什么你治疗各类肝炎,为什么不都用清热解毒之品,都要用到赤芍这些活血凉血之品?
  老先生点点头说,不单黄疸有瘀热在里,各类肝炎,特别是顽固难治的,它既有里热炽盛,也有血瘀偏重。徒清其里热,不化气瘀血,里热是清不干净的。
  就像你把门关上,要把垃圾扫出去,是扫不出去的,所以活血凉血之品,是把门打开,清热解毒之药是把肝区藏的热毒扫下去,这样就有开门逐贼之利,而无关门留寇之弊。
  小指月点点头说,我知道,只有在肝区血脉非常疏通活跃循环良好的情况下,那些热毒黄浊才能够畅快地通利下来,这就是要重视凉血散血以治各类肝炎的道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诸病源候论》曰,血瘀在内,则时时体热而发黄。
  《本草纲目》曰,赤芍通顺血脉,散恶血,逐贼血,去水气,利膀胱大小肠,治脏腑壅气。
  肝炎专家关幼波说,治黄必治血,血行黄易却。 

善治急性乳腺炎的赤芍甘草汤

  急性乳腺炎在中医看来是乳痈,什么叫做痈呢?
  就是局部包裹着一团血热,说白了就是血壅气热。
  血壅不通则痛,气热局部触着灼手。
  这个妇人突发急性乳腺炎,右乳上方有一红肿之硬块,明显胀痛不已,伴随着身体发热。
  老先生说,治疗乳房方面的疾患,首先要明白乳房的脏腑经络归属。
  小指月说,乳头属于足厥阴肝经所主,乳房属于足阳明胃经所主,而且整个胸胁都为肝经所布,所以肝郁胃热,最容易形成乳房方面的疾患。
  老先生说,如何得知他是肝郁胃热呢?
  小指月说,双关脉郁结,左关主肝,右关主脾胃,双关郁代表肝郁脾滞,脉象又带数,说明郁滞化火。
  老先生点点头说,所以要散其郁滞,降其火气。
  小指月说,那是不是用香附、郁金、橘叶之品来散其郁滞,用蒲公英来降其火气。
  老先生说,像这种一般急性乳腺炎,当乳痈看,用单味蒲公英都管用,而这局部已经形成硬块郁结了,凡无形之阻滞称之气聚,有形之郁结称之为血瘀。有血瘀的话,需要用活血散血之品。
  小指月说,但这身上又有热毒?
  老先生说,所以要用活血散血之品,又要带有凉血解毒之用的,你想想是哪个汤方呢?
  小指月说,我想到了,是赤芍甘草汤。
  老先生说,为什么呢?
  小指月说,赤芍可以活血凉血,治厥阴肝血瘀结,而生甘草可以清热解毒,治阳明胃肠毒热,这样肝经之郁结血积得散,胃经之毒热炎火得降,所以双关脉郁数可解,乳房内的肿块也可消。
  老先生点点头,便交代这妇人回去要吃素,不要吃鸡蛋牛奶这些粘滞厚味之品,以防膏粱厚味,足生大疔。
  这样就用赤芍、生甘草各二两,一剂下去,乳房胀痛消失,局部不发热,三剂下去,乳房周围的硬结居然软化变小,再服用三剂,硬结消弭,如同瓜熟蒂落。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赤芍甘草汤治疗急性乳腺炎初起特效,若局部瘙痒红热者,可加地肤子、白鲜皮,若局部硬结肿热顽固者,可加漏芦、王不留行,若迁延日久,局部脓肿已形成,反复难愈,脓性分泌物偏多,必加黄芪、皂角刺。
  皂角刺少用则促托,多用则促消。皂角刺配赤芍乃痈肿常用药对,消散之力量甚大,乃活血消肿溃坚之黄金搭档。
  《单方验方调查资料选编》曰,治疗急性乳腺炎:赤芍50~100克 生甘草10克.水煎服.如发热加黄芩,另用白蔹根、食盐少许捣敷患处。
  《本草经疏》曰,营气不和,则逆于肉理,结为痈肿,行血凉血则痈肿自消。

刚柔并济之道

  《药性赋》曰,赤芍药破瘀血而疗腹痛,烦热亦解;白芍药补虚而生新血,退热尤良。
  小指月说,爷爷,芍药要分为赤白芍,好像不容易分啊!
  老爷爷说,你采药时,是不容易分,但挖起下面的根一看就好分了,红的为赤芍白的为白芍。
  小指月说,赤白芍,有什么差别呢?古代不是赤白芍不分吗?
  老爷爷说,白补赤泻,白的芍药偏于柔缓,滋养阴血,赤的芍药偏于活血,破除瘀血。
  所以《本草求真》上说,赤芍与白芍主治略同,但白则有敛阴益营之力,赤则止有散邪行血之意;白则能于土中泻木,赤则能于血中活滞。故凡腹痛坚积,血瘕疝痹,经闭目赤,因于积热而成者,用此则能凉血逐瘀,与白芍主补无泻,大相远耳。
  小指月说,原来这样,难怪爷爷碰到瘀血腹痛,多用赤芍药,如少腹逐瘀汤,性急肋痛多用白芍药,如逍遥散。
  有个妇人胃痛腹痛,医生给她用元胡索,非常刚猛的行气止痛药,这样气行疼痛减轻了,但一旦没吃药,疼痛又加重,然后医生又给她用失笑散,来活血化瘀止痛,也是用药时减轻,不用药时加重。
  老先生便给她用四物汤重用赤芍药,想不到一剂知,二剂愈。
  一两个月都没有再心胃腹痛。

  小指月说,为何前面大量疏肝行气,活血化瘀之品,都没有治好腹痛,爷爷就用养血柔润之品治好了腹痛。
  老爷爷说,芍药专治腹痛,张仲景在《伤寒论》已经垂训后世,也是医家代代相传之法,夫肝木禀刚强之性,如果没有阴液去滋养它,那么肝气就会暴戾横逆五脏六腑,一发不可收拾。
  其中谁是首当其冲呢?
  小指月说,木克土,脾胃应该是首当其冲。
  爷爷说,没错,肝气横逆,脾胃先伤,所以凡心腹胃痛,胸肋刺痛,烦热胀满,无一不是刚强之木,欺凌脾胃弱土。
  小指月说,我明白了,爷爷每每治疗心胃腹痛,都会问病人的脾气性格,如果脉象弦硬,脾气刚强,爱跟人较劲的病人,爷爷就很少用这些香燥的气药来去行气活血止痛。
  老爷爷笑笑说,没错,宋元以来,治疗心腹胃痛,大都崇尚香燥的气药,以刚制刚,这样气脉畅通,一时不痛了,但只是眼前暂时稍安而已,随后越是香燥,阴液耗伤越厉害。肝失去涵养,就越发横逆吧暴戾,所以随后疼痛必加重。
  小指月点点头说,是啊,爷爷我们治疗好几例顽固,心腹痛的,都是吃了香香燥行气药好转,但不久又发得更厉害,这时再用这药,不单没有效果,反而会让病人觉得烦躁不适。
  老先生说,是这样的,香燥气药可以暂图一时,但久用必以耗伤周身阴血为代价,这就是为何张仲景要以芍药来治腹痛的道理。
  小指月说,我明白这道理了,这不叫以刚制刚,而叫以柔克刚。
  爷爷笑笑说,没错,治肝中郁结,有两条路子,一是以刚猛行气之药,直接助肝疏泄,当然这要耗散肝中阴血,另一方面就是以柔缓滋养之品,如芍药、当归、地黄来收敛阴血,涵养肝木,使肝木调柔,则不刚强暴戾。
  小指月说,难怪有个名方叫一贯煎,专门治疗肝胃气痛,它用五味柔肝养阴之品,如沙参、麦冬、当归、生地、枸杞子,唯独配上一味川楝子稍稍疏泄肝之气机,则肝胃气痛逐步向愈。
  爷爷说,治肝就要懂得崇尚这大法,必须阴阳相济,其病乃愈。你看用滋养阴血的地黄、芍药、当归,使肝柔而弦硬之脉象自然调和,再稍佐以川芎,或柴胡、香附之品,令气机条达舒畅,郁结自散,这样阳主动之,阴主润之。
  正如既给车子加油,又给车子启动,那么周身留滞之气机,便转动运行起来了。
  小指月说,难怪爷爷反对一味刚猛地用药,只是给车子启动,用各路疏泄行气之品,如香附、柴胡、川芎,而不懂得给车子加油,那势必越疏泄,阴分耗散越厉害,最后即使启动发动机,也因为没有油可以用,而车子打住不动,身体气机郁结不通,必然疼痛久治难愈。
  爷爷点了点头说,这就是张仲景之所以把芍药列为腹痛之主药的道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张山雷在《本草正义》中说,仲圣之法,实即秦、汉以前历圣相传之法。说者每谓腹痛是肝木凌脾,芍能助睥土而克肝木,故为腹痛之主药。
  要知肝秉刚强之性,非籍阴液以涵濡之,则暴戾恣睢,一发而不可制,当其冲者,厥惟脾胃先蒙其害,凡心胃痛、腹满痛、胸胁刺痛、支撑胀闷,无一非刚木凌脾之病。
  宋、元以来,治此者多尚香燥气药,以刚济刚,气行而通则不痛。非不暂图目前之效,然愈燥而阴愈耗,肝愈横,频发加剧,卒至肝脾之阴两竭,而燥药且不可复施,此行气伐肝,适以变本加厉,非徒无益,而火害之矣。
  仲圣以芍药治腹痛,一以益脾阴而摄纳至阴耗散之气,一以养肝阴而柔刚木桀骛之威,与行气之药,直折肝家悍气者,截然两途。此泻肝与柔肝之辨。
  而芍药所以能治腹痛胀满、心胃刺痛、胸胁胀痛者,其全体大用,即此是法,必不可与伐肝之剂作一例观也。

上一篇:77、玄参
下一篇:79、紫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