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苏格拉底喝下鸩酒,成为在耶稣之前殉难的先知
发布日期:2013-11-09来源:无知博士新浪博客作者:无知博士录入:春雨

9、苏格拉底喝下鸩酒,成为在耶稣之前殉难的先知

董德博士看到了先知苏格拉底被迫害致死的整个悲剧:

公元前三九九年,苏格拉底被雅典的一个“人民法庭”(与二千多年后类似的法庭同名)判处死刑。

起诉苏格拉底的三人都是雅典公民,以美莱特斯为首,他们依法提起公诉。对苏格拉底主要的指控是不敬神和敬事新神。他被控告为“不敬神”,理由有两点:一是“腐蚀青年”,二是“藐视城邦崇拜的神和从事新奇的宗教活动”。

这种罪名正是四百多年后耶稣被谋害判决的罪名。

这种罪名正是罗马国王尼禄迫害基督徒的罪名。

这种罪名正是二千多年后一些邪恶君王将正教判决为邪教的罪名。

那些朝代兴起“文字狱”时,也是参考了这种罪名……

思想言论被定罪,而且是以“法律”的方式定罪,苏格拉底是第一次。上界的另类神要拿他开个恶例。

令人惊奇不已的是,“腐蚀青年”这种恶意构陷,竟然会在二千四百年后重复出现,连名词都一样,叫作“毒害青少年”……

苏格拉底从容申辩,款款道来,无畏无求。他从容陈述了自己劝导了众多人向善的事实,辩解自己非但无罪,反而于城邦有功,理应得到城邦的礼遇。他的语气平和、真诚、感人,没有丝毫的争斗之心。

在申辩过程中,苏格拉底的内心在向上天祈祷:“能不能不以判死刑的方式,而以其它方式让我为世人赎罪?我死并不足惜,但我不想成为恶劣的先例,使后来下世度人的神要被人害死。我恳请众神再妥善斟酌。”

上界的撒旦等另类神态度坚决,一定要苏格拉底以这种方式殉道,其他的神大都默然无声……

于是,另类神的“天意”开始支配陪审团多数成员的心灵。

构陷苏格拉底的人竟将他的从容申辩的态度诬蔑为“藐视法庭”,从而激起了陪审团的情绪,使他们丧失了理智,在情绪激动之中投了赞成票。最后,法庭以微弱的多数票通过判处苏格拉底死刑。

苏格拉底看到:所有投票赞成判刑者内心的魔性都被撒旦复活了,他们此举不是出于理性和对法律的尊重,而是出于妒嫉和情绪……

苏格拉底在法庭上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将始终如一的坚持纯洁的信仰,而你们也可以继续坚持自己内心对现实利益的追求。“哪条路更好,惟有神知道。”

友人劝苏格拉底逃跑,苏格拉底从容的拒绝了。他被那些另类神告知:如果他不以这种方式殉道,那么他劝导过的那些人一个也不允许得救。

为了救众生,苏格拉底知道只有这一种选择。

苏格拉底知道,罪不在民主制,而在于那些谋害他的人巧妙的挑起了陪团成员的情绪,利用了民主制的漏洞,钻了民主制的空子。更深的原因还不在人,而在天上……

他告诉友人说:判决虽然违背事实,但这是合法法庭的判决,必须服从。

他还说:“对哲学家来说,死是最后的自我实现。是求之不得的事,因为它打开了通向真正知识的门。灵魂从肉体的羁绊中解脱出来,终于实现了光明的天国的视觉境界。”(数百年后,耶稣被害死之前说:“成了,成了。”)

苏格拉底于是被投入监狱,等待雅典在提洛岛祭祀阿波罗神的活动结束后处决。根据当时雅典法律规定,处死犯人的方法是赐以毒酒一杯,但在处死前关押的一个月中,法庭允许犯人的亲友探监。

其间,弟子们轮流探监,陪伴老师度过最后的日子。于是,便有了柏拉图记载苏氏狱中言论的那几篇著名的对话录。

在苏格拉底即将处死的那天晚上,他把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打发开,而去同他的学生斐多、西米亚斯、西帕斯、克利托等谈论灵魂永生的问题。

克利托问苏格拉底有无什么遗言时,苏格拉底回答说:“我别无它求,只有我平时对你们说过的那些话,请你们要牢记在心。你们务必保持节操,如果你们不按我说的那样去生活,那么不论你们现在对我许下多少诺言,也无法告慰我的亡灵。”说完他便起身去洗浴了。

不久,狱卒走了进来,说:每当我传令要犯人服毒酒时,他们都怨恨诅咒我,但我必须执行上级命令。你是这里许多犯人中最高尚的人,所以我想你决不会恨我,而只会去怨恨那些要处死你的人,我现在受命执行命令,愿你少受些痛苦。别了,我的朋友。说完泪流满面,离开了牢房。苏格拉底望着狱卒的背影说:别了,朋友,我将按你说的去做。然后他又掉转头来,和蔼地对那些青年说:真是个好人。自我入狱以来,他天天来看望我,有时还跟我谈话,态度亲切。现在他又为我流泪,多善良的人呀!(数百年后,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身边一同被钉的强盗此时发了善心,耶稣说他得救了……历史竟如此相同,怎能不令人感慨万端。)

苏格拉底说:克利托,你过来,如果毒酒已准备好,就马上叫人去取来,否则请快点去调配。

克利托回答说:据说有的犯人听到要处决了,总千方百计拖延时间,为的是可以享受一顿丰盛的晚餐。请你别心急,还有时间呢!这时苏格拉底说:诚然你说得对,那些人这样做是无可非议的,因为在他们看来,延迟服毒酒就获得了某些东西;但对我来说,推迟服毒酒时间并不能获得什么,相反,那样吝惜生命而获得一顿美餐的行为在我看来应当受到鄙视,去拿酒来吧。请尊重我的要求。

一会儿送毒酒的人来了,苏格拉底镇定自若,面不改色,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在场的人无不为将失去这样一位好友而悲泣。苏格拉底见状大为不悦,他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为了避免这种场面才打发走家里的人,常言道:临危不惧,视死如归。请大家坚强点!苏格拉底接着在室内踱了一会儿,说自己两腿发麻,便躺了下来。送酒的人走过来摸了摸他的身体,觉得已没有热气。

突然苏格拉底又喃喃地说:克利托,你过来,我们曾向克雷皮乌斯借过一只公鸡,请你不要忘记付钱给他。

说完,这位伟大的先知合上了眼,安静地离开了人世。

他的死,并没有使自己变得暗淡,反而焕发了更大的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