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撒旦下派达尔文写“魔鬼圣经”
发布日期:2013-11-19来源:无知博士新浪博客作者:无知博士录入:春雨

第八部 撒旦建起地上的国

1、撒旦下派达尔文写“魔鬼圣经”

董德博士说:“刘天师,从历史上看,真是正邪较量由来已久啊,以撒旦为代表的负面力量对救世主正义一方的干扰破坏一直不断,而且越来越激烈。”

刘伯温说:“是啊。其实撒旦最想做的,是在地上建立它的国度,即邪教政教合一的国,也就是以撒旦的魔性为主导的国度,颠倒信仰、道德和是非的国度。它甚至想将全世界各国都变成以无神信仰、自私自利、魔性兽性为主导的国度,即将人间变成魔性世界。”

董德博士说:“这真是太可怕了。怪不得从古至今,否定正统信仰和道德伦理、宣扬无神信仰和放纵欲望的理论越来越强势,原来都是撒旦在背后主使的。”

刘伯温说:“确实是这样。撒旦要在人间建立它的国,必须先在人间建立一套理论,要人类放弃对神的正统信仰,建立无神信仰,然后人们才会信仰撒旦的东西,撒旦的计划才能得逞。”

董德说:“那么撒旦是怎样在人间逐步建立它那一套无神论的呢?”

刘伯温说:“你细看天机电影,自会明白。”

于是,董德博士将注意力集中到天机电影上,很快就看到了撒旦理论在人间的兴起和发展过程——

在古代,撒旦就派出它的使者,创立了法家、纵横家和墨家,以及古希腊的“智者”派等等。同时,撒旦也纵容外星人入侵地球,在人间提出“原子论”、“元气论” 等“科学”观念和唯物学说,否定精神的存在,否定信仰的真实性,而将信仰定义为人头脑中对客观世界的歪曲反映。不过,当时人类社会的正统信仰和道德观念还很强势,撒旦的歪理邪说还不能占优势。

在近代,撒旦利用人们对基督教会败坏的批评,趁上界众神安排“文化复兴”之机,下派一些使者,借 “人文主义”思潮兴起之势,肆意否定对神的信仰。撒旦又下派毕加索、凡高等所谓“现代派”艺术家,否定传统艺术的美术原则,放纵人的意识和情绪,将任意乱画的东西当作美,从而破坏人类的正统艺术。

更为严重的是,撒旦下派了三个魔性极大的使者,在人间全面颠覆人类正统的政治理念、道德伦理和神佛信仰,它们就是——马基雅维利、尼采和达尔文。

马基雅维利写出《君主论》,提出“目的可以说明手段正确”的理论,也就是说“为了达到正确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君主应集“狮子”和“狐狸”于一身,即既凶残又狡猾。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一出,那些邪恶的暴君们一下子有了理论依据,从此做起坏事、搞起政治迫害来再也不感到羞耻,反而毫无顾忌、振振有词。从此,人类的“政治”根本变异了,不再受道德和良心的制约,而完全变成了为达到现实利益的手段。中国后来出了一本《厚黑学》,也是同类的邪说。有了《君主论》,那些政客们无论屠杀了多少人,它们都可以说:“这是社会发展所必须付出的代价。”无论社会多么腐败、不公,它们都可以说:“这是为达到长远发展所必须作出的牺牲。”……

尼采的作品,无疑是狂性的展示,既没有理论体系,也谈不上文学之美,它公开宣称“上帝死了”。最后,尼采本人疯了。热爱它的作品的人,难免会发疯。“文如其人”嘛。

达尔文将自己的《进化论》称作“魔鬼的圣经”——显然,那就是撒旦的“圣经”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在逻辑上犯有“循环论证”的错误,在事实上更没有有力的证 据,而且,大量关于“史前文明”的考古发现足以证明人类的历史超过亿年,根本不符合进化论。达尔文自己拿出它的进化论的时候内心都是忐忑不安的。它自己也没想到,进化论竟然登上大雅之堂,成了人们不假思索就接受的理论。不过,达尔文确是带有使命来的,所以它发表进化论时,称之为“魔鬼的圣经”。

撒旦下派的这些祸乱人类思想文化的“学者”,对后世影响非常大,例如,有学者这样说:“希特勒,列宁,一手拿着尼采的书,一手拿着马克思的书,满脑子都是马基雅维利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