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次辞职的北大校长蔡元培
发布日期:2013-11-26来源:博谈网作者:萨沙录入:春雨
民国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校长,他一生曾经辞职无数次,其中有明确记载的就有24次之多。1919年6月15日,这个校长再次宣布辞职,并且发布《不愿再任北 京大学校长的宣言》,里面毫不客气的质问政府道:我绝对不能再作不自由的大学校长!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例。

梁漱溟最初考北大想做大学生,却未被录取。他在《东方杂志》发表了一篇讲佛教哲学的文章《究元决疑论》,蔡元培看了认为是一家之言,但水平非常高。

1917年,蔡元培就破格请梁漱溟来北大任教,讲印度哲学。这一年,梁漱溟年仅24岁。后来,梁漱溟在北大这个舞台上尽情施展,终成了举世闻名的大哲学家。

梁漱溟欲当北大学生而不得,却一下子就成了北大的教师。如此用人的魄力和慧眼,除蔡元培外,恐怕真的全中国也没有第二人。

甚至当年号称性博士的张竞生,根本是被当时媒体骂为四大文妖的人物,也被蔡元培延揽来北大讲学。

就算按照今天的标准,张竞生的大部分观点也不为人接受,更不要说当时。

他在北大竭力提倡“情人制”、“外婚制”和“新女性中心论”,这都让当时的社会出现轩然大波。

同时,蔡元培还对原有教师进行清理,一些名不副实的中国籍外国籍教师被辞退。这听起来容易,实际上却极为困难。这些老师既然能够混日子,自然没有一个是无后台的。

当时北大各科还有很多洋人教员,都是驻外使馆介绍而来。这些人中有水平较高的,但也有很多水平低劣的混混。

这些水平不高的老外来校后,很快就被同化,感染了中国教员的懒散习气,导致教学上面雪上加霜。

蔡元培依照合同辞退了其中不合格的几个洋人。于是这些洋教员联名要控告校长,还找到大使馆要求帮助。其中英国教员克德来、燕瑞博气势汹汹的请英国公使朱尔典来同蔡元培谈判,被蔡元培拒绝。

朱尔典见蔡元培不屈服,高声威胁:蔡元培你以后不要再做校长了!

蔡元培则一笑而已,根本不予理会。

经过整顿,北大教师团队成为全国最青年,水平最高的团队。根据1918年统计,217个教员中,90个教授,教授平均年龄30来岁,对其中76人的统计显示,50岁以上6人,35岁以下43人,像胡适、刘半农等被聘为教授时仅二十六七岁。

蔡元培在北大期间,还成立了各科研究所,包括文科、理科、法科、地质学、国学研究所等等。这些研究所都给予相当的经费,由全国学术水平最高的人领导,所以获得很丰厚的学术成果,培养出一大批优秀人才。

别的不说,就算北大图书馆也大大有名,在李大钊的精心经营下,北大图书馆在有限经费下迅速扩展,特别购买了国外大量书籍,成为全国最有名的图书馆。 连毛泽东也曾经在北大担任过图书管理员,在图书馆中获得了丰富的精神食粮。毛泽东晚年说,在北大图书馆那段时间,对他一生有着极大的意义。

同时,蔡元培还以极为先进的方式管理大学。当时民国大学,除了少数洋人办的以外,所有公办大学都是政府管理。校长和系主任全部是政府官员,自然也受政府领导,为政府服务。

这样一来,出现了两种阻碍大学发展的情况,一是外行领导内行,一些才高八斗的教授,必须受狗屁不通的所谓行政官员的领导,有的还必须向他们献媚。另外就是思维僵化,既然是政府的官员,就必须对政府负责,一切对政府不利的东西,都是需要禁止的。

蔡元培的民主精神在于平等,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三六九等之分。

一个友人回忆道:1916年冬季,蔡元培先生就任北京大学校长。那时的交通工具很简单,走马上任还需要坐马车,当蔡先生从马车上下来以后,看见学校 门口,有许多人在夹道迎接。原来,这是学校的规矩,工友们必须遵循礼仪表示欢迎,随行人员对蔡先生说了声:“您请。”蔡元培先生一边往前走,一边脱帽向两 边欢迎他的工友们致意,并和颜悦色地对工友们点头致谢,不住地说道:“谢谢诸位,大家辛苦了!”工友们见此情景,非常感动,纷纷赞叹道:“蔡先生真是一位 平易近人的好人啊!”这件事情要是发生在今天,当然没有什么可以大肆宣扬的。但在刚刚推翻封建帝制的民国初期,蔡元培先生抛弃了旧官场上的那一套官礼陋 习,对普通老百姓谦恭礼让,这种礼待庶人的行为,不能不令人佩服。

蔡元培任校长后,当年即组织了评议会,从全校每5名教授中选举评议员1人,校长为当然的评议长。评议会为全校最高的立法机构和权力机构,凡学校重大 事务都必须经过评议会审核通过,如制定和审核学校各种章程、条令,决定学科的废立,审核教师学衔,提出学校经费的预决算等。接着组织各门教授会,由各门的 教授公举教授会主任,任期两年,其职责是:分管各学门的教务,规划本学门的教学工作。

这种相当民主的制度,类似于现在西方优秀大学的制度,这种体制的改革,体现了蔡元培教授治校、民主管理的思想,目的是把推动学校发展的责任交给教授,让真正懂得学术的人来管理学校。

新的管理体制的建立,改变了京师大学堂遗留下来的官僚大学作风,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促进了学校的蓬勃发展。

可以说,以上的一切,国内别的大学也并非做不到,但有一件事是北大做的最好的,就是极为宽容的学术精神。

蔡元培办学最大的特点就是容纳一切思想(反人类反人性思想除外),他宣扬: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任何思想流派都可以在北大立足。

一时间,北大出现各种思潮,成为北大各种思想的发源和壮大之地。北大集中了许多新文化运动的著名代表人物,如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钱玄同、 刘半农、沈尹默等,也有政治上保守而旧学深沉的学者,如黄侃、刘师培、黄节、辜鸿铭、崔适、陈汉章等。在政治倾向上,有的激进,有的保守,有的主张改良。 在新派人物中,有马克思主义、三民主义、无政府主义、国家主义的不同代表。

北大的学生老师敢于公开辩论,敢于坚持自己的主张,说出自己的观点,比如无政府主义这类反政府的言论,在北大也不是禁止的。

对于这种局面,可谓中国自从春秋战国百家争鸣以来的3000年从未有过的局面。

短短几年内,北大不但成为北方第一学府,也成为中国第一学府。西方人认为,北大是最接近西方模式的大学,也是中国最有活力的大学。

有得有失

由于容纳各派思想,诸如李大钊、陈独秀、鲁迅,辜鸿铭等激进人物在北大任教,也导致了新文化运动的兴起,随后也就以此为基础爆发了五四运动。

北大因而成为开风气之先的“新文化运动”中心和多种社会理想的策源地。

北京大学也是中国共产主义思想的重要发源地,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活动的重要基地。

北京大学教授陈独秀和李大钊,分别在南方和北方筹建中国共产党,陈独秀当选为第一届中共中央总书记,曾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佐理员的毛泽东自1935年至1976年去世长期作为中共实际的领袖人物。

1919年,(民国八年)5月4日,五四运动爆发。

北京大学为首的北京多所学校的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罗家伦、江绍原、张廷济为学生运动三个代表,罗家伦起草了《北京学界全体宣言》,随后举行示威游行。

北洋军阀政府的军警当场逮捕学生。蔡元培、李大钊、陈独秀、朱家骅、鲁迅当时为了营救学生,不惜发动全国工商界罢工罢市。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得到了各地青年学生和人民群众的同情和支持,学生爱国运动的烈火迅速燃遍全国,发展成为全国性的反帝反封建运动。

学生们的情绪在游行中愈演愈烈,最终他们痛打了在曹家串门的章宗祥,并火烧曹宅,引发“火烧赵家楼”事件。

随后,大总统徐世昌下令镇压,当场逮捕了学生代表32人。

一般认为,五四运动的第一领袖,就是蔡元培。

他在期间对五四运动持坚决支持态度,并且多方营救被捕学生。

在学生被捕之后,蔡元培邀集北京13所大专院校的校长在北大开会,并当场表示:为使学生出监狱,他愿意“以一人抵罪”。随后,他便带着校长代表团前往警察厅、教育部等部门请愿,要求立即释放被捕学生。在连续奔波了两日后,被捕学生终于被释。

而五四运动最终的结果是,面对强大社会舆论压力,曹、陆、章相继被免职,总统徐世昌提出辞职。6月12日以后,工人相继复工,学生停止罢课。6月28日,中国代表没有在和约上签字。

如果大家认为蔡元培治理北大很容易,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受到各方面的极大压力。

蔡元培一生辞职无数次,公开的就高达24次之多,其中为了北大辞职7次。

这7次辞职有反对政府不给经费的,有反对政府干涉北大行政的,有因为五四运动抓学生的,甚至还有一次因为学生闹事的。

实事求是的说,蔡元培在北大有些事情做得不是很好,就是很多地方自由太过了。后来蒋介石认为蔡元培放纵共产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在北大传播,最终导致他们以北大为立足点传遍全国。

蒋介石认为这是因为蔡元培天真单纯和异想天开导致的,并非是他有什么政治倾向。

暂且不说这些,光是对学生的所谓民主,蔡元培也搞得太过。

就算今天的西方民主国家的法制都是最严格的,任何一个享受民主的人都必须遵守各种法律和规章制度,民主和法律制度并不可分割。

当时北大民主是民主了,很多制度没有随之建立起来,这也导致民主变了味,成为学生们单纯维护自己的一种武器。

1922年10月19日,过于享受民主的北大学生终于搞出事来。他们先是搞所谓的民主管理宿舍,把宿舍搞成不收费的旅馆,甚至把亲戚朋友都带来学生宿舍居住,这显然是违反学校规范的。

更夸张的是,他们连讲义的钱都不愿意付!

当时学生上学都需要讲义,这些讲义由北大印刷,然后以低廉的价格给卖给学生。这些讲义基本只收一个成本价,完全没有赚钱。

在北大经费相当困难,蔡元培甚至因为索要经费宣布辞职的情况下,已经算是不容易。

没想到的是,当时北大学生连这点小钱也不愿意花。在蔡元培表示不让步,一定要给讲义钱以后,他们居然发动了不少人闹事,还发动了罢课。

蔡元培当时真的忍无可忍了,但他还是本着民主的态度说:你们能罢课,我们老师还要罢教呢。

随后,蔡元培宣布教师们也罢教。

领头的几个学生们听说蔡元培不屈服纷纷大怒,聚集了数百人冲击校长室,一些人还在校长室门口打砸。

当时已经50多岁的蔡元培也大怒,他突然冲出校长室,面对闹事学生大声喊道:谁敢过来?我和你们决斗!

看着骨瘦如柴的蔡元培气势汹汹的挽起袖子要打,学生们开始打退堂鼓。但后面一些背地里面指使的家伙还在恐吓说:别怕,同学们,我们来扔炸弹!

蔡元培更是狂怒,大声说:我是从手枪炸弹中历炼出来的,你们如有枪有炸弹,不妨拿出来对付我。

见蔡元培如此强硬,自觉理屈词穷的学生们气势泄了,很快都散了。

此次蔡元培虽然没有答应这些不合理的要求,却也深感民主也必须有规则,不能太过火。

他回忆到:废止讲义费之事甚小,而破坏学校纪律之事实大,涓涓之水,将成江河,风气所至,将使全国学校共受其祸。言念及此,实为痛心。此皆由元培等平日训练无方,良深惭愧。长此以往,将愈增元培罪戾。

1923年1月,上任7年后的蔡元培,因抗议教育总长彭允彝提出辞职,出走欧洲。

在3年前,他的第二任妻子黄仲玉在婚后第13年因病去世,蔡元培再次成为独身,当时他已经54岁了。

蔡元培觉得还要找个伴侣一起度过晚年,他本来想找一个同龄妇女,所以列出娶妻的要求:

一、本人具备相当的文化素质;

二、年龄略大;

三、熟谙英文,能成为研究助手。

通过这三个要求,可以发现蔡元培的心理又有所变化,他已经非常西化了。

没想到三条要求一出,没有一个40,50岁的妇女符合要求,却有一个33岁的未婚女孩周峻表示愿意嫁给蔡元培。

周峻本来是蔡元培的学生,两人年龄相差21岁。周峻其实已经暗恋老师蔡元培多年,所以一直没有结婚。

不过当时两人的结合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年龄的差距尚且不说,这多少也算是师生恋。古语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徒原是父女关系,结婚总归会有些非议的。

不过此时蔡元培的思想已经非常西化,他认为婚姻自由不容干涉,两人既然是情投意合,又不违反法律,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

1923年7月10日,蔡元培和周峻在苏州留园举行了隆重的婚礼。这次婚礼完全是西式的。当时,蔡元培到周峻下榻的宾馆迎接周峻,之后两人一起到苏州留园,拍摄了结婚照片。蔡元培西装革履,周峻身披白色婚纱。

婚后两人感情非常好,结婚后第十天,蔡元培和周峻携子女赴欧洲学习。

周峻在相夫教子之余攻读西洋美术课程,她把对蔡元培的爱倾注在她的作品——《蔡元培半身像》中。而蔡元培则在上面题诗一首“唯卿第一能知我,留取心痕永不磨”。

蔡元培和周峻相伴一生,直到蔡元培去世。

1926年2月国民政府开始北伐,蔡元培紧急回国参加国民革命军。

1927年,蔡元培又倡议成立大学院作为全国最高学术教育行政机关,被任为大学院院长。

后改任中央研究院院长。11月27日和萧友梅于上海创办国立音乐院(即现上海音乐学院),是中国最早建立的高等音乐院校。

九一八事变后,他奔走呼号,倡导抗日,为国家做了很多贡献。

遗憾的是,蔡元培一生讲求民主,为学生奉献一切,到老却被他所做的一切报复了。

1931年12月15日,63岁的蔡元培在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遭北平请愿学生绑架,并遭殴打致伤。这件事情对蔡元培的晚年影响极大。

当事人回忆:北方各校南下的示威学生与南京本地学生五六百人来到中央党部门前示威请愿,一时间群情激奋,局势几近失控。不久,蔡元培和陈铭枢被委派出来接见学生,但令人震惊、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蔡元培先生还没说上两句话,即被学生拖下殴打,国军上将陈铭枢也被学生用木棍猛击头部,当场昏厥。

当天的突发事件,报纸上是这样记载的:蔡年事已高,右臂为学生所强执,推行半里,头部亦受击颇重,后被解救送往医院,所幸无大碍。

事后,蔡元培对新闻界发表谈话说,他理解学生忧患国难的情绪,但对于学风沦替,动辄使用暴力的现状深表忧虑。

其实单纯的学生运动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应该鼓励,不过一旦有人在里面煽动和策划,就不同了。

事实证明,九一八之后众多学生运动,几乎都是中共在里面策划的,由专门负责学运的中共地下党负责。甚至连张学良的东北大学中,都有大名鼎鼎的宋黎等中共学生领袖潜伏。

至于普通学生,真正有爱国心,敢于牺牲自己的也并不多。

中共和其麾下的文人们最痛恨的孙元良回忆(孙元良说过,居然有人说国军消极抗战,天理何在):九一八以后,学生包围南京总统府,要求蒋介石出来谈话,要求立即抗日。蒋校长出来以后,答应抗日,还问:我决定领导你们去抗日,愿意参军,跟我去前线的就答应一声。没想到,刚才还极为激愤,恨不得火烧总统 府的学生们顿时鸦雀无声,答应者还不超过一成。

其实这种事情很多,比如五四运动中的干将,学生领袖梅思平,他曾经率领学生包围曹汝霖公馆,把在曹宅的章宗祥当成曹汝霖暴打一顿,最后放火将公馆烧毁,这就是著名的火烧赵家楼!

可笑的是,历史证明,抗战中曹汝霖倒是颇有气节,在伪政权多次拉拢下,坚决不做汉奸。伪政权曾打算让曹汝霖出任华北伪政权一号人物(他曾经在日本中央大学学习,担任过北洋政府交通总长、财政总长、交通银行总理),但曹断然拒绝。日本人只好退而求其次,期望他出任粮食局这个中级伪职,为伪政权壮壮声势。

曹仍然拒绝,他还愤怒的说:日本人吃粮食不受限制,单管中国人,我怎么管,这不是找骂吗?

当时北平的老百姓多吃杂和面,一次,曹把用杂和面蒸的窝头带到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对王克敏说:这样的粮食怎么能让老百姓下咽。王克敏听后拿起窝头就咬了一口,说:这怎么不能吃!

日军特务机关长喜多诚一对曹的不合作十分不满,曾指斥曹:为什么我们“皇军”来了,你不出头帮忙,你究竟做什么打算?

荒唐的是,"爱国学生领袖"梅思平则在抗战中成为大汉奸,却出任了日伪政府组织部长、内政部长等职务。抗战胜利后,梅思平以汉奸罪被处决。

有些人搞这些玩意是出于自己的政治立场,有些人则是煽动别人去牺牲,去前仆,他来后继,只有少数人才是真正愿意牺牲自己的,这些人才是国家民族的英雄,可惜这样的人并不多。

此后也许是心灰意冷,年迈的蔡元培开始准备退休。

1936年,他与陶玄、张静江、李石曾等人在上海创办世界学校,实行教育救国和科学救国,把学生从小培养成出国留学及有用的人才。

蔡元培一生热心教学,从不捞钱,导致晚年生活贫困,连固定的住房都没有。当时继任北大校长的蒋梦麟等联名给蔡元培祝寿,并且提出要为一生清廉,到晚年仍全家租赁房屋的老校长造一所“可以住家藏书的屋”。这个计划,被蔡元培宛然拒绝了!

蔡元培的清廉是众所周知的。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后,因为应酬不可避免的增多,开销增大。他的部属见他的薪水入不敷出,还有一堆孩子要养活,十分拮据。就在他原来的薪水之外,多加了二百元。蔡元培领薪水时发现多了二百元,就问主管发薪的人。对方说明情况后,蔡元培当场将多发的钱退了回去,并告诉发薪的人,一切要按规定办理。他说,生活苦不要紧,但守法必须要严格做到。

抗战爆发前,曾经被学生疑为不抗日的蔡元培,其实是坚决的抗日派。蔡元培的家人回忆:时任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长的汪精卫却暴露出明显的亲日倾向。1935年的一天,汪精卫在南京请蔡元培吃西餐。席间,蔡元培苦劝汪精卫改变亲日立场,立定严正的态度,以推进抗战。蔡元培说:“我们应该坚定,应该以大无畏的精神抵抗,我们的后辈也抵抗,中国一定有出路。”在座的人看见蔡先生老泪纵横,滴在汤盘里,和汤一道咽下,无不为之感动。抗战爆发以后,蔡元培已近古稀之年时,身体日渐衰弱,加之患有多年足疾,难以承负繁杂的社会工作。然而,只要是抗日的社会活动,他还是会拖着疲弱之躯,勉力担当。抗战爆发后,他担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国际宣传委员会委员,与各大学校长联名致电九国公约会议,呼吁国际社会制止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同时他还领衔发表全国大学校长、 教授宣言,控诉日本破坏我国文化机关的罪行。

1937年抗战爆发,蔡元培已年近70岁,体弱多病,已经到古稀之年。1937年11月27日在国民政府的安排下,蔡元培由庄长恭、丁燮林2位研究员陪同,从上海到香港躲避战乱。

到了香港以后,因为足疾严重,行走艰难的蔡元培仍然不忘祖国(他的左脚在年轻时候因为疾病,动过手术),仍为全民抗战而奔波操劳。

1938年5月20日,保卫中国大同盟和香港国防医药筹赈会举办美术展览会,他出席开幕式,并发表演讲,指出美术对全面抗战有积极的帮助作用,提倡美育救国。9月23日,他又领衔致电国际联盟大会主席,要求国际社会对日本帝国主义实行制裁。

1939年7月,蔡元培被国际反侵略大会中国分会推举为第二届名誉主席。12月,他为该会写了会歌《满江红》:“公理昭彰,战胜强权在今日。概不问,领土大小,军容羸诎。文化同肩维护任,武装合组抵抗术。把野心军阀尽排除。我中华,泱泱国。爱和平,御强敌。两年来博得同情洋溢。独立宁辞经百战,众擎无愧参全责。与友邦共奏凯旋歌,显成绩。”歌词壮怀激烈,充满了抗战必胜的信念。

在香港期间,蔡元培生活仍然很拮据,但他还不忘救助友人。他的一个老朋友回忆:蔡元培晚年旅居香港,生活极端拮据,即使如此他仍不忘周济别人。当时 有一位广东籍诗人名叫廖平子,此人早年投身革命,恬淡高洁,不屑钻营,妻女以织履为生,家无隔夜之粮。廖平子非常敬慕蔡元培的为人,时常将他写的诗作呈蔡 元培。蔡元培知道廖平子生活清贫,所以每逢廖平子送诗册,即赠廖法币拾元,每月皆然,历数年而不断。

1940年3月3日,高龄72岁的蔡元培老人在寓所中,意外失足跌倒。3月4日蔡老因为伤重,被送入香港养和医院。

由于油尽灯枯,蔡元培入院后抢救无效,于3月5日病逝。

蔡元培去世后,蒋介石在重庆主持公祭,延安则举行各界追悼大会。毛泽东在唁电中称其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周恩来的挽联云:“从排满到抗日战争,先生之志在民族革命;从五四到人权同盟,先生之行在民主自由。”蒋梦麟的挽联是“大德垂后世,中国一完人”,吴稚晖的挽联是“平生无缺德,举世失完 人”。

曾任北大教授的民国大佬王世杰在《追忆蔡元培》一文中写道:“蔡先生为公众服务数十年,死后无一间屋,无一寸土,医院药费一千余元,蔡夫人至今尚无 法给付,只在那里打算典衣质物以处丧事,就连入殓时的衣衾棺木,还是商务印书馆的王云五先生代筹的……”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这就是蔡元培一生的真实写照。

添加评论

登录以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