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太公钓鱼
发布日期:2017-08-15作者:十方绿色游学团队录入:春雨

(6)太公钓鱼

有个歇后语说“姜太公钓鱼——直中取”,就是说姜太公钓鱼的鱼钩是直的,那么,他能不能钓到鱼呢?

 

姜子牙领命“封神”

诗曰:

当年磨剑在昆仑,天钩直钓渭水滨.

成就帝师千古业,覆殷兴周更封神.

这首诗所赞颂的,是商朝末年的一位奇人高士,名叫姜子牙(被人称为姜太公)。

姜子牙是东海边之人(山东日照),其先祖曾做四岳之官,辅佐夏禹治理水土有大功。舜、禹时被封在吕,有的被封在申,姓姜。夏、商两代,申、吕有的封给旁支子孙,也有的后代沦为平民,姜子牙就是其远代后裔。姜子牙生于商朝庚丁八年(已酉年)八月初三日,他本姓姜,名尚,因为以其封地之名为姓,所以又叫作吕尚。

姜子牙是元始天尊最得意的弟子之一,他很早就在昆仑山师从元始天尊修道。

这天,元始天尊对姜子牙说:“你已经学成了,可以下山了。”

姜子牙说:“大道高妙,我还没学到皮毛呢。我还要留在山上跟师父继续修道,直至得道、归真,成为逍遥于十方八极的真人。”

元始天尊说:“修道不一定在山上,世上更好修道。你此番下山,要为师父完成一项重大使命。你在达成这项使命的准备和实施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你如果能守住本性,道心不移,自能不断升华自己,增长道德功力,最后功德圆满,修成正果。”

子牙说:“师父有命,弟子自当尽心尽力,万死不辞,到底是什么使命?请师父详细交待。”

天尊说:“历史发展,一直贯穿着一个终极目的,也一直有其定数。如今,商朝气数将尽,上次,商王受辛到女娲神庙,看到女娲神像,竟心动淫念污辱女娲神,女娲神顺应天数,已指派狐狸精到商王受辛身边迷惑他,商朝的末运已到了。不过,众神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灭亡一个旧朝代、建立一个新朝代,而是要在朝代更替的过程中,完成一件神所要的大事。很早以前,众神就定下了要在商朝灭亡和新一朝建立的过程中,让天上的重要星宿全部下凡,经受一次严厉的洗礼和考验,合格的星宿则再封为神,不合格的星宿则要被淘汰掉。当然,这次封神过程,其实是为宇宙最后阶段的‘最后大封神’做最后一次预演。那是3000年之后必将要到来的大事。”

子牙领命,心知事关重大,于是暗下决心一定不负神望,不辱师命。

元始天尊最后叮嘱姜子牙说:“你走出山门之前,如果有人叫你,你千万不要回头。切记切记!”

如果姜子牙不回头,历史可能重写!

元始天尊派姜子牙下山封神的事,天界仙界神界马上就知道了。

跟姜子牙一起学道的申公豹知道这个消息后,心中愤愤不平,他一向认为他比姜子牙修得好,修得高,道术比姜子牙强,他心里想:“元始天尊怎么不派我去封神呢?”

上界的邪神看到申公豹有这样的妒嫉心理,就对申公豹煽风点火,诱使他下山跟姜子牙唱对台戏。

于是,申公豹气冲冲地去追姜子牙,在背后不断地叫着姜子牙的名字。

姜子牙听到后面有人叫他,但他记得元始天尊的叮嘱,所以一直不肯回头。

但是申公豹的叫声越来越近,而且还很亲热……

姜子牙听出是师弟申公豹的声音,他想:“原来是师弟叫我,又不是别人,不答应他总不好吧。”

于是,姜子牙转回了头……

此时,天空中显现出一个大神的形象,他长叹一声,然后对姜子牙说:“虽然上天有安排,但关键时刻也看人的选择。如果你不回头就好了。你这一回头,一个巨大的劫难就再也无法避免了……”

由于姜子牙回头应了申公豹一声,从此,申公豹与姜子牙的对台戏就开演了。

申公豹的本性完全被掩没,他的内心完全被妒嫉和冲动所充满,理智完全消失了,他就在这股妒嫉与冲动之下自欺欺人,为了与姜子牙对抗而耗尽其一生,到最后才知道自己与天意背道而驰,一生无成,只剩下罪业满身……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姜太公虽已领命封神,可还得经历很多磨难,包括谋生艰难、妻子嫌弃离异、仕途梗阻等等。后来,他放下心来,清静自守,待时而动。在没有遇到周文王之前,他隐居在陕西渭水边的一个地方。

他常到磻溪边垂钓。一般人钓鱼,都是用弯钩,上面挂着有香味的饵食,然后把它沉到水里,诱骗鱼儿上钩。姜太公钓鱼的时候,用直钩,而且不挂鱼饵,也不沉到水里,而是离水面三尺高。他一边高高举起钓竿,一边自言自语道:“不想活的鱼儿呀,你们愿意的话,就自己上钩吧!”然后口里念念有词:“愿者上钩,愿者上钩……”

一天,有一樵夫武吉担柴路过,见他竟用直钩钓鱼,还离着水面三尺高,鱼钩上也没挂香饵,便问他贵姓。姜尚答道:“姓姜名尚,字子牙,号飞熊。”武吉叹了口气说:“真是有志不在年高,无谋空言百岁。象你这样愚拙的人,还自号飞熊,实不相称!”姜尚微微一笑:“老夫钓鱼是假待机进取是真。然而要钓王与侯,宁在直中取,不可曲中求!”武吉道:“你哪像王侯倒像活猴。”

姜尚说:“你取笑我我也不怪你,因为你现在等于是什么也不知道。我看你将有性命之忧,记住了:我还在这里等你。”

武吉听了,不以为然,哈哈大笑说:“我看你才是要注意保住老命。”说罢,就担起柴进城去了。

武吉进城后,柴担的一头滑出,失手打死了守门的军士,招来杀身大祸,巧逢西伯姬昌(周文王)路过,得知武吉是个孝子,家中有老母无人奉养,便赠与黄金十两,命他回去安顿好老母再来领罪。

武吉的老母感到绝望,又听武吉讲起他遇到姜尚的事,于是便带武吉来向姜尚求教解救之法。

姜尚教他回家装死,将自己装进棺材里,然后放到一个坑里,上面再放些土,按时辰躺下,过了某个时辰才能起来。

西伯姬昌(周文王)见过了日期,武吉还不来领罪,于是运用周易,测算武吉的去向,卦象显示:武吉全无生气,身体已在“木”中,上下都是“土”……周文王说:此人已死,不再追究。

可见,周易之上还有更高的“道”。

从此武吉只在乡中干活,不再进城去了。

 

周文王推着姜太公走了八百步,奠定周朝八百年江山,

光阴似箭,不觉又是一个春天。

一日,周文王梦见飞熊向他怀中扑来,经圆梦,认为有大贤人将至,而且,周氏家族自周文王的“太公”这一辈起,就代代相传说将来一定会有一个大贤者辅助周国兴盛。

于是周文王带领文武大臣来到渭河边踏青打猎,一路寻访贤者。

忽听有人唱道:“凤非乏兮麟非无,但嗟治世有污。龙兴云出虎生风,世人慢惜寻贤路……”姬昌命人将歌者找来,见是武吉,大喝道:“你怎敢欺我,不来领罪,反在此唱歌?”武吉便将姜尚教他保命的事照实说了,并说这歌也是姜尚所作,姬昌认为姜尚必是贤者,便当即赦免了武吉的死罪,命他带路来河边寻访姜尚。姜尚为试姬昌的诚心,未理睬而避入芦苇丛中。

周文王又派一名士兵去找姜尚。姜尚并不理睬这个士兵,只顾自己钓鱼,并自言自语道:“钓啊,钓啊,鱼儿不上钩,虾儿来胡闹!”周文王听了士兵的禀报后,改派一名官员去请姜尚来。可是姜尚依然不答理,边钓边说:“钓啊,钓啊,大鱼不上钩,小鱼别胡闹!”

文王这才意识到,这个钓者必是位贤才,要亲自去请他才对。于是他吃了三天素,洗了澡换了衣服,带着厚礼,又封武吉为武德将军,再次带路,亲率百官一同再访姜尚。这次,姜尚才相见,二人相谈极为投机,周文王明白了,原来姜尚就是自己的“太公”那一辈起就在寻找的大贤人,于他封姜尚为“太公望”,即是从太公就希望遇到的贤人。

文王非常敬重姜太公的道德学问,于是请姜太公上车,周文王亲自推车,一路回城。

那里正好是沙地,文王推了八百步就走不动了,于是停了下来。

姜太公对周文王说:“你走了八百步,你的子孙将享有八百年江山。”

周文王听了,那个后悔啊,真是说不出来。早知道这样,无论如何也要多走几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