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焚书坑儒
发布日期:2017-08-30作者:十方绿色游学团队录入:春雨

(12)焚书坑儒

秦始皇是华夏本次文明第一位皇帝,即名符其实的“始皇帝”。秦始皇所建皇权体制一直被历朝历代所继承,直到清朝结束,共沿袭二千多年。全世界只有中国有皇帝;君、王亦皆由皇帝分封。

秦始皇灭六国、改体制、筑宫陵、建长城、修水道,虽然合天意、利文化、福万代,却不免触动很多世人之利益。自然会有人因亡国之恨,或因私利之怨,而利用一切借口歪曲事实,甚至编造故事、写书诋毁,污蔑、咒骂他。后世有些人,或因不明真相,或需借古讽今,往往又会重复那些歪曲、诽谤之词。久之,“秦始皇”在有些后人眼里遂成“暴君”之代名词,“焚书坑儒”亦成了“毁坏历史、文化”之代名词。实非真史实也。

焚书坑儒实为正本清源

后世很多人一提及秦始皇,便想到“焚书坑儒”,并将其当作秦始皇残暴,毁坏历史、文化之所谓依据,却不知真正准确的史实。

“焚书坑儒”实是秦始皇灭六国后为统一思想、保护神传正统文化、正道修炼而采取之两项重大措施。春秋战国时,道、儒初传,因相生相克之理,必然出现鱼目混珠、正邪同在的局面,这就是后世所称“诸子百家”之时代。

秦始皇虽然武力征服了六国,仁慈所致,并未赶尽杀绝,六国中妄图恢复过去势力者大有人在。利用思想、文化干扰,欺诈、行骗、诋毁新政、干扰正道,以至复辟,则是秦始皇面临之严峻考验。保护正统文化、统一原六国民众文化规范势在必行。

整理典籍,焚毁伪书

秦始皇从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建立统一政权开始,到实施所谓焚书之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年)的八年间,从六国宫廷和民间搜集了大量古典文献。同时征聘七十多位学者,授以博士之官。召集两千余学生于博士官之下,命为诸生。对古典文化清理甄别,去伪存真,保护正统文化。

秦始皇说:“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欲以兴太平⋯⋯”秦始皇对诸位博士优礼备加,“尊赐之甚厚”(《史记‧秦始皇本纪》)。

当时秦国所有书籍,包括明令烧毁者,在朝廷中都留有完整备份。宋代朱熹也云:秦焚书也只是教天下焚之,他朝廷依旧留得;如说“非秦记及博士所掌者,尽焚之”,则六经之类,他依旧留得,但天下人无有。若想查询、研学,政府及博士手中都留有完整档存。

所焚之书包括两部分:统一前列国史记及百姓私藏《诗》、《书》与百家语。至于秦国史书、博士官珍藏图书与百姓家藏医药、卜筮、种树等技艺之书,则不在此列。所禁书籍都务必在三十天以内上交处所官府焚毁。

诛杀行骗的假“儒”,维护纯真的信仰

秦始皇焚书后一年,又发生后世所谓之“坑儒”。这两个事件,看似不同,却有联系,依然要归结到当时一些所谓“儒生”。这帮“术士、方士、腐儒”并非仅宣传某种思想,他们所作所为是权力诉求,为恢复其旧国势力。当他们“入则心非,出则巷议”时,并未遭到坑杀。可见秦始皇当时只是禁止其言论,而未采取行动。直到这些术士、方士及腐儒们被证实以方术行骗,并诋毁新政,才惹得始皇大怒,将那四百六十七个“术士、方士及腐儒”坑在咸阳。

事件由两个方士畏罪逃亡引起。秦始皇不仅自己修炼、养生,对方术和方术之士也十分尊重,常和他们一起讨论神仙、真人、长生修炼之理。一些方士、术士,如侯生、卢生之徒,打着为秦始皇采药炼丹、寻觅仙方为名,挥霍钱财,屡次行骗。秦法规定:“不得兼方,不验,辄死。”侯生、卢生见骗术败露,密谋逃亡。逃亡之前,《史记》中记载,侯生、卢生非议始皇,诸如:“始皇为人⋯⋯专任狱吏,狱吏得亲幸。博士虽七十人,特备员弗用”、“上乐以刑杀为威”,诋毁、谩骂秦始皇。

始皇知道后大怒:“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今乃诽谤我,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吾使人廉问,或为訞言以乱黔首。”于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诸生传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咸阳,使天下知之,以惩后。(《史记‧秦始皇本纪》)

修炼归真乃人生目的,以方术骗人,使人对修炼回天失去信心,是对人之最恶毒最根本的伤害,天理不容。秦始皇严厉惩罚以方术骗人行诈之术士、腐儒,“以惩后”,是为了警戒世人,亦是在保护人之根本。

此一事件,后世往往和“焚书”并列,合称为“焚书坑儒”。究其原委,“坑儒”,就是对骗人、骗财、扰乱新政等术士、方士及腐儒之一次清除。汉代王充对“坑儒”有如下看法:“坑儒士,起自诸生为妖言”。

秦始皇“焚书坑儒”清理了百家纷扰造成之思想文化莠垢,清理了一批骗人行诈之术士腐儒,让正统文化得以流传于后世而绵延不绝,大功不可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