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牵牛子
发布日期:2017-09-08来源:闲在居士新浪博客作者:小指月录入:春雨

93、牵牛子

小儿食积发烧二丑粉

  岳美中经验:黑丑、白丑各等份,上药炒熟,碾筛取末,治疗偏食或食积发热。用时以一小撮药与糖少许喂服。此方为岳氏老友高聘卿所传,屡经投用,效如桴鼓。(《名中医治病绝招》)
  以前饥荒的年代,贫血瘦弱的娃子很多,现在恰恰相反,富裕的年代,小儿食积肥胖的占了多数。
  有个小孩八岁,在端午节的时候,吃了不少粽子,随后两三天都没胃口,吃不下东西,而且肚子很胀,经常中午后就发热,最高的时候,烧到三十九度,家里人以为是发烧了,赶紧送到医院去打吊瓶退烧。
  药用上去烧很快就退下来,但奇怪第二天又烧上去,没办法,又得再送去打吊瓶,烧又降下来。但随后第三天又烧起来,甚至连晚上都发烧。
  于是家里又给他吃退烧药,发汗药,想不到娃子却像蔫了的禾苗一样,非常累,烧是虽然降下来,却转变为低烧,完全没有胃口。
  家里人便赶紧找来竹篱茅舍。
  老先生说,烧了多少天了?
  娃子的父母说,反复都烧了快一个星期了,为什么老是退不了烧呢?这高热怎么那么难退?
  老先生说,见热莫攻热。
  孩子的父母说,不去退热那怎么治?
  老先生说,孩子多少天没大便了?
  他们说,都有三四天了。
  老先生摸摸娃子的肚子说,这包屎憋在那里贻害无穷啊!
  孩子的父母都不解其故,老先生说,上面水沸腾了,你是扬汤止沸,还是釜底抽薪呢?
  他们说,当然釜底抽薪了。
  老先生点点头说,不断地打吊瓶,热暂时退了,随后又烧起来,因为仅仅只是扬汤止沸,没有把肠腑里面的积滞撤去,没有釜底抽薪,这些食积就会源源不断化热,烧上来。
  这父母点点头说,好像一周前吃了几天粽子过后,娃子就没胃口了。
  老先生说,孩子本来就是脾常不足,粽子是糯米制成的,本来就难以消化,一下子吃那么多进去,脾胃转不过来就停食了。
  以后难消化的东西都要少吃,即使容易消化,也不要让娃子吃撑吃饱。
  这父母听了后,点点头。

  老先生便说,指月小儿食积发烧怎么办?
  小指月说,用牵牛子打成的粉,又叫二丑粉,特效。
  于是老先生就给他们包了打好的二丑粉,叫他们回去拌点白糖给娃子吃,口感又好,还能够通开积滞大便。
  小指月称这为糖衣炮弹,直抵胃肠,泻下积滞。
  这娃子服药后,三个小时就大便通了,胀闷的肚子一下子松了。
  再过两个小时又解了第二次大便,排出大量暗黑色的积滞,娃子便自己都想要喝碗饭。
  当天晚上睡得雷打不动,也没有发烧了。

  随后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记道:
  二丑粉治疗小儿食积有特效
  《万病从根治》曰,小儿食积的表现是经常下午或夜晚发热,不想吃东西,大便不畅。运用退烧药,可以短时间控制体温,但药力消失后,体温又升高。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胃肠道的积食,运用二丑粉,采用攻下的办法,排出体内的积食,孩子自然是很快就能康复。
  我遇到过这样一个患儿,5岁,午后发热伴胃胀两天。孩子妈妈说,孩子两天前暴饮暴食后消化不良,出现午后发热,喝了五谷茶也没什么效果,于是到当地医院就诊,具体治疗方案不清楚,孩子虽然在用药后体温下降,但到半夜又烧起来,体温38摄氏度,他们情急之下,让孩子吃了退烧药,第二天一早赶忙前来就诊。
  就诊时,孩子面颊潮红,腹胀如鼓,3天没有大便,体温38.5摄氏度。这是明显的小儿积食,用攻下的办法就能缓解。处方很简单:二丑粉5克,伴白砂糖少许,凉开水调后嚼服。孩子服药后3小时,就解了一次大便,腹胀减轻,体温也降下来;4小时后解第二次大便,腹胀消失。当天晚上吃稀饭一碗,完全恢复正常。
  很多人担心二丑有毒,使用不当会中毒,其实二丑的毒性主要在它的皮上,通过特殊的加工方法,自然就无毒了,那么如何加工呢?这个问题我在《医间道》书中有详细的描述,现转载如下:
  取牵牛子1000克,小火炒焦黄后,研成细粉,边研边过细筛,1000克只取600克左右初粉,剩余400克尾粉不用。
  用法:药粉3~5克与白砂糖(红糖也可以)拌匀后加少量开水调匀,形如芝麻糊一般,味道香甜,令患儿嚼服。
  我每年使用不下于100人次,几年来使用数百人,未见一例中毒,使用时把握好一个原则,即“中病即止”。患者服药后出现腹泻,即不再继续服用。


大禹治水,堵不如疏

  《儒门事亲》曰,禹功散治停饮肿满:黑牵牛头末四两,茴香一两(炒),或加木香一胡。上为细末,以生姜自然汁调一、二钱,临卧服。
  有个少年好酒色跟飙车,由于久坐伤肉,加上肥甘厚腻酒肉湿毒下注,所以小小年纪就经常有尿道炎、前列腺炎,排尿时胀痛。
  他也不去重视,偶尔二便不通,就到医院打打吊瓶,过几天又好些了,这次连续几天熬夜,飙车,加上大量酗酒,居然腹中膨胀如鼓,二便痛不通,阴部胀满难受,坐卧不得,如此在医院里卧床,治了好几天,用了不少消炎针,炎症是退下来了,但二便还是不通利,还是胀得难受。
  老先生说,这是什么呢?
  小指月说,水饮内停,下焦肿满,二便不通。
  老爷爷又说,那怎么治疗水饮内停,肿满呢?
  小指月说,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
  老爷爷说,那该如何?
  小指月说,急则挖沟渠,导水下行,如同大禹治水,堵不如疏,缓则健脾胃,培土制水,使水湿不泛滥。
  老爷爷说,那现在二便不通,当属急症,应用何药?
  小指月说,是不是用甘遂、大戟、商陆?
  爷爷摇摇头说,太峻猛了,还不至于重用到这些将军。
  小指月又说,那用泽泻、茯苓、车前子来导水下行如同?

  爷爷说,这些药物又太平和了,就像小兵小卒,威力不足。
  小指月说,既然甘遂、大戟、芫花、商陆之品,非常峻猛,药力强悍用不得,而茯苓、泽泻、车前子又药力不够,不足以委以重任,那该用什么呢?
  老爷爷笑笑说,牵牛子。
  小指月说,就是善利大便,又能通小便,治疗水肿腹水的牵牛子吗?
  老先生点点头说,没错,《千金方》上单用一味牵牛子打粉,用水送服,治疗水肿胀满,以小便利为度,此单方一味,功效不小。
  20世纪60年代,贵阳有卢老太太者,即用牵牛子末配生姜汁、红糖蒸饼治疗肾炎水肿,退肿之效甚捷,当时中医界几无人不知卢老太太验方者,可见牵牛子逐水消肿之功甚为确实。
  小指月说,为什么牵牛子就可以呢?
  老先生说,若论功用,牵牛子比甘遂、大戟、芫花、商陆力量稍弱,但相对没那么峻猛霸道,所以不良反应也少。
  但牵牛子又比平常的利水之药,如五苓散、五皮饮要强。
  张子和在《儒门事亲》中说过,病水之人,如长江泛滥,非杯勺可取。
  所以必须要选用带有一定峻猛,但不良反应又比较少的药,那牵牛子就是最理想的选择。
  小指月说,原来是这样。
  老先生说,就用《儒门事亲》的禹功散,用牵牛子粉配合茴香、木香,以姜汁调服。
  小指月说,为什么要配这气药小茴香、木香呢?
  老爷爷说,气行则水行,气滞则水停。
  这木香善于走脾主之大腹,小茴香善于入下焦之少腹,大凡香类之药都善于行气,气机旋转,水湿就能被带动,水湿一动,借助牵牛子通利二便之功,就很快从胱肠排泄而去。
  小指月又说,为什么还要用姜汁来调敷呢?
  老爷爷说,姜本来可以降逆止呕,温化水饮,打开阳明胃肠下行之通道,本身姜又禀一股阳气,膀胱者州都之官,只有阳气气化,水液流动出来就像箭一样快。
  小指月说,我明白了爷爷,原来这禹功散之所以得此名,是因为张从正创此方时,便想到大禹治水,他的功劳全在于疏导而不是围堵,而这禹功散就是一派疏导水饮,令百川归海,令胱肠排去的思路。

  这青年服用第一次禹功散,便一泻千里,第二次再服,再泻,腹中便被泻空了,以前家里人给他送来最好的粥饭,他看了就皱眉推开,现在他自己要去找粥饭来吃了。
  所以年轻人身体恢复得也快,一旦气机旋转过来,升降出入如常,几天后又生龙活虎。
  老先生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生命很可贵,不要肆意浪费,很多可贵的时光过去后就不会再回来。
  这小伙子经过这次病苦生死的考验,对以前种种糜烂的生活习惯,大为收敛。
  不单是他自己经历生死,因为他在病房里头,看到跟他同样病痛的患者,变为急性肾炎,尿毒症,最后透析洗肾,再到最后黯然离世。
  每个人都不可能那么幸运,在最危急的时候,碰上一两个好中医。
  这次只能说是机缘加上自己的运气,所以才免除了一次生死。
  家里人都很开心,以前这小伙子怎么说都九牛拉不回的,现在病一次后,好像重新做人一样,变得更懂事了。
  小指月不解其故。
  老爷爷说,孟子提到,人之有德慧术知者,恒存乎灾疾。
  在灾难疾苦之中,你能够反思过来,生活就会一片美好,如果撞南墙还不知道回头,下次还有得头破血流。
  人不能靠别人来救,要靠自己救自己。
  医生只能救你一次两次,不能反反复复地救你。
  救自己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要从各种病痛里头反思,那些在大病重病之中照样能够挺过来,并且过的绘声绘色的人,你去发现大都非常懂得反思自己的得失,并且修正自己的心态思想行为。

  这时小指月在小笔记本中写道:
  《本草纲目》曰,牵牛子,自宋以后,北人常用取快,及刘守真、张子和出,又倡为通用下药,李明之目击其事,故著其说极力闢之。
  牵牛治水气在肺,喘满肿胀,下焦郁遏,腰背胀肿,及大肠风秘气秘,卓有殊功。但病在血分及脾胃虚弱而痞满者,则不可取快一时及常服,暗伤元气也。
  一宗室夫人,年几六十,平生苦肠结病,旬日一行,甚于生产,服养血润燥药刚泥膈不快,服硝、黄通利药则若罔知,如此三十余年矣,时珍诊其人体肥,膏粱而多忧郁,日吐酸痰碗许乃宽,又多火病,此乃三焦之气壅滞,有升无降,津液皆化为痰饮,不能下滋肠腑,非血燥比也。润剂留滞,硝、黄徒入血分,不能通气,俱为痰阻,故无效也。乃用牵牛末,皂荚膏丸与服,即便通利,自是但觉肠结,一服就顺,亦不妨食,且复精爽。盖牵牛能走气分,通三焦,气顺则痰逐饮消,上下通快矣。
  外甥柳乔,素多酒色,病下极胀痛,二便不通,不能坐卧,立哭呻吟者七昼夜。医用通利药不效,遣人叩予,予思此乃湿热之邪在精道,壅胀隧路,病在二阴之间,故前阻小便,后阻大便,病不在大肠、膀胱也。乃用楝实、茴香、穿山甲诸药,入牵牛加倍,水煎服,一服而减,三服而平。

上一篇:92、商陆
下一篇:94、巴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