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太原起兵
发布日期:2017-09-15作者:十方绿色游学团队录入:春雨

(25)太原起兵

隋朝第二任皇帝杨广,因施政太急,滥用民力,民不聊生,只好反抗。一时间,天下纷乱,动荡不安,反声四起,战端又开。大隋天朝幕起幕落,演绎又近尾声。

天命出世

隋开皇十八年十二月戊午(公元599年1月28日),大唐太宗皇帝李世民诞生于武功(今陕西咸阳境内)之别馆。时有二龙戏于馆门之外,三日而去。(《旧唐书‧太宗上》)

古人常称皇帝、君王为天子或真命天子等,言喻他们并非一般生命,并不是一般常人随随便便即可为之!作为天子,“父天母地以养人”——表明人世间一切,他们都得承担。他们得承继天命,治理天下万物,为其除害;将各自为政的地区以及民心,统一在自己德配天地的修为中,使人人各得其所、各安其份、各得其宜而天下大治。

因此,其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皆为天下人效仿之楷模。正因为他们身居如此高位,而不视为一己私有;肩负如此重责,却不敢有丝毫懈怠,神便给予荣耀,授之神圣至尊天号及权柄。

唐太宗画像

少年神异

高祖李渊驻节岐州,太宗当时只有四岁。一位书生自称善于看相,见到高祖时说:“您是贵人,而且有贵子。”见到太宗时说:“龙凤姿容,天日相貌,到二十岁,必定能济世安民。”李渊听罢,这分明揭示太宗李世民将来会做皇上!这话若要传扬出去,岂非招来灭门之祸!高祖害怕书生言语泄露,即派人追杀,书生忽然不知去向。高祖信为天神,因此采纳“济世安民”之意为太宗李世民的名字。

如相士所言,太宗身世确实非比寻常,在《大兴善寺钟铭序》中,太宗揭示自己金轮圣王的身份,降生皇室,心系天下,普度众生:“皇帝道业金轮,心居黄屋,覆焘万方,舟航三界。欲使云和之乐,共法鼓而同宣。雅颂之声,随梵音而俱远。”贞观九年(635年),太宗在《度僧于天下诏》中,亦明示︰“朕钦若金轮,恭膺宝命,至德之训,无远不思,大圣之规,无幽不察,欲使人免盖缠,家登仁寿,冥缘显应,大庇含灵。五福着于洪范,三灾终于世界。”

大唐圣主,一出生便迥异于常人。太宗“生而不惊”。仿佛人间一切都将在他无私无我的善化下遵从其差遣。幼年时期,太宗便异常聪慧;洞察至深至远;把握时机果断行事;怀大志而不拘泥于细枝末节;小小年纪,深谋远虑,当时没人能测得其心智。

太宗应相士之言,自十八岁劝父起兵起,便开始其济世安民之非凡一生。君临天下后,仅几年时间,便将分崩离析、战乱不止近四百年之华夏各国,一统在大唐王朝之下。

锋芒初露

大业十一年,隋炀帝被突厥十万铁骑围困在雁门无法突围,只能把诏书绑在木头上,放进汾河让诏书顺流而下,希望有人看到诏书前来救援。太宗那年只有十六岁,前去应征,归在云定兴将军麾下。云定兴手下只有两万新兵,且多是步兵。太宗向云定兴建议:突厥敢围困天子,是认定我们没有援军。不如我们把军队前后拉开,延绵数十里,让敌军白天看见旌旗招展,晚上听见钲鼓声声,误以为大军压境,如此才能不战而胜。若他们知我虚实,两兵相接,则胜败难料。云将军采纳了太宗疑兵之计,突厥兵看到隋军浩浩荡荡络绎不绝,果然以为隋军大批救兵到,于是解围逃遁而去。

在李渊守太原之时,太宗时年十八。有高阳贼帅魏刀儿,自号历山飞,十分骁勇,率兵来攻太原,李渊率兵击之,不幸深入敌阵,无法冲出重围。太宗以轻骑突围而进,张弓射敌,所向皆披靡,救李渊于万众之中。其后敌步兵又至,李渊与太宗又奋击,大破之。

太原李渊起兵雕像

太原起兵

其时隋朝气数已尽,各地反声四起,战火弥漫,民不聊生。太宗准备举义兵,每每抚恤百姓,礼遇士兵,散财养客,江湖人士、侠客义士,莫不愿效死力,为李唐起义兵做好充分准备。

大业十三年五月(617年),太宗胸怀天下,欲救民于水火之中;念系苍生,运筹帷幄;承天意,顺民愿,劝父起兵。李渊遂于晋阳以勤王讨贼为号正式起兵,开启大唐一代新朝。及义兵起,太宗率兵攻克西河。官拜为右领大都督,右三军皆隶属太宗管辖,晋封为敦煌郡公。

七月,太宗随李渊出征,与隋将宋老生二万精兵相持于山西霍邑。恰值久雨粮尽,高祖与长史裴寂议论,不如暂且回太原,以后再图谋举事。太宗恳求李渊不要退却。太宗说:“原本兴立大义是为了拯救百姓,应当先攻入咸阳,号令天下;遇到小敌就回师,恐怕随从起义之人将会一朝解体。回去守太原一城之地,这不过是贼寇所为罢了,怎么能保全自己!”但是李渊不采纳,催促命令引军出发。太宗遂大哭于外,声闻帐中。李渊召问其故,太宗说:“现在部队凭借正义而出动,前进、战斗就必定胜利,退回就一定会散伙。大家散伙于前,敌人趁机追击于后,死亡将顷刻而至,因此悲伤。”李渊醒悟而停止撤兵。

八月,雨停,引师取霍邑。太宗怕宋老生不出战,于是率领数名骑兵先到霍邑城下,拿着马鞭指点比划,好像围城样子,以激怒老生。老生果然发怒,开门出兵,背城列阵。李渊与建成一起列阵于城东,太宗和柴绍列阵于城南。老生指挥兵士迅速前进,先逼近高祖,这时建成忽然坠马,老生趁机进攻,李渊与建成部队往后退却。太宗自城南高地率领两名骑兵急驰而下,冲断了老生部队,又领兵奋力

进击,敌军大败,各扔掉兵器逃跑。老生退回到城门,城上闸门放下,老生手拉绳子想上城,被砍死,于是霍邑平定。

接着,太宗领兵平定河东,攻克都城长安,初定大唐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