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扫平群雄
发布日期:2017-09-15作者:十方绿色游学团队录入:春雨

李渊起兵作战图

(26)扫平群雄

大唐初建,疆土只限关中和河东一带。自武德元年(618年)起,李渊身为皇帝,坐镇长安。但天下依然群雄并立,李唐王朝需四处征战,夷平四方,才能一统天下。当时,称王称帝、领兵雄霸一方者大有人在。

李渊起兵之时,薛举、薛仁杲[gǎo]父子占据陇右,称帝,国号秦。刘武周称帝,国号汉,为山西北部一支重要力量,直接威胁李唐据地太原。王世充据河南,称帝,国号郑,小看不得。窦建德建政,国号夏,称雄河北,不可一世。长江中、下游一带,尚有萧铣、杜伏威、辅公等跃跃欲试。北边更有突厥为寇,虎视中原,十分强大。中原逐鹿,刀光剑影,谁能一扫群雄,谁才能统领天下,称王治国!正所谓,兵征天下,王者治国。

在大唐统一天下之主要战争中,太宗或者直接参与其中并起重要作用,或者直接挂帅,特别是亲统唐军打败薛仁杲、宋金刚、刘武周、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几战,皆是唐朝统一过程中最关键之战争,也是形势最危急、战事最艰难之几次大战。每一次战争胜利后,太宗重视安抚降众,收罗人才,意义尤其深远。太宗因战功累累,后被高祖封为天策上将,位在所有公侯之上。

擒拿薛举

薛举原是隋朝金城府校尉,李渊起兵时,薛举据金城郡(今甘肃兰州)起兵,攻城掠地,占据陇右。七月,称帝,国号秦。李渊攻克长安。薛举子薛仁杲兵进扶风(今陕西凤翔),被太宗击退。

武德元年(618年),薛举进犯泾州(今甘肃省泾州)。高祖李渊下令:太宗为元帅,带领屈突通等大将,将八总管兵以拒之。当时太宗得疟疾,委军事于刘文静、殷开山,且告诉他们:“薛举悬军深入,食少兵疲,若来挑战,慎勿应也。俟吾疾愈,为君等破之。”开山退出后与文静说:“王虑公不能办,故有此言耳。且贼闻王有疾,必轻我,宜曜武以威之。”俩人不听太宗劝告,炫耀军威,列陈于高址西南,自恃兵众而不设防备。薛举从后面偷袭,八总管皆败,士卒死伤很多,太宗抱病引兵还长安。薛举占领高址。

九月,薛举死,太宗被任命为元帅攻击薛仁杲,两军在折土庶城相持不下,双方深沟高垒相持六十多天。薛军十多万人,军势强盛,多次前来挑战。太宗坚壁不出。诸将军请战,太宗说:“我军新败,士气沮丧,贼恃胜而骄,有轻我心,宜闭垒以待之。彼骄我奋,可一战而克也。”并下令:“敢言战者斩!”太宗按兵不动以挫败其锐势,最后薛军粮食吃尽,敌将牟君才、梁胡郎前来投降。太宗知到此时仁杲将士已离心,于是命行军总管梁实营于浅水原以引诱敌军出战。敌将宗罗睺大喜,尽其精锐部队进攻,梁实守险不出战。宗罗睺攻之甚急;太宗知贼军已经疲乏,对诸将军说:“敌军锐气顿失,我军应当攻击。”遂派将军庞玉先在浅水原南扎阵以引诱贼人,贼将宗罗睺集中军队前来抗击,庞玉军几乎失败。但是太宗亲统大军出其不意攻取了浅水原北。宗罗睺远远望见,再次回军抗拒。太宗率领精锐骑兵数十人攻入贼阵,与庞玉军里外配合一齐奋力攻击,宗罗睺全军溃败,太宗斩敌首级数千,掉入山涧山谷而死者不可胜数。

太宗亲率二千多骑兵追赶逃跑的敌军,笔直奔赴折土庶。薛仁杲十分恐惧,环城守卫。窦轨叩马苦谏太宗说:“仁杲犹据坚城,虽破罗睺,未可轻进,请且按兵以观之。”太宗说:“吾考虑很久,破竹之势,不可失也,舅舅不用再劝了!”太宗继续乘胜追击。仁杲陈兵于城下,太宗据泾水列阵,仁杲骁将浑干等数人临阵投降太宗。仁杲畏惧,引兵入城拒守。时至晚上,太宗大军陆续到来,四面合围。夜半,守城者争相下城投降。薛仁杲只好请降,太宗俘获其精兵一万余人,男女五万口。

诸将皆贺,因问太宗:“大王一战而胜,遽舍步兵,又无攻具,轻骑直造城下,众皆以为不克,而卒取之,何也?”太宗答道:“罗睺所将皆陇外之人,将骁卒悍;吾特出其不意而破之,斩获不多。若缓之,则皆入城,仁杲抚而用之,未易克也;急之,则散归陇外。折址虚弱,仁杲破胆,不暇为谋,此吾所以克也。”众将皆悦服。

这一仗太宗俘获精锐骑兵很多,仍令薛仁杲兄弟及敌帅宗罗睺、翟长孙等率领。太宗与他们游乐骑射,无甚隔阂。投降众徒感恩太宗宽宏大量,并慑于太宗威势,都愿意以死报效。太宗凯旋归来,在太庙献捷。高祖任命太宗为太尉、陕东道行台尚书令,镇守长春宫,关东兵马全部受他节制调度。不久又加授左武侯大将军、凉州总管。

李渊起兵

破刘武周

关中虽日益巩固,但李渊起兵地太原却陷入危境。刘武周是马邑人,骁勇善射,善结豪侠,正式反隋。又遣使附于突厥,突厥始毕可汗立刘武周为定杨可汗。刘武周称帝,国号汉,成为隋末纷乱中山西北部一支重要力量。李渊建唐后,刘武周还经常借助突厥力量直接威胁太原,非同小可。

武德二年(619年)四月,刘武周联合突厥,进驻黄蛇岭(今山西榆次北)。太原留守李元吉派张达成驱逐刘武周,结果唐军覆没。刘武周攻陷榆次,围困并州诸县。其时,河北宋金刚被窦建德打败,投奔刘武周。六月,刘武周命宋金刚率兵三万进攻太原,唐将裴寂节节败退,留镇太原之李元吉弃城逃回长安。晋州(今山西临汾一带)以北城镇,除浩州(今山西汾阳)以外,全入刘武周手中。刘武周对太原形成包围形势。

十月,宋金刚打下浍州(今山西翼城)。夏县人吕崇茂杀县令以应刘武周。据守蒲阪(今山西永济北)的王行本也回应刘武周。唐在黄河东岸只剩下晋西南一隅之地。关中震惊!

高祖下敕道:“贼势如此,难与争锋,宜弃大河以东,谨守关西而已。”太宗随即上表,请缨出战:“太原,王业所基,国之根本;河东殷实,京邑所资。若举而弃之,臣窃愤恨。希望能给儿臣精兵三万,必平定刘武周,克复汾、晋。”此时,也只有太宗可以出征,挽救李唐王朝。高祖下令:关中兵全归太宗统领,进击宋金刚、刘武周。

同年十一月,太宗率精兵三万奔赴龙门关,踏冰渡过黄河,进驻柏壁,背水结阵,摆出“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阵势与宋金刚对峙。太宗同时派兵截断宋金刚粮道。宋金刚因一路凯旋,未吃败仗,深入李唐领地,战线过长,补给困难,并轻视唐军。太宗抓住战机,时逢宋金刚大将尉迟敬德、寻相还军浍州,太宗遣兵部尚书殷开山、总管秦叔宝等邀击之于美良川,大破之,斩首二千余级。随即,敬德、寻相引精骑援宋军王行本于蒲阪,太宗自将步骑三千,从间道夜趋安邑,邀击,大破之。敬德、寻相仅以身免,太宗悉俘其众,复归柏壁。宋金刚欲战不能,欲罢不忍,粮道被断,粮草不给,军心浮动,败相始现。

武德三年二月,宋金刚终于因为军众饥饿而逃遁,太宗果断率军追赶,追及寻相于吕州,大破之。乘胜逐北,一昼夜奔袭二百余里,途中大小战数十合。二日不食,三日不解甲,追及宋金刚于介休,又一日八战,皆破之,俘斩数万人。尉迟敬德等人率领残部八千人归降太宗。

太宗打败宋金刚后,刘武周见大势已去,逃奔突厥,终被突厥所杀。宋金刚想要集合残部再战,却已难有回天之力,带身边百余骑北走突厥,也被突厥所杀。太原失而复得。河东诸郡所有刘武周控制地域,都归大唐管辖。太宗又一次力挽狂澜,拯救李唐王朝免遭覆灭。

李渊起兵

青城大捷

自前朝隋炀帝取得政权后,东都洛阳便为全国中心,其地处中原,位于大运河中心。但此时,洛阳已为王世充所占。大唐王朝若欲一统天下,必取洛阳。

李渊攻取长安时,王世充正与瓦岗军交战。瓦岗军声威赫赫,但武德元年(618年)九月,几十万大军最后都败在王世充手下。王世充打败瓦岗军李密,又得到李密一部分将士和州县。十月,李密投奔唐朝,西入长安,不久因叛唐被杀。而王世充据守洛阳,并夺取唐在河南一部分地盘。武德二年(619年)四月,王世充称帝,国号为郑,气势十分嚣张。

武德三年(620年)五月,太宗消灭刘武周后从山西前线回到长安。经过一个多月休整,七月,奉高祖命,率军出发,东进洛阳,讨伐王世充。军队驻扎在谷州。唐军大将罗士信率先头部队包围慈涧,王世充率精兵三万前往救援。太宗率轻骑察看军情,突然遇到王世充,双方激战。由于人数相差悬殊,且道路艰险,被王世充所围。太宗令身边之人突围,自己留下殿后。王世充大将单雄信率骑兵上前夹击,攻势猛烈,太宗左右开弓,莫不应弦而倒,并俘获王世充大将燕颀。战后回营,满面灰尘,部将认不出,将他拒之门外,太宗摘下头盔发话,这才进了军门。次日,太宗率步骑兵五万人开赴慈涧,王世充将慈涧守军撤回洛阳。

太宗派行军总管史万宝自宜阳往南占据龙门,刘德威自太行向东包围河内,王君廓自洛口截断王世充运粮通道;又派黄君汉率水军夜晚从孝水河顺流而下袭回洛城,克之。黄河以南,无不响应,城堡一个接一个前来投降。大军进驻洛阳北面邙山,连营进逼洛阳。接下几个月里,王世充各地守将纷纷来降。七月,洧州长史张公谨与洧州刺史崔枢以洧州城降唐;八月,邓州降;九月,显州总管田瓒以所部二十五州来降;王世充所属筠州总管杨庆请降;尉州刺史时德睿以所部七州来降;十月,大将张镇周降,紧接着,荣、汴、洧、豫等九州相继来降。至此,洛阳周围郡县都落入太宗手中,洛阳已成一座孤城。

九月,太宗率五百骑兵到北魏宣武帝陵巡视战地,王世充率一万步骑兵突然出现,将太宗团团包围。王世充大将单雄信举槊直奔太宗,唐军主力不及救援,眼见太宗即将横尸马下。此时,尉迟敬德跃马大呼,横里将单雄信刺于马下。随后,尉迟敬德护着太宗冲出重围。

武德四年二月,唐军进驻青城宫。营垒尚未筑起,王世充兵马二万人从方诸门而出,面对谷水列阵。太宗、尉迟敬德随即率骑兵冲入王世充阵中,如入无人之境,唐军士气大振,紧随其后,大败王世充,擒其大将陈智略,斩首千余级,俘获六千人。此战过后,王世充亦不敢轻易出战。王世充于是向窦建德求救。

《资治通鉴》记载:“秦王世民选精锐千余骑,皆皂衣玄甲,分为左右队,使秦叔宝、程知节、尉迟敬德、翟长孙分将之。每战,世民亲被玄甲帅之为前锋,乘机进击,所向无不摧破,敌人畏之。”太宗为发挥唐军骑兵野战特长,特别遴选最骁勇骑兵,组成一支精锐中之精锐——玄甲军。军中将士全部身穿黑衣黑甲,分成左右两队,命秦叔宝、程知节、尉迟敬德、翟长孙分任左右统领。每次出战,太宗本人也披挂黑甲,亲自指挥。武德四年(621年)正月底,屈突通和窦轨率部巡视各军营垒阵地,途中忽然遭遇王世充。唐军猝不及防,险些被郑军歼灭。太宗闻讯,亲率玄甲军前往救援,大破王世充,生擒其骑兵将领葛彦璋,斩杀并俘虏六千余人。

二月初,由于洛阳被围日久,粮食短缺,驻军武牢之王世充长子王玄应率数千人押运粮草救济洛阳。太宗探知情报,命将领李君羡出兵狙击。王玄应仓猝应战,被李君羡击溃,粮草全部落入唐军手中,王玄应只身逃回洛阳。

太宗觉得对洛阳发动总攻时机已然成熟,遂遣宇文士及回朝请命。李渊批准了请求。太宗得命,遂于二月十三日率大军进驻青城宫。唐军未及修筑营寨,王世充便亲率二万人马出城攻击。诸将皆惧,太宗命精锐骑兵在北邙山下列阵,随后带着各位将领登上北魏宣武陵察看敌情,对左右说:“敌兵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这次王世充把全部兵力都投入战场,侥幸一战。今日破之,其后便不敢再出城了!”于是命屈突通率五千人渡过榖水,进攻王世充。随后,太宗亲率玄甲军骑兵冲入敌阵。

飒露紫

太宗骑着他那匹通体纯紫、奔跑如飞之骏马“飒露紫”,带领数十精骑,像离弦之箭直捣敌阵,最后竟然横穿而出,一下打乱郑军阵脚。郑军士兵大为惊恐,被击杀者甚众。

与此同时,王世充也迅速集结溃散部众,重新摆出阵型,继续与唐军鏖战。这一仗打得异常惨烈。从辰时一直激战到午时,郑军多次被唐军骑兵冲散,可王世充却屡屡整兵再战,表现出前所未有之顽强。最后敌众开始退却,太宗指挥兵士追击,一举俘获、斩首郑军共八千人。

王世充不敢出战,只是据城自守,等待窦建德援军。唐军在洛阳城下挖掘壕沟,并在四周布下长围以防王世充突围。洛阳城固若金汤,防守十分严密,大炮弩箭给唐军带来很大伤亡,王世充守城战获得成功。太宗率军四面攻城,昼夜不停,十几天也未能攻克。唐军将士皆疲弊思归,行军总管刘弘基等请班师,太宗说:“今大举而来,当一劳永逸。东方诸州已望风款服,唯洛阳孤城,势不能久,功在垂成,奈何弃之而去!”下令军中:“洛阳未破,师必不还,敢言班师者斩!”众人不敢再言班师。唐高祖听说后,下密敕让太宗还军。太宗上表称洛阳必定可破,又派封德彝入朝面陈形势。封德彝对唐高祖说:“王世充得地虽多,率皆羁属,号令所行,唯洛阳一城而已,智尽力穷,克在朝夕。今若旋师,贼势复振,更相连结,后必难图!”唐高祖听从太宗建议,不再要求班师。

武牢神威

窦建德在隋炀帝大业末年,最初参加清河郡高士达的起义军,曾先后打败隋涿郡通守郭绚,大败隋涿郡留守薛世雄,消灭从江都北上以宇文化及为首之隋朝残余势力,于唐武德元年(618年)建立政权,国号夏,是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

太宗攻打洛阳,王世充向窦建德求救。武德四年(621年)三月,窦建德刚打败孟海公,不可一世,即率军十余万,号称三十万,一路陷管州,占荥阳,水陆并进,泛舟运粮,增援王世充。“军于成皋之东原,筑宫板渚,遣使与王世充相闻。”唐军面临腹背受敌的巨大威胁。

太宗曾写信与窦建德,对其出兵欲救王世充,晓以大义,阐明利害,责其言而无信,出师无名,劝其三思而后行:“如何信不由衷,翻怀匿怨?无名之举,遽发危机,背德之踪,遂为戎首,吁可怪也,良深叹息。”

但窦建德一意孤行,终以兵十余万来援世充。萧瑀、屈突通、封德彝皆以腹背受敌,恐非万全,请退师谷州以观之。太宗说:世充粮食已尽,内外离心,我军不需攻击,可以坐收敌军破败之功。建德新近打败孟海公,将官骄傲士兵怠惰,我当进占武牢关,扼守要冲。贼假若冒险与我军争胜负,攻破贼军是必然之事。如果贼不战,十日之间世充当会自我崩溃。若不急速进攻,贼军进入武牢,诸城刚刚归附,必定不能坚守。二贼合并,将能把他们怎么办呢?屈突通又请解围就险以候其变,太宗不许。于是留屈突通辅齐王元吉以围世充,自己亲率玄甲军及步骑三千五百人奔赴武牢。

太宗到达武牢次日,带兵五百查探窦建德大营,两军营地相隔二十里,太宗沿途分兵埋伏,伏兵由李世勣、秦叔宝、程知节率领,而自己只带尉迟敬德等人四骑,直奔窦建德大营而去。太宗对尉迟敬德说:“我持弓箭,你执槊相随,虽千军万马能奈我何!”在离窦建德大营还有三里处,碰上了对方巡逻哨,太宗大呼:“我秦王也。”随手一箭将对方领头射死。窦建德军中大惊,随即便有五六千骑兵追来。太宗和尉迟敬德殿后“按辔徐行”,追兵将至,一箭毙命,追兵吓得不敢靠得太近。过了一会,又追上来,又有数人毙命,如是再三。不知不觉中,被太宗引入事前安排的埋伏圈里,李世勣等人杀出,追兵大败,仓皇而逃。

窦建德自荥阳西上,筑垒于板渚,太宗屯武牢关,相持二十余日。唐军密探报告:“窦建德探听到唐军草料用完,在黄河以北放马,准备袭击武牢。”太宗知其谋,遂牧马河北以诱之。次朝,窦建德果率众而至,陈兵氾水,世充部将郭士衡列阵于其南,绵延数里,擂鼓进军,诸将大惧。太宗领数骑升高丘以望之,谓诸将曰:敌从山东起兵,没见过强大对手,如今身涉险境却很喧嚣,是无纪律军令,逼城排列战阵,有轻视我们之意。我们按兵不动,其气自然衰竭,列阵时间长则士卒饥饿,势必自动撤退,我们追而击之,必克之。我和各位相约,过正午,必能打败他们!

窦建德列阵,自辰至午,兵士饥倦,皆坐列,又争饮水,逡巡敛退。太宗曰:“可击矣!”亲率轻骑追而诱之,众军兵继至。窦建德回师列阵,未及整列,太宗先登击之,所向皆靡。很快众军合战,嚣尘四起。太宗率史大奈、程咬金、秦叔宝、宇文歆等挥幡而入,直突出其阵后,张我旗帜。敌兵看到,大溃。太宗追奔三十里,斩首三千余级,虏其众五万,生擒窦建德于阵。太宗斥责说:“我以干戈问罪,本在王世充,得失存亡,不预汝事,何故越境,犯我兵锋?”窦建德股栗而言道:“今若不来,恐劳远取。”意思是今天不到这里受缚,恐怕还要劳你远征抓我。

高祖闻太宗大获全胜,生擒窦建德而大悦,盛赞太宗,手诏曰:“隋氏分崩,崤函隔绝。两雄合势,一朝清荡。兵既克捷,更无死伤。无愧为臣,不忧其父,并汝功也。”

太宗带着窦建德到东都洛阳城下,王世充看到窦建德被俘,十分害怕,率其官属二千余人诣军门请降,山东悉平。郑、夏、唐三足鼎立之势被太宗打破。至此,太宗战无不胜,攻无不取,已经打下大半大唐江山。

在大唐统一天下的最重要战役中,太宗玄甲军屡以千骑大破十倍于己之敌。武牢关前,太宗又是以玄甲军为前锋,大显神威,三千铁骑直捣敌营,大破窦建德十余万军队,俘获五万余人,生俘窦建德、迫降王世充,唐朝统一大业由此奠定。太宗因此战功被唐高祖封为天策上将军,位列众王之上。至此,太宗所封已无以复加,天策上将仅低于高祖及太子,足见高祖对太宗之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