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大哉乾元
发布日期:2017-09-30作者:十方绿色游学团队录入:春雨

(42)大哉乾元

忽必烈画像

世界君主成吉思汗开启了全球化进程,其孙忽必烈将其事业推至顶峰。

少年大志

忽必烈(公元1215年~1294年),元世祖,成吉思汗孙,蒙哥汗(宪宗)之弟。

祖父成吉思汗的刚毅沉雄,尤其在战场上一呼百应的磅礡气势,在年少的忽必烈心中深深扎下了根。这是成吉思汗留给忽必烈最宝贵的财富,助他养成王者之气。

有一次,成吉思汗带着他所有的孙子到金帐挑选礼物,其他的孩子选了金刀、珍宝和珠玉,唯有忽必烈选了一串红木佛珠。成吉思汗问他:“征服天下,要靠金戈铁马。”当时忽必烈回答说:“马上能打天下,马上不能治天下。”

成吉思汗听后心里一惊,像是惊鸿从他心中掠过,留下瞬间的一瞥。惊讶,也更是惊喜,像是心中泛起的光华,安抚他久久征战疲惫的心神。成吉思汗露出惊喜的神色,高兴的举起忽必烈仰天感叹:“将来一统天下者,必吾孙也。”

忽必烈父母画像

开创大元

元太祖成吉思汗去世后,太宗窝阔台、定宗贵由、宪宗蒙哥分别继位。

成吉思汗之子拖雷有十一子﹐其中蒙哥、忽必烈及阿里不哥为同母兄弟。公元1251年,蒙哥可汗即位后,把漠南汉地交给忽必烈经营,主要因为忽必烈对汉地情形最为熟悉。

忽必烈知人善任,立经陈纪,规模宏远。他年轻时常和汉人接触,因而对中国历史文化颇有心得,尤其唐太宗更成为他崇拜的对象,并且延揽大批中原汉人去加以仿效。他任用儒术,注意农桑,屯田凤翔,关陇大治。三年,他率军自临洮南下,过大渡河、金沙江,破大理而归。

公元1259年,忽必烈挥师渡淮河,入大胜关至黄波,渡长江,攻南宋鄂州。忽闻蒙哥汗死讯,北还。

公元1260年3月,忽必烈战胜了与其争位的幼年阿里不哥及漠北、中亚诸王势力,在开平府(今内蒙古正蓝旗东)即大汗位。公元1264年忽必烈定年号为至元元年。之后,忽必烈又按照中原传统,取意《易经》中“大哉乾元”之意,于1271年将国号改为大元。忽必烈以文治武功结束了中原的分裂局面,清理中土文弱积弊,为中原注入雄文壮武的刚健气魄。

崖山海战

公元1275年,忽必烈派兵再次南下征宋。公元1279年,南宋王朝灭亡,统一全国。

公元1279年正月,降元之将张弘范率元军攻至崖山,对南宋形成三面包围之势。

面对巨大压力,张世杰昼夜苦思破敌之策。有幕僚向张世杰建议应该先占领海湾出口,保护向西方的撤退路线。张世杰为防止士兵逃亡,否决建议,并下令尽焚陆地上的宫殿、房屋、据点;又下令将一千多艘宋军船只以“连环船”的办法用大绳索一字形连贯在海湾内,并且安排赵昺的“龙舟”放在军队中间。元军以小船载茅草和膏脂等易燃物品,乘风纵火冲向宋船。但宋船皆涂泥,并在每条船上横放一根长木,以抵御元军的火攻。元朝水师火攻不成,以水师封锁海湾,又以陆军断绝宋军汲水及砍柴的道路。宋军吃干粮十余日,饮海水之士兵呕泄。张世杰率苏刘义和方兴日大战元军,张弘范擒张世杰甥韩某,以其向张世杰三次招降不果。

二月六日癸未,张弘范预备猛攻,宋师大败,元军一路打到宋军中央。这时张世杰早见大势已去,抽调精兵,并已经预先和苏刘义带领余部十余只船舰斩断大索突围而去。三月十九日,崖山海战结束,大宋王朝宣告灭亡。

赵昺的船在军队中间,四十三岁的陆秀夫见无法突围,便背着八岁的赵昺投海,随行十多万军民亦相继跳海。战后,十余万具尸体浮海。

张世杰希望奉杨太后的名义再找宋朝赵氏后人为主,再图后举;但杨太后在听闻宋帝昺的死讯后亦赴海自杀,张世杰将其葬在海边。不久张世杰在大风雨中不幸溺亡。

厚待宋主

元朝灭掉南宋后,将南宋幼主恭帝、全太后掳到大都。为了庆贺胜利,忽必烈举行了盛大的庆典。众人唱歌跳舞,饮酒作乐好不快乐,忽必烈见察必皇后闷闷不乐,问她为什么。察必皇后起身跪下,意味深长地说:“妾闻自古无千岁之国,毋使吾子孙及此,则幸矣。”察必皇后想到,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帝国能保千年之久。她希望自己的子孙不要沦落到南宋这样的地步。

察必皇后

忽必烈见皇后不乐,为了讨她欢心,命人将南宋宫廷的珍宝堆放在殿前,请皇后过目。察必只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去。忽必烈愕然不解其意,叫随侍追上皇后,问她为何?皇后说:“宋人贮蓄以遗其子孙,子孙不能守,而归于我,我何忍取一物耶!”宋朝皇帝积累了这么多的珍宝留给子孙,可他的子孙未能守住,而归于我们拥有,我怎么能忍心拿呢!说完就走了。察必皇后生性仁明,帝王珍宝不是她的最爱,如何能保子孙、国运才是她的忧心所在。

对被俘进入元庭的南宋小皇帝、全太后,她阻劝忽必烈不要对他们施侮辱性的被俘之礼,她说:“自古无不亡之国,奈何辱其末帝,本朝子孙若能幸免亡国,方可庆幸!”自古以来,没有不灭亡的帝国,怎么还能侮辱末代皇帝。我朝子孙如果能幸运地免于亡国,才是值得庆幸的!

所以察必皇后平日里对这位末代皇帝体恤有加。全太后在大都水土不服,也不习惯北方风俗,察必皇后看在眼里,她请求忽必烈放全太后回去,当时忽必烈没有答应,察必就一直求了三次。最后忽必烈才说:“尔妇人无远虑,若使之南还,或浮言一动,即废其家,非所以爱之也。”

察必皇后才明白原因,当时江南还有很多反元势力,全太后若回去,反元势力就会躁动。为了元都的稳定,忽必烈没有放全太后回去,命皇后多多加以体恤,以礼厚待。后来全太后母子二人决定出家,察必皇后特地拨了三百六十公顷的土地作为二人的赡养费,并免除了他们的所有租税。

察必皇后的劝谏,完好地保全了南宋末代皇帝的尊严。人事有代谢,风水有轮回。或许,正是元朝开国帝后的福祉,使得明朝的朱元璋没有对元末的皇室旧族赶尽杀绝。

元朝疆域图

辽阔山河

忽必烈在位期间,提倡程朱理学,建立行省制,加强中央政府、对边疆地区的管理,使中国成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元朝版图,北到西伯利亚,南到南海,西南包括今天的西藏、云南,西北到今天的新疆,东北至鄂霍次克海,总计1500多万平方公里,其面积相当于今天中国疆土的两倍。

元朝之大,旷古未有,时人自豪地赞曰:“江山富,天下总欣伏。忠孝宽仁,雄文壮武。功业振乾坤,……赛唐虞,大元至大古今无。”而史官评价道:“自封建变为郡县,有天下者,汉、隋、唐、宋为盛,然幅员之广,咸不逮元。” “元有天下,其疆域之袤,海漕之富,兵力物力之雄廓,过于汉唐。”

元大都皇宫复原图

世界之都

元朝继承了唐诗宋词,也创新了元曲,传承了汉文化的精华,对中华文明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史载,忽必烈治下的中原“四隅无苦,八方无扰,致天下井然,俾众庶均安康矣”。

忽必烈本人虽然信奉藏传佛教,但对其它的宗教采取包容政策。在当时的元大都,既有蒙古人、汉人,也有回回人、西域人、大食人等。他们在元朝从政经商,也带来了各国的文化和科学。元朝大一统的环境,加强了欧亚的交往,波斯、阿拉伯天文历法、数学、医学、史学等书籍此时大量传入中国。同时,有蒙古军民、汉人迁往中亚、西亚各地,火药、纸币、印刷术、瓷器、医药、艺术等此时通过阿拉伯传入欧洲,影响并推动了欧洲在各方面的发展进程。

元朝的对外贸易国由宋朝的五六十个发展到一百四十多个,兴旺的海上贸易,加固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纽带。因此,当时的元朝既有大国的国际风范,又有多元文化的融合,颇有先秦诸子之风。元朝表现的气象,也正如“大哉乾元”的寓意,表现出万物兴始的风貌。

游历欧洲、西亚诸国的马可·波罗来到元大都,中土的繁华非常令他惊叹。当时的欧洲各国纷争不宁,与大一统的元帝国有天壤之别。马可·波罗以自身的见闻和经历为基础,比较了欧洲和中土的现状后,认为忽必烈大汗是“今日世上从未见广有人民、土地、财货之强大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