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辛亥革命
发布日期:2017-10-09作者:十方绿色游学团队录入:春雨

(55)辛亥革命

清朝大戏历经二百多年的演绎,行将落幕,接续而来的时代则迥然不同于以往,而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中华民国。这个时代,始于公元1912年,如果推至2012年玛雅预言所说的“宇宙更新”之限,则刚好一百年。天意深邃,似有所指,又让人难测。

孙中山

国父出世

中华民国的缔造者孙中山,被后人尊为“国父”。

孙中山先生,1866年11月12日出生在广东省香山县翠亨村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孙中山的父亲叫孙达成,孙中山有两个兄长、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孙先生诞生时,他的长兄在村里为他人做工,全家都在贫苦中度日。由于他们家先世几代单传,次兄及大姐又都早殇,所以孙中山一来到世上,父亲便给他取了个乳名叫“帝像”,意在祈求村庙的“北帝”保佑这新生婴儿茁壮成长,福寿双全。

孙中山乳名“帝像”,学名文,字德明,号日新,取“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之义。后依谐音,改号逸仙,旅居日本时曾化名中山樵,故后人称其为中山先生,其后此称谓便逐渐演化为孙中山,成为后人无限景仰的伟人名号。

幼年时代的孙中山,天真活泼,非常喜爱听长辈讲故事,又喜欢同邻居家的儿童们一起玩耍。玩耍时,无论是放风筝,还是踢毽子,他总是要大家一起玩得公平。

1871年,孙先生六岁,便同二姐妙茜一起上山捡柴、打草,帮助父母。年龄渐长后,就随同父亲下田插秧,或到山上放牛,尽自己的力量与父亲一起做农活。有时候也同外祖父一起驾舟出海,感受大海苍穹辽阔无垠天水一色的自然风光。

孙中山年轻像

学兼东西

翠亨村祖庙,在冯氏宗祠设立有一所村塾。孙先生七岁时,父亲原想送他入私塾读书,但因家境贫困无力敬送束脩而未能如愿,只得在杨宝常先生的书房附读。直到1875年才入私塾。同学中有一位比孙先生小两岁的陆皓东(1868─1895),两人极其友爱,常在一起谈论未来。后来陆皓东积极参加孙先生倡导的革命活动。

孙中山的大哥孙眉,字德彰,忠厚淳朴,勤劳善良,既是一位极力承担家务的创业型大哥,更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智慧型长兄。孙中山家境贫困,父亲终年辛劳做工,仍不足以养家糊口,即让大哥到邻村程名桂家做长工。为了开创新的生活,1871年,孙眉大哥又去海外谋生,跟随舅父杨文纳及程名桂到了檀香山,工作几年后,孙眉先后设立了自己的德隆昌米铺、杂货店及牧场,孙家的经济情况,因此开始逐渐好转。

1877年6月9日,德彰大哥从檀香山回到翠亨村结婚,在家居住了三个多月。孙先生从长兄言谈中得知海外种种乐趣及许许多多的新鲜事物,内心非常向往。几次请求父母允许他到大哥那里去。1878年,孙先生满怀兴奋喜悦的心情陪侍母亲随同郑强一行,自澳门启行,奔赴檀香山。

大哥立即决定送胞弟入校学习,他选择了由英国圣公会所办的“意奥兰尼”男子学校。“意奥兰尼”学校,学制是八年,学费每年约需一百五十美元,在当时是相当昂贵的。由此可见长兄悉心培养幼弟的一片深情!

1883年春,孙先生升入“正埠”相当于高级中学的“阿湖学院”读书。1883年)11月,孙先生去了香港,进入“拔萃书院”,与儿时好友陆皓东同时在美国纲纪慎会喜嘉礼牧师主持下领洗,正式成为基督教徒,教友登记簿上署名孙日新。

1884年4月15日,孙先生转学香港中央书院。孙先生时常提出疑问,又常对同学们说:“学问、学问,不学不问,怎样能知”!由于他勤奋用功,言谈中显出知识丰富,同学们很佩服,便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通天晓”。1887年10月,孙先生自广州转学香港新设立的西医书院。孙先生在校学习五年,第二、第三、第四学年,学习成绩均列第一,五个学年中,十科成绩获得“荣誉”,毕业名次荣列第一。

康得黎博士是伦敦著名外科医生,受邀主持香港西医书院教务工作,一到岗位,即将满腔热情倾注在心爱的医学教育事业上。他在自述中曾说,在这二十四名学生中,孙对我最具吸引力,因为他的品质文雅、勤奋求学;不论在学校或私人生活都表现如绅士般的仪态,他实在是其他同学的模范。康得黎博士深幸获得如此优异的学生,特于毕业典礼后设宴为孙先生庆祝,邀请五十人作陪。这是非常难得的荣誉。日后随着岁月的推移,康得黎博士与孙先生逐渐形成了伟大的师生情谊,在中国现代史的开创上,发挥了无法估量的作用。

孙先生一生生活极其简朴,但购书费用却极大。后来,当“经史方家”章太炎因学问大而看不起他时,孙先生亦曾笑言:“我也曾读书破万卷。”

凡是知道孙先生的人,都晓得读书几乎是他空闲时间一种嗜好,孙先生一生最为同志称道的有两件事:一是每遭革命失败的时候,别人或是沮丧叹气,或是乞灵于诗词小说,以作消遣暂时安顿心灵;而孙先生往往在这时,取专门巨著而细读之,从容一如平时,一点无沮丧悲观的形象。胡汉民先生每每谈及此事,也认为是他生平所见的第一人。二是孙先生每遇挫败或拂意的事而为他人所不能忍受者,他皆能处之泰然。胡汉民先生认为孙先生所以能如此的原因,是由于他认革命为当应不断地进化,在危疑震撼当中,他能纵其全体以为衡量,故对于革命认为只有成功而无所谓失败。他对革命的此种乐观态度是由于他对革命之深切认识而来,而此一深切认识则是由于学问与读书而至;因为读书是他的生活,也是他的一种修养与造诣,而为他人所不及的。

读书,读古今中外之书,尤其是读时代新书,是中山先生一生生活内容重要组成部分。古今中外圣贤智者的思想精华,俱在典籍之中,孙先生锲而不舍,以读书为乐, 终生不厌。因此,孙中山先生,思想睿智,仁爱满怀,不仅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政治家、社会学家,更是一位伟大的博古通今、学贯中西、智慧超凡的学者。

孙中山 

开始革命

孙中山展开革命大业,从成立兴中会开始。1894年甲午战争那年,孙中山上书北洋大臣李鸿章提出“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主张,希望求见但遭拒后,更加坚定推翻满清的决心,于是在美国夏威夷檀香山成立兴中会,这是孙中山领导革命运动成立的首个团体。

1895年,甲午战争清廷战败,被迫签下马关条约,割让台湾给日本,孙中山发动第一次广州起义,但不幸失败,陆皓东等人壮烈牺牲。1897年,孙中山派陈少白成立兴中会台湾分会,1899年孙中山更亲赴台湾,在台北长沙街与台湾志士共谋惠州起义。

1898年,康有为、梁启超领导的“戊戌变法”运动失败,更加快了革命的进程。

结合兴中会、华兴会等组织于1905年成立中国同盟会后,孙中山期间策划多次起义,屡败屡战,这个阶段是革命过程重要时期,许多民众明了孙中山革命决心进而支持。1911年3月29日,革命烈士黄兴领导黄花岗起义,引起全国瞩目。

辛亥革命照片

辛亥革命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成功,史称“辛亥革命”,这是一场改变历史的战役。湖北省成立军政府,暂作革命联络中枢,革命形势迅速发展,满清王朝风雨飘摇。

武昌起义事发仓促,革命领导人或死、或逃、或在狱、或外出,不及起而负责,致使起义成功时反推出局外人黎元洪为都督,但自孙先生倡导革命以来,十数年中革命宣传广泛、深入,十数次武装起义震撼全国,成仁烈士鲜血浇灌的革命之花处处怒放,“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宗旨,已成为全国有识之士的共同心愿。全国革命成功的条件已经成熟,所以,义旗一举,天下影从,不足一百日间,十数省先后脱离满清,宣布独立,成立军政府。

奔赴前线

1911年11月14日,江苏军政府都督程德全通电各省都督,请公电孙先生迅速回国,组织临时政府,以一事权:“中山先生为首创革命之人,中外人民皆深信仰,组织临时政府,舍伊莫属”。

武昌首义日,孙先生正在美国西岸乘火车,往中部东部各地向致公堂兄弟募捐途中。10月11日,行抵科罗拉多州丹佛城。因旅途过于劳累,12日午前11时才起床,至饭堂用餐,经过回廊报摊购报入餐室阅之。展开报纸则见专电一则云:“武昌为革命党占领”。

孙先生见到这一喜讯,大感快慰。12月21日,孙先生轮行抵香港。胡汉民廖仲恺等乘兵舰至香港欢迎。既见孙先生,屏人熟商一切问题,自晨至晚,争论始决。争论焦点在于:孙先生是留粤,或是北上沪宁问题。胡汉民等力主孙先生留粤,理由是:“满洲政府人心已失,惟尚有北洋数镇兵力未打破,故得延期残喘。袁世凯心实不可测,首鼠两端,但所恃也只数万兵力。这一势力不被铲除,即革命无由彻底,革命无一种威力以巩固政权,则破坏与建设两无可言。先生一至沪宁,众情所属,必被推戴,幕府当在南京,而兵无可用,何以直捣黄龙?……元首且同虚器。……何如留粤,就粤中各军整理,可立得精兵数万,鼓行而前,始有胜算,尽北洋数镇之力,则两三月内未能摧破东南;而吾事已济,以实力廓清强敌,乃真成南北统一之局。粤宁相较,事正相反:若鹜虚声,且贻后悔。最近福建、广西、贵州诸省,正以甯、鄂当冲,有暂推粤为首都之议,吾辈方谦让未遑,先生则可控制此局。”

胡汉民等的意见,总体上说不无道理,从全局着眼也不能说不为可行之策,但仔细品味,似有动用心机、自修战备、静观局变、以收渔利之嫌,因此至诚无我的孙中山却而不用,坚持即行北上。先生意味深长的说:“以形势论,沪甯在前方,不以身当其冲,而退就粤中以修战备,此为避难就易。四方同志正引领属望,至此其为我何?我恃人心,敌恃兵力,既如所云,何故不善用所长,而用我所短?鄂即稍萌岐趋,宁复有内部之纠纷,以之委敌,所谓赵举而秦强,形势益失,我然后举兵以图恢复,岂云得计?朱明末局,正坐东南不守,而粤桂遂不能支,何能蹈此覆辙?革命军骤起,有不可向迩之势,列强仓猝,无以为计,故只得守其向来局外中立之惯例,不事干涉。然若我方形势顿挫,则此事正未可深恃。戈登、白齐文之于太平天国,此等手段正多,胡可不虑?谓袁世凯不可信,诚然;但我因而利用之,使推翻二百六十余年贵族专制之满州,则贤于用兵十万。纵其欲继满州以为恶,而其基础已远不如,覆之自易。故今日可先成一圆满之段落。我若不至沪宁,则此一切对内对外大计主持,决非他人所能任。子宜从我速行。”(6)

“夫今日人民及党人所望于我者,非望我有坚强之兵力也,乃在能收拾残破之局以拨乱反治也。今如君之言,不径赴中部应民众收拾时局之望,而遄返故里从事养兵,人其为我何?且今日中国如能以和平收革命之功,此亦足开世界未有之例,何必以兵?今之大患即在无政府,如能创建政府,则满清之政府必倾覆;即袁世凯亦未必能支,必不足以为患于新政府,不宜预防他人之不服,而一意谋以武力争天下为也。”

由此对胡汉民廖仲恺等的训导可见,孙中山以主义倡导革命,以人格膺孚天下,以道德创建民国,一以贯之之精神。

“何必以兵?”,“不以武力争天下”,“以和平收革命之功”,这是人类发展史上推动社会转型、历史进步的最高境界!最佳状态!

就职总统

1911年12月28日,各省代表在南京举行临时大总统选举预备会议。候选人有孙文、黄兴、黎元洪三人(非等额选举!)。29日,开正式选举会。计共投十七票。按临时政府组织大纲第一条规定:满总投票数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当选。开票结果:孙文得十六票,黄兴一票。孙先生当选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第一任大总统。

孙中山对记者说:“南京新政府无庸建设华丽宫殿,昔日有在旷野树下组织新政府者。今吾中华民国如无合宜房宇组织新政府,则盖设棚厂以代之,亦无不可也”。

孙先生接受代表会选举后,即安排上海都督陈其美准备一切,并强调说:“我辈革命党,全不采仪式,祗一车足矣”。陈从命预备一专车,且亲自护从。孙先生由各省代表会推派之代表议长汤尔和、副议长王宠惠陪同,暨随行同志,于西元1912年1月1日上午十时,自上海乘沪宁铁路专车赴南京。沪上各团体代表、政界人士、部队、民众等不下万余人至车站恭送。下午五时抵南京下关车站。迎接人员暨各国驻南京领事均集于车站欢迎。孙中山改乘饰有蓝色绣花彩绸之马车,缓缓入城。沿线旗帜飘扬,市民夹道欢呼。由军乐队骑马奏凯旋曲前导,后随卫队,前往总统府(设于旧两江总督署)。

晚间十时,举行大总统就职典礼。孙中山就位,仪式开始。参与典礼人员依序排列,先行三鞠躬礼,并鸣礼炮二十一响。代表会公推景耀月报告选举经过:“今日之举,为五千年历史所未有。我国民所希望者,在共和政府之成立及推到满清政府,使人人得享自由幸福。孙先生为近代革命创始者,富有政治学识,各省公民选定后,今日任职,愿孙先生始终爱护国民自由,毋负国民期望”。报告完毕,请大总统向全国国民宣誓。孙先生肃立朗声宣读誓词:“颠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为列邦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仅以此誓于国民”。

“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仅以此誓于国民。”天下为公,决不垄断公共权力,此乃孙中山禀性所赋。

宣誓毕,即行授印,印文曰:“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印”。孙中山受印后,随即于就职宣言上用印。由胡汉民代为宣读。次由海陆军代表徐绍桢读颂辞,孙先生亲致答辞。就任大典于全体人员三呼中华共和万岁与悠扬乐声中圆满完成。

西元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诞生!西元1912年是为中华民国元年。中华民国是为亚洲第一共和国。

和平过渡

武昌起义成功后,清廷在十月十二日即派陆军大臣荫昌率大军南下“进剿”。清廷作垂死挣扎,重新起用袁世凯,任命袁为湖广总督,与革命军对峙。袁世凯派出唐绍仪为代表,奔走南北,提出议和。

最终,清帝顺应大势,顾全大局,同意退位,和平交权,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给历史留下了光辉的范式。

满族本是尚武的民族,他们的骨子里都有一种不服输的硬气,清朝皇子教育又是历朝历代中最严格的,皇子个个都文武兼修,几乎人人都体格健壮、意志坚强,所以清朝各代皇帝都非常勤政,很少象以往各朝那样,晚期皇帝几乎个个都荒淫无度,而清朝皇帝却都很努力。这是康熙当年开创的皇子教育的功劳。孙中山发动的辛亥革命发生后,革命党人的军事力量并不强大,以清朝之力,当时并非不能一搏,或至少可以在拼尽全力后退守东北老家。可是他们顾全大局,为了避免更大的流血冲突和人民死伤,于是决定和平退位。当时,袁世凯和孙中山各方,也都以和平为大,同意给清朝皇室以优厚待遇,这在人类政权更替上给人类留下了光辉的范例。相比之下,后来的法国革命和沙俄革命就很糟糕了,把国王都处死了。

清朝末年的“革命”是半武力半和平的,最后以清帝的和平退位而结束,皆大欢喜,也没有产生汉族与满族之间的民族仇恨,这真是非常难得的。

清帝退位之后,创世主预定的未来的历史发展是不再依靠暴力的,人类历史本应从此结束‘暴力——和平——暴力’的恶性循环,只是后来的实际历史发展出现了异数,出现了更暴力的革命和更暴力的政权,这都是宇宙中旧势力纵容坏人搞出来的。

在历史的过去,一代比一代更暴力,让现在的人看不到任何和平的希望,依靠恐怖和谎言进行统治,表面冠冕堂皇,内心自私自利到极点,以革命名义犯下了无数的罪恶。其实,辛亥革命早已给人类留下了“和平过渡”的范例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