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进退淮东(8)
发布日期:2013-12-08来源:博谈网作者:云萧录入:春雨

8

承州州衙,挞懒为龙虎大王突合速设宴庆功。突合速用右手抓起两块肥肉说:“第一便是赵立,第二便是岳飞。”随即咽下两块肥肉,傲然环视众人:“你们俱言岳飞善战,我视岳飞却似此肉!”挞懒笑道:“切恐猪肉易吞,岳飞难咽。”突合速冷笑:“你们以为,岳飞吞得吞不得?”万夫长多低头不语,惟有高召和失说:“明日我愿随龙虎大王出战。”挞懒说:“此回虽破得楚州,然儿郎损折甚多,不如休兵三日,徐议破岳飞。”突合速说:“不须,我明日便去扫灭岳飞!”

次日,突合速率领二万人马,直奔三墩。探事人来报:“宋营偃旗息鼓,毫无动静。”突和速对高召和失说:“你带本部三千精骑,准备火箭,向敌寨发射放火。”高召和失应声而前,三千骑兵继进。不料还未到达弓箭射程之内,即遇大批陷马坑。前队人马跌落,后续人马收束不住,也自纷纷跌落,自相践踏。坑内又多断枪残刀,总计死伤二百余人。

乱局渐止,突合速再派一百阿里喜步兵,一面用刀剑戳地,一面战战兢兢前进。终入营寨,却见人马俱无,已是一座空寨。突合速大怒:“南虏欺我,务必紧追!”

金军追到承州、泰州交界的北炭村,已是傍晚。村西有一条河,河上有座木桥。高召和失前部七百余人刚刚过桥,突遇宋军伏兵从东、南、北三面进攻。突合速道:“大军紧急过桥,务必全歼南虏!”话音刚落,宋军射出几支火箭,浇过油的木桥立即着火,转眼焚毁一空。业已过桥的金兵,很快被尽数歼灭,战马也全被宋军牵系。

突合速暴怒:“隔河放箭,重创南虏!”两军隔河对射,然而宋军弓弩强劲,金军死伤数百人,宋军几无伤亡。天色渐黑,突合速只得下令:“暂且退军十里!”

泰州州衙,岳飞对众将说:“淮东各郡失守,通、泰二州仅存。然泰州无险可守,无粮可恃。赵镇抚苦守孤城失败,不能不成为我军前鉴。”张宪说:“可将家属及百姓转移江南,而留军队在江北与金军死战。”众将纷纷附和:“此议可行。”王横来报:“今有浙西刘相公麾下王、郦二统制带兵前来。”岳飞喜出望外:“待我亲自出城迎接。”傅庆说:“岳镇抚在城门外迎候,已是礼意甚重,待末将出城迎接。”岳飞说:“你可与张统制带百骑出城。”

泰州城外,两军半路相逢,彼此施礼完毕,王德与傅庆并马在前,张宪与郦琼并马在后。傅庆突然压低声音说:“请王统制回禀刘相公,我愿重新伏侍他。”王德问:“难道你不愿在岳镇抚属下?”傅庆说:“我在此不快活。”王德说:“既是如此,刘相公自当为你做主。”张宪闻言一惊,却佯作不知。

州衙,岳飞设宴招待王德与郦琼。岳飞亲自为两人斟酒:“二统制只率五百骑到此,非是为援助泰州,惟是为回报朝廷。然我与王统制相识既久,与郦统制虽是初见,却有乡亲之谊。我知得二统制亦是英雄好汉,岂得甘心江北山川,拱手让与虏人?难道不思率重兵来此,与我并力厮杀一回?”郦琼不免动情,却只能目注王德。王德说:“岳镇抚当知得刘相公的兵机,数万大兵,便是其安身之本,他岂肯冒险,以重兵与虏人决战?江北亦非岳镇抚平安之地,不如退回江南,且待日后恢复之机。”

泰州教场,岳飞操演军队。完毕,岳飞下令:“众将比赛射远,能者有奖。”傅庆首先射出三箭,箭箭超过一百七十步。众将依次发射,舒继明射过一百六十步,其余都不超过一百五十步。

岳飞为傅庆斟酒三杯,傅庆一饮而尽。岳飞说:“傅统制煞是好身手,然而须在战阵出生入死,为朝廷效力。大丈夫当有包容天地的气度,若是惟愿追随他人,只图放纵宴乐,不以国耻家恨为重,便不是丈夫汉。”傅庆并不答话,只是朝张宪瞅一眼。张宪昂然言道:“惟愿傅统制不吝身手,为国家效力!”

岳飞取出宋高宗颁赐的手诏和一领红袍、一条金带、两只金碗及十只金盏:“我蒙主上亲赐物事,然而此回承州之战,乃是众将士出力,我岂得一人受赐?此回须论功分赏众太尉。右军王统制战功第一,可受战袍一领、金带一条。”

王贵上前说:“感荷岳镇抚。”话音刚落,傅庆也飞步上前,仗着醉意拉阻王贵:“当赏傅庆!”岳飞问他:“你有何功?”傅庆说:“我在清水亭有功!”岳飞叱责道:“你不得无理取闹,且退下!”傅庆不但不退,反而顺手抓过那条金带,扔在地上用脚踩踏。

岳飞大喝:“不斩傅庆,何以示众!”王横等亲兵一拥而前,意图捆绑傅庆。傅庆拉开架势说:“我武艺第一,谁敢擒我!”张宪喝道:“我敢擒你!”抢先扑上,众将一拥而至,将傅庆制伏。岳飞下令:“将他斩首!”王横将傅庆押往教场中心,傅庆大喊:“岳丈留我一命,我当在军中效力!”张宪拔剑上前,傅庆人头落地。岳飞默坐许久,张宪说:“我之所以杀他,只为将他留在军中,必生祸害,岳镇抚亦难统率全军将士。”岳飞长叹:“傅庆勇武,杀之委实可惜。”

探事人来报:“梁山泊渔人张荣率民间武装抗金,今已败退到通州以北。”王贵说:“朝廷已经下令,可战则战,可守则守,如若不能,可率军民退到江南。”岳飞说:“孤军已难立足,不能不退。此回由徐统制左军与王统制后军护送眷属及通、泰百姓在前,本军军兵老小在次,本军将领老小在后。”徐庆说:“李十安人身怀六甲,临盆在即,当与姚太安人先行渡江。”岳飞说:“不可,自家眷属须与众将眷属共患难。”